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41

第四十一章 棣爺爺的兄弟很有義氣!

立羽倒是渾然不覺到底有什麼異樣,眼光倒是像個好奇寶寶一樣的四處觀望著,他發現了懸在半空中的圓錐建築的底部其實有一個門戶,運行到某一個特定時刻的時候,會轉到高台上空。

二總管走到了高台的正中央,正好是對著那個圓錐的方向。

這個胖胖的二總管,臉色依然是一號表情的大寫冷漠,她指著上頭說:「從這裡上去,就可以進入藍家的私人領域,你先走吧。」

立羽抬頭看著那個緩緩轉動的圓錐底部,但那個圓錐懸空也有個兩三百公尺,對他來說要「垂直」的一躍而上真的是太難了。但又沒有看到可以搭乘的工具。

立羽有些尷尬為難的說:「這……怎麼可能?」

在高教中心,立羽最好的垂直提縱成績也不過是近五十公尺,當初他在聖心城臨空眺景也是要憑著衝刺與坡度的提升,才能有百來公尺的高度,這樣垂直跳躍即使是功力大增的他,上躍個六七十公尺應該就會達到臨界值之後則力竭而落了,他完全沒有把握能更好了。

二總管臉色又在一沉,冷冷的說:「想進藍家的大門,就是最基本的門檻,如果你連大門都進不去,那你就可以離開了,不送了。」

立羽雖然是個沒啥鬥爭心的人,但總是年輕人,經不起人家這樣的激,他突然心中豪氣萬千了起來,那種打從骨子裡來的倔強讓他有一種躍躍欲試的感受,這不過只是藍家的入門而已,想想藍家人要進門的時候都必須做到這樣的基本關卡,難怪藍家能有這樣武學世家的地位,並成為這樣一支獨秀的存在。

但其實立羽沒想到這其實是二總管有點故意的刁難,才帶他來這個藍家的「登天步道」。這其實是藍家弟子修煉的必要道路,但即使在藍家嫡傳弟子當中也極少有人能在二十歲之前,從這裡通過考驗的。

當然,其實在道場的另一端還有一個專門通往上層的傳送通道,而藍玥翎其實正是從那邊上去的。

立羽站到了高台的中央,這時候天空圓錐上的門口已經轉了另一個方向,還要一段時間才會轉回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能量慢慢聚集在腳上,然後讓能量像是水流一樣,從四肢百骸當中慢慢在匯聚到氣海當中,而能量慢慢的形成循環之後,他再將能量分為兩股送回兩腿的經脈,而這樣能量慢慢都集中到腿上,感覺上就有一點點的像是頭重腳輕的感受。然後他再將散在體外的能量慢慢的聚攏在體表上,把身體慢慢的包裹了起來,渾身上下就像是有一股冷流在身體外流動一樣,同時也讓他的身體質量慢慢變輕。

立羽並不知道自己在外人眼中現在的狀況是相當奇妙的,這時候的他全身都被一種奇妙的光暈圍繞著,這並不應該是屬於練氣期應該有的狀態,甚至連成丹期也都沒有這樣的現象,這個淡淡的光暈透露出一種淺淺的藍色,看起來是相當的漂亮。

立羽專心地盯著圓錐運行的軌道,也完全忘了關注周遭的一切。

那圓錐緩慢的旋轉,那個巨大的磁力把整個建築物托放在固定的軌道上,並且沿著環外徑五公里的圓形軌道,以一圈大概二十分鐘的速度緩緩的運行著,看起來是相當的有設計感的同時也有種雄偉的感受。

在圓錐入口的定點一到,立羽心念一動,在能量累積到顛峰的瞬間突然爆發出來,整個人像是一顆砲彈般的樣子衝了出去,聚集起來的力氣在他對地面釋放出去之後,那股反作用力讓他脫離的物理常規的飛了出去,並且依照他的速度判斷,他肯定會直接撞上那個圓錐。

立羽自己也嚇了一大跳,他覺得自己就像是被一個巨大的彈弓從地平面被彈射上去,他也不知道這一股力量是從哪裡來的,他想要阻止但又不知道怎樣去停止,匆忙之間一下就手忙腳亂了起來。

