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仟貳佰伍拾陸] 與正義的距離,與私刑與民粹無關

話說,其實昨天我就在臉書跟某個小論壇發表了這個主題的文章,

雖然論壇文章在親友的勸說下,我默默地下架了,

但總覺得這個議題我還是可以義憤填膺地說上兩句話,

所以我又繼續來說這一個,關於「正義」的錯覺,

雖然我這一篇文章,似乎也就是一個「私刑正義」的狀況,

不過,我還是要很壞心的來這裡執行我自己的正義。

(謎之音:你這個亂七八糟的傢伙,自打嘴巴也不用這樣迅速吧!)

故事的起因其實很簡單,上一週有一則關於台中一所學校,

有學生因為受到霸凌不堪忍受跳樓自殺的新聞,種種開始議題被大家所關注著,

基本上雖然是一個難過的新聞,但我剛開始是覺得這樣的新聞還是有它的意義,

因為他確實可以讓大眾知道現在教育現場遇到的狀況,

以及衍伸出,像是「性別多元教育」的重要性,

所以這個新聞被關注,或是有更多人去深入探討我真的是覺得那是一個好事。

但也不否認,看到那一個新聞剛出來的聳動標題,

然後內容又在說著「學校漠視平權,造成霸凌」,

所以我當下看到新聞,也相當憤怒,覺得馬的!最好學校都不要教拉!

所以我當下也確實也是覺得老師跟學校在搞什麼?

但由於家姐就是一個輔導老師,我大概能猜到教育現場會有很多「檯面下」的事,

所以我並沒有想要加入「私刑」那個學校的「正義之士」,

不過雖然沒有加入攻擊學校的行列,但確實是支持那樣的理念,

不過,隨著新聞跟網路輿論,開始不斷的說著學校與教育者的疏失,

然後像是凌遲般的在對待那些「其實還說不上是加害者」的人們的時候,

我開始覺得,似乎原先新聞要讓人民關心的議題就歪了,

因為大量的新聞與網路評論開始在針對老師、校長背景,

他們說著校長、導師,都是某某教會的成員,然後這些教會都是萌萌的集合地,

然後就開始集中攻擊他們的信仰,或是他們「還沒有被證實」的行為跟罪行,

確實我對於「萌萌」也真的很感冒,我覺得他們只是為了反對而反對很無言,

但是當看到許多人都已經失去對於這件事情應該有的評論角度的時候,

真的會讓人覺得難過與哀傷著,似乎只要出現了一個錯誤或是罪行,

大家都一定要想盡辦法的找到一個宣洩的出口,然後攻擊才能有所緩減情緒一樣。

而這些網路上看起來很正義的正義之聲,逐漸就變成一種私刑跟民粹,

我們不能說這些人們的論述角度不對,但他們卻帶著一種特定的角度去評斷事件,

當人們只相信他們相信的,而不去聆聽、不去理解、不去觀察其他的意見的時候,

就會出現這樣奇怪的狀態,人們就被帶著風向,開始對著一個方向瘋狂的丟石頭,

我一直都是覺得犯錯的人都應該接受懲戒,但是懲罰要有度,

這個度,才是規則最重要的核心,而私刑或是沒有限制的攻擊,就失去了這個度!

當大家不斷的打著,因為校長跟老師都是萌萌,所以學生才會被逼的自殺,

卻沒有去思考,是不是教育現場的通報制度,

或是整個輔導制度、人力與資源上出現了需要幫助得缺口?

是不是政府在性別教育又或是關於霸凌的防範與處理不夠完善,

然後,老師在面對這些學生問題的時候,家長、政府機關能給予什麼樣的幫助?

以及,在教育機制上是不是有更多改善的部分,來預防這樣的悲劇發生?

「找到原因,然後想想我們能為這個社會做些什麼?」

這是我很喜歡 #我們與惡的距離 的原因,也是這部電視劇之所以火紅的原因,

但弔詭的是,那些前幾天還在說被這部電視劇感動,

然後也覺得自己不要變成那些傷害別人的評論人的人們,

卻又在這個新聞下,有著各式各樣的鍵盤評論,來實行他們認知的「正義」。

確實這一個校園霸凌的案件,應該還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細節,

也許真的老師有著某些「刻板印象」甚至帶有「歧視」的對待孩子,

也許校長也有著對於「同志」標籤不友善的行為,

但我們確實也還不知道,家長部分是不是也有一些問題?

也不清楚那三個被認為是加害人的學生,是不是是曾經被所謂被害人霸凌過?

又或是在整個事件當中的前因與後果又是怎樣?

當這些資訊我們都沒有全盤了解的時候,卻不斷的找很多加重「罪」的資訊,

來評論一個還沒有變「定罪」的人事物的時候,

其實我想這樣的正義,也許不是正義,只是一種民粹的私刑暴力,

而這一群覺得在支持反霸凌的人,覺得自己在支持反歧視的人,

現在正用著自己最討厭的霸凌跟歧視,在攻擊異己罷了!

親愛的網誌先生,這一篇文章確實是有點情緒,

但真心是我覺得,想要跟這個病了的社會談談的事情呀!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