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極短篇時間】 閒聊,我們都有著不同的小夥伴!

繼續在放假放空的時候,因為不想動腦所以又發著好久遠的極短篇!

還記得,那天是跟他和他一起吃飯,然後,他暫時離開了的位置,

而我們聊著我們面對飯局的態度,也說著面對不同的社交場合,

我們總會有著不同的應對態度,依稀記得,那晚是這樣說著……

「我其實很難想像,你很少說話的飯局。」她撥弄著自己的長髮,帶著一絲不可置信的說。
「不會呀!我上次跟你婆婆吃飯,也沒說幾句,」他輕啜了一口咖啡,微笑著。
「你知道那不一樣的,是說,你說你有過吃飯過程會有超過30秒安靜的尷尬?」她翻了白眼,表示對他的回答相當不認可。
他沒有回答,只是若有似無的笑著點了點頭。
「怎麼可能?你不是先天害怕尷尬?不是就算是硬搭話也不要飯局無聲?」她瞪大了眼睛,對於他表示這種超過30秒的安靜是有存在的時候,她像是自己的信仰崩毀一樣。
「不知道,因為感覺安全,像是跟妳或他一樣,但又……」他思考了一下,想試圖回答些什麼。
她正集中精神準備聽他的答案,卻看到眼前的他很愜意的切開面前的蛋糕,似乎不打算繼續說下去。
「但又怎樣?你還不快說?」她舉起手邊的叉子,眼光銳利著。
「嗯,不知道,他唷!我是習慣他安靜,也享受那份安靜。跟妳,我倒是喜歡看妳為了怕安靜所以特意張狂的情緒,還有那個因為尷尬的趣味性。」他像是戲弄老鼠的貓一樣看著她。
「你很機車!那他呢?」她張牙舞爪的瞪了他一眼,然後迅速的搶走了一口蛋糕。
「他呀!不知道,我挺享受讓他掌握話題,然後偶爾沒話聊的時候的空洞卻不尷尬,是說搞不好他覺得很尷尬啦,但我還蠻享受這種隨波逐流的。我說,要遇到一個足夠聰明的人,才能放心的只聽不說呀。」他慢條斯理的吃著已經被她攻陷大半部的蛋糕。
「我看你在蒐集材料的時候也聽很歡呀!也沒見你誇獎他們智商了。」她放下了叉子認真的看著他的眼睛,試圖想從他眼睛中讀到什麼一樣。
「因為,我沒打算從他那得到什麼,也不用說上任何的謊言呀。」他眼睛清澈的看著她。
「放下戒心,所以自在吧!還要足夠聰明,也不好找了。」一個西裝筆挺的他,緩緩坐下,並對剛剛他生命中很重要的兩個人無聊的話題做了結論。
「見鬼了,你去上個廁所都能接上話,是有天聽喔。」她嫌棄著,卻笑了。

其實,他們都知道,他們喜歡這樣聚著,就是每一次的聚會,他們就像是找到合適的拼圖一樣,他們有人是想要聆聽的,有人是想要說話的,也有人是想要從分享中得到一些想法的,每一次的聚會,他們都是這樣的互補,並且各取所需著! 而這就是屬於他們不同的小夥伴聚會,不同的閒聊方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