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39

第三十九章 其實我也是有背景的!

那個胖子不屑的看著立羽,然後把肥肥的手伸了出來指著他,並且對著周遭的新學員說:「三招!在三招之內,我路明就讓你們看看什麼是真正的武學,什麼就只是空口說白話的廢物。」

他雙手不懷好意的摩拳擦掌著,並且朝著坐在一旁的另一個學員使了個眼色,那個學員嘴唇開合了一下,用能量傳音到路明的耳朵說:「給這個不開眼的小子一點點教訓就好,不要太過份,小小的給他一些「指導」就好。」

立羽從臻至先天之後,對於氣息的敏感超乎常人,他感知到那一段段的氣息波動,他循線追尋過去,就發現旁邊坐在一旁的兩個青年相當眼熟,不就是剛剛在隧道口遇到的那幾個飛仔嗎?他這時候才恍然大悟著。原來那個女服務員是受到這一群飛仔的指使,才把他騙到道場上來,根本沒有什麼開放參觀這一回事,看來這些人是打算把早上的帳算到他的頭上來了。

不過那些一段段的氣息波動到底是怎麼回事?

立羽臉上倒是沒有什麼表情,不過心裡確實對於這些囂張跋扈,恃「技」而驕的這些藍家弟子們感覺到相當的不滿。

他們原來也只是出身在尋常人家,一旦成為了名家的弟子,不僅不懂得謙虛自制,反而還產生那種高人一等的心態,就自以為自己比其他人都優秀的沾沾自喜著,甚至開始常常借題發揮的找人麻煩、逞兇鬥狠,這讓其實不太容易動怒的立羽也莫名其妙的火了起來。

立羽緩緩地運起了能量,冰冷的能量慢慢的隨著那個奇妙的運行模式繞行著全身,立羽同時發現當他的情緒變得比較激動的時候,能量奔走的速度會比平常還快上了一些。

路明一臉不屑的說:「唷!還算是有兩下子嘛!看來我要花上一點功夫了呀!」

立羽不發一語的連話也不搭,讓被晾在一邊的路名有些不知道怎樣回應,心想他見過的人算是不少,但從沒見過像這個小子眼神一樣那麼奇怪的,冰冰冷冷的還帶著一些些的寒氣,他火爆的脾氣更是憤怒著,他吶喊了一聲,一拳就朝著立羽的頭打了過去,聲勢相當驚人。

立羽迅速的將能量送往雙腳,一個簡單的錯身就逼開了路明以為必中的一拳,速度流暢並且迅速著。

路明的奮力一擊之後,才發現目標不見了,回身一看就看到立羽人好端端的就在在身後的場中央。

他嘴上絲毫不認輸的叫嚷著:「你這小子還挺能跑的嘛!居然還給我溜到這裡來了!來!再試試我這一招!」

掄起了拳頭又再度撲向了立羽,但立羽依然是一個錯身而過的晃到了路明的身後。要知道立羽在高教中心裡本來就是控制系中速度身法當中的佼佼者,控制系一貫的特色就是在神出鬼沒的控場,所以在身法上本來就是特別強項,更何況最近立羽不曉得為什麼,自身能量越來越厚實,也因此最明顯的表現就在身形上的圓潤流暢。

在幾個回合下來,路明根本連立羽的衣服邊角都沒有碰到,但卻累得上氣不接下氣,其他的正式學員都嘲諷般的譏笑著路明,並且大聲的起哄笑說:「阿明,你是不是午飯沒吃飽呀?連一個還不是正式學員的新人都沒辦法擺平,我看你應該重新訓練一下,從基層學員當起好了,不然太丟人現眼了呀!」

