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52

第五十二章 這真的不是談戀愛

王嫣安相當疑惑的問著:「立羽你怎麼了?躲躲藏藏的?遇到仇家了?」

立羽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說:‘「沒事沒事只是點小事!對了!小安姐,你怎麼也上了這艘船?」

王嫣安靈活的大眼睛滑溜的轉了一轉:「誒!你不知道呀!我也要跟你們一起到皇城壓!前幾天我大嫂生了一個可愛的寶寶,我特地請假去皇城看看我的小姪子的呀!」

立羽相當開心的說:「真的呀!那恭喜你哥哥跟嫂嫂了!這樣一來,這一路上就有聊天的伴啦!」

王嫣安故意揶揄著立羽說:「你不用陪我們家小姐了呀?我說你要小心點呀!劉家那個傢伙也跟上船了,你再不努力積極一點,我們家小姐可是會被別人追走的呀!」

立羽倒是沒反應過來王嫣安的揶揄,反而是眉頭微皺的說:「劉尚賢也上船了?他不是還要參加獵牙賽嗎?怎麼結束了?」

立羽其實懷疑著昨天潛伏在圍牆後面那個高手,甚至那天在棣天家破窗而入的黑衣男子也有可能是他,因為那兩個狂烈的能量實在是太過相似了。

王嫣安攤著手然後聳了聳肩無奈的說著:「天知道了囉,反正我今天一早上船的時候,就遇到他也帶了他的行李上船,人家真的比你積極很多呀!小姐雖然對你有那麼一點特別,但是你可不要傻不拉幾以為自己是待價而沽,還在那邊姜太公釣魚,不要到時候魚都被人釣走了呀!追女孩子要積極行動呀!」

立羽這時候才聽出來王嫣安的玩笑,他無奈地搖了搖頭,然後迅速地轉移話題說:「別提這個了,我倒是很好奇為什麼你都稱呼藍同學叫做小姐,你也不是藍家的家僕了呀!而且他還稱呼你奶奶叫婆婆?你們的關係不像是上下級呀?」

王嫣安看立羽刻意扯開話題,不由得的白了他一眼,她真的很為立羽溫吞並且慢條斯理的個性著急著,眼看人家都採取行動要追他們家小姐了,他還一副天高皇帝遠的不在乎的樣子,她打死都不相信小姐跟眼前這個大男孩什麼小九九都沒有。

王嫣安解釋說到:「我媽呢是小姐的奶媽,而奶奶從年輕的時候就一直在藍家服侍著祖姑奶奶了,而因從小我就跟小姐一起學習長大,所以才破例的到道場學習,雖然藍家一直都對我們家人很好,不會把我們當下人或是部署來看待,但是我媽說了『禮不可廢』,所以我就從小叫小姐叫習慣了,反正叫是這樣叫,該吵得架我也沒有少吵,說起來吵架我應該還贏了不少場呢!」

立羽理解的點了點頭,他心想難怪小安姐跟藍玥翎在一起的時候就像是姊妹淘一樣,兩人對話的時候也不像其他道館中的學員對藍玥翎的恭敬,相處就像好友一樣的沒大沒小的。

但立羽不曉得的是,在道館裡面大家會對藍玥翎畢恭畢敬的原因並非她是藍家的大小姐,而是其實是藍玥翎跟王嫣安這一對小惡魔般的姊妹淘,從小就是搗蛋鬼,整個道館當中從上到下哪一個人不小心得罪他們,她們絕對都是有仇必報,而且是會讓你哭笑不得的那一種。

但是因為她們兩個從小就是這樣甜美可人,讓人常常就算被整得七葷八素,依然會對於這兩個如陶瓷娃娃般漂亮的女孩們沒轍,常常被整之後也只會自認倒霉,更不要說兩個人的親衛隊聲勢龐大到你也絕對不想得罪這群人呀!

