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永生之花,綻放的美麗是一瞬間的?

「花朵在美麗,她終究就是一瞬之間的須臾。」那個女孩嘆了一口氣。

她身旁那一個英俊挺拔的男子,摸了摸她的頭以示安慰著,但也許口才並沒有相當流利,他確實沒有說出甚麼實質安慰的口氣。而另一旁有的靈活眼睛的男孩,倒是邊吃著那晶瑩剃得的葡萄,邊回應著:「那冰霜玫瑰不就是永世不會凋謝,千萬年始終如一嗎?」

「那終究是冰,不是生命。」女孩搖了搖頭,但卻微微一笑,像是剛剛的牢騷只是一個不重要的玩笑一樣,但是真正理解她眼前的兩個人,卻知道在她無所謂的外表之下,確實有著一絲絲的可惜。

而那個女孩一下子的無奈與可惜,她也從來沒有想過,會讓這世界出現了一個超脫於天道規則的存在。

那時候被稱為五界之智的以太,還是一個看齊來人畜無害的男孩,但其實那個看似平凡的男孩,那時已經初成至理,了悟空間之密了,雖然還沒有得到「極智」的那個稱號,但那個宛如研究狂的好奇心與習慣已經是根深蒂固著。

「你在鼓搗些什麼?把我找來?」那個酷勁冷漠的男子,看著眼前的大男孩忙東忙西著,好奇地問著。

「你還記不記得,前幾天她在那邊感慨?」男孩沒有回頭,手上不停地閃著各式各樣的光芒。

「花凋零?」一如既往的節約用字,男子回應著。

「你話那麼少,到時候那一世一定會被迫變成一個不得不說很多話的人!」男孩無奈地轉頭看著那個話少哥。

「所以?」男子依然故我的,不在乎男孩的嫌棄。

「我需要無盡稜晶。」男孩也到直接說出了他要的東西。

「我想辦法。」男子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之後,閃身一道刀光就消失在男孩眼前。

「哎呦!這人怎麼總是風風火火的,都還沒有來得及說要幹嘛?就這樣飛走了?這稜晶又不是西貝貨,說拿就拿?還有也不問清楚我要的年份、品質?還有到底要稜晶幹嘛?」男孩顯現出一種話癆的狀態,也隨之一個閃現消失在這個空間當中,而奇妙的的事,那些發光的瓶瓶罐罐,依然像是有人操控一樣的在那裡動作著。

就在無盡的深淵的懸崖旁,剛剛那個藍髮的男孩站在一旁等待著,一道刀光倏地飛來。

「你找到深淵的節點了?」刀光化成一個男子,有些驚訝地看著男孩。

「沒有直達的,轉折了兩個點,真的不是很方便呀。」男孩抱怨著。

「你來幹嘛?」男子看了看男孩,像是不理解他跟來幹嘛的一樣。

「你是知道我要怎樣的稜晶嗎?問都不問,你是怎樣,跟懷時學了通靈還是預測未來呀?」男孩忍不住嫌棄著說。

「全部挖走就好。」男子相當霸氣的說著,而男孩露出了一種驚恐並且頭大的表情。

「我基本上只要新生的稜晶,只是下面那個胖子龍有點麻煩,我沒辦法邊收初生稜晶,一邊處理那個胖子龍,你搞定那個胖子,我負責拿東西跟落跑。」男孩非常理所當然的吩咐著。

「可以。」男子倒是沒有反對。

兩人話才說完,就向下跳了下去,如果不認識他們的人,可能會以為是一個因為沒人同意他們的愛情,所以要殉情的一對。

一眨眼的時間,不知道沉入了多少萬里的深淵當中,一個相當低沉的龍吟聲響起,隨之出現的是一條巨大的半黑半白的東方龍族,然後用著上古龍語說著:「滾出去。」

這時男子化成一道刀光迎上了那條巨大的龍,一見到那到凌厲的刀光,那條巨龍深深地顫動了一下,都還沒有開始打就主客易位了一樣,轉瞬間就變成了人追龍的畫面。

「果然,這樣方便多了,我說姐夫!你就追個一年兩年,這衍生稜晶還要個一陣子,別太簡單殺了那胖龍,也別讓他飛出去呀!我還要靠他的天生混沌靈氣,聚集稜晶之源呀!」男孩對著那一逃一追的一龍一刀喊著,而在他喊出姐夫二字的時候,細心的人可以發現這刀微微的一頓,而那龍恨不得那男孩不斷的喊著,這樣那刀也許就會沒空追他了。

