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44

第四十四章 又好像惹到了一個小霸王了

藍玥翎就這樣踏著竹製的樓梯輕盈的下了樓,立羽目送著她離開之後,轉頭就看到王嫣安正用著看動物園動物的奇怪眼光盯著他看。

立羽摸了摸臉說:「怎麼了?我有什麼不對勁嗎?」

王嫣安故做若無其事地說:「沒什麼,你叫立羽?」

立羽回應說:「是呀!不過熟悉我的朋友都會叫我阿羽,妳也是藍家道館的學員嗎?」

王嫣安嘆了一大口氣地說:「哎呀!就別說了,在道場待了大半輩子,到現在都還是一個進階班的學員,真的很讓人洩氣呀!」

立羽有些疑惑但又忍不住笑說:「你這老氣橫秋的,你才幾歲,哪裡來的大半輩子?是說藍家的道場還有分等級班別嗎?」

王嫣安帶著立羽走下階梯,然後介紹著有關於藍家道場的一些規定與大致上的組織架構。

初級班的學員都是剛入門的弟子,主要都是從基礎訓練做起,平常就是會從事一些雜務跟訓練,每半年要舉行一次晉級的測試。

而進階班就是在晉級之後的成員,將會由藍家的教練開始教授高級武技,並且如果自覺得能力成熟了,可以再申請第二次的晉級考核,但是高級班的門檻是相當高的,絕大多數的學員都是無法突破。但是只要是進入高級班的學員,無一不是在武學領域當中的佼佼者,幾乎都可以稱之為是聯盟的菁英份子了!並且結業之後,還能優先在藍家事業體系中,擔任相當不錯的職務。

立羽這次借宿在藍家道館,也必須遵守著學員的作息時間,從早晨的晨練與日常的打掃,到黃昏時間集合在道場當中,並且由指導教練教授武技與相關的課程。

兩個人邊走邊聊著,這個王嫣安個性相當開朗健談,有一點點男孩子氣,並不像他的名字一樣的走淑女風,兩個人一路上可以說是相談甚歡的,甚至王嫣安的活潑還讓立羽想起了他們高教學院中的開心果木燧炎,如果這兩個人認識一定是相當有趣的組合。

立羽和王嫣安通過了其實相當長的連通道,他們依憑著磁力的托送緩緩地落下,回到了道場所在的大樓頂層。

兩個人轉過了一個迴廊狀的建築,就到了一個三合院式的建築的中庭。

而在走廊的另一面正走來的三個穿著道館制服的男子,領頭的那個肩膀上有著銀色的高級班的徽章標記,身形算是相當挺拔,舉手投足之間有一種鋒芒外露的桀驁之氣,肌肉塊塊分明的,一看就是一個練家子,臉上的五官也相當俊朗,不過可惜一雙眼睛有一種奸險的感覺,眼神又相當輕挑著,破壞了原來還算英挺的五官。

王嫣安看見三個人走過來的時候,臉上露出了厭惡的表情說:「怎麼那麼衰?今天出門沒看星座運勢,早知道就不出來走了,怎麼會遇上這一群噁心鬼呢?」她連忙的想要拉著立羽閃到一邊,以避開正往他們走來的那群人。

立羽正想要問王嫣安的時候,那個高大男子兩旁的進階班學員就往前了上來,並且相當沒禮貌的就伸手擋住了王嫣安的去路。

「小安姐,怎麼走得那麼快?是有了新人就忘了舊人了嗎?」其中一個長相比較樸質的人露出了一種不懷好意的氣息。

「是呀!還帶著這個新面孔大搖大擺的,你別忘了你可是俊宇哥的女朋友呀!這樣大刺刺的拉著一個男人走會不會太說不過去呀?俊宇哥不過才幾個禮拜,你這移情別戀的速度也太快了吧?這成語要怎麼說?水性楊花是不是?」另一個乾瘦的傢伙,更是無禮的說著。

立羽看了看站在後頭抱著手臂一臉打算看好戲的男子,如果這就是王嫣安的男朋友的話,為什麼還會讓這兩個痞氣十足的白痴如此的對王嫣安那樣的不禮貌?

