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79

第九章 這個人的身體真的是有夠奇怪!

立羽沉入水中的那一個剎那,所有的感官都失去了感知,精神卻是處在一種極為玄妙的狀態,好像是他的精神跟肉體徹底分離了一樣。

就感官層面來說,像是沉入了一個漆黑幽靜的深潭一樣,沒有繁雜的思緒,沒有其他的外在的感知,與外界的一切都失去了聯繫。不知道過了多少的時間,逐漸的,精神好像是接觸到另一種巨大的力量,立羽輕輕的把他的精神意識依附在那個力量之上,像是在輕輕的傾聽著那個古老靈魂千萬年的低聲呢喃一般。

就現實面來說,立羽這時候絲毫沒有呼吸,心跳漸漸微弱到幾乎不再跳動著,從身體表徵上看起來,體內沒有任何的能量,基本上是醫學已經判定處於彌留狀態、生機喪失的情形,任何一個正常的醫生來看,都會認定立羽已經算是死亡,就算沒有也是處於快要咽下最後一口氣的生死邊緣狀態,而他的身體也隨著河水在寬廣的河當中漂流著。

但立羽只覺著他神智是相當清醒著,他感受到那個巨大力量是個很奇妙的生命體,如果她真實存在生命的話,她確實是在用她的方式向立羽述說著她極為漫長的生命故事,雖然立羽並不能體會,但是他卻可以感受到那種像是母親懷抱般慈愛並且偉大的心靈,這並非針對立羽一個人,而是像是對所有生命表達這樣的情緒一樣,立羽就像是重新地回到了母親的懷抱一樣,感覺安全並暖活著。

河水慢慢的進入比較湍急的流域,水流一路向西流去,在這一個區域當中水流速相當的快速,並且水底下藏著相當多的礁石,所以是很少船隻會經過這一個水域的,只有很少數熟悉這個航線的老手,才能夠穿過這些重重的礁石,進入這一條支流,而這條支流再往西走個百來公里,就能夠到達出海口,其實也是一種屬於老手的捷徑了。

立羽的身體被快速流動的河水帶的急衝而下,在一瞬之間,狠狠的撞上了一顆被河水打磨的光亮的大石頭,也虧得這樣的一撞他原來空無一物的身體,又被這樣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刺激,然後自發性地開始聚集能量,而他的骨骼也隨之嘎嘎作響。

立羽被右爿龍那毫不留情的掌式轟擊在地上,那一掌打在頭上的時候,他那個比常人還要迅速不知道幾倍的體內能量在那轉瞬之間,全部都匯集到了頭頂上,甚至破開了百匯穴的通道,直接對抗著這一掌,卻同時因為這樣讓他體內全部的極陰能量渙散而出,雖然相當的粗暴,但是好巧不巧的算是解決了立羽走火入魔的狀態,某個意義上還算是右爿龍救了立羽一次,想想似乎還得感謝他的這一掌。

但是也因為這樣的能量衝擊讓立羽進入了假死的狀態,如果沒有這個擋路的礁石巧妙地撞了一下,讓立羽體內的能量自動護主的循環了起來,立羽這樣隨波逐流下去,還真的會從假死變得真死,回天乏術了。

現在的立羽也這樣因緣際會的邁入了先天境界中一個極為重要的階段,也就是體質上的實際改變,同時在他的體內也再也找不到所謂能量的匯集焦點,全身上下將會充滿圓融並且與自然同步的能量。

一股炙熱的能量從立羽的百會穴醍醐灌頂般進入,溫暖的真氣隨著開闊並且暢通的經脈順流而下,然後在他周天經過了一次完整的循環之後,慢慢隨著流動而散入他的四肢百脈當中,緩緩地修復著他的身體。

立羽體內的所有細胞隨著這些能量的修補,全部都漸漸的活化了起來,並且釋放出一種奇妙的能量。而他的骨骼開始嘎嘎的作響,肌肉中的養分也隨之釋放了出來,他身上的熱氣在繞行全身之後重新回到了各大穴道當中,並且消失其中,不是散失而是就是沒有存在過一樣的消失不見。他的每一個細胞卻同時像是都會製造能量一樣,緩緩地釋放新的能量,這是因為在他身體機制當中某一種力量的影響,開啟了他人體自身當中的寶庫,而這些潛伏的能量也開始慢慢的改變著立羽的體質。

如果把前幾個月那一次奇遇當成內在「神」的改變,這一次的狀態就像是重新幫他塑「型」了一樣。

接著奇妙的事情隨之發生,立羽腳下的湧泉穴居然再度的湧上了一股寒流,但是跟過去不一樣的是,這一股寒流剛剛好的中和了過熱的體內經脈,然後沿著原來的運行通道慢慢向上延展,然後在原先的丹田氣海當中溫養了一下子之後,再度消失在湧泉穴。

