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 55

第五十五章 在騷動開始之前的閒聊

立羽站在甲板最前方,靠著欄杆,迎面吹來徐徐的夜風,他抬頭仰望著滿天的星斗,繁星點點煞是美麗著,那宛如黑天鵝絨的夜幕,靜謐的籠罩住了大地,無邊無際的黑夜在星星的點綴之下,透露出一種層次感的使命,他仰望著這個亙古存在的遼闊夜空,千萬年以來的物換星移,卻依然透露出他的美麗與神秘,那倏地並且沒有規則的變化當中,卻不是生命相較之下如此渺小的他,能夠理解的。

立羽心中逐漸地從剛才的躁動與浮動當中慢慢地趨向平靜著,從參加選拔賽以來他就很少有機會這樣去仔細觀察天空星星的變化了,那是他少有的興趣之一,而這一片星空對於所有人類來說,都是那樣接近卻又遙遠的存在。

當聯盟科技研究中心發明了反重力裝置以來,就一直不斷的發展探索天空的計畫,但是在遙遠高空當中宛如障壁存在的「天之極限」的神秘存在,卻依然阻擋著人們的好奇心,凡只要任何物體一靠近這到極限,就會失去一切的動力,這數百年來都讓聯盟的科技研究人員傷透了腦筋。

這些年以來,一些對科技發展有著重大貢獻的傑出研究者們,都絞盡腦汁的想要去突破這一層難以突破的障礙。

確實,這一層被稱為「天之極限」並包圍著地星的透明障壁,是一個非常怪異並且特殊的存在,他既不會對於地面造成任何生物的傷害,也同時可以阻擋來自外太空的有害物質落入地表,甚至對於一些不友善的外星生物都有相當良好的阻隔作用。

從外太空往地星看,只會看到一個近乎透明的薄膜,若有似無的默默的守護著這一個地星,也同時像是囚禁了這顆星星一樣。

立羽覺得「祂」既然是從「地星」上有能記錄文字的族類以來就有的存在,那祂絕對有祂存在的必要跟作用,他覺得聯盟與其去研究著如何去去除這個「天之極限」的阻礙,更應該去想一想或是研究一下這個「天之極限」到底是何時產生的,並且它產生的原理又是什麼?

想到這些,立羽忍不住笑了出聲來,既然他想得到,那麼聯盟的那些科學家當然一定研究過吧!說不定他們早就研究出來這個「天之極限」的產生,到底是什麼原因、又或是這個「天之極限」的結構組成為何了。

「看你笑得那麼開心,是什麼事那麼好笑?可以跟我說嗎?」

藍玥翎婀娜多姿的身影,靜悄悄的出現在立羽的身邊,在月光皎潔的照耀之下,尤其顯得像是出塵的仙女般的美麗。

立羽看著船底下潺潺流過的河水,臉上不帶著什麼表情地回到:「藍同學,怎麼了?有事嗎?」

在晚餐的時候,參加宴會的眾人相當明顯得故意冷落著立羽,像是要特別凸顯著立羽在「身份」上的差距一樣,雖然沒有特別指出他的「平民」身份,但是那個氣氛就是讓人覺得非常的不自在著,加上一些在船上的老幹部們都擺明不想跟高華騰執行長扯上關係的,都沒有出席,也讓立羽確實在宴會上尷尬異常。

而藍玥翎雖然沒有加入那些人的「身份地位」的相關討論,但也沒有多做什麼反應,像是很習慣這樣的對談一樣,讓立羽吃了一頓相當沉悶的飯,也莫名其妙的憋了一肚子的氣,這也是他出來透透氣的原因。

藍玥翎不明所以的皺了皺眉,想說立羽怎麼會突然對自己如此不友善,她微嗔說:「你還沒有回答人家的問題呢!我也好久好久沒有笑過了,快說來讓我笑笑吧!」

立羽知道錯不在藍玥翎身上所以勉強的露出了微笑,然後把剛才的想法說了一遍。

藍玥翎聽完了立羽的說法後,也一起仰望著天空,喃喃自語般的說:「『天之極限』呀?我是真的從來沒有想過他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不過既然有個人,我是說如果有某個人,把它設置在那個地方,就一定有它的含義跟價值存在,也許就是我們對於世界理解的太少、太過淺薄,所以才都不理解他的真實作用吧?」

