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69

第六十九章 讓人心生嚮往的聖域

石不轉跟立羽一樣對武學都有一種莫名的狂熱,當他們有機會能夠窺視那個玄妙至極的武道的時候,就會想要放棄一切的來追求那個武學的極致之境。

立羽接著說:「哇嗚!石大哥你怎麼會有那個勇氣和決心去放棄你已經經營已久,並且得之不易的事業呀!你難道都不會眷戀嗎?」

石不轉笑著說:「小伙子,除了小葉子那個問題兒童之外,我還真的很少跟別人聊過那些往事呀!其實當年我對於什麼權力的鬥爭還有那些阿諛我詐的勾心鬥角是真的已經感覺相當倦怠了,能夠有這樣一個機會去追求無上的武道,實然就是我畢生的心願呀!只是長年來一直被一些俗事所蒙蔽,而師尊的出現給予了我這樣一個清醒的契機,讓我看清了自己想要的,也明白了自己真正內心想要追求的。」

「極致的武學呀!無上武境?真的會有這樣神奇存在的境界嗎?好令人好奇呀!」立羽憧憬的說著。

「有的!所有的事物一定都會有一個界限,武學的修行也會有這樣的極限存在,當你邁入武學的頂端之後,講究的就不再只是招式與力量了,精神力與意志力的進展,這是邁向新的修煉的起點,也就是步入先天的境界,從有到無、再從無到有,如果真的有界限的存在,在超過界限之後又是什麼呢?現在依然沒有人知道這個答案呀!」石不轉望著遠方說著。

立羽突然想起,在悟天筆錄當中靠後的那些篇章當中就有提到類似的話語。

「石大哥,聖域當中還是百家爭鳴的各種門派都相當興盛嗎?」石不轉總是說著東半球是聖域,立羽也隨之這樣稱呼著。

經過石不轉的解釋之後,立羽初步瞭解了這些在聯盟當中沒有的一些組織與制度,雖然他現在還是沒有辦法去理解這些奇怪的制度的意義,但是大概有對於那一個與聯盟不同世界的大概輪廓了。

石不轉說:「雖然這千年來不斷的消耗與戰爭,許多門派慢慢的消失與沒落,但是在聖域當中還是有許多各自擁有相當巨量信仰者的門派,認真說其實誰也沒辦法將哪一個門派徹底消滅,時至今日,這種觀念與門派之爭已經慢慢成為國家主導權的戰爭,紫華教派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它試圖從檯面下走上台上,逐漸轉暗為明,甚至開始加入這一個爭奪主權的競合當中。」

立羽說:「那個,我還有一個問題,在悟天筆錄當中記載了很多修行法門,裡面有很多很奇怪的用詞跟境界的描述,可能是當初那些流派所流傳下來的,哪麼在這些當中,也許會有解決我現在問題的辦法對不對?」

石不轉點了點頭說:「這樣說起來是沒有錯!不過你現在要記得,絕對不要再妄動能量,要不然能量一直擴張到極限,我想就算我師尊也很難救治你了。」

立羽點頭表示理解,然後接著說:「可是我還是必須把這本筆錄還給聯盟,要不然之後的事情會很麻煩呀!」

石不轉搔了搔頭說:「那…這樣吧!我明天就帶你到你們皇城外面,到了那邊你的安全上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你還完書之後記得到新皇港那裡找我,我再帶你去找我師尊,看看他有沒有什麼辦法處理你的問題。恩…你現在沒有辦法動到能量,萬一臨時遇到什麼危險的時候,恐怕你沒有辦法抵抗,恩…,那這樣吧!乾脆我再教你一套逃命的方式吧!讓你至少有自保的能力!」

立羽倒是沒有擔心的那麼多,很無所謂的說:「只要把這一本筆錄還回去,應該是不再會有什麼麻煩了吧!」

石不轉像是看著一個傻瓜一樣的眼神撇了立羽一眼,說道:「真不知道你怎麼可以那麼樂觀,人心叵測,只怕你把書交出去之後,反而會替你自己招來更麻煩的災禍。不要囉唆了,我現在唸一遍口訣,能夠體會多少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注意聽了唷!有不懂再問我。」

「氣自遊於天地之間,悠然四方。氣靜而四散,氣動而內凝,濁氣自退,清氣納脈。心神聚於虛空而恣肆淡薄,似夢似醒無拘束於空間環境。氣蘊重樓內外三星通聚,五行相生循環,勁力自走,無循其蹤跡。身在乾位,意處坤境,身意相離,則念有虛實難斷。,空同虛無,實體如幻,虛實之間,動靜瞬便,念凝而不發,意斷而仍續,未發而發之際,中與不中之機……」

石不轉看著立羽開始閉上眼睛,隨著他念著的那一段類似歌訣的話語當中,時而搖頭晃腦,時而皺眉思索,一副若有所得的樣子。

石不轉在唸完口訣之後,忍不住的推了立羽一把說:「喂!小子,你是到底有沒有聽懂呀!雖然這只是身法的口訣,但卻是『騰虛訣』當中最重要的基礎呀!」

立羽張開眼睛,有些錯愕的說:「啊?這很難懂嗎?前半段就在說能量流的控制的狀態與情況,接著說著跟精神意念的關聯,從中間部分開始說到了行徑當中轉折的身法運行還有能量的走向與細部控制,最後的部分是在說著能量的御使的收發問題,在有意無意之間無所拘束的情況,要與天地自然運行軌跡呼應!哇!沒想到身法上竟然可以做出那麼多的變化,真的是太神奇了,相比起來聯盟高教中心教的身法真的只是走路而已呀!」

