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62

第六十二章 這就是生死關頭

就這樣生死一瞬間的狀態,立羽面對這樣的關頭,奇異的並沒有感受到什麼巨大的情緒波動,看著刀鋒划破了空氣,一條完美的銀色曲線,由下而上的撩起,他甚至能夠知道每一刻彎刀把空氣氣流切分成兩股分流的時分,以及流過彎刀溝槽的那些急速的空氣。隨著氣流的變化,雖然表面上彎刀是向上斜劃而上的,但是實際上它的方向卻是不斷變化的,在那些細微的空間當中,循著最小阻力的途徑,並且將空氣導向的部分,而逐漸形成一種凝著了空氣,難怪這樣的武器能與劉家利用能量形成空氣旋渦的招式抗衡著。

在立羽心思瞬間轉換了千萬個念頭之後,時間對於思緒來說,就像是在另外一個世界的軸線一樣,並不是與我們存在的空間的單位來計算。而同時他腳下的湧泉穴又突然無預警地湧入了一股強而有力的新生能量,像是通上電流一樣的瞬間流到全身上下,每一條經脈分成大小不同的河道,像是洩洪一樣的從這些大大小小的經脈快速的四散而去,那些極為大量並且猛烈的冰冷能量逐漸地充斥全身。

他腳底的湧泉穴宛如是這一場大洪水的源頭,狂暴並且滂薄的能量源源不絕不斷湧入他的身體當中,並且不斷的往上奔流著,直到頭頂的百會穴之後,就像是沒有宣洩的出口一樣,慢慢的囤積並且在立羽的體內膨脹著。

立羽感覺很漫長的一段,實際上卻只是在刻不容緩的一瞬之間,立羽將左手剛才才握著的一把泥土,猛然的鬆手放開,蘊含已久的能量將泥土瞬間的爆散了開來,散向了敵人的臉上,那攻擊他的人微微的停頓了下來,並生理反應的自然而然的閉起了眼睛。

這時候立羽全身都已經充滿了幾乎像是沸騰般的能量,然後右手一掌拍向了刀側,雖然那個高密度的能量理論上是能夠聚集成跟銳利物體抗衡的程度,但是人體終究還是沒辦法跟合金對抗,尤其是對於這種長相相當奇怪從未所聞所見的武器,立羽絲毫不敢有任何的輕視與大意。

立羽這巧妙到極點的一掌,不偏不倚地拍在刀身上面,將刀鋒輕輕得拍到了另一個方向,雖然如此,他依然還是被銳利的刀氣在手腕上留下了一道血色的痕跡。

他接著右手再屈起手肘,然後順著敵人來不及退後所露出的空隙,猛然一撞撞入敵人胸前,帶者全身幾乎要炸開的冰冷能量,沿著手臂一股腦的全部向前送去,那人突然的怪叫一聲,配合著胸前骨頭碎裂的喀滋聲響,隨即就在空中飛了起來後,噴出了一口血,然後整個人像是一道拋物線一樣的飛往了背後緊追而來的那些人,立羽則是順著反作用力地推進,像是閃電一樣地遁入了森林當中。

立羽的頑強與難纏,完全出乎了這些追捕者的意料之外,在這場為時不長的戰鬥當中完全顯現了出來,如果要擒獲住立羽,必然要有更詳盡與更強大的抓捕計畫與人員,因此可以知道下一次立羽即將面對的抓捕團隊,就不會只是這一些人了。

終於遁入森林的立羽,聽到了一陣的斥喝與叫罵的聲音,以及一連串不知道是怎樣形成的爆裂聲響,突然右手臂感覺到一股熱意,好像是有什麼東西穿了過去,接著就是一股讓人難以忽視的強烈劇痛,他心中一驚,這到底是什麼武器,怎麼會那麼厲害!

要知道現今隨著科技的發展,人類的體質已經有相當劇烈的改變,由於能量的累積與作用影響之下,人類的皮膚表面都有著具有極強韌性的能量包裹著,一般沒有具有強烈分解性的物理攻擊,是不太可能入侵人類的皮膚層的。

就算是現在聯盟警方所用的防衛性的武器,也都只是暫時性的麻痺神經,暫時令人無法動彈而已。這樣霸道而且具有殺傷力的武器確實是立羽從來沒有聽說過的,他直接的貫穿了立羽手臂上的肌肉,並且還有一種類似毒素的物質不斷的透過血液擴散著。

立羽勉強的把這個不知名的物質用能量逼出了傷口,但這卻耗費了他極大量的體力,讓他臉色發白著。

而那個藍紫色衣服的部隊開始朝向立羽遁入的方向不斷地開火掃射著,那黑色的槍口上噴出了紫色的能量光束,一旁涂家的部隊連忙躲避著尋找掩護。

這一種物理性的槍械武器已經在千年之前就因為聯盟法規所以早就一起都淘汰了,現在聯盟當中也真的只有博物館或是一些歷史文物的蒐藏家才能找到這種幾乎是文物的東西。尤其現代人的體質比起過去世代的人們強橫許多,尋常的武器絕對無法造成什麼傷害,所以很沒有存在的必要,但是這些人拿著的武器,似乎經過了巨大的改良,破壞力強大的令人心驚肉顫著。

這些人到底是屬於哪一個勢力的?!

