【隨筆小說時間】 關於以太門,冰裂之後

曾有過很多上古史學家都提出了許多的疑慮,在以太冰裂之後有許多的紀載指出,冰裂之後的以太曾有出現瘋狂的狀況,曾下令以太諸子全部離開以太門,並說出「汝等無能,不去者,自戕。」,並也因此有了以太門下盡是愚忠的說法,因為當年確實這些弟子都不離不棄,大弟子東言、二弟子虛靈隨即自我了斷,三弟子貝羅與四弟子原立羽長跪求師而被師所弒,五子傑利斯被以太封印,六子維因悲慟而去,僅七子因於終域閉關而逃過一劫,但即使已太這樣凶狠無道,當六子回歸後卻都還再度投回以太門下。也因為那時候以太門一門英才接去,投入六道輪迴當中,造成了以太門一度廢門,也因此甚至有上古學家提議將以太除名於十大名師之中,但當年白鹿洞一門卻堅持以太仍為十大名師,不願改之。

                        ----------<上古雜記>

再翻著這段紀錄的時候,那個藍衣的少年疑惑了一下,轉頭看了自己的師父,問著:「師父,師祖當年真的那麼狠壓?這上古雜記是八卦雜誌吧?竟然還能當教課書!」

身為故事主角之一的虛靈,聽到了這個小徒弟說著讀到的,沒有驚訝也沒有反駁,倒是相當平靜的說:「倒也不算八卦,這事卻是不假。」

「真假!?師祖如此殘暴!」藍衣少年露出了相當驚恐的表情!

「對!你師祖超殘暴的!」一個藍髮的少年被笑著陽光的年輕人攙扶進了門,笑容可掬的說。

「佯羽哥!怎麼有空來玩?」藍衣少年看到了來人,開心的走向前去扶著藍髮少年。

「不來怎麼會聽到你說你師祖壞話!」佯羽笑著說。

「你千萬不可以跟我師祖說唷!等等他又讓四師叔罰我了!」藍衣少年急忙說著。

「我不說我不說!」佯羽笑的更燦爛了。

「佯羽哥!人最好了!」藍衣少年笑的單純的像誤入叢林的小白兔一樣,而一旁的陽光年輕人卻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先進去休養一下?」虛靈關心的問著佯羽。

「也好,鈺兒等等就回來了吧?我還是得跟她聊聊。」佯羽點了點頭,便在陽光少年的攙扶下隨著虛靈往內室走了進去。

在三人離去之後,在一旁一直沒說話的白衣少年,才從書架上拿了一本書遞給了藍衣少年並輕聲的開口說:「小峰,你看看這本吧!這算說明了當初為什麼白鹿洞的堅持。」

「真不愧是亞特蘭斯家的小書庫,所以答案在這裡呀!這是,雜事錄?那個白首尊的作品?我說菩華跟我說白首尊很屁!他寫的東西作數?」小峰皺了皺眉。

「痾!我想他指的不是寫書的時候的白首尊!」白衣少年直搖頭的說著。

「很厚耶!」小峰抱怨著。

「極尊雜錄以太篇,第九十三小記。」白衣少年倒背如流的說。

---------------

上古歷第九混沌,以太冰裂傷後一百零七年,以太同時尊推演,百年後亞家姊弟閉關,以太門將面臨滅門之禍,諸弟子魂飛魄散,不得轉世。其後三十年,以太癲狂,令殺弟子。此有疑。

那年,以太像是走火入魔般的從閉關室走出,並將在門內的六位弟子喚來,大聲斥責這弟子無能,說著他們敗壞了以太門,一個一個都愚蠢至極,如果不想讓以太門蒙羞,那全部自戕好了!沒想到,其大弟子與二弟子,絲毫沒有考慮的就一下轟了自己的天靈蓋自戕,完全不留餘地的離世,三弟子與四弟子不解,但也沒有反抗,只是下跪不言,像是在求著師父的原諒一樣。那時以太宛如發瘋般的,兩掌劈往兩個弟子,兩弟子毫無反抗的跟著兩位師兄也就這樣去了,五弟子傻在當場絲毫沒有反應。只見以太又是一掌,但這次卻沒有那樣生殺撻伐,一個可怕的黑色空間就直接將那個還是個孩子的五弟子封印進去,而一旁的六弟子竟然就這樣哭到咽了去。此後以太閉入死關。

本尊探疑,詢之於幻尊,使得其解,當年以太為保其徒免於魂飛魄散之禍,佯裝於瘋,故意逼死其徒,首徒與次徒聰穎,得師其意,自戕之。而其於徒弟不解師意,以太只好親手送之輪迴,但五子六子尚幼,下手時心軟,所以耗損之本源,封印其一;六子働而逝,以太悲之故自閉死關。

只是,以太沒有料想到,這幾個徒弟的天資驚人,進入輪迴後不用二十載,便成就仙體從回以太門,那時還在門內閉關的他,根本不知道那個以太門已經在這幾個弟子打理下,再度昌榮著,也再度了陷入了危機當中。

那時,終尊正是在參誤同道之謎,所以並不在三界之中,而一群來自於混沌之域的老魔,為了想要得到破極的秘密,就這樣殺到了以太門,而一眾弟子為了以太門的尊嚴拼了命的與這些極尊的怪物們交手,一時之下五個弟子都是戰的只剩一口氣。

「無知小兒,何苦為了一個狠心的師門犧牲呢?就從讓開,讓我們幾個老傢伙進去這書房看看呀。」其中一個老魔頭溫聲勸道。

「老魔,滾!」原力羽如是說。

「小兒不聽勸呀!莫怪老人家心狠手辣!老夥伴,滅了這群愚孝的小廢物!」老魔們組成了一個三才陣直接的出手。

就在五子閉目等死的時候,一聲輕輕的咳嗽聲響起,一個有著病容的年輕人從以太門書房內走了出來。

「有人讓你們回來嗎?」年輕人冷淡的說。

「以太?我就說你們何苦為了這個薄情的老師賣命呀!」老魔們看著一臉病容的以太。

「老師,……對不起……」五子極有默契的道著歉,為自己的不尊師命。

以太像是沒聽到他們的話一樣,轉身對著還是以三才陣對應的老魔頭們,腳步一踏整個以太門像是成為了一個能量漩渦般,然後凝結成了一柄銳利的劍,在一瞬之間破空而去,三個老魔兩死一逃。

這時,以太身上原來細微如冰受創般的裂痕,開始越來越明顯,甚至身體像是碎掉一般的斑駁著。

「師父,您……怎麼了……」五弟子關切的問著。

「好險還有一招的力氣,就這最後一下呀!」以太萎然的坐倒。

「師父,您為何……?」三弟子貝羅看著萎靡的師父哭著,他覺得師父就好好的在閉關房待著,他們幾人的魂魄碎裂,總能護住以太門的。

「你們,終究是我弟子呀…我是個當師父的人呢……」以太有些驕傲但氣息慢慢的低沉了下去,並慢慢的闔上了眼。

以太,一顆師心,至死未休,名師何足以道。

--------------

藍衣少年緩緩的喘了一口氣,像是看了什麼驚心動魄的故事一樣,正當他感動不已的時候,看到了旁邊小字的批注寫著:「死老白,那時老子只是暈過去,還沒死好嗎?有你這樣斷文的嗎?」

藍衣少年笑了,他真心覺得,這個沒見過的師祖,真的是個有趣的人。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