甚至圍繞在一邊的新進學員也都忍不住笑意,而在其他區塊練習的人也逐漸地發現了這裡的騷動,並漸漸的往這裡聚集而來。

也因此路明更是覺得羞怒難當,他隨之大喝一聲,內息一下加速轉動,讓能量充斥著全身,然後雙拳交錯著,腳下一個箭步就往前蹬了過去,氣象森嚴的一拳一拳的擊出。

雖然藍家的武學也是以御空術見長,但是藍家著名的技藝當中也是相當富有盛名的,尤其是空手對敵的近身搏擊是相當知名的,其中利用如水一般強韌的真氣,透過特殊運行的路徑來使得拳腳的力氣倍增,這時路明使用的就是其中的一種。

立羽只覺得綿密的拳風伴隨著破空聲襲來,而這個路明發福的身體竟然相當靈巧的踏著步伐前來,雖然立羽有把握接下這一撥攻擊,但是卻感覺到這極為具有侵略性的氣勢後勁相當強悍,他能肯定接下來會有更強的一波攻勢攻來,他暗暗的運起了七分的內息,嚴陣以待著。

其實路明的招式在過去有一個名字叫做「源動功」,透過內息運轉來暫時強化肉體,並且使得皮膚周遭的空氣凝結,進而增強力道輸出,能妥善利用的人可以將本身的力道增加到十餘倍,是相當有威力的武功。

這個源動功一共有六招並且三十六種變化,其攻勢一波比一波強盛,如果敵人一味的躲閃不面對的話,當拳勢積累到最後,確實是相當驚天動地的攻擊,當初藍家先祖創下這一門工法的時候,正好是中古征戰時期,隨著藍家人的參與戰爭,就有部分的招式流入軍中,並且在幾次的戰役當中大放異彩,所以這門功法也因此在軍中流傳甚廣。

不過真正完整的源動功,也只有在藍家的道場當中才有教授了。

路明進到藍家道場學習了三年多也只學到了第一招,連下一個的變化是都還沒有學到,如果立羽就這樣閃過,他也只能繼續用著這一千零一招繼續攻擊著。

拳風吹動了立羽身上的衣服與頭髮,路明大喜的更加速著能量的運行,漫天飛舞的拳影就往立羽頭上壓了下去,他心裡想這下你可逃不掉了吧!

立羽一步都沒有退後,眼睛盯緊了滿天飛舞的拳影,不一會他找出那個真實的拳頭,腳下一個弓箭步,能量從左腳的湧泉穴轉了一圈,但卻像是受到阻礙一樣,直往回奔流,並且順著伸直的腿,經過了丹田、氣海、後椎、檀中,並沿著左手的經脈,這每一個穴道像是逐個的給予這股能量一股新的力氣一樣,在這樣的運行之下越來越強盛,像是越滾越大的雪球一樣,逐漸地形成一股巨大的洋流一樣。

那股強勢的能量隨著立羽後發先至的一拳一湧而出,在眾目睽睽之下正面擊散了路明聚起的能量。這正拳相對之下,路明只覺得一股寒冷並且巨大的力道從自己的拳頭方向蔓延而來,那巨大的能量幾乎是瞬間就將自己淹沒一樣,完全沒有給他一絲的反應時間與機會,而瞬時就被這股能量往後帶起,飛越了將近二十公尺的距離,甚至還壓到了後面來扶他的學員後就暈了過去。也是幸好立羽只用了七分力道,如果是全力出手也許後果就是他的小命就會直接交代了。

這事情發生的突然,整個場上的人被震懾的一片安靜,場中只有尷尬的靜默,立羽的身形比起路明不只小上了一號,兩方的衝突敗退的竟然是魁武許多的路明。

在那些飛仔正式學員驚訝過後,見到路明吃了虧的躺平,才清醒過來的一樣,一陣叫罵著的跳了出來。

立羽其實自己也是相當訝異的,他沒想到這個路明會是如此不堪一擊,而這事情似乎不小心被自己鬧大,看來是很難善後了。

突然,一個清晰柔和的女聲響起,一瞬間把這個劍拔弩張的氣氛打亂。

「你們好大的膽子呀!竟然在道場上私鬥,怎麼,還一個人打不過,就想要群毆了嗎?道場的規矩都忘光了?還是哪個教練是這樣教你們的嗎?」

宛如出水芙蓉的藍玥翎,拖著小小的行李箱,身上穿著白色的T-shirt跟牛仔褲,搭配著黑色的厚底鞋,與一件灰色的外套當成了披肩,相當休閒的一身裝扮站在了眾人眼前,臉上還漫著淺淺的笑意,但是嘴上說的卻沒有那樣的友善著。

