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75

第七十五章 又要逃命了嗎?

立羽昏迷的時間並沒有非常長,再醒過來之後,立羽發現太空艙旁邊只剩下兩個研究人員,正在一旁監控著那些儀器跟圖表,立羽撇見後連忙控制心跳,以免被那兩個人發現他已經清醒過來了。

「咦!」其中一個研究員走近太空艙後發出疑惑聲。

「怎麼了嗎?」

「沒事!數據突然變化了一下,不過又恢復正常了。」

不知道是不是研究人員的疏忽,艙內通話的擴音器居然沒有關。

「明天實驗進入地案階段完成之後,這個實驗體要怎樣處理呀?」

「大概會跟以前一樣,就轉交給解剖小組吧!畢竟對於研究所來說,這一種實驗體可是不可多得的好材料,將腦內基因取出來,我們就能夠生產出更超越人體極限的天賦者,這對於『新人類補完計畫』而言,這是相當重要的呀!」

立羽聽到這樣的對話,腦中像是有一顆炸彈瞬間炸開了一樣,「蹦!」的一聲,差一點就失去了對自己心跳規律控制。

解剖?!天呀!這是要了老命呀!不行!絕對不行!一定得想辦法逃出去才行。

立羽在太空艙當中著急著,好不容易等到兩個研究員離開研究室,立羽緩緩地張開眼睛,環顧著整個空無一人的實驗室。他現在身上還有一條束帶綁住他,行動受到阻礙,他急忙內視著自己身體裡的狀態,能量在體內流轉的非常緩慢,顯然還受到了許多限制,但是不知道張鎷樊用了怎樣的方式,讓他的體內的能量開始蠢蠢欲動著。

立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集中著注意力,在生死關頭當中,他已經管不上那樣多了。能量跟隨著立羽的意念慢慢積累成長著,一層層的開始掙脫著石不轉用金針佈下的能量限制的範圍,體內的能量在立羽主動的推動之下,也開始慢慢的旋動起來,一開始的時候還很緩慢,慢慢的那個細流一般的能量開始慢慢的聚集到了主要的經脈當中,一直到聚集到足夠的力量,猛然地向外一衝,一個個受阻礙的穴道就豁然貫通,能量開始在體內流動循環著。

立羽運起能量,用力的一撐,「趴」的一聲,束帶就這樣崩了開來。

立羽倏地一下撐起身子,然後扯掉貼在身上那些感測的訊號線,然後在太空艙當中四處敲打著。

「糟糕!這個是強化玻璃,這下麻煩了呀。」

立羽看著這一片薄薄的堅韌的令人頭痛的玻璃,可以透過玻璃看見太空艙的開關就在艙旁的門上,那麼近的距離卻是如此遙遠呀!這可該怎麼辦呢?

他沉思了一會兒,然後靈光突然乍現,他想既然能量可以用離體的方式推動,是不是也可以透過物體來傳遞呢?他思索了一下,決定死馬當活馬醫,先試試再說。

立羽手扶著玻璃板,聚精會神的運送著體內的能量,一股清冷的氣息從丹田湧起,然後經過胸前、手臂、掌心然後脫體而出,慢慢的向外擴散著,立羽可以感覺到體內的能量像是蜘蛛絲一樣,慢慢的吐出千百條細絲般的能量,透過玻璃慢慢的延伸出去。

依憑著能量的聯繫,立羽能明確的感應到能量慢慢的接近開關,立羽再慢慢的催動能量,送入玻璃艙外,然後感覺就像是將自己的手的皮膚直接觸碰到開關了一樣。

還差一點點!立羽一鼓作氣地把能量傳了出去。

「滴!」一聲清脆的聲音後,太空艙門緩緩地開了起來。在這同時,實驗室中的警報器也開始刺耳的響了起來。

立羽並不清楚自己剛剛做的事情是多麼驚世駭俗,這應該是有聽聞以來,聯盟史上頭一遭將無實質的能量穿過絕緣並且完全密閉的高密度物體,把純粹的能量源送出,並且還在空間當中自由的控制方向與力量的例子,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也是立羽第一次用能量來替代實質觸感的經驗,而這個體驗也讓他更了解體內能量的運作,對於未來有著很大的幫助。