二總管首尾相接的跟在了立羽身後,她本來是想如果立羽在半路力竭的時候她可以推他一把,但她也真沒想到這個小子竟然是飛過頭了,這確實出乎了二總管意料之外。

剛才立羽推向路明的那一拳,當然是逃不過這個在道場內的二總管的耳目的,所以她才故意稍微的為難一下立羽,她對立羽的估計已經不算低了,但這一下還真讓她對於立羽的底細摸不清楚了。

就在立羽偏離航道要撞上圓錐之前,二總管一把抓住了立羽的衣領,兩個人身形就這樣凝在了高空當中,然後二總管一個側身,兩人硬生生地轉了九十度,向著入口門戶橫移了進去。

立羽驚魂未定並且相當尷尬地望著二總管說:「謝謝婆婆出手相助了。」

二總管看著立羽的眼光多了幾分欣賞,但依然沒有多說些什麼,就轉頭踏上了樓梯。

立羽拍了拍胸膛,喘了口氣,他本以為自己會撞個七葷八素的,看來他體內的能量其實沒有想像中好控制著。

二總管帶著立羽往上走,這樓梯是懸浮在圓錐之外的,沿著圓錐體的外圍盤繞而上,樓梯的其中一側是懸空的,從那一側望出去所有的景物都變得好小,就連樓下那個原來看起來很大的道場現在都是一個小小的黑點,而旁邊的雲好像觸手就可以碰到一樣。

兩個人走到圓錐的頂部,眼前是一棟非常典雅的古東方兩層樓的建築物門口,在門前有著一些不知名的花草看起來生氣勃勃的,一旁是兩人高的翠竹一整排的在旁隨風搖曳著枝條,而還有小小的籬笆圍了起來,一條相當古趣的紅磚小道就這樣鋪在門前,在巧思當中,可以看出這小屋主崇尚自然的心態。

不改好奇寶寶的個性,立羽四處望著這個圓錐頂上的平台,放眼望去一片平坦,都是一些花花草草綠意盎然著。

二總管冷漠嚴肅的臉色稍稍平緩了下來,轉頭對立羽說:「立同學,我家大少爺跟孫少爺在裡面等你,你自己說話要稍微小心一點。」

二總管心中對於「外人」雖然還是有一點點警惕,但是他越看越覺得立羽這個沒有一點點驕縱氣息的孩子相當順眼,所以還是忍不住地叮嚀了幾句。

立羽相當真誠的感謝道:「謝謝婆婆,我會注意的。」

二總管露出了一絲難得出現的微笑,如果有道場的學員看到八成會驚到呆著,她和藹的說:「進去吧。」

立羽跨進了庭院當中,然後緩步的走向了大門。

他穿過了一個小型的庭院走道,跨過了廳堂的門檻,就進了那個雖然簡樸但卻有種奇妙氣勢的的主廳,在兩側當中擺放著幾張椅子,棣天和一個不知名的中年男子各坐在一側,而主位上是坐著一個神彩奕奕,看起來相當精神的老者。

那個老人家蒼蒼的白色短髮整理得相當整齊,臉上有一些風霜刻畫的痕跡,並且有著相當漂亮的銀白色的鬍子,略微下垂的眼睛依然炯炯有神,亙直的鼻樑上有著一道淺淺的傷痕,配上厚實的嘴唇,這樣的五官雖然稱不上好看,但整體上卻透露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氣質,而這樣的氣質讓他五官似乎變得協調,並且讓他有著相當驚人的氣勢。他高大的身子就這樣斜靠在主位上,眼光像是會穿透立羽一樣的觀察著立羽。

