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曾經的熱血沸騰,英雄夢的少年們(下)

在鴻蒙初現的那個時代,在諸多大能已然成尊,除了眾尊開始廣收弟子之外,各自的修者開始成群結派,也因為這樣因為各自團體的擁護與資源,各式各樣的爭執與糾紛開始出現,但神仙打架招殃的都會是凡人,所以各式各樣的災難四起,而為了降低這樣的災害,那個掌握規則的超級大能,就制定了一個限制成尊者介入凡人世界的法則。雖然有了這樣的規則約束,為了獲取更多的信仰,還是有許多心有計較的修者,偷偷地從這個規則的漏洞溜去了凡間,也有一些單純覺得人間有趣的絕世大能,直接超脫規則留在了凡間。而為了去對於那些溜過去的有心人士作出對應,那位掌握規則的大能,跟那些能夠超脫規則的絕世者有了一點心照不宣的約定,也就是當那些造成世界有所傷害的時候,這些隱居的絕世者,將會適當的協助凡界。

那時候以太門舉門搬遷到了一個繁鬧的城市當中,原因只是因為當時以太說身為一個隱士,一定要大隱隱不能小隱隱,所以以太和他當時收下的六個弟子,就這樣大隱隱在那座城市當中。而本來平靜的隱居的師徒七人,因為一次以太受到老友的邀約,暫時要離開這個平凡的城市居所,在離開之前,以太特別耳提面命著那幾個都還是十幾歲少年的徒弟們。

「我說,這一趟我跟糟老頭出去九難界,十天半個月是不會回來了,你們就安安份份的待在這個大範城,不要惹事呀!雖然我們家是不怕事,老規則也確實不會找我們麻煩,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知道嗎?東言,你是師兄多注意一點知道了嗎?還有小虛,不要帶著師弟們胡鬧;小貝,少學你家姑姑,整外人就算了,不要整你師兄弟們,那個立羽你收一收你的燥脾氣,不要動不動就動手;小傑你有空就跟你師兄們出去走走,不要老是待在家裡;阿維,剛學會空間術法我知道很興奮,但是不要把傢俱都都到其他空間去,找不回來就算了,問題是丟到那些老麻煩們家裡就很煩了知道嗎?」

「是的!師父!」六個徒弟異口同聲地回應著。

雖然有一萬個不放心,但都交代完的以太,也只能丟下這六個他心中永遠的惹禍精,前往老友的邀約。就在以太前腳才剛離開凡界,這六個大男孩就開始了他們的英雄夢,因為愛看書的師父的關係,在以太門當中囤積了各式各樣的書籍,而那些有著許多英雄故事的小說與話本,一直都是男孩們最喜歡的讀物。看著那些有著特異能力的人們,利用自己的能力,不管是劫富濟貧還是救人於水火之間,都讓這些少年們心裡萬分激動著,終於那個不准他們在凡人面前使用術法的師父暫時不在家,他們終於可以大展身手的時候到了,他們對於那些總在為禍人間的修者,已經看不順眼很久了,終於可以好好的出手懲戒那些人一番了。

就在六人各憑本事在幾個城市中大顯身手之際,六個英雄的名字逐漸在這個凡界當中被人們熟知著,那個會瞬間移動的四維俠、一身黑衣只會在深夜出現的夜客、身手超級矯健拿著兩把短刀一言不合就胖揍壞人一頓的羽人、每次出現都會有一股奇異香味然後留下一地的銀色毛髮的銀香、還有那個帶著辦臉面具露出淺淺笑容相當風度翩翩的虛先生,以及總拿著一杯不知道什麼飲料看起來極為懶散的少年。這六個別具特色的英雄,總會在人們遇到危難的時候出現協助,尤其是在那些邪惡修者在掠奪人類信仰與靈魂的時候,他們總會及時的給予幫助。人們也因為這六個「英雄」存在而覺得能夠安居樂業著,只是沒有想到好景不常,那天天空像是被開了一個大洞了一樣,黑壓壓的天際飛出了各式各樣嚇人的黑色生物,這些生物一見到人類,就會直撲到人的頭上,然後幾秒之間就會被吸成乾屍。

「邪雀?這種半尊級的黑暗生物怎麼會出現在人間界?」那個浮在空中的四維俠,轉頭問著站在高樓上的羽人。

「不知道,反正解決掉就是了,早點解決早點回家吃飯!」羽人一說完身形一閃,兩把短刃,就在空中留下了兩道宛如閃電的銀光,隨之一隻在空中飛舞的黑色生物,就這樣被撕碎一般的落下。