就說說沈一宏就好,本來他跟他老婆的愛情之路應該是平平穩穩一帆風順的,誰知道這兩個小鬼不知道是看了什麼八流的偶像劇還是言情小說之後,得到了一個鬼才相信的奇怪觀念,說什麼愛情這種東西就應該要像是河流一樣,要有擋路的礁石才會有壯闊美麗的水花激起。

就因為這樣的關係,這兩個小搗蛋共同設計了非常多「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情節讓沈一宏體驗著,最令人無言的是這兩個小惡魔每一個月還會煞有其事地做一次檢討跟成果展示,讓師兄弟們觀摩他們所設計的「情況」,並希望透過討論使事件能夠日復一日的「進步」。

所以在道館中的師兄弟們都傳言著,當初沈一宏會武技突飛猛進,然後提早離開藍家道場加入藍家船隊就職,就是因為被逼到只能出走的一個原因。

王嫣安接著說:「別說這個了唄!是說你們兩個事情我也管不著就是了,好啦!來吧!我先帶你找個地方安置一下行李,再順便介紹幾個人給你認識一下,雖然日子不長,但也讓你在船上有些朋友可以聊天、打發時間!」

這蒂納號,就這樣緩緩的駛離的湛藍港,滾滾的長浪河的河水依然不停地湧向了海洋。

船沿著長浪河往東行了將近三天,沿途經過了許多別具風味的小城鎮。

這艘蒂納號的性能確實是吸當的優秀,這種由藍家技術研究所研發出來的運輸船,和路上的車輛都一樣是以綠晶為主要能源,透過能量轉換器經由動力小組人員操作轉換之後,把晶石的能量與來自空氣當中的游離能源產生共振,然後透過這些能量進行元素的轉換形成推進力量,因此整個航行速度平穩且快速著。

立羽是真的第一次搭乘這樣的商船,沿途雖然沒有停靠,並不能上岸好好的去探訪各地的風景與民俗特色,但是沿岸的水光景色依然是讓他賞心悅目得目不暇給著,像是劉姥姥逛大觀園般的興奮著。

立羽的臥艙在船艙左邊的第二層當中,他房間的窗口向外望,可以看到一些赤裸著上身的小朋友們正在河岸邊嬉戲著,還開心地向他們這艘船揮著手打招呼,充滿著一種屬於孩子的無拘無束的歡騰氛圍。

這幾天立宇和船長沈一宏都被藍玥翎日以繼夜的「拷問」著,其實立羽還真的挺佩服藍玥翎的耐力呀。這船沿著長浪河廣闊的河道行使已經三天,船上就這樣一點大的地方,他又不像沈一宏可以躲到艦橋控制室,然後就大門一關,以安全性為由把藍玥翎擋在門外,因此藍玥翎就只能把砲火對準立羽,每天三不五時就來拜訪立羽一下,就是想要從立羽口中挖掘出那個她不知道的「秘密」。

要不是立羽答應了藍總裁的交代,說不要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情,以免節外生枝發生意外,在船上除了熟知內情的立羽跟沈一宏之外,是沒有其他人知道這件事,雖然確實有人覺得奇怪,這一趟小小的運貨航行,為什麼要調來在藍家航運當中堪稱首席船長的沈一宏壓船?

不過終於藍玥翎好像又找到了什麼其他事要忙,立羽偷了一個空檔可以好好的用功一下,要不然在還書之後,他下一站的比賽可是被稱之為這次比賽當中最困難的望鄉城,如果不好好準備、累積一下實力,恐怕會是很淒慘的成績呀!