立羽沒有再多說些什麼,從藍玥翎身上飄來淡淡的洗髮精的香味,隨著微微吹來的夜風慢慢的飄在了兩人的周遭,立羽再度望向依稀可以看到幾片灰色雲朵的天空,腦中慢慢的一片空白著。

直到藍玥翎開口說話,才打破了這一個其實有些凝結的奇怪氣氛,她說著:「阿羽,剛剛……你是生氣了嗎?」

這話確實說的有一點點奇怪,在兩人之間也透露著一種很奇妙的氛圍。

立羽搖了搖頭平淡地說著:「沒有,可能是因為我出身在一般的家庭當中,對於一些你們世家大族的價值觀,似乎沒有辦法很容易地接受跟理解。當然,我不是那些反對世家存在,又或是排斥與世家子弟相處,大概只能算是一些無病呻吟而已吧。」

藍玥翎用手指把被風吹亂的頭髮順了順到耳朵之後,像是有些冷一樣的瑟縮了一下,然後再微微地貼近了立羽一點,僅隔著兩人的衣服,藍玥翎望著漆黑看不見盡頭的岸上,幽然的說著:「我無法去否認世家的存在是一種相當不公平的階級區隔,但其實每一個世族的行程都是一點一滴的經過數代努力累積而來的成就,然而繼續維持這樣巨大的組織運轉,要提供足夠的資源給這日漸龐大的組織,以及依靠者,所要花費的心思跟代價,其實也是相當沈重的,也許很難向外人述說這樣的責任。我從來沒有想過如果我是一般人家的孩子會是怎樣的?因為當我知道我出生在世家當中,就注定著要背負這個世家的包袱,不應該去想那些,因為那就是一種逃避。」

立羽也學著藍玥翎俯靠在欄杆之上,探出了身子,讓沁涼的夜風吹拂在臉上。

立羽由衷感慨地說著:「其實這些外在的一切,不管是成就、財富、資源,都不代表著快樂,這些坐擁不需努力就得來的成就,其實相對隨之而來的也有無限的煩惱。我也並不否認自己曾經嫉妒著這些世家弟子,必且厭惡著他們能夠不需要靠努力就能得到別人夢想擁有的一切,但是真的深入去瞭解並體會之後,我並不覺得那樣的生活就是快樂的,在別人眼裡他們永遠都是依靠著世家所以才傑出的人,別人對他們的評價有很多都是不用靠努力就能擁有他人夢寐以求的能力與財富。就算他們本身是非常優秀,也付出很多努力,到頭來都只會換來普通人的充滿酸臭味的一句:『哎唷,他們就是含金湯匙出生的呀!特權份子呀!下了一點功夫,有一點成就很正常呀!又不是白痴!』,這些世家的光環,其實對於這些人而言,反而是一種枷鎖跟限制。」

李然是立羽最早認識的所謂世家弟子,兩個人當初根本就是完全兩個世界不會有交集點的兩類人,李然的一切都是完美的令人嫉妒的存在,有著最為優秀的家世背景,頭腦、體質,都是最傑出的天之驕子的存在,如果把人打分數,他每一項都是近乎滿分的出色。

但立羽卻是平凡的小透明般的存在,在一個班上基本上他沒來都不見得會有人注意他,這樣南轅北轍的兩個人,卻意外的相識甚至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這也讓立羽知道了背負著李家龐大壓力的李然,其實也渴望著一般人的生活與交友,並且期待著能被理解。

藍玥翎嘆息著說著:「阿羽,你真的是字字誅心地說出了我們這些頂著世家『特權』光環子弟的心中感受。老實說,當我才踏出了藍家勢力範圍之後,我才真的慢慢地感受到一般人對我們這一些所謂的『世家』弟子所抱持的敵意,好像我的身上就是被貼上了一個『特權擁有者』的標籤一樣。不管我們在背後多麼的辛苦付出,依然無法得到一個公平的肯定,雖然我其實沒有非常在意別人眼中的自己,也不在意他人的評論,但是像是雲兒這樣扭脾氣的人,就會吃上不少苦頭呀!」

