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38

第三十八章 這就是傳說中的惹事體質?

棣天算是聽了立羽的勸說,稍微舒展了緊皺的眉頭說:「好吧!你就在這裡待著好好休息一下,我跟那老小子談完就來找你。」

高華騰側過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讓棣天跟著他穿過私人通道。

立羽則留在了沙發坐下,靜靜的欣賞著建築。

這時候大門走進來了幾個在笑鬧中的年輕人,左邊的年輕人被推了一下,眼光一撇,正巧看到了立羽坐在了沙發上,他連忙扯著其他人到立羽眼光未能所及之處,在角落商量了一下後,就留下了一個人在一旁盯著立羽,其他人則直接進入了藍家道場的專用門戶。

立羽正抬頭看著那裝潢上精美的浮雕,一個女服務員突然走上前來,微笑地問他說:「先生您好,您是否覺得有一些無趣呢?我們道場現在正好有學員在練習,您要不要前去參觀一下呢?」

立羽聽到這樣的消息,相當開心的說:「真的可以嗎?」

女服務員神色不變,但眼光閃爍了一下之後,微笑的說:「當然,麻煩請跟我來。」

立羽絲毫不懷疑地跟著女服務員走進了傳送通道當中。

他在傳送通道中其實心情是有些興奮的,要知道藍家道場在聯盟當中的名氣是相當大的,並且藍家的武學也是相當獨樹一格的存在,能夠有這個機會做近距離的觀摩,真的是令人開心的!

這個傳送通道不是一個單向的傳送通道,他經過了幾個不同的轉折跟通道的穿梭,立羽透過了透明的玻璃牆還能看到來往辦公的人們在各個樓層或辦公室當中忙碌不休。而通道底下則是一個空曠深遠的空洞,而一間間的辦公室就圍繞在這個空洞圓環之上,原來這個建築內部是這樣子的呀!

立羽看著這些通道不免有些疑問說:「不好意思,小姐,請問這條通道是直接通往上層嗎?怎麼沒有看到有其他人搭乘呢?」

女服務員神色猶豫的回應著說:「那個……,因為我們這一條通道只提供給來訪的客人使用,所以一般員工是不會搭乘的,您看,這樓上就是道場了。」

立羽抬頭一看,上面確實已經到盡頭,傳送的軌道也慢慢沒入到通道終點當中,並且承載他們的平台也逐漸地浮上地面,可以看見原來這一層是固定在地面上的建築頂層了,接下來的樓層就是那個用磁力懸浮的部分了。

站在這個點往上看著,就會看到一個巨大圓錐形的巨大底部,並緩緩地轉動著。

立羽面前是一片相當空曠的空地,在空地之後是一個暗灰色碎石頭鋪出的開闊走道,而空地則是滿佈著綠色的草皮,整個草地修整得相當整齊,看得出是花了不少功夫打理。

這個頂樓四周都是玻璃的透明圍牆,外面遼闊的藍天就像是連接著這一個樓層一樣,像是自己身處戶外,但又很真實的感受到空調的室內感。

立羽正打算請教帶路的那位女服務員一些疑問的時候,回頭一看,那名女服務員已經下樓去了,他想大概她是有急事要忙吧。

他只好順著方向往前走通過了維持相當良好的綠色草皮上,是一個有個玻璃帷幕像是有氧教室的房間,房間裡大概有四五十人正在過招練習著,場上有幾對手持兵器的男女正在相互較量著。立羽心中疑惑了一下,想說聯盟不是實施兵器管制的嗎?為什麼應該在國家武器館才看得到的兵器,在這裡好像是人手一把一樣的隨處可見著。

這一群男女依著同樣的頻率與姿勢,一招一式的揮動著這些兵器,動作富有著韻律與節奏感並且相當整齊劃一,看起來是相當好看的。他們演示的那些招式,與高教學院所教授的基本體技大致上相同,但細為之處卻有種很不一樣的感覺。

立羽跨過了那個玻璃帷幕後四處張望了這個教室內部,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透明玻璃的關係,所以他很難去估計這個教室有多大,只能盡量用藍色的防滑地板來判斷,而天空上的圓錐體還在穩定的運轉著,而陽光並沒有因為椎體被遮擋,而是利用那些玻璃牆面或是折射,讓透光而進的陽光充滿了整個空間,真的會讓人感覺就在室外的平地上一樣。

整個空間的光線明亮溫暖,而空氣中氧氣的成分似乎比戶外稀少一點,他能感受到吸入肺中的空氣比平常循環運行還要來得慢上了一半,血液送到體內的氧氣量減少,因此血液也會加快輸送氧氣的速度,來使得身體去適應,同時也會加重身體的負擔,確實是一個相當適合訓練的地方。

幾個注意到立羽的學員訝異地看著這個在大門口的陌生人,立羽有禮貌的跟像他行注目禮的這些人打了個招呼,但並沒有得到他們回應。是說本來他的神經就比一般人大條上許多,所以也不以為意著,他繼續悠哉地走進了這個大門,然後他就望著在教室中央處有一群人聚集在那裡,而在那群人正中間是幾個相當年輕的人正在說著什麼,而周遭的人正圍著他們認真的在聽著他們說話。

