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 那一個叫做故事的酒吧!

記得,那是暑假。

我知道身為一個研究生,應該是沒有資格跟老師討價還價去要求假期,

所以我仍然屬於乖巧的孩子,但程義崎這傢伙總是不安分著,大少爺總是比我們窮研究生自由許多,

但是,也許就是他的不安分,才換來我這一段奇妙且難以忘懷的回憶吧!

是夏天,炎熱的夏天,在忙碌的趕著論文的下午,旁邊卻坐著一個剛剛從公司翹班出來的大少爺。

「欸!翔!暑假到了,你有排啥活動」他一邊玩弄手中的冰淇淋,一邊跟低頭打字的我說著他早應該沒有的暑假,以及他目前打算的規劃。

我抬了頭看了他兩眼,繼續默默地跟令人煩躁的目的動機與研究方法奮鬥著。

「幹嘛不理我!在不說話我關你電腦唷!」

這個無賴的傢伙,開始打著我電腦開機鈕的主意,手還在螢幕前晃著晃著的。

『你這個早就沒暑假的傢伙,來問我這個有暑假沒得過的人這樣的問題,你不覺得既可悲又無趣嗎?』我揮開他的手,相當不耐煩地回應著他無趣且無知的問題。

「我想要去北京一趟。」

『沒事去投共幹嘛?』

「剛好要去出差壓。」

『所以,你沒暑假你懂嘛!』有一句沒一句的應著他的回話,並且認真地把我的第二章文稿定案。

「哎呀!你不要寫了拉,反正你不是說這陣子你沒靈感要休息嘛?跟我去一趟北京玩如何?」

『去北京幹嗎?我吃飽閒著呀!』

「你不是一直啷穰著說想去看看另一邊的夜生活如何?」

我停下手邊的工作,也許是被煩到無奈了,也或許是真的腦袋需要休息了,但可能是真的是心想飛出去看看了。

『你報公司帳?』

「廢話!都公司帳,走吧!五天後出發。」

『所以這就是你找我出來的陰謀囉?』

「你也知道自己出差無聊爆了!」

『反正你處理,你最好祈禱我這兩天可以把文章生出來,我就會很心甘情願地跟你跑一趟。不過先說好,我可是不跟你開會,我玩我的你過你的唷!』

「我知道,老規矩!」

其實我也想都沒想到,我以為我最後會因為忙不過來的論文所以放程義崎鴿子,沒想到如有神助的一般,在短短三天的時間中,文章寫完了,呆胞證也辦好了。真的只能說,有財有勢的影響下政府動作快多了,然後看來老天爺真的很想讓我跟程總去一趟北京晃晃壓。

————————————————————————————————————

北京的夏天一樣的悶熱,而且還驚人的潮濕,在瞎晃了一整天的疲倦後,本來想好好的在飯店放鬆一下,但事情總沒有人類想像中單純,才剛開完會的程大少爺硬是拉著我要去一個他說我一定會覺得很有趣的地方。

『我今天都走了一整天了,身為好友的你,怎麼不好好體諒我一下。』

「你絕對不會後悔跟我走這一趟的,等等去的地方可是老夏叫我一定要帶你去的。」

『老夏?River?他推薦的呀!』

聽到這一個熟悉但卻又好像很久遠的名字,我疲憊的身軀倒好像是醒了幾分一樣,雖然還是百般的不願意,但卻用意志力開始驅動了自己的腳步。

其實那是離飯店不遠的地方,只是是一個看起來有點昏暗的小巷裡,我想,如果不是北京當地的熟人,應該是不會想到在這鬧區中竟然有這樣靜僻的巷弄,而這巷弄裡,還有這樣的地放。

「就是這裡!」

程大少指著前方一個有著霓虹光圈的招牌,我們走近了些,我才確認了那是一個酒杯形狀的手制招牌,但看著這招牌,卻覺得少了什麼。

『就這裡?』

「對,進去吧!」

跟隨著程義崎的腳步,也踏入了那扇有些古樸的木門之後,這時候我又往招牌看了一下,突然明白剛剛心理的困惑,看到了酒杯的招牌,確定這應該是間酒吧,但這招牌上沒有名字,所以這是一間無名的酒吧。

