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交情,說好的一起走。

在迷迷糊糊之間,他在預定的時間前開時昏沈,然後也就這樣的睡去。這一次的夢境不是在什麼天外飛仙的世界,因為他清楚的看到那個床前的自己,所以更是清楚的明白了自己現在的狀態,一種屬於靈魂出竅的樣貌!他很直覺的轉身瞪著身旁那個紅髮的青年,相當的怨懟著!

「有人像你這樣的嗎?你知道如果根據你們道門法令,強制拘人魂魄是重罪嗎?」他嘟囔著,對著身邊的那個紅髮青年。

「不就是孩子在擔心嘛!你剛剛靈訊也說是可以去看看呀!」紅髮青年抓了抓頭解釋說。

「對!三秒前說,等等可以去看看!」他依然對紅髮青年有些怨氣。

「先別那麼生氣啦!先去看看吧?」紅髮青年知道他其實也不會真的發怒,也就不打算再解釋下去。

他微微的點了點頭,算是同意去看看,只是現在的他只是人魄出竅,沒有了屬於神靈的那些力量,所以也就輕輕地拉住了紅髮青年的衣襬,順著紅髮青年的的力量,飛速地離開了他的床邊。

「我說!如果肉體能承受這種力量,這樣南北來回真的很方便呀!」他在那不到十秒的時間,從自己的臥室到了一間基本上他覺得很陌生的房間。

「恩?你說你現世的肉體嗎?不可能!跟紙糊的一樣!」紅髮青年搖著頭。

「廢話!如果現世可以,你還會把我拉成靈魂出竅嗎?話說你徒弟知道你那摩蠢嗎?」他指著一邊那個完全沒有察覺到他們來到的女孩。

「不對!有靈!」紅髮青年眼裡閃著一道精光,隨手就抽出了腰間的長劍往著一處削去。

「等!!」他急忙喝止著!

只看見在紅髮青年的劍光所到之處,站著一個文質彬彬的男子,很恭敬地向著兩人行禮。

「疑?是你?你不在文曲殿來這幹嘛?」紅髮青年淡淡的說著,對他而言在外人面前還是要保持一下他尊上的形象。

「文曲知事,青蓮,見過太焱帝君,見過以太尊上。」文質彬彬的男子相當有理的。

「你來接他的?」他示意著不用那些繁文縟節,然後看著地上那個奄奄一息的身軀。

「我上一世可說陪伴一世的老友知己,這一趟想要帶著他回九重天上相伴呀!」自稱青蓮的男子這樣說著。

「知己?你上一世有做什麼應該被人理解的事嗎?我怎麼印象你就是個吃貨,吃很多的那種!」他想起了眼前這個男子上一世的樣態,忍不住笑著。

「痾!」青蓮有點尷尬著。

「原來,是在等你呀!」紅髮青年看著那個身軀慢慢泛起的魂煙,理解的點了點頭。

其實早在午後,紅髮青年就一直待在了這裡,也許是真的太閒,但確實他是有些擔心著這個陪伴自己小徒弟許久的陪伴者離世,會不會讓自家孩子太過難過,並且他一直都記得,在好一段日子前的曾經,家裡的孩子曾這樣求過他,希望待到這些陪伴者的大限之時,能有一個好的歸往之處,所以因為當時的應承,他就這樣待了好長一段時間,只是這魂體不離身,他又不好直接剝離,他只好把對於靈魂最為熟悉的這位抓了過來。但這位都還沒來個望聞問切,這魂體竟然慢慢的離開了身軀。

