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42

第四十二章 這孩子挺有趣的

藍鈞旭轉頭端詳了站在一邊的立羽溫和的說:「你就是立羽吧!恩恩!棣老哥的眼光依然還是犀利呀!不簡單不簡單,你走上前一些。」

立羽依言走到了藍鈞旭的身前,藍鈞旭眯起了眼睛仔細的觀察著,然後相當驚訝地對著立羽問:「小朋友,你今年幾歲呀?」

立羽恭敬地回應說:「過了今年第三個雷躍月就滿二十歲了。」

藍鈞旭一雙飽經風霜的手緩緩搭上的立羽的肩膀,一會兒之後就嘖嘖稱奇的再靠回了椅子之上,沉思不語著。這樣的行為跟舉動,弄得立羽有些不知所措的迷迷糊糊的。

棣天看藍鈞旭這樣沉默不語,忍不住還是扯開他的大嗓門說道:「藍老頭,是怎樣了?別像啞了一樣,喘個氣讓人知道你還活著吧!」

藍鈞旭摸了摸他銀白色的鬍子說道:「棣老哥呀!你確實是沒有看錯,這個小朋友的內息確實已經達到氣通天地的先天境界了,也確實是屬於我們這一個層次的玄妙之境了。煉精化氣,練氣成嬰,練嬰臻神,臻神環虛,確實是這種相當玄妙的境界,只是一般人都是要有著這樣順序的積累能量,循序漸進的慢慢肌理,才能慢慢的進入先天境地,雖然先天領域並不是內息高強作為必要條件,但是確實依照經驗來說應該要有一定的內息積累才可能轉化。這樣跟立羽一樣年輕,並且像是一開始就在先天境界裡累積能量成長的人,不但我沒看過,在典籍裡也都沒有記載,確實是讓人相當吃驚的。」

棣天相當得意的說著:「我就說這孩子很有趣!看吧!我可不是老眼昏花看錯的唷!」

藍鈞旭好奇的問了立羽說:「小朋友,我並非要打探的你隱私,但你能不能夠說說你是否曾經經歷過什麼奇妙的遭遇,又或是有什麼另闢蹊徑的特殊修煉方式嗎?」

立羽見藍鈞旭問起,便直接把他那一晚的奇妙經歷對兩個長輩講述著。

棣天和藍鈞旭聽到立羽的論述後,先是有些愕然,然後兩人相視一眼之後,就突然哈哈大笑,笑到眼角都滲出淚來了,立羽也不曉得兩個人到底在笑些什麼?只是奇怪的看著兩個人。

藍鈞旭對著棣天說:「這樣你懂了嗎?」

棣天搖了搖頭說:「原來是這樣呀!可憐了這幾百年來一直想要悟通這本筆錄的人,如果他們到頭來知道是這麼一回事的時候,不知道還敢不敢嘗試呀!而且那個奇妙的空間又是哪裡呀?」

立羽被兩個老人的對話弄得迷糊著問著:「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跟我現在的狀況有什麼關係嗎?」

棣天笑著說:「傻小夥,你就是走了大運了!居然給你誤打誤撞的在這個悟天筆錄當中找出了一條修煉的道路。這千百年以來,中央武學研究院一直不斷的在做這一方面的研究,但是一直不能理解這些文字的意義,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解法呀!」

藍鈞旭說:「小朋友,你知道什麼是先天秘境嗎?我們修煉者窮盡一生,為了就是要打開那一道身體與外界溝通的門戶,一旦打開不但可以自由的攝取並且使用外界無窮無盡般的力量,還能夠結合自身的能量與外界共同感應著,那種奇異的狀態就能使得能量自動循環不已,甚至使人不管走路還是休息的時候都能進行修煉,這種玄妙的境界就在你的體內達成了。」

立羽驚訝的說:「那麼,那個悟天筆錄上記載的修行法門就是可以打開體內門戶的方式了?那不就大家都可以成就先天境界了?」

棣天感慨地嘆了一口氣說:「如果能夠有那麼簡單就好了,那聯盟的每一個人都能夠輕易地達到這個境界了。傻小夥,是因為你運氣好,體內的能量還沒有凝固成型,所以那天在外界壓力把你體內的能量都抽出去的時候,沒有把你的五臟六腑都一起抽出來,何況先天秘境之所以玄妙,就是讓人完全不懂他到底是怎樣形成的,說不定差一點什麼東西就會功虧一簣,而且你突然進入的那個奇妙空間,到底又起了什麼作用,也許差了些什麼就會讓你瞬間爆體而亡,所以我就說你這小伙子就是走了大運了!」

藍鈞旭依舊順了順他的鬍子,淡定的說:「棣老哥說得對,這一種奇妙的境界到底對於人會產生什麼樣的作用確實還沒有什麼人知道,而且就算那些人奪到了這一本筆錄,悟通了其中的玄機,可是到底又有誰會願意這些修來不易的內息,去嘗試這種虛無飄渺的的境界呢?立羽小朋友呀!你找出的這個路徑只是教你如何打開這扇通往神秘世界的大門,至於之後要怎樣走,要如何去應用與更進一步的精修,恐怕都還要你自行去探索,又或是去找一下對這本書研究至深的人討論一下。」

