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64

第六十四章 奇人與他們奇妙價值觀

再稍微歇息一陣子之後,立羽的眼光忍不住地盯著坐在中間的兩個男子,孫宇對面坐著的那個壯漢,身上披著一身黑色的披風,身體被那長長的披風包裹在其中,而他高大的身形雖然是窩在一角,但是依然可以看出他的身高並不亞於同樣高大的孫宇。

那人低著頭,頭上沒有頭髮,並不曉得是天生的還是自行剃掉的,而在他靠近額角的部分,有一道像是閃電形狀般的白色傷痕,他微微的低著頭似乎是在閉目養神著,他宛如雕刻的鼻樑之下是有些微下垂的嘴角,而側臉的輪廓相當剛毅的線條,而日曬出來的黝黑肌膚上看不出皺紋,立羽心裡猜想著他大概三十出頭左右吧!

孫宇抱著手臂開口說:「石兄,不知您是否能回答我一個問題呢?」

低著頭的那個男人卻置若罔聞的依然沈默不語著。

孫宇倒是沒有太在意對方沒有理他,他伸手拿起了那個石兄面前的一片小木頭,在手上把玩著,而他對面的神秘男子卻像是睡著一樣的安靜。

孫宇繼續用平淡的語氣問著:「石兄,你覺得人活在這一個世界上,是為了什麼呢?」

立羽聽到這樣的問題倒是相當訝異著,怎麼會問這種沒有頭緒又相當抽象的問題呢?

不過這個姓石的男子倒是開口回應了,聲音是沙啞並且低沉有磁性的,就像是來自深淵當中的微弱呼喊般的聲線,但雖然微弱卻又是那樣的清晰無比,並不是宛如破鑼般的沙啞,而是那種有著深沉與豐富故事感的富有魅力的聲音。

他並沒有回答孫宇的問題,只是反問著:「生命?生命又會是什麼東西?」

孫宇沒有像那個石姓男子般的漠然,他用手稍微磋磨著那片木片,手上的木屑像是粉末一般的落下,他隨之回答道:「生命就是一種毀滅與存在不斷交替輪迴的型態,有價值的存在,沒有價值的被毀滅。在我的眼中,人就是在這樣價值衡量之下去作為區分,生命從都不是渺小的人類所能夠掌控的,我們活在這世界上,也不過只是在盡己所能的去追求並且證明著生命存在的證據罷了!」

那名男子又繼續問著說:「那你現在覺得自己是應該存在呢?還是不應該存在呢?」

孫宇搖了搖頭,卻又異常燦爛的笑著說:「我嗎?呵呵呵,說實在的我也不明白我是否應該存在,也許在某些時刻,我能深刻的感覺到我存在的必要性,但有時候又會覺得其實這個世界少了我也沒有什麼關係。」

立羽開始對兩人的對話摸不著頭緒著。

石姓男子用著有些嘲諷並且不屑的語氣說:「如果生命要分為有價值或是無價值的話?那標準又是什麼?而誰又有那個資格去定義著?」

孫羽搖了搖頭說:「沒有標準!也絕對沒有辦法去定義!只是人與那些禽獸的區別,就是我們會去增加自己生命的價值,而那些沒有辦法增加自我價值的人,終究會被自然的法則淘汰掉,生命就是要透過這樣不斷的進化才能夠生存呀!」

「進化?孫宇,你真的相信這樣透過不斷的鬥爭下去是一種進化的方式嗎?」

那個光頭的石姓男子頭微微的抬起,然後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立羽只覺得那就像是兩盞燈光突然被打開了開關一樣的亮了起來。

立羽這時候才能真正看清楚這個男人的樣貌,濃密並且黑亮的劍眉,像是用毛筆畫上去一樣的在他有些隆起的眉骨上,而他筆直的鼻樑令人印象深刻,有些薄的嘴角微微下沉,顴骨有些的聳起。認真說分開看他的五官其實都並不是很出色,但是就這樣湊在一起,搭配著他那一雙像是深幽古井般的明亮且看透人心般的眼睛,就散發出一種很奇妙的氣質,一種有著野性的豪放味道,但又有著一種了悟的氣質,讓人一眼看到就會聯想到居住在山林中隱世的高人,但又有一種據山為王的霸者氣息。

孫宇笑了笑說:「難道不是這樣嗎?先不說生物適者生存就是一種競爭行為,自有人類存在以來,人類的歷史與其說是在記錄時間的書籍,倒不如說就是一個在見證著鬥爭的紀錄,人活著就是要瓜分著其他人生存的資源,這就是事實,這是不管對於其他人而言,又或是對於週遭環境都是如此。人只有在不斷地淘汰與競爭當中,才能夠有著全面性突破的機會與進展的機會,不是嗎?」

立羽聽著,忍不住用他們的聖域方言插入說道:「這樣的概念也不算全然的事實吧!有些過於偏頗了,人類的歷史當中確實有著許多來自於自私的爭鬥與掠奪,但那絕對不是之所以『進化』的原動力。」

