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63

第六十三章 我真的只是個孩子呀!

一個美貌中年女子較為和善的回應著立羽:「小朋友,我們也只是接到上級的命令,你就乖乖地跟我們回去,我們並沒有要傷害你的意思,只要你乖乖的不要反抗,我保證你絕對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的。」

這個叫做張秀玲的女生看到立羽血流不止的手臂,屬於母性的天性讓她有一些的心軟,那種趨近本能的特質,讓她溫和了下來。她心想,這個孩子雖然不曉得是什麼原因,竟然會被那麼多方的勢力追殺,但是事實上他也不過是一個未成年的孩子罷了。

立羽心中暗叫了一聲糟糕,他現在只是想要激怒這些人,以博取逃脫的機會,這可不是要激起這些人的同情心呀?!對於現在這個狀況倒是他始料未及的。

還好那一個剛才說話的壯漢相當不以為然地嘖了很大的一聲,然後很不滿的開口說道:「秀玲,你不要又感情用事了,任務就是任務沒有什麼好商量的,像這一種鬼頭鬼腦不安好心的小子,八成是偷了什麼東西,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你不要把你的婦人之仁用在任務之上!你們女人就是這樣。」

那個叫秀玲的女子聽到那壯漢的話,眉頭一豎,像是被激怒的老虎一樣對著那名壯漢吼道:「趙力中!你這個該死沙文主義的豬,女人是哪裡對不起你了嗎?你媽難不成不是女人?哼哼!我想如果趙媽媽知道他生出來的兒子如此歧視女性,她一定會想要把你塞回子宮,又或是乾脆養條狗就好,至少你對他好,他還會知恩圖報不會歧視你!」

趙力中滿臉漲紅,頭上的青筋隱隱浮現著,立羽心裡想這看起來像是強化系的壯漢,八成跟他的那一位也是強化系的好友童道一樣口才遲鈍著。

「張秀玲…你…!」

「我?我怎樣?!」張秀玲挺起胸插著腰,滿是不屑看著趙力中說著。

本來在一邊沒說話旁觀的中年人阻止了兩人說:「好了好了!在這種情況之下你們還能吵成這樣,小心任務失敗把小命都吵丟了!然後秀玲,態度放端正,命令就是命令,我們的目的很單純就是達成任務,在過程中沒有必要參雜過多的個人情感。」

「是!」張秀玲瞪了一眼在一邊正幸災樂禍的趙力中。

「報告!右方有一輛不知名的車輛靠近。」

中年人和張秀玲同時將頭轉向路旁,然後觀察著逐漸接近的車子,在聯盟中的磁力懸浮車都是有自動駕駛系統的,除非必要情形這些車子是不會沒有原因的半途停下的。

而這時候趙立中則是趁著眾人轉移目標的時候,不懷好意的一隻大手就直接抓向了立羽。

他口氣相當惡狠狠地說道:「臭小子,你就認命吧!現在可沒有人會護著你了!」剛剛在前面的空地短暫的激戰當中,他清楚的看到了立羽的武功,雖然是真的遠遠的超過所有抓捕者的預估範疇,但是現在看著這個臭小子一副氣若游絲地虛弱狀態,八成已經用盡力氣隨時都會倒下了。

立羽就在這緊急的一刻,終於把身體當中不安定的能量調整完畢了,並且重新取回了體內能量的掌控權,正聚精會神地等著這個可以讓他逃脫的一瞬間。

立羽意念移動,體內的能量在一瞬之間運轉到極限的狀態,能量就像在他的體內引爆了一顆微型炸彈一樣,那令人驚訝的力量瞬間充斥全身上下。

在聯盟的標準武學當中,能量的運轉都必須要經過一段時間的蘊籍,而當能量精修越高段的人他提氣發動的時間就越短暫,但是絕對不會像立羽現在一樣,像是毫無預警一般的瞬間炸開,然後能量在轉瞬就充斥著全身上下。

立羽原來還假裝無力支撐的右手臂,在空中精確的畫了一個圈圈,而一手抓來的趙力中就只覺得他如餓虎撲羊的攻勢被前方這個圈圈完全地吸收掉了一樣。聯盟制式的教育當中雖然有將敵人攻擊透過四兩撥千斤的利用牽引方式來卸除,但是這種極其怪異的手法卻是他前所未見的,不像是聯盟的標準武學,甚至有些詭異的感覺。

但是趙力中也沒有細想太多,他蠻力一起,就全力地收回攻勢,心裡想著:「你這臭小子真的是不知死活,竟然敢跟我較量,我可不是那些穿著藍紫色衣服的那些小角色呀!」

正當他全力後拉撤回勁力的時候,卻發現立羽根本沒有要跟他較量的打算,不但一點抵抗的勁力都沒有,甚至還把剛剛他卸去的勁力加上立羽的能量全部送往他的方向,雖然不至於造成什麼傷害,但真的也夠讓他嘔上好一會了。

立羽逼退了趙立中之後,迅速地轉身並且雙手匯聚著能量,腦袋開始回憶著當初童道私下教他的強化能量的方式,就是將手掌邊緣的空氣利用能量將其凝結成塊狀,並且透過加強壓力密度來使得這樣氣塊的分子進一步的分解與壓縮,雖然還是有些氣流的壓縮效率相當的差強人意,但是立羽卻發現當他利用他自己本身的能量來包裹著外在的氣流的時候,更容易使得這些空氣逐漸變小壓縮著。