棣天驚訝地說道:「藍老頭,你說真有這種人?」

藍鈞旭悠哉的躺回躺椅上說:「聯盟呀!擁有這本悟天筆錄最久也研究最深入的,應該就是天智殿裡面那幾個老傢伙了,如果他們不知道這事情的始末,我想聯盟當中也沒有人能回答出立羽小朋友的問題了。」

棣天神色嚴肅了起來說:「你是說『天智耆老』,那幾個老怪物還活著?」

藍鈞旭也露出了幾分凝重的神色,低聲說:「這又有誰能確定,在三百年前他們就隱居天智殿當中,就算是歷屆的媧皇傳人、聯盟主席都沒有再見過他們,偶而有從長老會傳出他們的傳說罷了。這些耆老功力高深,一個一個神秘莫測著,也許有一兩個人還會活著也說不定呀!」

棣天皺起了眉說:「如果這些耆老到現在都還活著的話,不就都是近千歲的老妖怪了?」

立羽聽得是一頭霧水的,他忍不住插嘴問說:「棣爺爺,你們說的天智耆老是些什麼人呀?在聯盟的體制當中,我從來沒有聽過這些人的存在呀!」

棣天臉色相當古怪的說:「小伙子,你不知道在很久以前,有一群輔佐媧皇傳人的祕密部隊,這些人是屬於聯盟體制之外,負責保護並且教育新的準皇武學,只有相當少數的人知道他們的存在。在媧皇九世還政於民之後,這一群祕密部隊就失去了他們存在的目的,所以皆開始隱藏於幕後,然後議會成立之後有一部份人加入了議事團,而不願再插手政治的那僅存幾名的精銳就與當初的媧皇傳人辭行,隱入了天智殿當中,迄今已經超過三百年了,也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人存活著。」

立羽驚訝的說:「哇!真的假的!聯盟裡最長壽的人瑞可查紀錄當中,也不過是三百五十歲,如果這些人真的還活著,那他們一定都能刷新聯盟紀錄了。」

棣天吐了一口氣說:「那也要那些老怪物們還撐的住那一口氣才行呀!」

藍鈞旭對著立羽說:「小朋友,這一本悟天筆錄你務必要好好保存,雖然不確定這些耆老是不是還活著,但是他們一定會有留下相關的的訊息,只要現在的媧皇點頭,你就可以進入天智殿當中探尋你體質變化的相關線索。」

藍鈞旭看了看棣天搖頭說:「棣老哥,我想立羽小朋友這一段時間還是留在我們藍家,以免聯盟所派出的那些人員去騷擾你們。小朋友,我同意棣老哥對於這件事的看法,當這本書交回了皇室當中,對那些野心勃勃的人們來說,價值性就大大降低了,對你而言更是比較安全的做法。過兩天,我們藍家有一個要運送貨物到『皇城』,這船隊的領隊是我相當信任的手下,你就搭這艘船以海選賽為由到皇城下船,到時候自然會有藍家的人保護你,不過你要記得,這一件事情千萬不能外傳,知情的人就只限於這幾個人,人多嘴雜,為了你自己的安全一定要小心,知道了嗎?」

立羽點頭回應說:「謝謝,藍爺爺,我知道了。」

棣天說:「小伙子,這一路上千萬要小心一點,雖然有著藍家的保護出不了什麼大亂子,依該是不會有人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但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誰知道有沒有那些被利益薰心的蠢貨,小心為上策!好了,我跟藍老頭還有點事要聊聊,你先出去吧!」

藍鈞旭有些驚訝的說:「棣老哥,都那麼多年了,你還要跟我計較那一些陳年往事?你真的是呀……」說完他就摸了摸鼻子上那一到淺淺的傷痕。

立羽知道,這兩人年輕的時候一定有著相當不凡並且有趣的經歷,可惜棣天表明了就要支開他,他也不好留下來偷聽,只好聳聳肩的走出了這個廳堂。

立羽從一開始誤打誤撞的修行,到了現在總算是初步的知道了自己體內發生了怎樣的轉變,但是因為每一個人的狀況都不一樣,雖然棣天和藍鈞旭都是先天境界的特極高手,但是他們都是依循著基礎的路線一路穩紮穩打的修行而來,對這種前所未聞的修行方式也提不出什麼好的建議給立羽當作參考,一切都只能靠著立羽自己摸索了。

也是因為這樣,立羽才能不受一般武學常規的拘束,創造出屬於他自己的獨特武學。

立羽邊走邊思考著棣天與藍鈞旭的話,他心裡覺得兩個老前輩的說法是有理,但不一定是百分之百的正確,如果能夠找到開啟門戶並且溝通體內的方式,就可以把悟天筆錄當中提到一切的神通變化都應用其中,其實不用再加以對外強求些什麼,當初寫下這本書的作者一定有種特殊的方式來應用跟開啟,只是要如何做確實是現在他還不清楚的。

立羽就站在門外望著那一片空曠的草地,又開始發起了呆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