立羽坐在了床鋪上,依照著之前修煉的步驟,聚氣凝神的,一開始腦袋裡還不受控制的想著藍玥翎的笑容與身段,兩頰還有些發熱,這些天每天都跟藍玥翎互動著,兩個年輕人接觸多了,他心裡多多少少有一點怪怪的感覺著。

其實像藍玥翎這樣的大美女身旁,真的是不缺追求者的,其中比起立羽條件更好的男孩子更是不少。而立羽確實也有幻想過藍玥翎對他是比其他人特別一點點,說不定真的像木燧炎說的一樣,自己真的走上桃花運了。

直到過了十幾分鐘之後,立羽慢慢地排除了這些雜念,形安神正,一念終於沉靜了下來,他凝氣入神緩慢的調息著。

一股冰冷的能量開始在氣海中慢慢聚集,慢慢的沿著經脈的走向緩緩地散入了四肢百骸當中。在這個過程當中,本來過去在運行能量循環的時候,都會有一種熱氣在經脈中流轉,讓全身上下都覺得暖烘烘的舒適感。但自從踏進了先天境界之後,這種狀態就慢慢的被這種冰冷的感覺取代,一開始的時候只會覺得冷的有一種微妙的快感,但是隨著運行的時間越來越長久,寒冷慢慢變成冰凍感,立羽鼻息中呼出一陣的白色的霧氣,頭髮上也慢慢的結出了霜的痕跡,房間當中的溫度也越來越低,尤其越靠近立羽的周圍都有一股令人發抖的寒氣圍繞著。還有一些冷氣從門縫穿過飄出了門外,還好現在這個時候沒有別人經過。

立羽體內滂薄的能量開始逐漸不受拘束的到處亂竄著,立羽開始覺得能量有些滿溢而出的情形發生,並且許多能量像是頑皮的孩子開始不受拘束的自動自發地探索平常不會觸及的一些經脈跟穴道。

不知道經過了多久的時間,立羽終於把那些像是脫韁野馬般亂在他身體裡奔馳的能量慢慢收回氣海,不過氣海中的能量還是不斷地試圖往外竄出。

立羽心裡想:「奇怪了,雖然在進入先天之後能量都會不停流轉,但是也都依循著有進有出的大原則運轉,不需要動用的部分都會相當乖巧安分地留在氣海當中涵養著,但是現在好像是每一滴能量都『活』過來了一樣,每一個能量都迫不及待地想要衝出去,幾乎都快控制不住了,這感覺真的不是很舒適呀。」

他緩緩地張開眼睛,周圍的寒氣雖然已經散的差不多了,但是室內的溫度還是比一般的空調低上了許多,而這時窗外的夕陽也慢慢的滑入了河谷當中。

立羽對於這樣的狀況百思不得其解著,當能量跨入了先天的境界正常運行之後,難不成就會這樣嗎?要不是已經離開了湛藍城,他一定要問問棣爺爺或是藍總裁。

他站了起來正打算伸伸懶腰舒活舒活筋骨的時候才發現右手手臂突然失去了知覺,但因為並沒有痛癢的感受,他剛剛還真的一時之間沒有發現,現在動了一動,才覺得好像手臂不是他的一樣,完全沒有知覺。立羽緊張地用左手捏了捏右手,覺得不至於是因為坐太久所以麻掉了吧?但是就算是血液不循環的麻痺,也應該是他打坐的腳才對呀!

慢慢的手開始有一些刺痛的感覺,真的很像是坐久了的那種麻痛感。

突然!一個刺痛的感受突然席向他的大腦,他忍不住發出了一個呻吟聲。

像是過了一輩子那麼久的時間一樣,麻痺感才慢慢的退去,立羽舉高了手臂,讓手指隨之開闔著,麻痺感才慢慢地消失,但是這是為什麼而導致的呢?

從幾個月之前,他的身體經脈在能量衝擊的改造之後,能量可以容納的量確實比起以往來說有相當巨大的提升。

要他形容的話,這一種感覺就像是身體原來容納能量的空間從原來像是小池塘般的存在,突然間換成了一個湖泊量,但是隨著「水位」不斷的攀升,雖然「量」增加了,但是卻開始波濤洶湧著不安份著。

能量隨著心臟的跳動頻率,像是一次次的震動會把能量溢出一樣,雖然量並不多,並且能量也會找到自己能夠疏通的方式散失掉,但這是進入先天的時候能量的正常反應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