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 不欠

那風雪吹的刺人,他一身白衣的站在那凜凜風雪當中,依然露出了他那個有些淡漠的笑容,即使他的那白色的衣衫以沾染滿滿的鮮血,而他單薄的身體更是被張揚的冷風吹得一搖一晃像是隨時就要倒下一樣,唯一撐住他的是他身前那一柄水藍色透亮如冰晶般的長劍。他回首,看著那個靠在岩壁旁的漢子,無奈地笑著。

「我說,你何苦呢?你就不是武神尊位,也沒有發下什麼心魔大誓,何必為一句玩笑話弄成這樣,你能用計救出那七個長翅膀的,然後讓耶和悶聲吃下那個大虧就已經可以說是很高的成就了,何苦為了那幾個小朋友一個人硬撼聖堂的千萬兵馬?」那個穿著僧袍的漢子,無奈地搖著頭。

「當初我在聖堂偽裝的時候,是那兩個小天使接待我的,我當初帶著七個傢伙走的時候,就答應他們說會回來接他們的,但沒想到就因為我那句答應,害的他們神形俱滅,那剩下神骨,難不成還讓耶和留下來洩憤?」他笑了笑,眼中有著屬於他的傲氣。

「但你也沒必要答應那個坑人的條件,這太糟蹋人了!」僧衣漢子無奈地說著。

「沒辦法,我們家大靠山現在是在閉死關,而且那個壞東西都畫下道了,我好意思說不接下嗎?」他依然笑著,而那白色的衣衫慢慢被鮮血越染越紅。

「要不是我剛好禪心靈動,還不知道你應承了這種無裡的挑戰,但你這戰力讓規則那傢伙知道,恐怕又要把你掛在那個威脅名單當中了,你這些年的韜光養晦珍是白做了!不多說了,我這就發靈訊,讓小紅花跟大妹子來幫你看看!」僧衣漢子皺著眉擔心的說著。

「靈兒姐就算了,要不是我讓伏羲和真真支開他跟臭老頭,你真覺得他們兩個會就讓我挑了聖堂的事?是說,下個旬阿時出關,我看一定會唸我唸個不停呀!」他苦笑了一下。

僧衣漢子無奈地搖了搖頭,手上一朵小小的紅色火蓮飛舞上天,直往東方琉璃之境,然後繼續的打出了幾個治療的大手印後繼續說著:「你讓伏羲跟漂亮狐狸把那四個師兄弟拖住,怕兩個擔心你兩個阻止你的,然後又算準了我們佛宗現在正在換代,跟本沒人有那個心思管聖堂的閒事,耶和就是知道你心高氣傲,不會求助,挖了這樣一個坑,你聰明了那麼多個渾沌,怎麼這次如此傻?」

「傻嗎?我只是不想欠了,只是,似乎還是欠了,接下來還是得還呀!」他看著他闖入聖堂金殿以一己之力,搶回來的兩節來自於兩個天使的靈骨,他依稀記得那兩個天使第一次見到偽裝成初生使徒的他時燦爛的笑容,那時候他覺得怎麼有那麼傻的兩個人?沒想到這次卻換他傻上一回了。

「你呀!總是說不想欠人,但卻沒想過有多少人欠了你想還呀?這兩個小傢伙你怎麼打算?」僧衣漢子看著那兩顆靈骨問著。

「不是故意吵你過來嗎?那時候我們參悟輪迴的說過,在五個渾沌後,你的幾個徒弟的劫都應在我身上,你說到時候要還我這個情,這不就先來賒一下唄!你的紅蓮業火應該能洗去他們一切的聖堂印記吧?然後送他們去輪迴吧!總有一天,我會在還他們這個無妄之災的情的。」他看著僧衣漢子說出了他的請託。

「值得嗎?就算是我佛門眾生平等,但兩個與你萍水相逢聖堂使徒,值得你這樣一場?你呀你呀!這因果算下去,你若是在輪迴中遇到他們,可就苦啦!」僧衣漢子嘆了氣說。

「他們那時候信了我,然後才如此下場,我該還他們的!當初就不應該招惹他們,該還就得還,只球一個不欠!」他望著遠方,他知道他欠的是那些無私地相信與信任,他的無意欺騙的謊言最終就得還,才能不欠!

風依然無情的吹拂,白衣不再勝雪,只是滲著血,僧衣男子第一次覺得那個被稱作五界第一聰明的他竟是這樣的傻。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