原來一群氣勢張狂地藍家的正式學員,看到了藍玥翎就像是沒寫作業的學生遇到了老師一樣,馬上收起了氣焰,怯懦且恭敬的說著:「大師姐!……您誤會了,事情不是您想像的那樣的。」

藍玥翎靈動的眼睛轉了一轉說:「唷!所以你們急急忙忙衝向人家不是要教訓人,而是要發揮兄弟愛囉?要去看看路明師弟傷的怎麼樣嗎?」

一群穿著藍色正式學員制服的學員尷尬地回說:「是呀!我們是擔心阿明的傷,所以才急忙的下場看看,大師姐您千萬別誤會了!」

立羽別有興味的看著藍玥翎,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嬌滴滴的年輕女生,竟然管的動這一群趾高氣昂的傢伙,看起來還頗有威嚴的呀!

藍玥翎身後還跟了進來一個相當英俊的年輕人,他留著有一點長的頭髮,頭髮的末端不知道的挑染還是天生的少年白,有著一抹白色,整個人的穿著打扮相當一絲不苟的並且相當有品味,嘴角雖然有著淡淡的微笑,卻依舊有一種高高在上的距離感。

而他們後頭還跟著幾個提著行李的接待員,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只是很難去判定,這些行李到底是藍玥翎的還是這一個青年的。

藍玥翎走上前來笑著跟立羽招呼著:「立羽同學,你這一站是在湛藍城中嗎?你的其他朋友呢?」

就在藍玥翎笑著跟立羽對話的時候,那一群正式學員幾乎都嚇出了一身冷汗,這不長眼的小伙子竟然是大師姐的「同學」,這人背景那麼硬怎麼不表示一下,這下不就害慘他們了?

立羽倒是沒有太在乎那些人異樣眼光,他很淡定地回答說:「阿然他們的路線跟我不同,我們從聖心城一起出發之後,就各自前往下一站了,阿然他們是在泰山城,童道是去月空。是說他們現在應該也到他們的考驗點了吧?妳呢?」

其實立羽雖然看似平靜,但依然是有一點點地受寵若驚的,在高教學院當中他跟藍玥翎基本上是沒有什麼直接的接觸的,真要說連朋友都還說不上,他真的沒有想到藍玥翎會對他那樣的和顏悅色,這確實讓他有一點點得手足無措,並且相當尷尬的。

藍玥翎帶得相當友善的笑意說:「我剛剛才通過了日港城的比賽,正要往鳳凰城走,想說剛好順路就回家看看,沒想到剛好來得及看到立羽同學深藏不露的身手呢!」

立羽正有點不知道怎樣回應藍玥翎的時候,後頭趕上的那個年輕人打斷了兩個人的對話,就對著藍玥翎說:「玥翎小姐,你們藍家的道場設計的還真的很特別,居然建立在頂樓,這設計的人還真的煞費苦心,不知道是哪一位名家典範?我也想要在我們劉家建設一棟這樣的大樓呀!」

這溫文儒雅的態度,像是絲毫不覺得他打斷別人的對話一樣,並且連眼角都沒有抬起來看立羽一眼,是說立羽也還真的絲毫都不在乎著。

藍玥翎回應說:「劉同學的眼光確實是很不賴的,這裡的所有建築物都是由家祖所設計的,不過對於家大業大的劉家,我想也只是小兒科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