立羽從太空艙跳了出去,迅雷不及掩耳的奪門而出。

又要開始逃命了!立羽嘆了一口氣,對最近自己多舛的命運。

「實驗體逃走了!!!!」

張鎷樊坐在第一研究室當中,正聽著研究員的報告,一聽到這個警報聲,隨即大聲的斥喝著說:「蠢貨!一群蠢貨!快點去追捕呀!他可是相當珍貴的實驗材料呀!」

電腦數據顯示,立羽的所有體能數值,都已經超過了人類現今所有的記載紀錄,只要再加以分析研究,一定能找到突破現在「新人類補完計畫」的瓶頸,進而改善人類的體質。

立羽只覺得全身上下每一個經脈都在咆哮一樣的感受,一股極為強大的能量在他的體內不斷上下的衝撞著,他只覺得必須不斷的狂奔,才能夠稍稍緩解體內的飽和感。腳底下湧泉穴還像是吸力超強抽風機一樣,不斷抽取外在的能量,而這些不斷湧進的能量就像是潰堤的洪水一樣,聲勢浩大並且源源不絕著。

立羽憑著一開始進來的記憶跟他那個玄妙的感應知覺應用,躲過了研究院人員的規模化的收捕,他順著走廊,快速的往地面奔了過去。也許是最近逃命逃出心得了,立羽對於逃跑這件事頗有心得著。

在監控室看著監視畫面的張鎷樊,忙著透過無線電調動人員去包抄著立羽,可惜立羽像是能夠預知到搜索人員的動向一樣,總是能夠在包圍網逐漸收攏前的最後一刻逃脫掉。

張鎷樊看著立羽不斷地過關斬將般的逃離,他忍不住氣急敗壞地叫喊著說:「馬上!我說馬上派人把大門封鎖住,絕對不能讓他逃出去!然後通知聖殿武士團,叫他們派出高手來支援。」

立羽好不容易才逃到大門附近,可是卻發現門口已經聚集了相當多的研究人員,人手一把的光束麻醉槍,如果他就這樣衝上前去,根本就會成為自投羅網的活靶子了。

他閃身躲在一間狹小的儲藏室裡面,暫時躲過了那些搜索人員的包圍。

他感受到石不轉說的並沒有錯,這時候立羽體內的能量正在不斷的吸納著外界能量,並且用驚人的速度壯大、成長著。

確實因為能量不斷成長,立羽的功力不斷地上升,有著幾乎用之不盡的能量讓他使用,可是同時立羽也感受到當初石不轉說的,如果能量沒有辦法疏導,當超過那個臨界點後,他可能就會直接爆體而亡的感覺。

他抬頭看著天花板,心想魚死網破,不妨試上一試。

立羽把儲藏室當中的儀器跟雜物慢慢的堆高,直到剩下一個人高度就能碰到天花板,立羽站了上去,單手抵住了天花板,心裡想著,他需要大一點點的力量,並且祈禱著這天花板之上不要是鋼板就好了。

他那個豐沛的寒屬的能量開始瘋狂的聚集著,狹窄的儲藏式當中開始有一陣陣的風開始刮起,逐漸的微風慢慢變成了狂風,而狂風又漸漸席捲成驚人的颶風,所有東西開始以立羽為中心一樣的飛舞。