立羽好奇地背著自己的隨身背包靠了過去,他緩步走向了那一大群人聚集的地方,其中一個體型很壯碩的年輕男子,正口沫橫飛地說著話。

「能夠加入我們藍氏道館是你們的運氣,在我們道館當中的每一個指導教練都是國家級的水準,所講授的課程也與一般人所學習到的有相當大的差異,在整個聯盟的軍界或是政界的領導人物們,絕大多數都有接受過我們藍氏武學的薰陶,可以說是各種管道都有所涉及,不管未來想要到哪個單位或是機構,幾乎可以說是門戶洞開。各位如果能從道館中順利結訓,不僅未來的前程一片光明,要進入一流的單位服勤任職更是輕而易舉。但是!不要以為現在進的了藍氏的大門,就自以為自己是藍家的學員了!怎麼可能那麼容易?!想當初我也是經過一番寒徹骨,歷經各種考驗咬牙苦忍了多少日子,今天才有站在這裡的機會,配上這一件代表正式學員的水色制服。」

這主講者相當驕傲的挺起胸膛,像是展示一般的在展示著自己鑲著銀邊的制服,然後得意洋洋地望著眾人繼續說:「所以剛入門的人還是要從最基礎的學習,從每天的環境掃灑、奉茶伺候做起,並且如果有違背規定的行為發生,就會給你們一些小小的懲處,但是如果是情節嚴重的情事馬上就會被掃地出門。經過道館的評比淘汰之後,你們才能正式成為入門弟子,所以為了各位好,道館的師兄們會好好的磨練你們,你們要知道這是我們對於各位一片恨鐵不成鋼的的苦心呀!」

立羽聽了這些言論只單純覺得相當好笑,這些人辛辛苦苦地終於求得入門,但卻不是接受那些名師的教導,而是先來聽這些所謂的「師兄」的精神訓話,甚至還說出這些學習技能只是為了晉升成領導階層的踏腳石,這真的就是本末倒置了。

他轉頭看著一邊也為著聽那個「師兄」說話,但臉色有些發白的年輕人說:「你沒事吧?看你臉色不太好,怎麼了嗎?」

那人搖了搖頭說:「沒事,唉!只怪我的父母只是聯邦基層公民,連接受晉級的考試資格都沒有,我的資質又不算太好,只在初等教育中心接受過一年多的訓練後,之後就只能半工半讀的在夜校學習。好不容易託人四處介紹,終於進入了道館,想說將來能藉此找一份有前途的工作,沒想到還有淘汰制,我想我一定會被踢掉的。」

立羽爸媽雖然已經失蹤了,但是他們依然是國家級院士,所以在立羽滿十五歲的時候就理所當然地取得了「正式公民」的資格。

在聯盟中其實有相當分明的「階級」,像是立羽這一種有著正式公民身份的人是屬於中階層的存在,擁有許多正常的行政行使權。當然也會有許多低階層的民眾,可以獲得公民證,但是他們必須有在聯盟正式機關當中任職,又或是自願地進入軍隊,才可能獲得由聯盟政府正式核發的公民證。

其他的人就只屬於一般的聯邦人,並不具有公民所擁有的行政行使權,當然也包括了教育與社會行政權。在聯盟的教育體制當中,正式公民是有接受正規教育的資格以及補助,而非公民者則需要由教育部審核之後是否具有足夠的能力,才不會浪費教育資源。不過這個法規在這些年已經慢慢地改上許多,立羽還以為現在聯盟當中已經幾乎沒有這樣的階級區分了。

立羽疑惑的問:「難不成藍家的道場會那麼封建嗎?不是說藍家道場是一視同仁、不分階級,要打破那些科層藩籬的存在嗎?」

在身旁的另一個稍微年長的男子嘖了幾聲不屑的說:「諾!你看那邊正在休息的一群人,他們是跟我們同一天進來的,那些人的父母如果不是領導階層的,就是那些跟政府高層關係良好的地方仕紳。在他們還沒有進來道場之前,就已經有人幫他們打點好一切了,一進來就是正式學員,什麼一視同仁?一切都是宣傳手段罷了!小兄弟,雖然說是什麼『試煉』,但是老實說,就是要找一些幫忙勞動、打雜的人,看開一點,忍一忍就過去了。」

立羽探頭看了過去,在左邊確實有一些坐在一旁悠哉聊著天的人,身上穿的衣服不就是剛剛前面那個人所說的正式學員的制服,雖然從他感知到的氣息,確實有一些是能力較強的人,但並不是每一個人都那樣的優秀。

立羽放開感知探索著,他能感受到那些能力較強的人,周圍有著能量散逸的感受,並且泛出了淡淡的光澤,其實光是由外觀進行判斷,立羽就能直覺性的判斷出哪些人的能量比較強。

立羽眉頭一皺,碎念說:「真的是擺明的欺負人呀!」

台上這時正在講話的是一個微胖的男子,他早就看到了立羽進來,他隨即跟旁邊的人交換了眼神,然後大聲斥喝著搓:「欸!那邊那個傢伙,鬼鬼祟祟地在那裡聊什麼天?對!我說的就是你!你給我出來!」

立羽左右探看著,然後手指著自己問到:「我?我並不是……」

那個胖子肥厚的手掌一拍,發出了一聲巨大的聲響。

他狠狠的罵道:「對!就是你!好大的膽子,不是道場的學員,還敢鬼鬼祟祟的偷聽呀!給我滾上來!」

立羽聳了聳肩,心裡嘀咕著最近自己是有惹事體質嗎?怎麼老是有事找上自己,但他仍然還是放下背包,緩緩地走上前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