「不要亂丟垃圾好嗎?阿羽!」那個有著七條漂亮銀色尾巴的銀香,用他那漂亮的尾巴,像是掃地般的把落下的黑色屍塊,托著一掃,然後那些黑色的痕跡就像被橡皮擦擦去的鉛筆痕跡一樣,消失在空中。

「這一隻一隻處理要處理到什麼時候呀?」跟這些黑色生物像是比黑一樣的夜客,顯少在排天出現的他,像是吞食一切的黑暗一樣席捲而來,所有靠近他的黑色飛行生物,都像是被他吸收一樣的不見。

「我說,老大人又到哪裡摸魚了,怎麼又沒有看到人?」一臉笑臉的虛先生,手上翻著一本書,就像一個教書先生一樣,行走在許多黑色的生物之間,然後像是在夾書籤一樣,用手捏住了一個黑影之後就放入他手中的書,然後書本一闔一開的,像是在收集著這些黑色的剪影一樣。

「天知道那個懶鬼又去哪裡混了?」羽人又砍掉了一個黑色生物後冷冷地說著。

這時候一個半灰色的奇異生物在羽人不注意之下,悄悄地靠近了他的身後,就要狠狠地網他脖子後咬下去的時候,一隻發著著光的手出現在空中,一個簡單的幾合圖形光陣出現在這隻手的前方,隨之那個灰色的生物周遭泛起了淡淡的光輝,然後就像是被凍結一樣的困在原地。

「我説阿羽呀!這樣在別人背後說人壞話真的不太好呀!你看看,分心的下場?要不是我在旁邊默默守護你,你看看你看看。」那隻手的主人有著相當懶洋洋的聲音,穿著寬鬆的衣服,手上拿著一個白色的杯子,裡面裝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飲料,看起來很享受的樣子,然後泛起光的另一隻手,輕輕的一個彈指,被困住的生物就化成了灰燼。

「這到底是從哪來那麼多邪族生物?老大,你有什麼看法嗎?這太學理了,我理解無能呀!」銀香抓了抓頭,表示自己學識能力已經盡頭了。

「嗯,應該是因為…」

就在那個小涼亭當中,那個正在說著故事的虛若寒,突然停止了說話安靜了下來。

「虛~前輩,你繼續說下去呀!幹嘛突然不講下去了?挖坑不填缺德唷!」小和尚急著想聽故事,忙著吆喝著。

「噓!」一旁的白衣男孩,善意的提醒著。

「我知道他是虛前輩,不是虛弱前輩拉!阿洋!」小和尚像好兄弟表示自己不會再叫錯了,而那個白衣少年只是搖了搖頭。

「唷!我就說嘛!我就想怎麼會莫名其妙的有那樣巨大的空間裂縫,你們師父不是都有交代,『不要妄動能力』,也說過一百萬遍了『空間力量』可能造成的歧異杜結點的問題,然後還想當英雄呀?還用空間能力以為自己是超人呀?最可惡的是,那時候還瞞著你們師父當作這件事完全沒有發生過一樣,還假裝像是空間突然破洞,你們拼盡全力要幫忙補洞呀?當初演得真好,你們師父絕對是當下腦也有動了才會相信你們的蠢話呀!」一個平靜到有點寒意的聲音緩緩地想起,一個藍色頭髮的少年,緩緩地走進了涼亭,只看到那個剛剛很淡定的原尊緩緩地擦著額角的汗,還有本來滔滔不絕說著故事的虛若寒噤聲不語著。

「佯羽哥,你怎麼過來了?」藍衣少年看著笑得異常燦爛的藍髮年輕人打著招呼。

「小峰呀!你可以去書房幫我拿一些書嗎?我有話要跟你師父還有你師叔聊聊,讓一點空間給我們一下下唷!」佯羽用和藹可親的笑容說著。

「那個,你們的家務事,我就不參和了唷!小峰、阿洋我們一起去書房找書去!」小和尚相當沒義氣的拉著藍衣少年跟白衣少年一溜煙的跑走。

就在三個小毛頭都跑走以後,佯羽緩緩地收起了笑容,然後淡淡的說:「很好,是應該好好算一算你們年少輕狂的英雄夢跟誆騙師長這筆糊塗賬的時候了呢!你們還有有什麼想要辯解的事情嗎?」

天空,依然湛藍,而每個少年心中,都還是會有著一個當英雄的夢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