那個中年的領頭人和張秀玲聽到趙力中的輕呼的警告聲時,就見到立羽向前衝的身體以及兩隻好像從小變大的手掌,夾帶著立羽全力搶攻的能量,像是刀芒般銳利的氣場,直撲兩人而來,形成一種籠罩的趨勢。

由於就是這樣突發而起的狀態,雖然兩個人的功力比起立羽來說高上不少,但是在這種情況之下,也只能向後退開閃避,這兩掌可以說是立羽目前所能擊出最強大的能量團所壓縮而成的,並且已經在他手掌周遭形成了一個高度密集的能量氣場,張秀玲迅速的退後著,而她由於氣流迅速流動而飄起的長髮,還是有一小段因為躲避不及的被削斷了一截,然後就這樣飄散在空氣當中,由此可見這掌力氣息的鋒利程度。

兩人心裡想,在這一種廣闊的荒原當中,不管立羽要怎麼逃竄都是一眼可及的範圍,更何況他們有五個人,功力又都比立羽強大上許多,他又能逃到哪裡去呢?所以他們並沒有跟立羽硬碰硬的打上肉搏戰,他們維持著一個他們認為很適當的安全距離,仍然將立羽包圍在他們的守備範圍當中。

立羽在五個人還沒有來得及的形成包圍網之前,蓄起全身的功力,左手握住了右手腕,必且將能量聚集在右手,右手掌心舉高長像天空,做出了一個不知所以然的奇怪姿勢。

立羽心想,是否能順利成功逃脫就看這一招了。

不理會右手臂又迸出血花,他用盡力氣喊出一聲令人震耳欲聾的吼叫聲,同時右手聚集的全身功力運力的往地上的泥土用力一擊著!

那些泥塊與煙塵隨著強力的爆裂力道噴向了四週,還好這些天的好天氣剛好把泥地曬得又硬又乾,所以在這一擊之下才能有這樣的威勢,要不然等一下雨一下下來,立羽的這個方法可能就不管用了。

那漫天的煙灰四處飛散著,立羽的身形也逐漸的隱沒其中,趙力中憑藉著皮粗肉厚,強行的衝入氣場當中,伸手就是一抓,但卻是撲了個空。

這時那一台路過的引力卡車無聲且迅速地略過,車上的司機不知道是在打瞌睡還是在發呆,視若無睹的就這樣飛馳了過去。

塵埃終是落定,卻只有看到趙立中一個人呆呆的看著眼前一個大約兩公尺直徑,深度大概有將近三公尺多的洞口,而幾人開始左顧右盼的搜索著立羽的下落。

他們疑惑著,難不成這小子真的會飛?不然怎麼會不見蹤影了?

中年領隊突然恍然,接著就氣急敗壞地大喊著:「蠢貨!在那台車上!快追!」

原來立羽剛剛趁著一片混亂的時候,穿出了敵人的包圍網,然後迅速的溜上了那台磁浮引力卡車,他拉著車尾的橫桿,咬牙忍住了手臂上那種撕裂的痛感,把自己借力使力的拋上了後車廂中。

而這台卡車並沒有停止或慢下速度,順著道路前進,同時瞬間就跟涂家那些追捕者拉開了很長的一段距離,從車上看去涂家的幾人就像幾個小黑點一樣的漸漸消失。

立羽才跳上車還來不及修整自己再度浮動亂竄的體內能量,卻發現車上早就已經有了兩個乘客。

這一台卡車是專門運送一些合成食物原料的貨車,在不算寬敞的空間當中擺放著大大小小的數十個箱子,可能是在上一個城鎮當中就已經卸下了不少的貨物,所以還有一些空間可以供他們窩著,靠近中間的兩側各一方,坐著兩個相當高大的男子。

而其中一個不是什麼全然沒見過的陌生人,正是立羽幾天前在湛藍城郊區森林遇見的那一個,來自於聖域「紫華教派」的「毛毛雨」……,歐!是「暴風雨」孫宇,他的那一把巨大的雙手砍倒不知道放到了哪裡去,雙手空空的,嘴上那一撮很有個性的小鬍子下就是那有一點點玩世不恭的笑意,他看到立羽翻身近來也沒有多大的反應,只是微微地朝他看了一眼之後,就繼續回頭盯著另一邊那個低著頭,像是對外界毫無興趣不理不睬的高大男子,看來這個「毛毛雨」是已經不認得他了。

立羽自己並不曉得,先不提他現在因為在樹林間穿梭躲藏而弄得一身相當狼狽的樣子,與前些天光鮮亮麗的小伙子根本是大相徑庭,再加上立羽體內能量不斷循環轉化的影響之下,幾乎每一天立羽的氣質都在不斷的改變,就算是李然、木燧炎這些在高教中心就相當親近熟悉的朋友,也會感覺立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的不一定能認出他來,更何況是這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孫宇。

立羽扶著車上的架子,然後靠在車尾的部分緩緩地坐了下來。雖然他的雙手依然是酸麻著並且肌肉還不停著顫抖著,右手臂上的傷口因為剛才的折騰之下又再度裂開,但是這都比不上體內的能量逐漸渙散來得嚴重,從剛才開始不管立羽怎樣嘗試,體內的能量都像是失去活力的一動也不動,就像是深深的陷入了睡眠的狀態一樣。

不過他到是很樂天的想著:「這樣也好,至少比起剛剛好像要暴動的狀態好上許多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