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 84

第八十四章 這軍師不簡單,一個要打十個?

諸葛維音看著莫名其妙起火燃燒的戰艦,那火紅色的光焰照亮了整個河道與兩側崖壁,他坐在一張特地搬上來茶几旁,就像沒事一樣的的泡著從東皇王朝帶來的特製的茶葉,相當愜意的品茗,在一邊則站著申屠望跟另一個身著黑衣的男子,三個人就像是在看一台好戲一樣,欣賞著宛如盛開的紅花一樣的熊熊火焰。

諸葛維音淡淡地笑著說:「如果要我給這一場大戲打分數,我真的得說這個編劇太過矯情做作了,這必須得扣個十分呀!」

申屠望眯起了眼睛說:「而且演員表現得太不投入了,應該要再扣上十分。」仔細看著那些船上火光之後的人影晃動,兵刃相交互擊的聲音都太過稀少了,仔細看著還有人偷懶的在一邊觀難一樣。

在一邊的黑衣男子冷漠地說著:「爛戲一齣,評價無能!」

諸葛維音相當好整以暇地說:「申屠,前面的敵人狀態如何了?」

申屠望回應說:「張統領帶了五百員的部隊前去迎戰,敵人依憑地形隱藏在各處,在數量上來說免勉強可以說得上勢均力敵,不過張統領作戰經驗相當的豐富,想必在他的部屬之下,想在他的手下討好,只有一個『難』字而已!前面的障礙應該可以在短時間內清除完畢。」

諸葛維音滿意地點頭微笑說:「那主戲就應該要開始了。白燿,你跟申屠帶上一隊人馬,去『支援』一下我們的友軍,讓他們有一個難忘的旅程記憶吧!」

白燿是諸葛維音的左右手,也是這次的重要伏兵,一身功力僅次於他,這次回程特別帶了一對的菁英隱藏在這個峽灣之外,諸葛維音之所以在峽灣之外多待了三天,也就是為了等這一隻精銳部隊,而敵人還以為他們這一批參訪團只帶了兩隊的禁衛軍以保護主要戰艦,所以才敢這樣明目張膽的襲擊。

申屠望跟白燿帶領著五百名已經養精蓄銳已久的戰士跳上了小型的快艇,迅速向後面三哩處斷後的烏金船艦快速逼近。

諸葛維音悠閒的斟上了一杯茶,清朗的聲音輕輕的說著:「各位既然已經來到了,何不下來趁著這夜色美麗,一起喝上一杯好茶,一起聊聊呢?」他的聲音聚而不散,雖然低沉,但是這一字一句卻傳遍了整個峽灣之內,形成了一股朗朗回音。

突然之間,兩側的崖壁上出現近十名臉上用黑布遮住下半臉的黑衣人,乘著一種相當奇怪的白色機械飛到了船隻的正上方,數人就這樣一躍而下,一名高大的男子,背著一對斧頭大喝說:「武軍南霸麾下前鋒孟如雄領教了!」

來者身形威猛,加上那一對孟如雄成名的雙斧,在夜色朦朧之下確實是相當神似著那位傳聞中的武軍大將,一旁還有一個拿著長兵器的瘦瘦高高的男子,光是這樣的組合跟搭配,確實就是武軍裡面那幾個知名的將領級的人物。

諸葛維音像是沒有看到這幾人一樣的,沒有抬頭看一眼繼續喝著茶,相當平淡冷靜的說著:「孟將軍好久不見拉!自從年前在南方道左相逢之後,想不到一別已經數月有餘了,最近不知道過得如何?哎唷?孟將軍為什麼臉上蒙著黑布,難不成有什麼原因嗎?」

「孟如雄」一聽之下,露在黑布外的眼神透露出一片的錯愕感,然後只好惡狠狠的說:「哼!廢話少說,私人交情不算什麼!在戰場上只有敵人沒有朋友,動手吧!」曾幾何時,這孟如雄的的語音跟反應變成這樣古里古怪的,雖然身型看起來相當類似,但是怎麼看都讓人覺得相當的不對勁。

諸葛維音突然仰頭大笑著,笑聲當中藏著相當豐沛的能量,這一下是震得每一個人的耳膜隱隱作痛著,眾人由不得心裡一驚,這諸葛維音好深的功力呀!

