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45

第四十五章 有些捕蟬的螳螂真的挺傻逼的!

王嫣安對著三人離去的背影做了一個鬼臉,然後轉頭跟立羽說:「你不要聽他們胡言亂語,像高俊宇這種角色,小姐根本是看不上眼的,只是他那隻癩蛤蟆在瘋想自己吃得到天鵝肉而已,自己在那裡做他的白日夢,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呀!」

立羽聽著王嫣安的話不禁搖了搖頭啼笑皆非著,他想著看來王嫣安是把它當成了藍玥翎的仰慕者了,雖然不敢說自己對藍玥翎一點仰慕之心都沒有,但真的還不到那種需要爭風吃醋的程度呀!

他笑著說:「小安姐妳這就多心了,我跟藍同學真的就只是『同』『學』而已啦!我和藍同學碰面跟講話的時間還沒有跟小安姐你說的多上多少呢!」

王嫣安不信的說:「你不要騙我了!我從小跟小姐一起長大,小姐心裡在想什麼我撇一眼就知道了,小姐對你的態度絕對不是普通同學,更何況小姐可從來沒有『親自』、『主動』的帶人到沉玉園來過!」

立羽還是不相信笑了笑,他絲毫不打算深究的撿起了剛剛被他放下的背包,然後相當淡然地問著王嫣安說:「對了!這一個高俊宇是什麼人呀?怎麼會如此的蠻橫?難道藍家的長輩都不聞不管嗎?」

王嫣安又露出那個鄙視的表情說著:「那個髒東西是高執行長的獨生子,武學造詣可以說是道館中最前的一批學員,是整個道館學員當中少數能接受三次灌頂突破成丹的人,平常看他一副溫良恭儉讓的,誰知道揭開那個面具之後,竟然是這種噁心的髒東西,古語說的真的太好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呀!如果不是我偶然間聽到他跟他老爸的對話,我真的會以為他是個品行優良的好人呢!」

女孩兒都喜歡長得好看的人,而高俊宇確實是長得還算不錯,當初王嫣安跟一些道場中的姐妹們都真的還蠻仰慕他們的,對於高俊宇選擇她,她確實是相當開心的,雖然那時候高俊宇身邊一直有一些鶯鶯燕燕,但是她依然是覺得要大度地相信著,誰知道這個高俊宇私底下對每一個女孩都是這樣的,只是掩飾的功夫相當良好罷了!

立羽搖了搖頭感嘆說:「真的有這樣的渣男呀!真可惜他還算長得人模人樣的!」但他心裡忍不住的嘆息是,怎麼會走到哪裡都遇到這種麻煩的傢伙,還好只是在藍家停留幾天而已,就避開一點吧!

兩個人終於一起穿過迴廊走到了迎客館當中,迴廊轉角一雙目露凶光的眼睛惡毒地盯著立羽,一閃而逝著。

那晚,在藍家道館西側的意識房當中,高華騰相當嚴肅地坐在那個辦公椅上,眼睛似閉非閉的,在他身旁坐著的是那個立羽口中說的麻煩鬼,高俊宇。

高俊宇撇起嘴向高華騰說:「爸!這個立羽到底是什麼樣的來歷?一身功力相當古怪,我兩個手下的兩隻手的經脈就被他用古怪的能量封閉了,就算我用了七八種秘傳手法都不能解開,直到過將近四個小時才慢慢回復,真的非常詭異呀!」

高華騰緩緩地張開眼睛,眼睛透出了一種淡淡的青色光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那個相當不凡的內息,直逼那個二總管婆婆的功力,但平時卻藏的很好,連棣天下午在沒注意之下都被他呼隆過去,沒有發現他的底細,可以知道他的城府與心機是相當深沉的!

他低沉不帶有情感的聲音說著:「那小子是棣天帶來的人,也許是棣天的弟子,不知道為什麼總裁非常的重視他,不過再過兩天他都會跟著北上的船走了,倒是不用去擔心太多,你還是多花一點心思在藍玥翎那個丫頭身上。前幾天你也真是太不小心了,怎麼會讓閒人聽到我們的對話,好險沒有提到什麼重要的事情與計畫,要不然如果有什麼事跡敗露,別說我們很難在藍家繼續佈線,能不能在整個聯盟混下去都很難說!」

高俊宇點了點頭說:「爸!我們都已經在藍家待了十幾年的時間了,到底上頭什麼時候打算行動?難不成我們就只能這樣一直傻傻的等著?既然不知道什麼原因,也不知道上面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跟計畫,這樣未免也太過盲目了!」

高華騰嘴角稍稍地揚起了一絲笑意說:「上面對我們這些部署在沿海區的人一直都是漠不關心的,不過這樣也好,我自有打算。藍家一直都是一個相當有價值的香餑餑,如果我們能慢慢的將藍家掌控在手中,就等於抓住了聯盟的心臟,到時候……嘿嘿嘿……我們又還要管什麼上頭呢?所以藍玥翎這一個棋子,你務必要好好的吃下來!」