孫宇聽到立羽的回應,先是皺起了眉頭,他沒有料想到這個剛剛闖進來看起來像是逃難般狼狽的小伙子會聽懂他們的語言。而那一個光頭的石姓男子,卻是第一次注視著立羽,然後有些訝異的說:「唷!小伙子,原來你聽得懂我們在說什麼呀?!你叫什麼名字?你說的話又是有什麼根據呢?」

立羽對於自己突然的插嘴有一點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說:「我叫立羽,我說的其實也不是什麼大道理,只是一些我個人的想法而已。」

石姓男子挑了挑眉說道:「那就說來聽聽呀?」

立羽看了看孫宇,然後稍微整理了思緒:「不能否認的是人類確實會有著許多負面的人性,那些自私、貪婪、好吃懶做、憤怒暴力、色慾薰心、傲慢嫉妒,這些情緒有時候會帶給人們極大的滿足感,所以有些人寧願沉溺於其中。而不幸的是,當這些人擁有著極大權力跟能力的時候,人類的歷史就會因為這樣念頭的興起,所以鬥爭與搶奪的狀況才會不斷上演,這確實是沒有辦法說這個事實不存在。但是,如果就這樣以偏概全的認為這樣的爭鬥行為就是人類進化的動力,這真的已經有些偏頗了。」

孫宇搖了搖頭笑說:「立羽,我覺得你有些誤會了我的說法,鬥爭只是一種手段與方式,他是來淘汰那些不適合生存者的手段,而人類必須透過外界的壓迫才能夠有所突破,這是一種生物的法則,就像是武技一樣,你必須每日的修行,讓他保持這一種壓力的狀態,他才會一直維持著那種勝者的地位與優勢,就像我手中這一塊木頭。」

孫羽把手掌張開,一把造型相當古樸有特色的小彎刀,唯妙唯俏的平放在他的手掌心之上,實在很難相信就這樣短暫的時間當中,孫羽居然能夠不用任何道具空手把它雕琢成這樣精巧的物件。

「如果它依然是那一塊不起眼的木頭,可能根本不會有人去多看他一眼,但是現在它卻因為經過的我的雕刻,而變得不同與精緻,這就是我所說的價值,人類會因為淬煉而成長,就是因為這樣相同的理由。」

立羽也像孫宇剛剛搖頭一樣的搖了搖頭說:「你說的並不是人真正的價值,而是外界給出的那種評價,人類之所以難能可貴,就是在彼此互動中的產生的人性,透過互相扶持、相互成長,而使得環境與生存變得更可能,而鬥爭只是一種迫不得已而為之的狀況。人類的進化,就是為了降低、減少甚至進一步消除磨擦與鬥爭,因為知道被傷害的痛苦,所以學會去關心其他人,人類之所以能夠發揮珍貴無私的心,就是當我們理解生命需要一種彼此的協調與尊重,我們不再把他人認知或是區隔成另一個不相干的存在的時候,人類才會真正的進化著。」

孫宇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著說:「立羽小朋友,你這樣的想法真的單純的很天真呀!把人類想像得太過美好了!人類的貪婪醜惡,你應該都還沒有真正見識過吧!你有曾經見過有人為了錢把自己的妻子、女兒送到特種行業當中任人糟蹋,只為了在賭場當中再揮霍一次嗎?你曾否聽過那些為了名利、權勢,不惜犧牲千萬人,踩著鮮血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的那些人嗎?他們為了錢、權勢、女人,人類可以令人噁心到什麼程度,這些狀況你都還沒有見識過,當你真正看到那些黑暗的人事物,恐怕你對人類的想法就會大大的改觀了。」

立羽皺起了眉頭,他依然不同意這樣消極的說法,但是他的經歷跟年紀確實還太過淺薄與年輕確實是事實,他也確實沒有辦法提出什麼有利的論點來反駁著。

孫宇不再理會著立羽,轉過頭去看著石姓男子說著:「石兄,人生也不過短短數十年的光陰,當你只剩下一抔黃土而已,又怎麼樣能夠去證明你曾經在這個世界真正的存在過呢?現在全球局勢動盪不安,其實正是我們去創造自己被世界記錄下來價值的好時機呀,當年石兄你創立了『憾天門』,縱橫整個東西兩片大陸,是如此的豪情蓋世,當年提起了『憾天一石』石不轉可是名震一時,東聖域、西聯盟無人不知曉,我們要追求的不就是要在短短有限的人生當中,寫下萬世不滅的歷史嗎?」

石不轉緩緩地又閉上了眼睛說:「撼天門早就已經是一段過去了,名聲、權勢到頭來也就是一場空而已,孫宇你不用白費力氣的說那些言不及意的事了!說吧!你已經跟著我跟了三天了,到底想要說什麼就直說了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