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仟貳佰肆拾壹] 我們與惡的距離,關於一個失去孩子母親的新聞人,又該怎樣去衡量?

今天這一篇網誌還沒有要跟大家聊這一部我今年目前最喜歡電視劇的心得,

只是剛好在看完昨天的兩集之後,然後看到似乎網民對於喬安挺不友善的,

然後確實在看著喬安的態度與舉動,她對大芝跟大芝父母的那些橋段,

會思考著,這樣真的是一個專業的新聞人嗎?

又或是受害者真的可以像是全世界都欠他們一樣的去無限上訴上綱嗎?

我很喜歡這一部電視劇也確實是因為,幾乎整部劇當中的每一個細節,

都可以細細地思索跟討論,而今天我們就聊聊撥出迄今,「宋喬安」這個人吧!

一個新聞媒體工作的佼佼者,一個收視率救星般的新聞部總編輯,

強勢、聰明,再失去了孩子之後,同時面臨即將破碎的婚姻與家庭,

心傷痛的還未結痂的她,不敢面對自己暫時離開,

而失去「可能」救回兒子的機會,她用冷漠與憤怒讓自己變得堅強,

那個女魔頭般的總編輯就這樣的出現。

在劇情中設定,她確實就是一個受害者,但同時也扮演加害者的角色,

所以在昨晚,她下達指令「跟蹤」李大芝,然後又與大芝父母的衝突,

我想絕大多數人都會覺得這個女暴君好沒有人性,

也會有很多人更心疼著李大芝一家,確實這一家三口相當無辜,

但「宋喬安」卻其實也令人心疼!

其實一個身為總編輯的新聞人,確實要有足夠的專業跟對新聞的敏感度,

當他瞬間判斷出「李大芝」這一個她頗有好感的年輕人,

其實是殺死她兒子兇手的家人的瞬間!

一個情緒根本不能自控的母親,他只能用他的「習慣」去行動,

他已經習慣多年的「新聞總編」的身份,一個敏銳並且專業的態度,

「下達指令」「追新聞」,這樣一個看起來就是「壞人」的決定,

她當然知道李家其他人的無辜,她當然知道李大芝沒有錯,

但是整整兩年,她的怨、她的恨她那積累出的負面情緒,絲毫沒有出口,

當那個也許會通往地獄的出口出現在她眼前的時候,

她只能用盡全力的傾倒,因為她並沒有機會在那個時候示弱了,

那是她這兩年賴以為生,之所以能堅持下去的高傲。

她不想也不能去當一個「好人」,去當那一個諒解並且溫柔的「聖人」,

當她舉起新聞媒體輿論的屠刀的時候,她當然知道她是那個「壞人」,

只是身為一個「無法保護孩子的母親」,那是她微弱並且可說可笑的張牙舞爪了,

她只能為了自己、為了她覺得是她沒有保護好的天彥,

披上那個「殘忍」的「新聞殺人魔」般的角色,而那樣的悲傷卻是更深沈的,

李大芝還能跟父親說出,至少還能幫助人,讓她能覺得活著,

但孩子不會再回來,生活已經亂到失去自己的喬安,

她當然想要一切都回復原來得樣子,但他別說沒有修補的能力了,

她才是那個已經自顧不暇的人,她已經沒有正能量可以分享,

她不是不去當個友善的好人,是她只夠力氣去當那一個「壞人」。

但喬安真的壞心嗎?她真的是那個為了新聞不擇手段的新聞女魔頭嗎?

她在會議的時候「只播兩則」新聞的指示,

還有凝視著李大芝空下座位的眼神,其實都看得出來他其實連當壞人都很辛苦,

被她的人生壓的喘不過氣的她,確實做出了有些情緒性的報復,

但她卻還是堅守了自己的某些價值,還有她善的那一面,

她最終還是不是「惡」,她最終還是與「惡」有著「距離」,

而很有趣的一個邏輯是大家很清楚「不要檢討被害人」的角度,

卻還是會對於喬安的恨有許多的不諒解,但她其實只是一個受傷的人,

當被觸及傷口的時候,一定會刺痛、難受,

也許他宣洩情緒的角度有點殘忍,但我想其實李大芝還是能明白,

所以當喬安流淚控訴完之後,大芝沈默了,而她轉身離去的時候,

憤怒的對象,已經不是喬安,而是「媒體」這個可怕的殺人兇手了。

其實這一篇網誌說了很多,我只是想說著「我們與惡的距離」,

之所以精彩,並不是在批判「惡」這一回事,

而是更深刻的探討「我們」以及「距離」這兩個詞,

種種的事件發生,我們怎樣選擇路途,我們跟所謂的惡又將有多遠的「距離」,

今天說了喬安,其實也是想要更明確的指出,

「其實沒有人是壞人」,沒有人是單純的「惡」,

只是在某一些情況跟狀況當中,他們選擇了走上靠近「惡」的路徑,

所以才會有王赦這樣只是想找到為什麼這些人會走上那條路,

然後想要藉此阻止來人走上那條路的想法,

這真的是一部非常有故事與真實的電視劇,演員跟整個劇組都非常強大,

是很值得看的電視劇!

親愛的網誌先生,如果可以,雖然這是比較沈重的電視劇,

但不妨撥空看看這一部,有著許多真實社會影子的故事,

同時思考看看,你,與惡的距離吧!(我們與惡的距離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