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 80

第八十章 美女醫生駕到

小玉兒扶著身材高挑但是卻相當嬌弱的泰熙妍慢慢地走進了醫務室當中,她還是拗不過泰熙妍的命令,只好硬著頭皮擔下了照顧小姐的責任。

諸葛維音連忙推開椅子,相當恭敬地說:「公主,您怎麼來了,這種小事情怎麼還打擾到您,讓您來親自處理。」

這樣的稱呼也說明了泰熙妍的身份,她就是現任東皇泰壹兒女當中最小的那一個,可以說是泰氏皇朝當中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整個皇朝當中最受寵的那一顆掌上明珠。

泰熙妍之上還有三個兄弟,四個姐妹,除了她之外都已經各自有自己的家世,各有婚配嫁娶,就只有這一個傳奇般的公主現今依然雲英未嫁,所以各方勢力都極力地想要把這一個受寵的公主娶回自己的家裡,來增加自己在東皇王朝中的話語權,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東皇一直都不肯讓這位公主出嫁。

東皇王朝的架構一直都是延續著當年聖域的皇家體制,保留著從數百年前開始傳承下來的古制,雖然在各方面的發展也都相當的現代化,但是整體的社會結構跟身份制度之上卻沒有太多的改變,仍然是使用以往朝代的制度跟官僚體制。

以東皇為首的泰氏一族,統領了北大陸以及東北沿海的幅員,算一算也有好幾百年的歷史了,早在東皇離開媧皇統治,然後統合東半球以前就已經存在了,據說其來源是有關於古代的八大神族之一,因此泰氏一脈一直都是在東半球中血統歷史最為淵遠流長的一群,這也是泰氏一直引以為傲的。

諸葛維音稍稍低下了頭,眼光並不直視著泰熙妍,像是多看一眼這位明艷動人的公主就是在褻瀆一樣。在東皇王朝當中上下的階級相當明確,雖然這些年在泰壹的改革之下已經改變許多,但是在諸葛維音這些比較守舊的臣下眼中,這泰氏的血統依然是那樣的高不可攀的存在,這或許也是諸葛家一直受到泰氏皇族信任的原因。

泰熙妍被小玉兒強制的帶到了距離床上那個「屍體」有超過五公尺距離遠的椅子之上,她輕聲地揮手說:「諸葛軍師不用那麼客氣,聽說這一個落水者相當怪異,對於這個連軍師都覺得奇怪的落水者相當好奇,所以才來這裡看看,打擾軍師讓您勞煩了。」

諸葛維音抬起了頭,垂首站在一旁說:「公主您千萬不要那樣說,這個落水者的情況確實是相當的奇怪,不但漂浮在水上不沉入水中,呼吸卻又相當的平緩細長悠遠並且脈象相當深藏,就算是我也絲毫查不出他的能量源頭在哪裡,就像是一個從未修煉過任何武學的普通人一樣。但是他的經脈流暢,不但是屬下從來沒有見過的,就連船上的醫官都說是他行醫那麼多年以來,第一個碰上具有如此優秀的體質,但是卻絲毫沒有功力的人。」

這次隨行的船醫相當的特殊,是東皇特別指派隨行照顧公主的,不過事實上,這一位公主本身的醫學知識早就已經遠遠超過這些船醫的水準了,所以這個船醫頂多只能幫幫船上的船員治一治暈船,說實在是相當的大才小用,本來無用武之地的醫術,想不到今天卻都招呼在這個落水的怪人身上。

泰熙妍驚訝的說:「喔!真的有那樣怪異的體質?」

她雖然天生就具有不需要鍛鍊就異常流暢經脈的體質,但是因為她同時是純陰脈的身體影響了她,所以她不能練就任何的武學。

她稍稍思考了一下,然後又說:「站在醫學的角度來說,這一種特殊的體質,除非是他在母胎當中就天生天養來的,要不然要在後天的修煉當中,只有他已經達到了反璞歸真的極限境界才有可能,不過這……」

泰熙妍慢步的移往床前立羽的身邊,她仔細的觀察了一陣子。諸葛維音也趕緊跟在她的身邊,在他緩緩低頭的掩蓋的目光同時爆出一抹精光,衣衫下的肌肉也蓄勢待發的相當緊繃著,若是那個落水者突然發難,他確信可以在一掌之內擊斃他。

泰熙妍繼續說著:「這個男子看起來還不滿三十歲,又怎麼可能達到那種反璞歸真的神奇境界。」

她再細細地觀看著,這一個男子皮膚白皙,五官算不上俊秀但卻算得上相當深刻,雖然他的眼睛是閉上的,但是從他的面容當中卻感覺的到那一種閒適悠遠的味道,如果不說他是剛剛落水的人,真的會以為他只是一個正在熟睡中的男子;他那個深藍如黑的頭髮長的披肩,雖然在聖域當中許多的男子都會長髮,但是像是這名陌生男子一樣好看的倒是不多見;而他勻稱的四肢,雖然現在看起來是相當瘦弱,但是他的骨架身形,如果養好身子,應該也是相當英挺的,身高約莫一百八十左右,就算在北方也不是個矮個子。

諸葛維音說道:「看起來這一個人並不像是聯盟人,屬下剛剛把他撈起來的時候,他全身上下只剩下胸前的一條虹晶項鍊,這種虹晶在我們聖域都算是少見了,更何況在聯盟當中可以說是極為珍貴的寶物,而且聯盟人一向不把這樣的虹晶拿來當裝飾用,而除了我們東皇王朝這些晶石裝飾只有皇族會使用外,其他聖域的國家都有著這樣裝飾的習慣。」

就算諸葛維音再聰明,他也想像不到立羽這陣子的經歷是多麼的奇妙。世事如此多變難料,誰會想得到在半年之前還是一個平凡學生的立羽,會在短短的半年時間碰上那麼多狗屁倒灶卻又新奇萬分的事情,而他又會有這樣如此大的轉變呢?