王嫣安冷冷的看著三人,然後哼了一聲說:「誰是他的女朋友?高俊宇,不要以為你爸是高執行長就可以如此目中無人,什麼時候輪到你來管本小姐的閒事了?快滾開,否則我就不客氣了!」

高俊宇邪邪地笑著說:「小安呀小安!你也太大脾氣了,我跟其他女孩子也不過是逢場作戲一下,妳又何苦當真呢?我們在一起那麼久了?妳難道還不理解我的為人?不能稍稍包容一下這些應酬嗎?」

王嫣安做出乾嘔樣,然後翻著白眼說:「誰管你要跟誰做戲!以前我真的傻,會被你那張能言善道出口成謊的嘴巴騙了,才會相信你是一個感情專一的人,如果不是讓我偶然聽到你跟高執行長的對話,我還真不曉得你的愚昧無知的噁心野心,居然還敢把主意打到我們家小姐身上,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操碎了你的心也不可能!」

高俊宇聽聞之後臉色一變,他本來以為是前幾天王嫣安撞見他和一個女學員打情罵俏,所以才幾天不見的在鬧脾氣,沒想到竟然是被她聽到了自己跟父親的談話。

由於高華騰一直對藍家的產業相當有野心,雖然藍潭毓是相當信任他,但是上頭還是擋了兩個總管,好不容易大總管終於退休,大老爺又慢慢地將整個管理權力移交給藍潭毓,正是他大展身手的好時機,所以那天他就囑咐著高俊宇說要多對藍玥翎多用一點心思,如果能和藍家結成姻親,在很多方面都是相當有力的,而高俊宇更是早就對美麗動人的藍玥翎垂涎已久了,但是又不願意放棄王嫣然這個已經到手的肥肉,所以就跟父親說著自己打算腳踏多條船的如意算盤。

高俊宇眼見事情已經被拆穿了,也就魚死網破的說:「窈窕女子君子好逑呀!我不過只是犯了天底下男人都會犯的錯呀!而且我也只是為了前程發展有了一點點的私心,我雖然感情很豐沛,但我們的相處如此好,你我又何必放棄這段關係呢?」

王嫣安呸的一聲說:「聽過臭不要臉的,但沒見過那麼臭不要臉的!誰要跟你這個表裡不一的骯髒小人相處得很好,我現在只覺得自己前幾年眼睛被蛤仔肉遮到了,才會把你當成一個正人君子,現在拜託你離我遠一點,我看到你就覺得想要吐而已!」

王嫣安一邊說一邊還做出了嘔吐的樣子,高俊宇三人臉色就一沉,火氣湧上了起來。

高俊宇憤憤地說:「賤女人,跟你好聲好氣你就拿翹了是吧?如果不是念在我們還有那麼一點情份,哪裡容得下你這樣沒大沒小的跟我說話?」

兩個跟班更是跟著邪邪的笑說:「哼哼!俊宇哥我說肥水不落外人田,與其便宜外人還不如讓我們兩個好生伺候一下,保證比起這個瘦巴巴的小子好上許多呀!」

兩個人對視了一下,同時就伸出書雙手要抓住王嫣安,這時一直在一旁靜靜看著的立羽,原來他是覺得感情這種事本來就不是外人可以干預,所以一直靜默著。但聽到這三個人越說越離譜,用詞用語更是下三濫著,所以忍不住對於王嫣安打抱不平著。

他眉頭一皺向前站了一步,用他不算魁武的身材把王嫣安擋在了他的身後,手提的行李就順勢放在了腳邊,然後雙手巧妙的將抓來的兩雙手用手臂格擋了下來,打圓場的說:「嘿!有話好好說嘛!何必動手動腳的?女孩子呢,我小姨有說都是用來哄的,怎麼可以用蠻硬手段來對待呢?這樣怎麼去贏得人家芳心?」