『兩位!』

程義崎向坐在吧台後的Bartender打了個招呼,但那個Bartender只是微微地抬起頭,看了我們一眼後,又繼續的擦著手上的杯子,看起來沒有要招呼我們的意思。

『怎那麼沒禮貌。』程義崎小聲的嘟囊著。

我四處張望著,看著這約莫20來坪的小店面,怎麼會受到一個極文藝並且很要求生活品的River的推崇。幾乎木製的吧檯,兩三桌的小桌,跟一個用幾個木箱拼湊起來看似舞台的小區塊。就在我四處張望的時候,從吧檯後走出來了一個中年的大叔,看得出來年輕時候應該是個帥氣人物,看到我和程義崎想當驚訝地看著我們。

【唷!難得有客人,做吧檯還是做小桌呢?】

『小桌!』「吧檯!」

我和程義崎依舊很沒有默契的同時說了兩個不一樣的地方,這時我注意到那個不說話的Bartender看了我們一眼,然後繼續手上的事。

【這我難辦了,還是一位坐吧檯一位坐小桌?反正我這店裡沒啥人,你們隨意,隨意!】

程義崎看了我一眼,也不再說話,就把吧檯旁的兩張椅子拉了出來,並且示意我坐下,一如以往我們的默契,當意見分歧的時候,以我的決定為主。

【兩位朋友不是北京人唄!打哪來的?北漂?】

「台灣。」

我禮貌性地回了大叔的話,然後繼續好奇地打量這間店。

【小天,給高那位先生一杯Whisky,另一位先生一倍甜一點的調酒。】

中年大叔向Bartender要了酒,這完全令我驚訝著,我和程義崎進來這間店還不超過十分鐘,說的話也超過五句,但這個大叔卻像是認識我們很久了一樣,相當知道我們的習性,幫我們點了我們平常會點的酒,這看似平凡的舉動,讓我忍不住多看大叔幾眼。

【沒什麼,就開了二十幾年酒吧,多多少少知道哪些客人喝些啥。】

像是知道我要問什麼一樣,大叔笑著回答了我這個問題。

【外地人很少會來我這店裡,兩位怎麼會晃來的?是朋友介紹?還是耗子撞上貓了?】

『朋友介紹的,你是就店的老闆吧!老夏說你叫老古董?』

【唷!大河的朋友呀!他這孤僻的傢伙,還會介紹朋友來給我捧人場呀!】

「老闆跟River很熟呀。」我自然熟的跟酒吧老闆搭起了話。

【我這店客人不多,每個幾乎都熟客,還真沒有不太熟的客人。】

「沒什麼客人還能開了20幾年,老闆不用謙虛拉!」

【哈哈哈,就一些老朋友來捧捧場,也算保給他們一個說事的地方。】

就在閒聊的過程中,叫小天的Bartedner 送上了酒,這時候原先坐在右邊角落小桌的一個男客人走向了吧檯。

〖老古是靠這酒吧賺錢的,來這喝酒的人沒付過錢,如果要倒早倒了,跟有沒有客人沒啥關係。〗不知名的男客,拿著空杯,示意小天再給他一杯。

「喝酒不用付錢?」這一句話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忍不住多問了兩句。

【哎呀!別聽這小瘋子說瞎話,我還是收錢的,只是如果你沒錢但又想買點醉,我這小店有其他的消費方式罷了。】

「其他的消費方式?」

『用故事換!』

程義崎在老闆回答之前,先說出了我問題的答案。

【是呀!說說故事,讓大家聽聽,這酒錢就算老頭子我報銷了。】老闆笑著說。

「River跟你說的?」我轉頭看著程義崎問著。

『他那天聽你說過想要找一間有故事的酒吧,就跟我說了這間店,還要我一定要帶你來。』程義崎點了點頭。

 【小弟,你想要找一間有故事的酒吧?】

「叫我Sho就好,我是在找,一間可以聽故事的酒吧。」

那晚,是我第一次進去那間無名的酒吧,第一次認識了老古董,第一次認識了小天,第一次認識了張權,也是第一次知道了原來故事可以買醉,而那間酒吧,也是在那一天,第一次被給了一個名字,對,那酒吧,就叫故事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