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那個幻想世界的緣分執著,前塵與過往

故事,是那一段的前導言勾起的回憶…

花果山的晚霞比仙境還美,這是猴子對花果山的一切記憶。猴子曾經聽過一個傳說,在天庭深處,天機儀掌控著萬物命運,然而,女媧補天石孕育出一巨人,他不服這種天命。天庭說:「一切不受控制的生命都是妖魔,巨人就是魔王!」眾神傾力絞殺,巨人直搗天庭。天地在他的狂怒中顫抖,可巨人,還是敗了。狂雷擊碎了巨人的血肉,碎片散落大地,所到之處萬物生長,成了花果山。補天石心不死,化為獼猴,猴子以花果山為家,以晚霞為伴,但天機儀還是找到了他,天火燃盡萬木,暴雪吞噬眾生,花果山不復存在,猴子也消失在山崩地陷當中。猴子心有不甘,若還有一口氣,定要殺回天庭,打他個地覆天翻。但此時的天空,只有——黑暗。 ……悟空傳2017

那個被稱作天地之智的他在看完了那個故事後緩緩地嘆了一口氣,他想起了那時候跟那個算是志同道合的傢伙,那個理解了規則之道的老傢伙,那時候那個老傢伙建議著:「當規則能建立一個完善的制度,也許真有大同世界的存在。」

也就因為這樣的一個理想,那個算盡天下事的可怕運算機器才會被他這樣製造出來,只是他沒想到在他冰裂離世之後,這樣的機器竟然成為這樣的禍源,更是沒想到這後續的發展竟還跟他這生這世有著這樣的因果。

「早知道當初別那麼做,搞了啥天機儀,自討苦吃呀!自討苦吃!」他搖了搖頭苦笑著。

「也是因為那時後靈靈跟小婕都閉了關,不然一定不會鬧出這件事的。」淡紫色的罩衫下,美麗動人的她輕輕地走近他身邊。

「是說,你當初怎麼都沒想阻止這場鬧劇?這不像你的風格呀!」他皺了皺眉,有點責怪的問著。

「怎麼能夠怪我,那時候我家的小妹子不正跟你那好朋友在鬧情緒,我如果不忙著處理這件家務事,你說這事情不就會鬧得更亂來著?」她沒有因為被質疑而不開心,而是細細的解釋著。

「也是,要不然那一縷天火也不會讓個當初還是個小丫頭的傢伙執掌,也不會有後來的那些事呀,說到底還是那幾個小毛頭太不懂事了,都寵壞了!」他搖了搖頭,藍色的頭髮在空氣中劃出了如星空般的迷炫色澤。

「是說,小梅的那一場雪下得真的非常事時候,也真的相當的巧妙呀!明面上看似幫了規則那傢伙,但那時候又度化了多少生靈?要說名師出高徒貞也不為過呀!」她笑著,一如以往的對於眾生的傷亡並沒有太大的感觸,這也許會是那個人們說妖本無情的原因吧!但他卻知道,其實她比任何人都要善良著。

「小梅其實『也』是個外冷內熱的孩子,跟你們都一樣呀!是說那一場天火,也許就是那兩人相看兩相厭的原因!」他若有所思的說。

「怎麼個兩相厭,猴子討厭她我倒是能理解,不過猴子好像沒有真的想針對她吧!認真說上我看她比較討厭猴子吧。」她倒是有了幾分的疑惑著。

「他呀!其實心地還是挺良善的,這種事做了心理一定會有些不安,所以一部份怪猴子惹了事,一部份還是想把這個生靈瀾殤的罪算到了猴子身上,最後一部份其實是一種歉意跟自責的扭曲吧!」他搔了搔頭給上了這樣的答案。

「你呀,還挺瞭解諾!說不管不管,還是老關心著這些,怎麼,難不成你還想化解這個相看兩相厭?」她取笑著眼前這一個總說不管晚輩但總在為晚輩操碎新的老友。

「這輩子也許難了吧!不過總會看開的,你看看金蟬子最後不是都點化了猴子,緣分呀!總有一天總會都放下前塵,走出過往的。」他緩緩地燃起了那個奇異的香薰,似乎讓夢與現實的的分界淡了一些,再淡了幾分,而夢才能繼續做著。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