「在這裡!」門外的搜尋人員聽見裡面乒乒乓乓的撞擊聲,連忙的通知所有人,並且試圖打開房門,但是卻不知道為什麼,卻打不開。

「讓開!」

一名身材高大的研究所守衛,雙手蓄起了能量,握拳轟向了木造的門戶。

木造的門被這樣巨大的力量一轟擊,瞬間就撕裂了開來,房間的能量跟氣流造成的氣壓,連著房門內的物品全部都被擠出了房門之外,門外的研究員連忙四處躲避著,而那個倒霉的守衛更是首當其衝的被扯到了一邊,相當運氣不好的被捲了出去,並且用力地撞在了走廊的牆壁上,瞬間就不省人事了過去。

「喝!」立羽發出了一聲有力的低喝聲。

他累積到極限的能量風暴,形成了相當強大的上升氣流,直直地向上轟了出去,只見天花板像是被碾壓的豆腐一樣,不斷地碎成渣後慢慢地飄下,並且漸漸地形成一個向上凹陷的深坑,突然「嘩啦」一聲,泥土夾帶著灰白色的石塊就崩坍了下來,眾人的視線只看到立羽瞬間被坍塌下來的土石所掩埋了。

張鎷樊趕到的時候,已經是相當凌亂的慘狀,他急忙衝入房間,只看到土石幾乎掩蓋了整個房內,上方還不斷地落下泥土與石塊,逼的人們只能退出那一間房間。

「快點讓人上去找!一定要把人給我找出來!」張鎷樊歇斯底里地大吼著!

立羽剝掉頭上的泥沙與石頭,穿過了相對柔軟的泥土層,躍上了地面一看,然來這是聖殿的中庭廣場,心裡慶幸著,好險研究所的天花板不是用鋼板鑄造而成的,要不然就算立羽的功力再高上一倍,也沒有辦法逃脫的。

立羽直直地衝向了聖殿前方,並且穿過了中庭廣場,守衛巡邏的武士看見有人在橫衝直撞,大聲的斥喝說:「站住!」

這些武士都是聯盟中極為優秀的人才,都曾經親自得到傳說中的「長老團」傳授武學,功力一個比一個高強,看見立羽依然是一言不發地往前殿的大門衝了過去,怒斥一聲之後,拔起了身上配的制式軍刀,四個巡邏武士就像四道流星一樣,帶著強大的力量往立羽身上劈了過去。

「匡噹!」幾聲巨響發聲。

只看到那四把軍刀只是撞上了立羽凝在身外的防禦氣罩,根本無法造成任何對他的傷害,甚至一根頭髮都沒有弄傷,反倒是四把精練的軍刀卻應聲而碎裂,接著四個人被立羽向前衝的力量拋到了數十公尺之遠,嘴角還滲出了一些血絲,這樣的慘狀讓人難以相信這些聖殿武士竟然連一個少年的一招都接不下來。

「轟隆!」就在轉眼之間,隔絕中庭與前殿的兩扇大門,都被立羽用相當嚇人的掌力劈開飛起。

立羽這時候只感覺頭痛欲裂,腦袋瓜當中不斷出現一些難以言喻的怪異景象,眼前的畫面就像是在迷霧當中一樣,並且腦中還一片混沌的難以思考,時而清醒、時而迷糊的他,開始感覺全身的經脈像是被吹脹的氣球一樣,疼痛難耐著。

「發生了什麼事?」聖殿的侍衛長從房間中走出,外面不斷的傳來吵雜的聲音,破壞了聖殿中莊嚴肅穆的氛圍。

一名聖殿武士上前報告著:「報告侍衛長!有一個從研究院逃脫的實驗品,正逃往了前殿方向,並且破壞了聖殿!」

侍衛長一聽,怒斥說:「那還不趕快派人抓捕他?!」

這名聖殿武士吞吞吐吐地說:「這…那個…侍衛長,因為那一名實驗品的功力強大的可怕,在庭內巡防的武士沒有一個人是他的對手,還有數十位的武士都在數招之內被他重創受傷,實在是沒有辦法把他擒獲。」

侍衛長聞言臉色一遍,驚訝的說:「有這一回事!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