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 他們,陪伴的默契,一個月後的回顧(下篇)

就在一個月後,這次不是在他任性地跟他傳完最後一個訊息後,而是他離開了他的家之後,是他預期外的在他家過了一夜之後,他再度地點開與他的對話窗。

對話的對象,依然是那另一個他,那一個總是能理解他的他,這次他沒有做決定,而是他思索著他之前的決定,還有現在自己已經陷入的行為舉止,他想要跟他說說想要找個人稍稍的分享著。

在那個對話的視窗當中,他依然迅速地打著字。

「我說,我覺得我越來越糟糕了,我現在想要分享別人的幸福就算了,還有些想要佔據別人的幸福呀!感覺自己很貪心、很壞呀!已經失去了一開始只是想要被寵著的目的了。」他說著自己不再只是一點點的不道德,而是真正的失去了準則了。

是的,他跟他的互動依然持續著,甚至要說那個他跟他的伴侶進度快速的話,那他跟他也許是已經是一種超乎常人的速度在飆著,他們倆個的關係不管是哪一個層面的,都已經比他們應該有的「友情」還多上了一些,即使那個他不斷地說服著他們,他們不會也不能,但似乎還是水到渠成一樣的快速進展著。

「你快樂嗎?」他簡短地問著。

他絲毫不在乎他有多麼的荒唐,多麼的離經叛道,對他而言他只在乎他「快樂」,其實他也知道在這段時間,他可能也有很多令他痛徹心扉的部分,但他總能在每一次他們的互動結束後,感受到他那些久違的小幸福感,但這畢竟是他的個人看法,他只好問著這個當事者。

「快樂的時候很快樂,!悲傷的時候,如果只有自己的時候,會很可怕,但他的陪伴後,我有時候會對於那些哀傷失準,但是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更是覺得自己好像失去平衡了。」他認真地分析著自己的情緒。

他知道自己哪裡有著問題,但是他更清楚知道自己有多麼的捨不得去處理那些問題。

「他是毒藥,但卻是唯一能止住你的乾涸的液體,你只能選擇自殺或是他殺,這是一個不需要解答的問題,你不用找答案,因為感情就只能讓他順其自然,你跟我當初都不喜歡感情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們喜歡掌控全局。」他少有的給出建議,因為他覺得他知道他的迷惘。

他看出他的害怕,看出他的擔憂,他知道他害怕自己最後會遍體麟傷的被留下,但又知道這也許是對大家最好的結局,他只能平靜地跟他說著那些結局都不會是好結局,那何苦去尋找所謂的最佳解?

「我最害怕的是,我明明已經足夠幸福了,但我一直在要求更多,然後更加的不夠知足。還很不要臉的用自己的付出,來換取更多,換取更多的陪伴!」他繼續正視自己的那些負面型態。

他其實一直都在懷疑著自己這些日子的決定跟行動。

「你有想過,他為什麼願意跟你換取嗎?也許他比你想像中的希望你的陪伴也不一定,也許喝下毒藥的不只是你,他也喝了,只是他試圖讓自己不要上癮,而你是已經不再在乎是否上癮了不是嗎?」他沒有很迅速的回應,是因為他覺得他們的關係,也許不像他自己分析的那樣悲觀。

他覺得,因為他太不自信在這段情感上自己的地位,也因為他愛著的那個他抗拒上癮吧!但其實他是有點疑惑的,為什麼他抗拒上癮,卻又不斷的嚐著毒藥,他不敢跟他說,他怕他胡思亂想的往自己身上扣罪刑,同時也害怕他自己的判斷錯誤讓他有著太多美好的期待,他畢竟不是那個敢愛敢恨,非常直來直往的那個女孩。

「我不知道,我好像對於這件事已經失去了思考跟分析的能力呀!」他無奈地說!

「你這個毒藥,真的會讓人失去很多判斷能力,在你剛決定嚐一口的時候,你就已經瘋狂到失去審美觀了不是嗎?」他決定再度地把話題的氛圍歡樂一點點。

「你真的很煩!」他馬上察覺到他又在嫌棄著他這次的挑選。

「反正你已經喝下毒藥了,那就看看這個藥效怎樣吧?」他決定樂觀一點看看他們的事。

「似乎也只能這樣了!」

他們繼續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聊著,但他似乎有一點點釋懷,雖然依然沒有答案,但好像終於有人能夠分享著自己說不出的秘密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