立羽的身體就這樣一下子炙熱、一下子冰冷的處於這樣怪異的情形當中,他原來沉在水當中的身體卻慢慢的漂流到了水面之上,像是漂流的浮木一樣順流而去。

突然!這兩股冷熱不同的能量一起衝入了立羽體內,兩股不相容的能量互相抗衡著,立羽原來沉靜並且深遠的靈智當中,像是突然被掀起了滔天巨浪一樣的變動的,一幕一幕怪異並且神奇的幻象,不斷得「湧」進了立羽的腦中。

那是一場一場慘烈並且無比真實的浩劫,有人為的戰爭,也有來自於大自然的災難,那個像是劫難般一次一次的慘烈畫面,在立羽腦中播放著,他無法理解卻又深深地刻畫在他的腦海當中,最後「轟」的一聲,奇妙的能量又慢慢的散入了他的四肢百脈當中,隱隱約約之間,立羽覺得他好像理解了某個相當玄妙的境界,一個所有修者夢寐以求至高無上的境界。

兩股截然不同的能量,在一種奇怪的牽引之下慢慢地融合,但又不像是相容的慢慢匯留在一起,接著再各自從原路消失不見。

立羽整個人有著翻天覆地的大變化,以外在的形體而言,他基本上就是脫胎換骨了,身體已經能夠適應著巨大能量的衝擊,並且比起從前堅韌許多。

這一種歷史上從未有記載的奇妙變化,確實已經超出了文字可以記錄的範疇,就算是那些研究悟天筆錄已久的那些長老,甚至當初整理那些修煉方式的耆老,恐怕都無法解釋這種神奇的狀態。

在與那個偉大並且慈悲的奇異精神力量分離的時候,立羽竟然有一種悵然若失的感受,單知道這一種經歷雖然只是他生命中極為短暫的一刻,並且還沒有辦法解釋那些他的體會,但是卻是在他的心中與身體刻下了不會被抹滅的記憶。

立羽重新地回到了「自己」的精神意識當中,那一種空虛但是又無限飽滿的矛盾感充斥著他的身體。他逐漸的陷入一種沉靜的狀態當中,恍如隔世,又如倏忽,立羽慢慢的沉潛進入了胎息般的狀態,並且以這種相當奇怪的形式漂浮在水面之上,深深的入定著。

就連他的身體被拖離水面,帶到了這一艘即將改變他一生的大船之上,他都絲毫沒有知覺著。

諸葛維音搭著這個怪異落水來客的手腕,用著相當古老的探脈術聽取著脈象,他發現這個「男子」的體內絲毫沒有脈動,在這個時代當中除了一些極為特殊的人類外,幾乎每個人都有修習武功,況且這一個人的心跳緩慢到幾乎讓人以為他心跳就要停止一樣,皮膚卻有著相當溫暖的溫度,雖然傷痕累累著,但皮膚狀況卻是可以用晶瑩剔透來形容,絕對不像一般的溺水快要斷氣的落水者應該有的狀態。

諸葛維音是一個外表大約三十出頭的年輕人,有著一頭相當漂亮的黑色長髮,然後用很別緻的編髮方式束了起來,搭配著他削長的臉,有一種精明幹練的樣態。他的五官當中最讓人注意的是那一雙有著奇異顏色的瞳孔,閃亮耀人的金棕色,像是剛剛從地底挖出來的黃金原礦石一樣,深邃並且高貴著,有一種魅惑人心的魔力一樣;他修長並且精實的身材,比起立羽所知道的聯邦標準身材高上了許多,而那個像是蘊藏了深不可測力量的勻稱肌肉,更是讓人升起深不可測的感受。

諸葛維音再次的送入一道能量,想測試看看這一個人是不是只是假裝昏迷。如果這一個人是針對他們而來,他不得不承認,這一個人的功力還尤在他之上,甚至比起東皇大人都絲毫不遜色,那是多麼可怕的境界。

但是他幾次送入的能量,都像是泥牛入海一樣,絲毫不見效果,他已經試了不下數十次,每一次的結果都是這樣,真的是相當的怪異。

他在聖域東皇當中擔任掌國軍師一職已經將近十年,這十年來一直與各方集團勢力交手,以經歷來說可以說是相當的豐富,這種奇異的事情他也聽過不少,但是這一種奇怪的狀態,他還是第一次碰上。

他諸葛家侍奉泰氏皇族已經有數百年的時間,他的父親過去跟隨東皇泰壹南征北討,立下許多的汗馬功勞,在這個東皇麾下,他們諸葛家的地位早就與其他的重臣平起平坐了,是極為榮貴的一群。

十年之前他父親因為舊傷復發,所以英年早逝,他因此臨危受命的接下了父親的遺囑,然後擔任這個掌國軍師的職位,雖然有許多人輕視他年輕並說他難以擔當大任,但是他卻用一次又一次的功績證明,他確實有著青出於藍更勝於藍的能力,在整個東皇勢力當中,逐漸成為一支不可小覷的存在。

「軍師!狀況怎麼樣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