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53

第五十三章 原來是大眾情敵

「叩叩」,一陣敲門聲響起。

一個帶了些玩笑感的低沈嗓音響起:「阿羽,吃飯勒唷!阿羽~,小羽毛先生?咦?奇怪了?該不會是在睡覺吧?」

這個說話的人是床上的動力控制員,程洛天。他是立羽在船上認識的好朋友之一,聽說跟王嫣安是小時候的隔壁鄰居,但是每一次見面這兩個人就像是上輩子的冤家一樣,鬥嘴鬥到那是天荒地老的存在,他比立羽高了一個頭,只接受過初教中心的訓練後就加入了藍家的船隊成為了船隊的一員,再透過王嫣安加油添醋的介紹之後,他們兩個就像認識了很久的朋友般相處著。

而且程洛天的個性挺大而化之的,沈穩的性格當中透露了一種生活中磨練出的早熟氣質,雖然他只比立羽大上了幾歲,卻有著相當豐富的生活與處世經驗,這就是立羽這些在制式教育之下年輕人沒有辦法學到的部分。

立羽跳下了床打開了門,程洛天那張宛若雕塑的臉龐就出現在眼前。

程洛天露出了他潔白的牙齒笑著說:「怎麼拉?還在睡懶覺呀?天都黑了一半了!」

立羽笑著說:「沒拉!只是剛好在想一些事情,怎麼?今天怎麼還要你來叫我吃飯?平常不是都各自處理的嗎?」

平常因為航行的關係,所以船員們都是輪班吃飯的,時間是沒有固定的,所以立羽也沒有固定會跟誰一起吃,雖然大多是和程洛天、王嫣安一起吃的,有時候他們還會一起走到甲板上,在藍天白雲之下邊欣賞著岸邊的風景,一邊聽著程洛天跟王嫣安的鬥嘴聲配飯吃。

程洛天皺起了眉頭,然後露出了一個要吐了的表情嫌惡的說:「還不就是那一個鬼執行長,說什麼玥翎小姐明天就要下船了,非要大家一起吃個飯聯絡感情,其實說白來也就是那麼一回事!每次弄那些有的沒的的儀式宴會,還有一堆麻煩的『禮儀規定』,超級麻煩的!所以我早就跟老大說了,打死我都不吃這頓飯,所以我就跟別人調班,才不要去累死自己的參加這種讓人不舒服的宴會,你喲!就自求多福吧!」

程洛天在藍家船隊當中是屬於實幹執行部門的部分,也就是實際的操作業務的第一線人員。藍家的業務除了水運、海運以及這些年相當積極開發的空運以及宇航貨運之外,還有其他各式各類的經濟貿易相關的各個分部與不同的單位,如果要細數的話可能要列上幾疊白紙的量。

基本上,藍家的事業體大概有三個主要的大系統組成,第一個就是藍家的老本行,運輸業,這個部分名義上是由藍家本部控管的,但實際的掌控權之前都是在最近剛剛退休的那一位大總管手上,不過由於大總管的突然退休,讓這個系統上的指揮上有一些改變,目前這個部門是由執行長高華騰暫時代理,不過員工當中呼聲最高的繼任者卻是沈一宏,這一個藍家船隊的首席船長,所以系統當中逐漸分成了兩個派系,一個是支持高華騰的管理派,跟支持沈一宏的實務派,而這次沈一宏會被召回據說也是為了這一件事情。

第二個系統則是貿易與財務上的業務部分,藍家與聯盟的絕大多數的金融體系都有合作,在整個西半球的經濟貿易也有相當大比例的版圖,這個龐大的企業體則是由目前新任的當家,藍潭毓所負責管理,不過執行上還是由四個高階主管來運行的,以高華騰為主的四個高階主管,分別控管財務、行政、人事與法務及監督的事物,也為藍家整個的企業體系與經濟脈絡打下完整並且紮實的基礎。

第三個就是新開發的事業了,藍氏集團成立已經超過百年的時間,企業體的龐大是相當難以進行估算的,為了不要使得企業隨著時間老化而被時代淘汰,藍家每年可是撥出了相當可觀的經費來從事研究以及新開發技術,並且也取得了相當不錯的成績,也為藍氏集團創造出了不少多元化的企業方向,特別是在關於太空探索的開發之上,還有些像是航空艦艇的材質研究,又或是智能金屬開發,還有像是氣候調節、人工土壤之類,使人能更自由自在的在太空中發展的相關技術的研究與發展,更是有重大的投入。而這一個研發相關的部門,在藍家的企業體系當中是相當獨立的,他們直接向藍鈞旭這位前任總裁負責著。