花上了不少時間,男孩終於看到在深淵的之中,有一點絲毫不符合這個環境的淡淡粉紅色的光輝,他隨手畫出了了一個立方體,然後輕輕地揮了過去,一個小盒子就這樣包住了那團粉色的光芒,他隨即轉頭對著那個刀芒說:「要爆炸了唷!走先。」

就在男孩喊了一聲之後,一個藍光一閃,他就消失在深淵當中,隨即就是一個巨大的爆炸產生,要知道稜晶初生核心被強制移除,就會引起能量的不平衡,所以瞬間造成的能量風暴,確實是連成尊的高手都要頭痛的事情,說來這男孩也忒沒義氣,逃的一點都不遲疑。

那個自動的研究室,突然閃起一陣藍光,男孩再度出現其中,他抓了抓像是剛睡醒的亂髮,然後看著那些自動調配的奇怪配方,接著聞了一聞之後,自顧自地說:「很好,就差息壤了!」說完之後,他又一閃消失在了實驗室當中。

而在那同時,一道破出深淵的刀光,直直地飛往終域。

「霆?怎麼來了?」就在終域的核心之處,緩緩傳出了一個清冷的聲音。

「以太要你去鴻鈞的大殿。」刀芒聽到那個聲音,又話成了那個俊朗的男子。

「什麼!」一個女孩出現在男子眼前,但是似乎聽到那個一點,臉色一變之後就是一道劍光飛了出去。

「看來我來不及解釋了。」男子有些後悔的看著那絕塵的劍光搖了搖頭,如果這時候男孩在現場,必然少不得一陣奚落,會說著這對奇葩都不愛聽人把話說完的風風風火火。

「妳來拉!」男孩頭也不回地,一邊在這個道門中最戒備森嚴的大殿當中,隨意地抓了一把正中心盆栽裡面的土壤,拿出了一個很精緻的小盆子,把土壤裝到了盆子中,一邊跟著出現在殿中的女孩說話。

而過了一會兒,才聽到一陣的慌亂呼喊聲,依稀聽得出來有敵來犯之類的話語。

「你幹嘛闖過來?不知道很危險嗎?」女孩皺了皺眉頭。

「妳不就來了?等等!先別說,你看!」男孩把那個粉紅色的能量團放到了土壤當中,然後取出了一管色彩斑斕的液體,緩緩地倒在了盆子裡面。

「兩位道友,怎麼不告而訪呢?以太!你對息壤做了什麼?」一個威嚴莊重的聲音響起,先是平靜地打招呼,但看到了男孩的動作之後,有了些許的怒意。

「噓!看著!這是見證奇蹟的時刻了!」男孩端起了精緻的小盆子,然後只見到那個在土壤當中的粉色能量,在彩色液體的滋潤之下,瞬間發了芽,而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就長成了一個含苞待放的花朵。

「重點來了唷!」男孩,拿出了一顆透明水滴般的石頭,輕輕的放到了花苞之上,像是瞬間被吸收了一樣的,那個含著巨量能量的石頭,就消逝在花苞之上。

隨之,那朵花苞開始慢慢地綻放著,而令人驚豔的是,那一朵花,像是不斷的開放一樣,一層花開完後,就化成光霧,然後緊接著又再次的含苞待放的再度盛開。

「嘿!永生之花!生命,不斷綻放的瞬間。」男孩笑得跟孩子一樣,炫耀著自己的作品。

一句無心的話語,一朵沒有用處的花,卻這樣突破了天道的規則存在,沒有終結。

那時候他們,還都覺得只是一個玩賞之物,只是沒有想到,這不斷綻放的永生之花,既然不受混沌劫數的影響,至於那個故事,又是後話了。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