泰熙妍輕輕的搭上了立羽的手腕,一種很怪異的感覺從立羽手腕上傳了過去,但卻一閃即逝,快得讓人幾乎沒有任何異常的感受。

泰熙妍秀眉微微一蹙,在醫學方面,她初學自東皇王朝最高醫學院的院長,也因為久病之下的關係,她也在不斷的專研當中,沈浸在醫學知識的浩瀚海洋當中,逐漸地連這位院長也沒辦法傳授於她,所以她後來都靠著自修的方式,更深入地探究著醫學的世界,在醫學上可以說是已經達到自創派流的大師境界了。

但是面對那樣怪異身體狀況的立羽,就算是有著超人記憶力的泰熙妍,盡力地思索著她腦袋中驚人的龐大醫學知識庫,但都沒有想到類似的病例,這也讓泰熙妍忍不住對這個眼前的男孩子勾起了一絲的興趣。

其實這時候的立羽精神上早就已經可以跟外界去做溝通,但是卻很頑皮的刻意不「醒」過來,一切的生機都維持在這種龜息的狀況,甚至他還正享受著跟這個女孩肌膚接觸的感受。

怪了!立羽對於自己這種莫名其妙有的怪異行徑也覺得相當的納悶,如果是以前的他遇到了這一種情況,一定會馬上的乖乖清醒過來,但是現在對於這種有一些些帶著惡作劇情緒的心理,卻是相當自然的像是呼吸一樣的行動,並且一點內疚感都沒有,而且這個身上帶的淡淡藥香的女孩子,還讓他有一種相當熟悉的感受,這也是讓他不想醒過來的原因之一。

甚至,他還將他那個相當獨特的感知力,憑藉著兩人那一點點的皮膚接觸,緩緩地送到了這個女孩子的身體當中,只是相當的細微,加上泰熙妍並沒有任何的「功力」,所以根本無法察覺有人在觀察她的體內狀況,雖然可能有一種先天的感受,但只會被當成錯覺。

立羽並不知道他透過了天地之間的先天能量洗禮,已經完完全全地改變了他的體質,連思考方式也都像是剛剛初生嬰兒一樣,開始天馬行空了起來,完全不受任何拘束著。

立羽接觸到泰熙妍獨特的體質之後,他完整的先天能量剛好可以補足著泰熙妍缺憾的體質,所以更是自然而的相互交流著。

他感覺到泰熙妍似乎是相當需要他的能量,而且兩個人的能量源就像是互相互補一樣,彼此能量輕易的交流著,泰熙妍的身體在那個時候對於立羽而言,就像是完全透明,更像是就是立羽身體的一部份延展。

透過這一種奇異的方式,他很迅速地瞭解了泰熙妍這個有缺陷的身體狀態,並且因為完全同步了她微弱的能量,然後反饋了自己飽滿的能量,隨即,暫時衰弱的立羽又再度陷入了深深的長眠入定當中。

「奇怪了!」泰熙妍將手離開立羽的脈門,不但覺得胸前鬱悶的感覺鬆弛了一點,同時精神也更加飽滿了,額頭上冒出了一絲的汗水,她那雙飽含智慧的眼光也露出了幾分疑惑的感受。

小玉兒看著泰熙妍出汗,急忙地走上前來,並將小姐扶回椅子上面,然後問著說:「小姐,怎麼了?」

諸葛維音也擔心的說著:「公主如果覺得累了,就讓小玉兒送公主回去休息一下吧!這裡我來處理就好。」

泰熙妍搖了搖頭說:「你們不要把我當成玻璃娃娃一樣脆弱,事實上我現在還覺得我精神相當的不錯呢!諸葛軍師,既然這名男子可能算是我們聖域的人民,基於了人道立場,我們就把他帶回聖域吧,等他清醒之後再作打算吧!」

泰熙妍對於立羽這種奇怪的醫學特別案例是真的相當有興趣的,而且她有一種很奇妙的預感,總覺得這個男子跟她之間應該有什麼牽絆之類的關係。

諸葛維音點頭說到:「那就照公主您的意思吧!反正我們這次也會經過西岸,如果他半途中清醒,應該也離家不遠,到時候再放他下船吧!」西岸是紫華教派跟武軍的勢力分界點,如果這個男子是那兩方的人,也好就讓他回去自己的勢力當中。

不過對於這個來路不明的男子,他依然有著警覺,如果這個人真的圖謀不軌,他也已經有做好準備的心態,事實上在剛剛公主接近他的時候,他就已經有隨時殺了這個人的準備了。

就這樣,立羽就隨著東皇王朝的專屬船隻,絲毫沒有受到阻攔光明正大的通過了來自聯盟的層層圍捕,靜悄悄地離開了這一個他度過了將近十九年的地方。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