「當年,我和老伙伴說好了!定陪他走這一段路,這一段與世界告別最後的一段路!」青蓮真摯的說著。

「老頭,好人做到底!借我一點靈力!」他向著紅髮青年說著。

「你要幹嘛?」紅髮青年邊說邊傳遞著零力到他身上。

他沒有回應紅髮青年的話,只是兩手開始結著令人眼花撩亂的手印。

「渡靈印!你要讓他白日飛昇呀!你渡靈,這官階怎麼算?」紅髮青年驚訝的說著。

「蠢!現在是深夜!哪裡來的白日?然後,誰說這是渡靈印?」他白了紅髮青年一眼。

「確實,有幾個印記不太對。」紅髮青年抓了抓頭表示不甚理解。

他在做的事情,確實是一門功夫活,在生靈死去的時候,魂體必然脫離肉身,但由於肉身本身與靈魂的黏著性,所以在靈體離開肉身的時候,如果不是修行人,又或是得到了外力的幫助,靈魂本身一定會受到相當程度的耗損,甚至有些比較孱弱的靈魂,會削弱到成了微弱的能量而回歸大自然。這也是陰間鬼差之所以要協助拘魂的原因。然而,在天界欽點那些有道人士登仙,為了保證這些魂靈的元氣神狀態良好,就有了這樣的渡靈方式,來保持魂靈脫體的時候受到最小的傷害,並且隨著使用渡靈的人的技巧與能力,會有不同程度的影響,不過渡靈的一個缺失就是,當你被某個「神尊」渡靈了,那你就會是那個神尊門下的,除非魂靈重新被洗滌,回歸原始,否則終身成就也就要看這個神尊的造化了。但他,卻不是使用那個渡靈印,而是一個他很久很久以前想出的一種接引靈魂的方式,一種讓靈魂能在大自然自由自在生存的方式,在他的說法,就是把靈魂元素化,讓靈魂成為一種與自然元素般存在的方式,而不強制的讓靈魂定型,成為「渡靈者」想要他成為的樣子。

「青蓮替老友,多謝上尊。」青蓮看著那個靈魂逐漸完整成形,並且絲毫沒有一點耗損,甚至還有多了相當強大的能量時候,他相當感激地看著額頭滿是汗珠的他。

「恩!怎麼說,你們兩個都跟我很有緣份,上次那個小朋友,我沒來送他,我都有一點點愧疚了。這次,還是得出點力了!」他微微的點了點頭。

轉眼間,一個金頭髮的少年慢慢成形,那形成的穿著打扮,讓他忍不住笑了,那樣子像極了他很喜歡的人類著作中的描寫。

「如果現在這裡是沙漠!我真的會以為我是飛行員!」他笑著說。

「你是在說什麼?」 紅髮青年對於他的話相當疑惑著。

「他,還是捨不得這世界呀!」青蓮有些感慨著。

那個宛如聖修伯里筆下的金髮男孩,走到了那個滿是哀傷的女孩身邊,輕輕地拍著她的肩膀,像是在安慰她一樣,即使,他知道她並不會感受到。

「她總是叫他小王子,而他的選擇,是成為了她的小王子呀!」他感慨萬千地說著。

青蓮緩緩地走向了那個金髮男孩,拍了拍他的背,然後給了彼此一個擁抱,好些年了,終於他又跟著自己的老夥伴見面了,想當初他們兩個也相伴了大半輩子,他還記得那個時候他還是個對於現世懞懂,並且剛結束流浪的無家者,當他第一次見到這個有些高傲但其實相當溫暖的夥伴的時候,他知道他有了一世的知己友人,雖然兩人沒少過打鬧吵架,不過卻總是相當了解著彼此,他們不需要太多對話,都知道彼此的需要。

「該走了,總會見面的。」青蓮如是說。

金髮男孩沒有說話,微微的點頭,但依然有些不捨的看著女孩。

「老頭,你送他們上去吧。」他轉頭跟紅髮青年說。

「怎麼?那你怎麼回去?」紅髮青年再度被他弄的疑惑。

「鬼差你不適合應付,而且這樣的狀態他不一定進得了南天門,至於回去我跟他們走一趟,地藏會送我回去,而且搞不好在那會遇到那個小拉西,鬼月快到了,說不成開始打麻將了!」他解釋著。

在紅髮青年御起劍,帶著青蓮與金髮男孩直往天際的時候,他突然有些感慨著,人生呀!總會有些定下約定的朋友,而那樣沒有忘記約定的感情,其實是相當動人的。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