立羽其實有點訝異,像是連雲兒這樣看起來受盡萬千寵愛的千金大小姐,竟然也會有受委屈的時候,這確實是他無法想像的。

藍玥翎看到立羽吃驚的樣子,忍不住掩嘴輕笑著。

她笑著說:「完全看不出來吧!雲兒其實只是表面上看起來比較強勢,其實她私底下是很小女孩的,不過你絕對不要在她面前亂說唷!她一定會找我算帳的!」

立羽尷尬地抓了抓頭,他就算是向天借膽也不敢去惹那個看起來就像隻張揚的老虎一樣兇悍的連雲兒。不過經過這樣一小段的跳躍式的話題,兩個人之間的氣氛也慢慢的輕鬆了起來。

藍玥翎歪著頭問著:「我說阿羽呀!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立羽笑著回應說:「不會又是老問題吧?這我真的不能說。」

藍玥翎嘟起了小嘴,不服氣地說:「哼!你不說,總會有人乖乖的把真相跟我說的!我要問的才不是這個呢!我是要問,你有沒有見到過劉尚賢跟高執行長之間有什麼怪異的互動或是行為嗎?」

立羽疑惑的問著:「他們有什麼問題嗎?」

藍玥翎說:「你先別管,你跟船員們混得比較熟悉,這幾天當中有沒有聽到他們說這兩個人有什麼異常的舉動呢?」

立羽略為思索了一下說:「聽你這樣一說,我倒是想起了小洛有跟我說一件事。小洛是動力組的操作員,聽他說昨天劉尚賢曾經跑到了高執行長的房間裡面,不知道在商議些什麼?因為那時候小洛剛好在輪值,從他的座位上市可以看到上層艙房的門戶的,大概有幾十分鐘的時間,聽他說那兩個人好像十分熟識的樣子。」

動力機組就在船側方,是緊連著艙房的,從透明的玻璃望過去,可以清楚地看到第二層的走道。而第二層當中除了一些幹部級的房間之外,就只有立羽、劉尚賢以及高家父子的獨立艙房了。

藍玥翎稍微的沈吟了一下子,接著說:「從昨天開始,船上就截取到許多奇怪的不明電訊波長訊號,又不像一般的通訊波,所以宏叔船長也十分在意這個問題,但是從截波儀器中循線查了過去,只能發現這個獨特的電訊波的頻率非常不正常,所發出的訊號也是異常的詭異,看起來就像是有著許多不同的密碼跟訊號一樣。」

立羽相當驚訝的說:「這艘船上還有這種精密的科技器材?這不是只有軍用艦艇才會配備的技術跟儀器嗎?」

藍玥翎說:「因為這些日子聯盟河運路線上出現了一個專門搶奪晶石貨物的團伙,這個團伙不但來無影去無蹤,而且通常都是集體行動,不過可疑的是這些人都只是針對晶石下手,許多船隻的動力晶石都被奪走,但是對於其他有價值的貨物或是財物都是安然無事。」

立羽點頭說著:「這我也有在天訊新聞上看到一些關於這批晶石盜匪的動向,不過市面上的晶石的流動比例卻是維持相當穩定且正常的數量,這些晶石大盜斯乎不是把搶來的晶石來變賣,但卻依然大量的搜集晶石,不知道到底是為了什麼目的。」

藍玥翎說:「最近我們藍家也是受災戶,有幾艘小型船隻被這些竊盜集團奪去了不少的晶石,這也是像是這一艘蒂納,會特別的配備這一種軍用級的攔截器的原因,沒想到首先攔截到的訊號並不是從外面傳來的,而是從船上本身發送出去的。」

立羽試圖推斷詢問著:「不會是一般通訊器故障所發出的干擾波嗎?」

藍玥翎搖了搖頭否定的說:「這不可能,一般通訊器材依照聯盟的規定,輸送頻率大約是在400HZ到900HZ之間,並且誤差不會超過50HZ,而這次我們攫取得到的訊號頻率卻高達1300HZ,根據以往的資料分析,這一種高頻傳訊只有具有特殊聲音構造的生物可以發出這樣的音頻,像是一些獨特的靈獸就會利用這樣的波長來傳達,又或是一些特殊儀器才能發出,但聯盟當中除軍隊之外,是禁止使用這樣的頻率區段的。」

立羽對於這種通訊的專門知識也是太清楚,他聽的也是一頭霧水著,不經意之間他抬頭看望向了黑暗的岸邊,突然發現有幾個黑色的影子在岸邊的樹林晃動著。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