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 他們,陪伴的默契,一個月後的回顧(上篇)

在一個月之前,他頑固的傳完跟他的最後一個互動訊息,像是彼此較勁要當話題結束者的競賽結束,他滿意的成為勝利者後,點開另一個對話框。

對話的對象,是另一個他,一個對他總是能理解他的,因為他做了一點決定,但覺得自己會越陷越深,所以他想問問他的意見。

在那個對話的視窗當中,他迅速地打著字。

「你說,這樣真的好嗎?我會不會其實根本不應該這樣呢?」他其實有點害怕自己這樣有點不道德。

他跟他說著,他和他與社會主流不太一樣的情感,還有在他已經有了伴侶之後,他對他異常的「陪伴」以及「互動」。

「你這樣問我,我真的只會說對你自己好一點,你太不自私太久了,這次自私一點還好。你也沒有要搶什麼,只是想分享一點點溫暖而已吧…我無法說你不對,但你也知道的,我不客觀,對你,我一直都沒有道德基準點。」他回應的很真實回應著。

他客觀的說著自己不客觀地的想法,他明白他沒有想要他給出什麼實質的建議,他也知道感情這種事,說實在的好像沒有甚麼說實質建議的部分,他只是單純地想當他的陪伴者,替他分擔著。

「真的這樣好嗎?我……」他依然猶豫著。

他其實是很焦慮不安的!對於他自己很莽撞的決定,會不會傷害到人?會不會其實根本就是一個愚蠢的決定?

「只是你要知道,最後玩火會受傷,你知道的吧……,但我寧肯你恢復人性,去奮不顧身一次,你沒人性的有點久遠,反正我隨時在這裡,等你受傷的時候,幫你上藥就是了。」他依然溫柔的守候。

他一眼看出他的擔心與焦慮,只是他不忍心要求他繼續當著那個過於善良的忍讓者,他知道他已經辛苦了大半輩子了。

「不過,我在想也許,他把我當親人了吧…所以才縱容這吧…我要利用這樣去揮霍嗎?」他依然猶疑不定著。

他像是喃喃自語地回應著,他在想著他和他到底是怎樣的關係?又該怎樣定義?

「所以目前你很重要就好,你這樣如果覺得可以被滿足,可以開心的過著,剩下的日子,那,我只能支持你……」他其實也知道他的決定不是最好的,但他真心不忍心看他在那樣孤單而堅強,他早就想卸掉他隱形的翅膀了。

看著他的猶豫不決,他決定給他一點點的支持感!

「其實,他給的答案很明確,只是有空間,真的可以這樣不面對現實嗎?」他其實是決定了,但無法篤定著。

最終,他還是決定與社會的價值觀抗衡著,他也知道自己善良太久了,他也知道自己有一些些的希望愛著,那是好久不曾有過的感受了。

「去試吧!反正你也想不到怎樣那樣「揮霍」時間了,與其讓你跟她一樣把人生花在外人身上,我還是覺得你至少這陣子開心就好。不過,你這次的眼光下限,不如期許呀…」他雖然有點嫌棄著,但還是全然的支持著。

「我就說我是注重內在猶優於外在的人呀…」他笑著說。

「我呸!」

他們說說聊聊著,他知道他不是要一個答案或是支持,只是想要找個人說一說屢一屢腦袋中的繁瑣,而這就是他們不用溝通的默契。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