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外傳,情道無涯,虛位之尊

放眼上古,確實有許多相當奇特的存在,那也許正符合了那一句,那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壞的年代,那時候有著太多太多與眾不同的人,而今天要說的是那一個應該是當初上古極尊,但卻執意要勘破最難道理之一,所以久久依然還是凡軀的存在。那是一個連三大天道通達者都有些欽佩的存在,並且甚至終尊曾說過,若她不那樣執著在這個情字之上,若她選擇了一個簡單的道理去追求,也許現今又會多一個天道同仁者!

但最有趣的事,這一個除了生命稍長,也奇妙的在輪迴中不會受損靈識,在每一次輪迴結束後,都能維持著自己的量的「凡人」,卻有許多極尊的友人,更是有著好幾位已經成尊的徒弟,因為天賦出眾如她,只是情道未成不願修道成真,不然早就已經位列神尊,獨佔一界了,她就是上古被稱虛位情尊的那位存在。而不斷在塵世間輪迴歷練的她,每次都只留了一分神識在她的問情樓臺,而這寐千年清醒千日的絕世奇人,就在她舒醒的那日,那一個藍衣翩翩的少年出現在樓臺上。

在那個古色古香樓臺上,他輕輕地倚靠在圍欄上,看著匆匆忙忙的人潮,川流不息著。他轉頭看著在一旁典雅翻著書的她,其實他很好奇,優雅如她,似乎對於世間的一切感情都淡如水般的過往,但他卻知道,她是這世界上對於感情最有執著,最有自己想法而不願讓步的人類之一。

他看了看她說:「問世間情為何物?」
她輕輕的闔上了手邊的書,微微笑了笑說:「能快樂就好。」

他認真的看著她清澈的眼睛,沒有迷惑的堅定。
「那你快樂嗎?」他問著。
「我在追求那份快樂。」 她很平靜,但聽得出對於執著的有些無奈,卻依然如此堅定。
「為什麼不選擇退讓?」他依然疑惑著。
「那快樂就不再是快樂了!」 她這次沒有了無奈,眼中只剩下一如既往的勇氣。
「只是你這樣得不到愛呀?」他有些為她擔心並著急的問。
「為什麼愛一定要透過犧牲得到?」 她輕輕的閉上眼睛,嘆了一口氣,問出了這樣的問題。
他被問得啞口無言,然後沈默地看著她 。
「我也不知道這個答案,但我試圖去想理解。」 她 輕的睜開眼睛,嘆了一口氣。
「沒有犧牲的愛情呀…那會是怎樣的樣子呢?」他有些憧憬的又轉頭望著川流不息的人們,他想,會不會有這樣的一個人,出現在他面前,讓他愛,或是讓他被愛。

那樓臺上,一片的安靜,兩個在上古可以被稱上最有天賦與傳奇的人,對於那個關於愛的道理,卻說不出哪個真正讓他們都能打從心底都同意認可的答案,兩個人相識一眼,然後笑了!因為也是呀!如果就這樣能參透,今天這虛位的怎麼可能事情尊,情,依然是那個最難解的習題之一呀!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