高俊宇也揚起微笑說:「藍玥翎嗎?這不成什麼問題,在道場當中我早就已經打點好一切了,放眼整個藍家道場除了我之外,還有誰能追求這個藍家的掌上明珠。只是老爸呀!這個立羽我真的是越看他越不順眼,聽說藍玥翎還特地帶他前往沉玉園,這真的讓人覺得相當的不爽呀!還有那個劉尚賢,我看他也對藍玥翎有非分之想,必須找個機會好好修理一下這兩人。」

高華騰搖了搖頭說:「那個劉尚賢你不要動他!這是上頭交代的,不要問我什麼原因,至於立羽那個小子你可以稍微的教訓一下,但千萬不要做得太過分。自從棣天上次來過之後,藍鈞旭那個老頭這些天都在禁地裡,不曉得在鼓搗些什麼?過兩天我也會隨船北上處理一些貨運的相關移交工作,你在藍家就眼睛放亮一點多注意情勢,知道嗎?」

看高華騰把藍鈞旭的名字相當不再在乎的掛在嘴上,並且用老頭這樣的稱呼,就知道這高家父子對於藍家並不是忠僕的心態,而是打著侵佔的野心,只是心思相當深沉,竟然能如此隱忍的在藍家潛伏了數十年,並且似乎上頭還有其他的指使者,相當的令人驚恐。

高俊宇自信的說:「放心吧!爸!整個藍氏上下現在都是我們安插的人,甚至可以說藍家人現在放個屁我都可以知道!」

高華騰點了點頭說:「再半年左右,我應該就要再次調升職物了,你也應該再潛心修持功力一下了,藍家的武學傳承非同小可,可惜我迄今還是無法將他們的秘傳修行方式弄到手,不過只要你能打進他們核心,多多少少就能獲得這方面的資訊。待到那時候我已經掌握了整個藍家的財政大權,你又得到他們核心機密,我們要掌控藍家還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只是,雖然這些年那個老頭子表面上把權力下放,大總管也突然因病提早退休,不過藍家的禁地依然還是防衛相當森嚴,但這一切總是順利的有點奇怪了。」

高俊宇笑了笑說:「老爸!你想太多了,沒有那麼多好擔心的!大總管那個老不死上個月就搬回他極地的老家了,你不是派人跟蹤到極地關卡親眼看他出關的嗎?」

高華騰用手舒了舒眉頭說:「確實沒錯,也許是最近真太過順利了,讓人有一些覺得不安吧!也因此真的太過緊張了。好了,不管怎樣你行事務必要小心謹慎一點,然後鋒芒收斂一些。對了!你私生活也檢點一點,不要再去搞那些亂七八糟的男女關係了,小心傳到了藍玥翎耳中,那丫頭這些年可是越來越精明了!」

高俊宇打著馬虎眼的回應著說:「好好!知道了!」

兩人又再稍微聊了一會兒之後,就一起走出了議事廳。

此時議事廳又陷入了一片黑暗,而突然從那個牆壁當中傳出了一陣少女嬌媚的笑聲。

少女的聲音說著:「赭爺爺,我這一招請君入甕是不是非常高明呀?你看看不到半年的時間當中,這一些人的狐狸尾巴就都露出來了,我是不是很聰明。」

一個威嚴並且低沈的聲音回應著:「丫頭,你真的越來越像你的姑祖奶奶了,聰慧呀!可惜的是現在還抓不到這兩個人的小辮子,還不知道高華騰這個畜生到底是誰派來的,還不能說是成功。這些人真的城府太深,竟然潛藏了十多年絲毫不動聲色,要不是這些年高華騰太過急躁,貪功冒進,勢力擴張的太過明目張膽,引起了大少爺的注意,還真難去發現他們那些骯髒的意圖呀!」

嬌柔的少女聲說道:「真的是呀!好險這高華騰生了一個心機不夠深沉而且又很渣兒子,自以為勝券在握,然後又到處捻花惹草到我的姊妹淘,我才稍稍調查他,馬上就從那些逐漸表面化的行為當中發現必然有問題,要說是他真的道行太淺?還是老狐狸太高估自己的兒子了呢?不過現在我們已經搭好了陷阱,就等那個幕後主使者沉不住氣的時候,自己也現身的時候,我們再一網打盡吧!對了!赭爺爺,祖奶奶這幾天怎麼像是特別安靜呀,你知道是什麼原因嗎?是不是跟前些天聖域的參訪團來訪有關呀?」

威嚴的聲音說:「小丫頭,這些是老一輩的舊事了,說了也很難說明白的,你就專心管好你的事就好!你呀!很聰明,但有些事真的不能算計過了頭,知道了嗎?」這個赭爺爺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的感慨著。

少女不服氣的嘟嚷了幾聲之後,整個空間才又陷入了一陣的寂靜。

螳螂自以為捕蟬,但卻傻的沒注意到那虎視眈眈的黃雀,高華騰父子怎麼樣也沒有想到居然有人能在他們的耳目之下,潛伏在議事堂那個連他們都不知道的暗室中偷聽他們說話。以高華騰所表現的武學境界,已經是聯盟頂尖高手的水準,他以為自己潛伏的行動做得天衣無縫,殊不知他的一舉一動早就在人家的股掌之間,是他算盡機關也沒想到的事!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