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50

第五十章 小心!有埋伏!

今天一整天下來立羽有一些暈陶陶的感覺,很意氣風發的結束比賽之後,剛才藍玥翎還帶著他到沉玉園散步,他依稀還記得在那個淡淡的水晶燈的照耀之下,藍玥翎那個嬌嫩完美的臉龐像是鋪上了一層令人迷濛的浪漫輕紗一樣,她的一顰一笑確實讓人難以忘懷著。

而晚上的散步時間,他和藍玥翎聊天之後才知道,原來藍玥翎不僅只是在聖心城的教育中心學習,同時她也在藍家的姑祖奶奶的教育下,學習著古歷史時代的詩文、琴棋書畫,可以說是一個多才多藝的才女。

在藍玥翎口中的那一位姑祖奶奶可是在聯盟裡的一位傳奇人物,在六十多年前的水家出現了這樣一個傲視全聯盟、美遍天盟大陸的奇女子「藍郁郁」,當初可以說是聯盟年輕男孩們心中的女神。

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事,當年的藍郁郁就已經達到了人類體能極限了,在當時的報導紀錄當中她那時候已經成就了「氣練還虛」、「雪踏無痕」的神秘境界,然後就在她芳華正茂的時候突然消失蹤影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裏,而在二十年前,才隱隱約約的聽說他又回到了藍家,但卻與世隔絕的不理俗事。

而聽藍玥翎說的當中最令人覺得神奇的,就是她的祖姑奶奶已經將近九十歲了,但是看上去卻不會比她老上多少,雖然說現在聯盟的平均年齡已經將近一百五十歲了,但是能夠在九十歲的時候還看起來像二十幾歲的女孩一樣,真的是很難以令人想像的。

在立羽的感覺上,他覺得藍玥翎對他的態度似乎更加友善了許多,並且明天藍玥翎也打算一起搭乘那一艘北上的船,雖然她到了井分鎮就會下船然後前往她下一環任務的城市。雖然不一定是為了他才搭這艘船,但立羽卻忍不住有了這樣的期望跟幻想。

立羽慢慢的走下了迴廊階梯,穿過了那前方的庭院拱門就可以抵達他所居住的客館,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庭院裡什麼燈光都滅了。園中栽植了相當多的觀賞用的花草樹木,那些淡淡雅緻的花香還能隱約能夠聞到,但院子裡黑漆漆的,在昏黃的月光之下,只能勉強看到那一條用白色碎石鋪成的路。

就在立羽跨過那個雅緻古樸的圓形拱門的時候。

突然,立羽的心中響起了一陣警訊。

那是一種挺虛無飄渺很難去形容的感受,但卻又是異常清晰明白的訊息,即使他一眼望去的只有近百坪的園藝植栽以及廣闊的庭院。

立羽稍微四處張望了一下,除了他剛剛走進來的拱門之外,左右兩方都還有通往其他地方的門戶,四周都是一叢叢樹木的黑影正隨著微風輕輕的擺盪著,乍看之下真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絲毫沒有什麼異常之處。

但感知強大如立羽,他明確的感受到園中總共躲了六個人,最接近他的就是在左側的花園地方伏在地上,氣息其實算是粗重的喘息著。兩側的樹叢之後還躲兩個人,他正前方大概十步左右那個相當有意境的雕刻之後,還藏著一股相當強大的能量,並且像是隨時要爆發一樣的蠢蠢欲動著。

但是這些人所聚集起來的那種威脅感,卻都沒有剛剛立羽才一踏入庭院當中的時候,就突然消失無影無蹤,那一種你有感覺但又抓不到的若有似無、深不可測的力量來的可怕。

這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立羽的印象當中只有在那時候在棣天家,突襲他的那一個黑衣男子身上感覺到過,不過這名潛伏的敵人還高明的讓立羽把握不到他的位置。

如果不是立羽在踏入庭院的那一個剎那,那個潛伏者的情緒波動了一下下,要不然立羽絕對是沒有辦法察覺的,不過就那一瞬間立羽已經確認了那個一瞬間的殺氣是消逝在他右側的圍牆和建築物的交會之處。

立羽一腳跨在庭院之內,一腳還留在庭院之外,停下來的時間大概有將近三秒左右,讓藏身在庭院當中的高俊宇他們幾乎認為立羽已經發現了他們。

在夜空當中月亮緩緩地慢慢飄來的雲層掩蓋了起來,庭院當中變得更加黑暗著,幾乎都要伸手不見五指了。

剛才那一瞬間立羽幾乎就要轉身拔腿而跑,因為裡面的五個人當中的任何一個,立羽覺得在單打獨鬥的狀況之下都還沒有什麼把握可以接得下來,其中藏在雕像旁邊的人,功力應該還比他強上一籌,更不用說那個只隱約感受到的令他膽寒的潛伏者。

而走道越來越陰暗,整個庭院當中只剩下立羽一步一步的腳步聲清晰地響了起來,當他踏下第五步的時候,那兩個自告奮勇要埋伏在離立羽最近的兩個高俊宇的手下,正緊抓著手上的短棍,在等著立羽踏下第六步就走到包圍圈正中間的時候,隨即發難著。

