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 惹不起的閒散人士,人畜無害的假象(終)

萬魔窟,在那個還沒有什麼尊位大能出現的時代,這一個名稱是一個比地獄更可怕的存在,那是聚集了天劫失敗的修者靈識的所在地,各式各樣混亂的能量,還有被這些混亂能量揉和糾結出來的奇怪意識體,會極為飢渴的把所有誤闖的生靈瞬間吞食掉,而那些以為逃過一劫的人,還有極大的機會被那個混亂的靈識慢慢的侵染腐蝕,最後也成為了那些意識體的一員。這樣還不是這個萬魔窟可怕的地方,據傳說萬魔窟中那些奇怪意識體,在經過萬年的吞噬後,開始出現了許多「幾乎成尊」的怪物,而那些怪物也就成就了「萬魔窟」的威名。

「我說,臭鬼,這天地之間有那麼多險峻的地方,你幹嘛偏偏選了一個這種噁心的地方。」在一股淡銀色劍氣的包裹之下,一個美麗的不可方物的女孩,正用著她的小拳頭,搥了槌前方一頭紅髮的年輕人的後背。

「哎呀!天下之間,能讓我們這一行人有危險感的,也就那麼幾個,而且這些魔念正適合磨礪劍鋒呀!」紅髮年輕人解釋著。

「是說我們這個組合,也真是亂七八糟的,實力雖然堅強,但認真說真的快要可以稱得上三教九流了。」一個穿著看起來像是袈裟,但又不是和尚的年輕男子手上一顆明亮的夜明珠光華流轉之間,一些四散的魔念慢慢的被蒸散著。

「井,小心後面!」提著一把散發著冷冽氣息長刀的男子,用字精準無比的提醒著。

「小井,用佛意在這裡更容易招受攻擊,你自己要注意一點。」這倒是一個明明確確的大和尚開口說話的,寶象莊嚴的和尚但手上卻是一把滿是殺意的大刀。

「我說,以太呀!你這懶也偷得太活生生血淋淋了,虛化浮動空間,這根本跟沒有來現場是一樣的呀!」那個被稱作小井男子指著看起來在夢遊一樣的半透明少年,義憤填膺地說。

「哎唷!你們又不保護我這個最弱小的戰力,我只好自己開個小差呀!我就說我對什麼探險的一點興趣都沒有,你們還硬要把我拖過來,我真的是誤交損友呀!」半透明的少年一個手印掐住,逐漸的變得實體化起來。

「等等!不對!」那個美麗女子,像是感知到了什麼一樣,她提醒大家緩下了腳步。

就在眾人得到女子的示意之後,全都停下了腳步嚴正以待著。

「嘎嘎嘎!果然是妖族第一感應大師,我們都如此輕悄悄的還是被感應到了!」在空中浮現著一股濃厚的魔意,相當張狂地飛舞著。

「幾乎成尊的魔意體!」大和尚一眼識破了眼前的滔天魔意的身份。

對於這一行半步尊者來說,一個幾乎成尊的魔念體,雖然有點棘手但也還造成不了他們太大的麻煩,就在這一瞬間,拿著冷冽長刀的男子,一瞬之間霹了過去,同時紅髮男子背上的劍匣也閃起了一道絢麗的劍光。

「不是都叫你們等等了?」美麗女子雙手的手勢像是兩朵正要綻放的曼陀羅花一樣的散開,一陣的淡淡紫色迷霧瀰漫在空氣當中,眾人的身形開始若隱若現了起來。

「老子我可不是笨蛋呀!一群可以比美尊境高手的怪物們,我難道會是一個人來被你們料理嗎?兄弟們!九天十地屠神陣!」那個魔意體沙啞的聲音嘶吼著,四處開始瀰漫著驚人的魔意。

在這一刻當中,幾乎每個成員面前都有了一個幾乎成尊的魔意體,紅髮青年身前的是一個身上插滿了各式各樣刀劍的黑色人影,那個叫小井的男子的對手是一個手拿著十字架但卻滿溢著邪念的天使,而大和尚面前出現的是一個掛著骷顱佛珠沒有眼珠的光頭,那個拿著長刀的冷默男對上了一個拿著雙刀的女人。

「大家都是魔修,何苦這樣剁剁相逼呢?帥哥?」那個拿雙刀的女人,嬌媚的跟冷漠男搭訕著,而冷漠男絲毫不假辭色地就是一刀砍了下去。

而此同時,幾個人也都跟自己的對手不可開交的打了起來。

「跟老娘玩幻境?」那個美麗女子周遭的紫色霧氣淡淡散去的同時,就看到她的夥伴們正對這空蕩蕩的空間釋放出各種驚人的能量。

「果然是幻道第一人,這個十個半尊魔意控制的幻陣竟然對你一點用處都沒有,但是我也不會讓你這樣簡單的破除這個術法的!」那個破鑼嗓的魔念繼續嘶喊著,並且雙手放出了各式各樣的魔念,形成各式各樣的武器飛往了美麗女子,讓她無暇破解這個幻境。

「你到底是誰?」女子皺起眉頭,她心裡想能如此理解他們的魔念體會是誰?