涂家的兩個隊員互相對望了一眼,在這一次的行動當中,他們沒有攜帶遠距離攻擊的武器,要不然這樣的槍械武器他們又何曾會放在眼中呢?

兩人身手相當矯健的翻過了東邊的小山坡,也隨著立羽的腳步消失在森林當中。

剩下的那個神秘的藍紫衣的部隊開始聚集了起來,其中一個看起來是帶頭的人按下的通訊器說:「報告!目標物逃入東北方么四洞區域,阻礙者也緊隨之後,請求支援!」

「收到!第五小隊與第七小隊在北方夭夭兩方位,馬上前往攔截並圍捕,完畢!」

立羽用左手按住了右手臂上的傷口,雖然傷口並不大,但是從傷口中擴散出來的毒素卻是真的相當麻煩的,還好並沒有子彈留在身體當中,要不然光是無法驅離的毒素,就可以讓立羽直接昏倒過去束手就擒了,對立羽來說這真的是相當可怕的武器。

他現在的體內能量可以說是極度的混亂,似乎每一道的能量都擁有了自己的意識,幸虧剛剛那一擊而洩出的一部份的能量,讓他體內的能量含量已經沒有那樣的巨量,所以他現在還能勉強的維持一定的移動速度,但是為了排出那個奇怪的毒素,他還是得花上不少體力來處理,也因此他只能放任傷口繼續流血,而沒有多餘的能量來修復傷口自行療癒。

他右手臂靠近肩膀的部分,感到火辣辣的刺痛感,而溫熱的血液順著他按壓著傷口的左手掌指尖慢慢地流出,一滴一滴地落在蓋滿枯黃樹葉的地面上,立羽腳步不停地快速穿過樹林後,眼前一陣開闊起來,是一條不深的小溪流,而溪岸邊佈滿著大大小小的石頭。

立羽抬頭一看原來掛在半空中的黃褐色的月亮,已經被相當厚重的雲層遮蓋住,也引此整個森林才會如此的陰暗,而空氣當中帶著淡淡的濕氣,似乎就像是即將要下雨了一樣。

再沿著小溪往前走一小段路,就到達森林的出口了。

立羽連忙踏過非濺起的溪水,順流而上的奔馳著。

「站住!」

敵人終是追了上來,是剛才那兩個涂家的青年,並且這次還多了三個一起的追捕者。

立羽當然沒有乖乖地停下,更是加快了腳步。誰會那麼的愚蠢,人家叫你站住就站住,又不是傻了。

立羽終於脫離了森林的範圍,眼前就是一片的荒原,而不遠的前方就是一條聯盟的產業道路,但不幸運的是這條路上別說沒有車輛經過,基本上是連個人影都沒有看到。

就在立羽終於踏上道路的時候,涂家的五個追捕者也隨即趕上了立羽,並且將他就地團團圍住。

「哎!」立羽嘆了一口氣,如果不是他現在體內的能量像是脫韁野馬一樣的動盪不定,這些人根本是追不上他的!而現在又該怎麼辦呢?

他突然靈機一動的,呼吸逐漸沉重了起來,左手更是用力著,忍受著劇烈的疼痛,將已經不再流血的傷口弄裂開,將血跡沾濕了肩膀,做出一副傷重脫力的樣子。他心中盤算著,當敵人越是低估他的能力的時候,他才有更大的脫逃機會,並且能趁著這一下的喘息機會,好好的調整一下他四處亂竄的能量。

「小傢伙!別再逃了!大家都省點力氣,你就乖乖地跟著我們回去,你少挨點皮肉之痛,我們也少點活。」

五人當中一個明顯年齡較長的中年人,看到立羽手臂上的斑斑血跡,先入為主的認為他已經是強弩之末,沒有反抗的能力了,就算立羽先前的表現遠遠超過了他們所預計的狀態,但是就以現在的狀況來看,就算立羽真會飛也飛不出他們的掌握之中了。

而另外一個身材壯碩,臉上有著像是虯髯客一樣的爆鬍鬚的壯漢,相當急性子的說著:「不用跟這小子囉唆了,你這傢伙,最好就不要再想逃走了,否則老子就對你不客氣了。」

立羽馬上嘲諷地說著:「怎麼?就幾個大人聯手起來欺負我一個小孩子?真是了不起呀!果然都是聯盟當中的『高手』,看來我真的是太沒有見過世面了,這就是傳說中聯盟高手的風範,真是令人失望呀!」

這來的人是三男兩女,修為都算是相當高強的,尤其是那個看起來較為年長的中年人功力最為突出,當他內勁放出來的時候渾身都透露一種宛如流動一樣的光華,算是平常公平的單打獨鬥,立羽也知道自己絕對不是人家的對手,更何況是現在這種狀態。

以他目前的身體狀態來說,大概勉強可以應付兩個追捕者,但是這還必須讓這些人認為他已經是無路可逃後放鬆戒備才有些許希望。

幾個男女在立羽的一番嘲諷之下不免有些臉頰發熱,要不是這一個小子像是泥鰍一樣滑溜,他們這幾個涂家的精銳部隊怎麼會落魄到聯手來對付一個還沒有成年的孩子。幾個人緊繃的情緒也稍微的鬆緩了下來,其中兩個人也相當自動的稍稍退開形成來回戒備的狀態,並且觀察著四周的動靜,以防又有外人來干擾。

而剩下的三個人則是形成一個三角的陣型,緩緩地立羽包圍了起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