「笑什麼!!」那個「孟如雄」大吼了一聲。

諸葛維音隨之停下了笑聲,面容表情便毫無情緒,然後冷哼了一聲,相當不屑地說道:「我諸葛維音長年來都在東北,從來不涉足南方,你這個「孟如雄」又是在哪裡跟我結交的?」他一字一句斬釘截鐵並且帶著相當深沉的殺機,不但狠狠的戳破了那帶黑布神秘人的謊言,更是撼動了在場每一個人的心神。

眾人相視了一眼,但場合卻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狀態,刀劍齊出的希望在最短的時間當中處理掉這個麻煩的諸葛維音。

但是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一團令人無法直視的炫目光芒出現在了諸葛維音的手上,他身邊的桌椅被他驚人的能量消磨的寸寸碎裂著,而木塊也伴隨著諸葛維音強大的能量氣勁飛往了眾人,在場的人們都不是好相與之輩,甚至有些事已經成名數十年的高手人物,但是沒有人看清這諸葛維音的劍芒是從何處發動,更不用說在這些劍芒包裹其中的諸葛維音了。

這時圍在一旁的眾人不再隱藏他們的真實本事,就在生死關頭,誰還有空扮演自己的角色,這時候只看到那個「孟如雄」把他的雙斧,順手丟掉一個,把手上的單斧當作刀來使用,在胸前舞成相當綿密的刀網,然後再燒退了幾步之後,挾帶著炙熱能量向諸葛維音進攻而去。

而在他身邊拿著長兵器的那位,拋開了長兵器,拉出了藏在腰間的長鞭,虎虎生風的運起能量舞動著,把那冷冷的劍芒密密的防守了下來,看起來功力相當的不含糊。

藏身在眾人當中的一個老人,雙手黝黑,徒手跟劍芒互擊的時候,還隱隱約約聽到了像是金屬互相撞擊的聲音,而其他功力比較弱的那些人,根本沒有辦法接近那個方圓近丈的劍芒領域當中,稍微一接觸就像是被巨石撞擊了胸口一樣的飛出,只能退在那個劍芒的範圍之外,勉強的運起能量跟那個像是刮著皮膚的劍氣抵抗著。

諸葛維音一邊微笑一邊揮起了手上的長劍,劍芒再度的延展了開來,向外又擴大了一圈,然後在毫無預警的回收之後,諸葛維音長劍指地昂首站立在甲板之上,他瀟灑挺拔的身形在那淡淡的燈光當中更是顯得出色,而整個場子的主控權完全都掌控在他的手上,要攻、要守,全部由他所控制。

這是諸葛家的祖傳劍法,創自於諸葛家老祖,最擅長的就是以一擋百,極為適合在千軍萬馬當中發揮特典的攻守。

諸葛維音微微的一笑,然後說到:「『濤天刀』葉天麟、『覆海鞭』蘇鵬,這位比較年長的白髮前輩應該是『龍鷹爪』韓國昌前輩吧?真是稀客稀客,諸位不在東北皇城享清福,反而勞師動眾的來迎接我們這個參訪團歸國,真是辛苦了呀!」

他嘴角雖然帶著笑意,但眼睛當中漫出的冷冷殺意卻是緊緊地鎖定了眼前眾人,而這些被諸葛維音點名出來的人物,無一不是東北赫赫有名的高手,而那位「龍鷹爪」更是一宗之主的身份,這幾位隨便哪一個都是在東皇王朝中可以跟他平起平坐的存在,沒想到今天卻來做個藏頭藏尾的小賊一樣。

在場的眾人無一不是驚慌失措著,沒有想到才那麼一個照面的一招就讓諸葛維音逼出了底細,不過就算被認了出來又如何呢?只要達到最後的目的,眾人在京城當中又有先前佈下的不在場證明,任憑諸葛維音怎麼舌燦蓮花的告狀,也不會有人相信的。

眾人不發一語的,再次形成殺陣群攻而起,這個諸葛維音的武功之高完全出乎了眾人預料之外,但是事到如今,沒有後悔藥可以買的,他們也只能全力的狙殺諸葛維音。

諸葛維音稍微仰起了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著那高掛在天空的月亮,他久未如此沸騰血液在血管中迅速流動著。他大喝一聲,劍招就這樣奔騰而起,像是一聲驚雷一般的想起,劍芒像是煙花一樣的再次閃現,這次他絲毫不再保留,整個劍氣縱橫,刮起了一陣陣凜冽的寒氣,劍芒旺盛到幾乎籠罩了甲板上所有的空間,絲毫不懼的把所有人都納入了他的劍網當中。

另一邊,立羽並沒有上去甲板看熱鬧,因為立羽發現了有幾個穿著黑色類似鱗片一般緊身衣的人,從水底冒了上來,並且將繩索往上拋射,吸附著船底,幾個人慢慢的往上移動,看起來鬼鬼祟祟的。

他靜靜的潛伏在船影當中,透過夜色來打量來人。

這一行人總共有五個,每一個都是身手矯健,很迅速的就直接往那位公主的艙房移動過去,並且在第三層的地方兵分兩路,其中三個人潛伏往艙房左邊的那一側,扔下的兩個則是靜靜的在那位公主的窗台下等待著。

立羽心想,這些人到底是怎樣得知泰熙妍的房間所在地的,難不成是有內賊偷偷地告訴他們的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