不用說程洛天理所當然的就是沈一宏這一脈的人,所以他們對「高」執行長一副高高在上理所當然的事事插手的態度相當的排斥並且不以為然,尤其高執行長對於基層員工極其的高傲更是讓他們有著相當不滿,也因此船隊當中絕大多數的人對於這位執行長都是相當感冒的。

立羽笑著說:「反應那麼大呀!不過就是吃一頓飯,不用那麼緊張拉!這高執行長雖然稍微冷漠一點,但也不至於把你拆分吃下肚子裡面去吧!你喲!還不如想想你自己的事比較實際!」

程洛天搖了搖頭不置可否的說:「我?我哪有什麼好想的?我又不用去吃這餐應酬飯,如果真要我出席,真的只要看到老高的那一張死人臉,再好吃的東西都味同嚼蠟難以下嚥,更不用說還要管那些刀叉餐巾要怎樣擺怎樣放了。」

立羽搭上了程洛天的肩膀,在他耳朵旁邊說:「不要裝傻了拉!怎麼?什麼時候打算跟我們家的小安姐好好的表露心聲呀?要不要我來助攻一下,幫你跟他直接了當的說一聲呢?」

程洛天相當難得的,那個在船上工作而曬得黝黑的臉上浮上了一層的淡淡的紅暈,但卻依然嘴硬的不承認的說:「誰會喜歡那個兇女人拉!不跟你瞎聊了,我還有很多事要忙呢!」說完後他就像是夾著尾巴一樣,快速的掙脫了立羽的搭肩,一溜煙的逃跑了。

立羽還忙著在後邊喊著:「誒!你真的不用我幫你說一下嗎?身為兄弟這點小事我還幫的上忙的!不用不好意思呀!」

其實程洛天是真的喜歡王嫣安很久了,也是為了他才考進藍家船運當中的,希望能透過這樣更接近從小喜歡的人,但卻沒有想到那時候的王嫣安卻迷上了高俊宇那個敗類,而那時候的程洛天自覺是比不上那個外表英俊、家世背景又堪稱傑出的高俊宇,就只好「毅然決然」的跟著沈一宏的遠航船隊,打算遠走他鄉離開傷心地。

立羽本來也沒有想到這一個每次遇上了王嫣安就又會鬥上的程洛天,會是這樣偷偷愛慕著王嫣安的,要不是那天船上運輸組的組長在跟他隨意聊天的時候八卦了一下,遲鈍如他還真的看不出來。他們說,其實程洛天就像小朋友一樣,遇到喜歡的女生就要故意捉弄她一下,所以兩個人才會這樣一直打打鬧鬧的。

現在高俊宇已經不是王嫣安的對象了,不過程洛天就是鼓不起勇氣來向這位從小心儀的對象表白,每次見面都只能以這樣鬥嘴的形式掩飾著。

程洛天遠遠地回話說:「臭阿羽,你如果敢跟她說一字半語,我絕對跟你沒完沒了!」

立羽大聲的笑著,搖了搖頭,心想:「真是對這對寶沒辦法呀!」

立羽沿著走道準備走去宴會,在拐了個彎之後,右側的房間門突然被打開,劉尚賢就這樣走了出來,並且就橫擋在走道中間。

他心中相當的納悶著,這個劉尚賢從上船之後,對立羽的態度基本上就是不理不睬的無視著,就算是在船上有所偶遇,也都會當作是沒見過一樣的,可以說這幾天根本沒有打過招呼,這下擋在他面前,不知道是發了什麼神經呀?

劉尚賢雙手盤在胸前,一副好整以暇的高傲模樣,頭髮依然是那個感覺隨時有造型師幫他噴定型液的樣子,立羽心想他一天到底要花在整理頭髮上面多少時間才能如此的「整齊」呢?是說這樣維持形象不累嗎?

劉尚賢揚起了嘴角,露出了自以為高深莫測的微笑說道:「立羽,你好呀!你也要去餐廳參加玥翎的餞別宴會嗎?」

立羽不得不停下了腳步,相當客氣地回應說:「是呀!劉公子今天怎麼會有這樣的閒情雅緻,特別在這裡等我?是有什麼需要我協助幫忙的嗎?」

立羽說這個話並非無的放矢,他剛剛才踏出走道的轉角的時候,劉尚賢就毫無預警的開門走了出來,明明就是特地聽到了立羽的腳步聲的時候,才打開門攔下立羽。

劉尚賢微微揚起了頭,目光迥然的看著立羽說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我聽說你跟玥翎一直都是同一個高教中心的同學,聽玥翎說你在學校的表現並沒有很突出,卻是在這短短幾個月當中突飛猛進著,這相當的讓人驚訝,不過這是立羽同學你的私事,我是也不好多加過問,但……」

劉尚賢欲言又止的斜眼撇了一下立羽。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