這宛如至理名言的話語,是他那個異端女權主義者的小姨,從小幫他建立跟灌輸的價值觀。

那個乾瘦的男子依然無理的嗆聲說:「臭小子,你是家裡住海邊嗎?管那麼寬?!是覺得自己命太長了嗎?」

兩個人四個拳頭就直往立羽身上招呼了過去,王嫣安見狀驚呼著,但卻看到立羽各自分出了一隻手輕鬆地應付著兩個人。不管那兩人怎樣的變化攻勢,立羽的雙手總能輕輕鬆鬆地卸開兩人的拳勢。

在一陣混亂當中,兩個人斗大的拳頭被立羽輕而易舉的接了下來,然後立羽手一搭就搭上了他們手腕上的脈門,輕輕的將一道冰冷的能量沿著他們手臂的手厥陰心包經送了過去,兩人的手臂就暫時麻痺失去了知覺,兩人哀號了一聲之後就往兩邊顛跛的退開。

立羽自從在湛藍港的那一場重傷中後,隨著身體快速的恢復,那身體中的寒冷能量就變得更加的渾厚,不但舉手投足之間有一股寒氣,而且還可以將寒氣藉由一種巧妙的空間管道,離體的方式釋放出來,可以用來探查敵人的狀態之外,還能像是這樣的方式來癱瘓對手,這也是他過去沒有辦法做到的。

高俊宇見狀冷哼了一聲,向前踏了一步,帶著一股張揚的氣勢站立在立羽面前,整個人好像變得更加的高大威猛。果然是別著銀色徽章的高級學員,比起一般正式學員來說確實是不同凡響,只是腳下踏出一步就壓住了立羽營造的氣勢,他稍微伏下肩膀稍稍收斂並且聚起了一股巨大的強勁,就像一頭準備狩獵的豹子一樣,那極具侵略性的氣息張揚的漫了開來。

其實就體型來說立羽實在是相當吃虧,高俊宇至少高了立羽整整一個頭,立羽一瞬之間已經將能量運送至全身上下,就修為而言立羽稍稍估計,這個高俊宇至少比過去的他強上個三四倍有餘。

但立羽並沒有因此而膽怯,也許是天生個性中有來自他那一對天不怕地不怕愛好冒險的父母親的基因影響,又或是從小教育他的小姨的教授的關係,亦或是來自那天奇遇般的遭遇之後,他對於那些困難的挑戰,總有一種打自心裡的熱血沸騰感受。

這其實和一向習慣平凡的立羽其實是相當的不同的,尤其是在情緒激動的時候他更會有一種控制不住自己的感受,這種極端的矛盾感,確實讓立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受。

就在這個一觸即發的情形當中,王嫣安急忙搬出了大小姐的名字喊道:「高俊宇你敢!!立羽可是小姐請回來的貴客,如果你讓他少了一根汗毛,小姐絕對不會饒了你的!」

高俊宇聽見了藍玥翎的名字之後,氣勢馬上就稍稍減弱了一些,但是立羽還是覺得他的防禦相當無懈可擊,心中忍不住的想著,這個高俊宇果然是相當扎實的好對手,整個場上的主控權操之在他的手裡,整個人相當的收放自如,幾乎無隙可趁。

他心中默默的盤算著,沒有意義為了一個女人,打壞了他在藍玥翎心中的形象,何況要整一個人還不容易嗎?他慢慢的收起氣勢,冷冷一哼後說:「就看在大小姐的面子上,饒過你這個臭小子!哼!王嫣安你很好呀!這胳膊還真的向外彎呀,到時候就不要來求我,我們之後走著瞧。」

他帶著兩個手臂還麻著無法自如的兩人錯身而過,臨走之時還充滿惡意的瞪了立羽一眼。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