石不轉更是錯愕地瞪大眼睛看著立羽,要知道這個騰虛訣是他入門三年之後才學習到的法門,前前後後也花上了他一年的時間才真正理解整個口訣,並且略有所成,想不到這個小子竟然就這樣輕而易舉地理解著。

石不轉用著難以置信的口氣搖頭笑說:「你這小伙子,要不是我知道小葉子那個野丫頭自己都還沒有學全騰虛訣,我真會以為是她偷偷教給你的。真是太讓人吃驚了,沒想到這世界上真的有你這種怪才,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還是一個在聯盟這種環境下培養出來的孩子。」

立羽有點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腦袋,然後有點尷尬的說:「石大哥,你不要這樣說拉,只是因為我一向剛好喜歡這種舊世界的文言文,如果我觀念或是解釋有錯誤,你就直說無妨沒關係的。」

石不轉倒是沒有糾結的哈哈大笑著:「不用擔心,你說的都沒有錯,只是你這樣輕而易舉的理解,讓人我真的是有感而發呀!如果讓你這小子多學個幾年,你的成就絕對是當代年輕人當中數一數二的。」

立羽相當謙遜地說:「石大哥,你不要開玩笑啦!你不曉得我在學校裡面的成績是爛的慘不忍睹的,不要說什麼奇才了,只要能低空飛過及格就謝天謝地拉。出了社會,能勉勉強強混到一個研究機構當研究員應該就很了不起了。」

石不轉不禁莞爾的說:「你這傻小子!當什麼研究員?如果可以的話,就到聖域來走一走看一看,你就會知道你自己有多麼的獨一無二。我相信我的眼力不會看走眼的,只能說你運氣不好投錯胎,如果你是在聖域出生,現今不定已經是年輕一輩的領袖級人物了。另外還有一件事要提醒你,立羽,這個騰虛訣千變萬化,並非只是單單身法如此簡單而已,這也是我師門的入門技藝,不是一般人都能夠知道的,你一定要謹慎使用。」

立羽點了點頭說到:「好的!是說,我也正想要請教石大哥,這個騰虛訣是不是也可以當作一種修煉的方式,用身法來涵養能量,從外至內的精煉能量,並且甚至可以運用在對敵的招式上面?」

石不轉欣賞的看著立羽說:「沒錯,你的理解相當完整,這個騰虛訣實際上結合了身、意、法三方面的應用,身法只是最初淺的基礎應用,關於意與法,以及三者的連動的部分,是我師門的不傳之祕,在沒有得到我師尊允許之下,我也不敢貿然交給你,但是我猜我師父如果見到你,一定會很欣賞你,也許我是可以先透露一點點給你知道。」

他看到立羽躍躍欲試的樣子,又搖了搖頭說:「不行不行!其他的我暫時不能傳授給你,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並不適合動用體內的能量,所以如果危急的時候是可以藉由騰虛訣的步法跟騰挪身法自救,雖然並不如直接使用能量驅動來得迅速,但是除非真的遇上頂級高手,不然自保上面一定是沒有什麼問題的。然後呀!小子,你要記得人心險惡,除非真的必要,你千萬不要隨意相信別人呀!」

立羽倒是對於這點不置可否,因為他總認為像是石不轉、花筱葉這樣的存在,就是他一見到就覺得可以相信,並且會自然而然去親近的人,也許是他們身上都可以感受到一種聯盟人身上感受不到的那種熱情還有那些絲毫不做作的自然天性吧。

石不轉又說:「其實我會教你騰虛訣,一部份是因為你的身體跟能量狀況真的很特殊,相當適合這種不需要用到自身能量的武技,另一方面我是想跟你做一個算是交換的約定。」

立羽有些訝異的說:「石大哥,你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你儘管說,只要我能辦得到的我絕對不會推脫,一定會幫你完成的。」

石不轉突然就嘆了一口氣說:「想要解決你身體裡的能量異常問題,免不了會要你跟我們回去聖域一趟,去尋找與有極陽能量的武者。這一趟旅程應該會耗上好一段時間,途中還會經過一個地方,我希望你能夠幫我一個忙,去找一個人。昨天我跟孫宇的對話你也有聽到,當年我的那幾個老兄弟,現在可能又被捲入了這個亂世當中,而羅距諾是我當年最仰仗與信賴的兄弟,更是我最好的朋友,當初匆匆的解散了『撼天』,沒有解釋也沒有交代,許多兄弟都沒有辦法理解,其中反彈最大的就是距諾。現在不知道為什麼,撼天又被重新的組織了起來,兄弟一場,我真的不希望他們再度陷入紛爭當中,受人利用,所以想你幫我找一個人去勸勸距諾,也只有她得話,他才聽得進去。」

立羽疑惑的問說:「這個人真的有那麼大的本領嗎?」因為根據石不轉的形容,羅距諾的脾氣就像是燃燒旺盛的烈火,個性更是頑固的筆寒冰中凍壞的石頭一樣,真的有人能用「勸」的去勸服他?

石不轉像是想到什麼好笑的是一樣說:「這個人是距諾的大剋星,只要有她在,距諾絕對不敢亂來的,我想請你幫我轉告她,過去的石不轉早就已經跟著撼天解散的時候消失了,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再回到撼天,希望能麻煩她去勸勸距諾,別讓那些老兄弟被有心人利用了,我相信她會理解我的意思的。」

立羽奇道:「石大哥,那你為什麼不直接跟她說呢?」

石不轉搖了搖頭說:「唉…講起來也是慚愧,當年是我背棄他們,就那樣的不告而別,我現在真的沒有臉見她。立羽小弟,就請你幫我這個忙吧!在南半球中央大陸的天羽山脈,在她雪紛飛的日子當中,到天南都城的『蓮心』找老闆娘『酴醾』,然後她就會知道怎樣跟距諾說明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