當他們預估立羽應該走下第六步的時候,兩人立刻從那個花圃當中跳了出來,並且一棍揮向那個黑暗中立羽「應該」出現的地方,兩個人夾擊著同一個地方的同時,其他人也隨著兩個人的攻擊後跳了出來圍住了那個地方,打算來個甕中捉鱉的群毆。

其中一人虎虎生風的一棍一棍的打下,但卻是一棍一棍的揮空,在他還在錯愕驚訝的時候,頭上就突然遭受到重擊然後趴在了地板上,身體狠狠的撞倒了地面之上,看起來短時間之內是起不來了。

幾乎是同一時間,另一個埋伏在花圃的人,拋掉了棍子,握著拳就撲向了那個位置,但近距離的他只見到剛剛那個人向他衝了過來之後,就突然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敲了一下後倒下,正感到不對勁的他,還來不及搞清楚情況,也跟那個倒下的夥伴一樣,後頸被一下快狠準的手刀劈了一下,眼前就一片漆黑的趴在了前一個人身上。

原來立羽踏下第五步之後,並沒有再前踏一步,他的第六步出乎埋伏者意料的是往後了一步,但是因為庭院當中真的太過昏暗,讓兩個襲擊者以為立羽已經正在他的正前方,自己衝了出來,讓立羽剛好順手一下的敲暈了他的腦門,接下來的另一個潛伏者也像是送上來要讓他打一樣地伸出了脖子,立羽當然老實不客氣的如法炮製一下,也就造成了這一對難兄難弟這樣沉眠的畫面。

立羽隨即錯步閃到了一邊,高俊宇等人拿著武棍球棒衝了上來,立羽面對左方衝過來的兩個人,他重心一沉的蹲低了身體,能量運到腳下。

一個手持甩手棍的學員,用甩手棍直直的往立羽臉上劈了過去,立羽用力地向右邊一踏,他借鑿著早上劉尚賢那一下的蹋地成氣旋的巧勁,把那棍勢卸了開來,雖然他的對戰經驗不太足夠,內能功力還沒有到那種形成護身氣旋的程度,但確實也讓那個拿著甩手棍的學員,被弄的重心不穩,晃了一下失去了準頭並且和隔壁的人撞在了一起。

「啪嗒!」一聲木頭互相敲擊的輕響響起。

「哎!你幹什麼?會不會打架呀?!不是叫你打他,你打我做啥呢?」黑暗當中根本不知道誰打了誰,一片混亂得情景就這樣出現。

而戴上了聚能而功力大增的高俊宇,這時從藏身之處一個飛身就把手上的木棒當作長劍使用,筆直的刺向了立羽,並且挾帶著呼呼的風聲與驚人的能量,直往立羽擊去,他怕立羽從右手邊的出口溜掉,就放肆地讓狂飆且巨大的能量,鋪天蓋地的往那個方向照了過去,搭配著其他人的有心一同的堵住了右側的路。

但立羽注意到的卻是藏身在右側圍牆旁邊的一點氣息,突然就那樣清晰了起來,他移往右側的拱門出口處,那個人和高俊宇一樣,都覺得立羽費盡千辛萬苦突破了包圍往後打出了一個逃生的缺口,一定會直奔出去,並且如果讓立羽成功逃出之後,就算給他們再大的膽子,也不敢在藍家道館當中再度出手了。所以當他們認為立羽必然要逃出,他們都直往那裡封鎖。

但是立羽卻清楚地從能量流動中判斷出來,只要他一到出口,這一股力量就會全面發動攻擊他,所以他稍稍停下了腳步觀察了一下。

他發現因為圍堵他的人改變了原來的佈局,本來完整的包圍網就這樣的出現了一個高大得缺口,他瞬間提起了全身的能量,出乎所有人意外的利用剛剛那一下氣旋帶來的反作用力,全力攻擊了功力似乎最為強橫的高俊宇。

「蹦!」一聲巨響之後,立羽跟高俊宇各自往兩側退了開來,高俊宇高壯的身體剛好就擋住了左側圍堵的兩個人,立羽順著這個彈開的退勢,用著極快的速度穿過左側的門之後,消逝在庭園當中。

高俊宇和幾個撲空的黨羽一臉錯愕的傻站在原地,他們不敢相信立羽竟然會毫髮無傷地就這樣離開,這次參與這場襲擊的五個人有兩個都是高級班最精英的學員。

更何況他們都戴上了聚能,這樣可以說是聯盟年輕一輩最顛峰的實力,竟然還攔不下一個年紀未滿二十歲,並沒有接受過任何軍事級武技訓練的一般高教學院的學生,高俊宇用力的把手上的鐵棍狠狠地丟到了地上,雙手緊握著拳頭,牙齒因為憤怒發抖而嘎嘎作響著。

一旁的其他人哪裡敢再多說些什麼?連忙的帶著那兩個被打暈的同夥離開。

許久之後,黑暗當中右邊拱門後一個眼睛閃著詭異光芒的身影,像是黑暗中有著兩朵陰森的鬼火一樣的一閃而逝。

這時,整個庭院當中,又恢復了他應有的安靜,而月亮也偷偷地從那厚厚的雲層當中探頭出來,微微的光芒灑在了這個剛剛相當驚心動魄的庭院當中。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