「嘎嘎嘎!我也不知道我是誰呀!從深淵中出現之後,我就開始蠶食著這裡的怨氣,有好多人都好恨你們呀!我只是要為他們完成他們沒有完成的願望呀!沒想到你們竟然會這樣自己跑來送死!真是太令人開心了。」破鑼嗓魔念開心得像是快往生了一樣。

「你真的很吵!都不能好好睡覺了!」那個終於完全實體化的少年,一頭藍色的頭髮,一臉睡眼惺忪的看著那個破鑼嗓魔念。

「怎麼可能,竟然除了女狐狸之外還有人沒有陷入幻境。」破鑼嗓魔念很驚訝地看這眼前沒有什麼戰力的少年。

「你說這個呀!」藍髮少年用手指點著空中的幾個節點,只見這些節點震動了一下,而破鑼嗓魔念皺起了眉頭。

「還蠻堅固的呀!看來不能用蠻力直接打破了,但解陣好累唷!」少年打了個呵欠,像是還沒有睡飽一樣。

「就你這個小不點,先了結你了再說!」破鑼嗓魔念先是結出了一個魔意牢籠暫時困住了美麗女子後,就像是滔天巨浪一般的網少年湧了過去。

美麗女子看著這滔天的邪意向少年殺了過去,她忍不住驚呼著!她知道少年可以說是她認識最聰明的修者,甚至她還敢說五界十地當中不會有比少年更聰明的存在了,但是對於少年的武力值她是清楚知道是會被分分鐘秒殺的狀態,尤其是他剛剛還花上了許多能量撤銷了他的虛化結界,一下面臨一個幾乎成尊的怪物攻擊怎麼可能挨的過去。

「以太!快躲呀!」她聲嘶力竭的喊著。

那個被稱為以太的少年,慢條斯理的掐起了手印。

「沒有用的小廢物!就算你熟知空間之道,在這裡魔意的影響你也無法操作空間的!」那個破鑼嗓魔意大吼著。

「誰跟你說我要用空間術法的?」少年以太話還沒說完,人如電光一閃直飛像鋪天蓋地過來的魔念,然而身體周遭突然像是有著千萬片的羽毛一樣的飛舞著,那一片片的羽毛,順間的長大,竟然轉眼間就成為一把把的飛劍,隨著少年的手指一指,相當錯落有序的在那股魔念上留下的大大小小深深淺淺的傷痕。而同時,他的另一隻手也沒有閒下來,手印越掐越快,就在那個魔念忙於應對著那個滿天飛舞數也數不清的飛劍的時候,剛剛少年指出的幾個結點週遭出現的像是玻璃裂痕般的痕跡。

「好了!」少年停下了掐手印,一手指揮劍的手指兩指一伸,成了一個劍指。

「我劍道天賦真的很差,老姐教了我很多,我就只學會了這一招呀!」少年搖了搖頭,無奈的看著像是靜止般的前方。

「終劍,滅!」在少年的一聲低吟之下,那千萬的一次性飛劍瞬間聚攏成一把極為巨大的巨劍,直直的把那個魔念斬成了兩半之後,劍碎成了更多的光點,而光點開始像是融化一樣的把那個魔念慢慢地吞食之後消失在空中。

就在那瞬間似乎塵埃落定的時候,那四周有著玻璃裂痕節點,先後的爆裂了開來,首先是那個紅髮的青年,一身衣服整齊像是沒有過任何移動一樣的靜了下來,然後看著以太說:「就結束了?」

「嗯哼!」

坐在高椅上的美艷女子停下了說話,看著前方安靜聆聽的眾人。

「就結束了?」小和尚看著美艷女子,傻裡傻氣的說著。

「是呀!就這樣結束了,幾乎一瞬之間的結束了。」美艷女子笑著說。

「所以以太一直扮豬吃老虎嗎?」小和尚瞪大了眼睛問著。

就在他問著的時候,他旁邊的輪椅少年,用手敲了一下他的頭:「你才是真的豬!」

「姨,以太那時候就強成那樣了?一個人滅了一個幾乎成尊的大魔頭?」白衣少年追問著。

「他唷!到底多強我真的不知道,老頭子有說他也不知道以太到底實力到什麼程度,基本上以太應該沒有全力出手的紀錄,唯一對以太做出實力評斷的人,只有說過『比我差上一些』,但她這樣的說法非常沒有參考價值呀!」美艷女子看了輪椅少年一眼之後,回答著白衣少年的話。

「誰做出評斷的呀?」白衣少年有種打破砂鍋也要問到底的氣勢。

「她姐壓!天知道這各界當中,誰不比她差上一些?」美艷女子搖了搖頭。

「連陸伯伯都沒有跟他交手過嗎?」小和尚不甘心地問著。

「交手過,但是沒有看過全力!那傢伙太懶的,基本上就是能打發掉的就打發掉,對他來說,沒有必要的鬥爭就沒有必要。」一個背著大劍紅衣道人走了近大殿。

「這怎麼是懶,非常有道理也很有見解的說法呀!」輪椅少年回應著。

「所以以太到底多強呢?要不試試?」紅衣道人灼灼目光看著輪椅少年問著。

「弱!弱爆了!跟渣渣一樣弱!」少年搖著頭說著。

「看起來就人畜無害的,但十絕強者當中,又有誰能說穩勝呢?」美艷女子看著在對峙的兩人笑了笑。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