棣天看到立羽進來,就對他說:「阿羽,來看看藍氏企業的龍頭大佬、雄踞西半球運輸業的霸主、手握整個聯盟交通命脈的地下總長、我棣天的好兄弟,藍鈞旭。」

藍鈞旭神色和悅笑著說:「棣大哥,你這話除了最後的好兄弟我敢認之外,其他的都言過其實了呀!」

立羽恭敬地行了一個晚輩禮說:「藍總裁您好。」

棣天接著神色稍霽的介紹著在另一邊坐著的中年男子說:「這小子就是現在藍家的實際掌舵者,也是現在藍家道場的負責人,藍潭毓。」

立羽也隨即對著坐在另一側的中年男子拱手道:「藍場主您好。」

藍潭毓只是抬起眼神盯了他一下,而事實上,從立羽踏進了這個大廳以來他都沒有正眼看過立羽,一副默不關心的樣子。

藍潭毓是一個身材相當良好,並且看得出年輕時候必然是個美男子的中年男子,手腳修長的看起來相當靈巧,英朗的劍眉下是一雙相當漂亮的雙眼,這雙眼睛立羽有著似曾相似的印象,是與藍玥翎有著幾分相同之處,雖然也是懶洋洋地坐在椅子上,但是整個人卻有一種像是蟄伏的豹子一樣擁有的強大的力量蓄勢待發著。他那個修長的手指看起來相當有力,立羽突然想到,剛剛路明施展的那招,如果是由這雙手打出的話,那該是多麼驚人的。

立羽的功力雖然比起這些特級高手來說不值一提,但是因為體內的能量已經達到所有修行者都想要達到的先天境界,所以眼光相當的犀利,當他看到一個人的時候便能夠從他周身透出的一些微小的資訊,甚至是精氣神的整體表現,就能直覺式的去判斷這個人擅長哪一種類型的能力,以及這個人的功力深淺,並且自然而然的去清楚判斷整個局勢。一般人如果要有這樣的判斷,都必須經過日以繼夜的訓練,但是對現在的立羽來說,就是一種自然的下意識反應一樣,所以他並沒有察覺出來這個感應的特別之處。

棣天一拍椅子,語氣轉向沉重的藍鈞旭說:「阿旭,今天我棣天前來,也不是要討什麼人情,這事情你也知道是直接關聯到現在聯盟的安定,考量到你們八大世家現在在整個聯盟的地位,各自雄踞聯盟一方,掌握著聯盟中各大的實權,並且互相抗衡著。如果這個情況突然發生變化,最先受到衝擊的一定會是一般的民眾,所以我才希望你能在這件事上出一點力,希望能讓這件事平安地落幕。」

藍潭毓依舊懶洋洋地說:「棣伯,您說的太嚴重了!對我們藍家來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和為貴是很重要的,藍家之所以能在聯盟當中建立起如此龐大的事業體系,最重要的就是我們家的家訓言明不能傾向任何一種勢力、不直接參與聯盟的政務。雖然我們對這個聯盟武學的起源之書沒有什麼佔據的野心,但是從各種角度來分析並沒有必要因此來得罪其他當權的勢力,進而傷了彼此的和氣。」

棣天冷哼了一聲:「我是知道藍家的家訓,但是我更知道現在的藍家可是與南區關係相當密切,我說你藍潭毓跟寇桀的兒子私交良好這件事是不是你們家訓許可的?然後你也別忘了,現在的聯盟正是多事之秋,不只東半球的聖域大組織的紛亂不停,聯盟中央更是極其注意南區的動向,在這一個詭異的局面當中如果這本「悟天筆錄」沒處理好,聯盟的勢力平衡被打破,你們藍家的事業前景難不成還能欣欣向榮,一如以往嗎?」

一直微笑不說話的藍鈞旭終於開口說道:「好啦!這件事並不單純,這悟天筆錄早在聯盟新政府成立之初就是最高度機密了,這也表示聯盟絕對不會用正常的方式與管道來解決這一件事。就算是用藍家的名義護送這本筆錄,也不能完全擔保著聯盟方面就能欣然接受這種安排,但是…」

棣天不耐煩地打斷了藍鈞旭的話說:「但是什麼?送或不送一句話!要不我沙膽拼著這一身老骨頭,自己送小伙子上去!」

藍潭毓呲聲道:「那就再好不過了!麻煩棣老了!」

藍鈞旭皺了眉帶著責備的口氣說:「潭毓,這是我教你的禮節?!」他隨即轉頭向棣天說:「棣老哥這脾氣真的那麼多年沒改過呀!好吧!就憑你棣天一句話,我藍鈞旭能不奉陪嗎?哈哈哈!」

藍潭毓緊皺了眉頭說:「爸爸……。」

藍鈞旭抬起了手,不讓藍潭毓再說下去,只說著:「潭毓,這件事情不管於公於私,我們藍家身為聯盟的一份子,為了整個聯盟的安定平穩,即使會得罪許多勢力,我們還是責無旁貸的。你就去安排一下吧!」

藍潭毓無奈的回道:「是的!」然後就轉身走出了廳門。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