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34

第三十四章 一個公務員的自我告解?

立羽站在了反重力的運送軌道之上,以時速不到25哩的緩慢速度往著湛藍市中心的方向慢慢前進。這一條海底通道,是湛藍城相當知名的景點,透過著那透明的玻璃,能觀賞著屬於這個海洋城市的美麗景觀,同時也能欣賞著這一條美麗的聯邦海底隧道。

湛藍港口與湛藍市區一直都隔著一個半圓形的小海灣,在很久很久以前,來往這個小海灣都必須靠著船,但由於這個小海灣並不夠深,所以並不能進入大船,所以一直在港與城市的通聯都不那樣方便。直到聯盟初年,政府重新規劃了湛藍城,刻意地把這個小海灣拓寬,並且進行了人工造地。

這百年來,這一個原來只有十幾哩的小峽灣慢慢的拓深,而原來只是一小片的海埔新生地,也慢慢被推展出去了,原來的腹地也越來越寬,海岸線也越來越長,逐漸地這樣個海灣也越來越大,甚至成了相差有個百公里的深闊海灣,這樣的生態巨變在政府的刻意培養之下,更是形成一個相當獨特的海底生物圈。

並且在這樣的改變之下,湛藍港逐漸變成聯盟當中最頂尖的國際商港,並且也有著可以容納著整個天盟大陸貨物轉運的港口。也因此,政府為了港口與城市的通聯方便,在海灣之下建立了一條可以連接港口與城鎮的海底隧道,在這樣有著自動運送軌道,長達近兩百公里海底隧道就這樣出現,並且除了交通的方便之外,這個將海底美景盡收眼裡的隧道,也無心插柳地成為了湛藍城相當重要的觀光景點,並且也帶了相當巨大的觀光收入。

湛藍市是湛藍城的核心都市,有著千萬人口的大城市,同時也是在整個天盟大陸最南端,三面環海的天然港灣,同時也是長河吞吐這河、海運輸的重要貨物點,在通過密集的交通網絡將西半球各地的天盟大陸的貨物與商品,散佈到整個天盟大陸,可以說是整個大陸當中最重要的交易來往的據點,所帶來的利潤對於聯盟來說是相當可觀的。

在整個聯盟南區,人口密度是相當高的,除了這個湛藍城大城市之外,大多數人都會居住在沿海一帶,並且這個湛藍城更是這人口與商業最密集的地方,在湛藍成當中有絕大多數的人都從事著與海有關的工作,他們其中從事著商業往來的生意經營者也是佔了極大多數的。

其中最有名莫過於藍家了,他們在整個運輸往來生意經營的佔有率最大,幾乎壟斷了整個市場,不但手下有著屬於自己的龐大船隊,並且與其他各區的關係相當良好,在政治界也有著相當的影響力,同時也獲得了許多商品的獨家代理權,使得藍家逐漸成為整個西半球最大的運輸業集團。

而藍家的崛起,更是宛如傳奇故事般的存在。

在聯盟曆七年,那時候藍家還只是一個小型的運輸企業,就在那時候的藍家船運創始者相當卓越的領導之下,並且不斷地拓展事業版圖,更是把原來的運輸業的觸角慢慢往各種行業延展,像是自行研發船舶、或是一些運輸科技的研發,甚至連宇航都有涉入,讓藍家逐漸從基礎的運輸業外,慢慢的成為聯盟的商業龍頭世家,加上其掌控的運輸動脈,放眼整個聯盟幾乎找不到一個能跟他們相比的企業體。

棣天有些不自在地站在了立羽身邊,他從退休之後基本上就再也沒有踏入過這個湛藍市了,他已經慢慢習慣那個海港的閒散生活,對於這個擁擠且快速冷漠的人群,讓他滿身的不舒服感受,尤其是那些各式各樣的自動化設備,更是讓他這個科技冷感的老人家覺得相當感冒著。

他忍不住的開口抱怨著說:「這什麼鬼連通道,慢吞吞的,早知道我老頭子就自己開船渡海,這樣不知道快上多少呀!」

立羽這時才收起了觀光客般的看景色的態度,笑著說:「棣爺爺,你怎麼了?你不覺得這裡的設備真的是相當完善嗎?聽說這一條人工隧道就花了整整十年的時間建設,別說整個聯盟當中找不到比這條隧道更具有觀光價值的地方,也許放眼整個天萌大陸都不見得有比這裡更別緻的景點了!」

立羽在棣天家休養了三天,棣韘芷的神醫稱號真的不是棣天在亂膨風吹牛的,立羽那天雖然因為要躲避那個黑衣人的捕捉,免強動用了內能,並且還因為在翻滾的過程造成了傷口的迸裂,確實也讓棣韘芷發了一下醫生的脾氣,還規定了立羽兩天都不準離開床。不過也在她的細心照料,以及極為高超的細胞再造技術在相當精準的用藥之下,總算讓立羽回復了七八成的身體狀態,要不是立羽因為還在比賽期間,棣韘芷還不打算讓立羽就這樣在「還沒有痊癒」前離開,在立羽依依不捨的告別下,由棣天帶他到了藍家拜訪藍家的大佬,來借「搭順風船」到下一座城市去。

不過奇怪的是,在這一段時間當中,就沒有任何的可疑份子在到棣天家附近了,這或許跟棣天不知道從哪裡請來的那幾個人高馬大的警衛有關係吧!

棣天這時候環顧了四週,然後悶聲說:「就這一條鬼通道?有什麼好的?當初花了那麼多人力與時間,結果呢?不就是建造了一個大型的水族館?真的是一群笨蛋般的存在!腦袋都長到膝蓋上了!」

棣天似乎對於這一條通道是相當的不滿著。

立羽對於棣天的不滿相當好奇的問:「這一條通道可以說是聯盟最著名的海底隧道,近年來為了湛藍城帶來的多少的人與巨額的資金,也讓湛藍城成為了數一數二的觀光大城,也連帶地促進了商業與經濟的繁榮,對於整個地方都是有所成長的,這樣不好嗎?話說前些日子我還看到了天訊的新聞在報導湛藍市長還因此接受了表揚呢!」

湛藍城這幾年逐漸擠身為聯盟人民投票中最想居住的城市之一,除了歸功於它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與溫和天氣之外,更因為這連任三任的湛藍市的女市長「陳澎花」大力推動的城市觀光政策。也在這幾年當中每每在排行最優秀的城市的時候,湛藍市也都一直成為十大最優秀都市當中的一員,甚至還有數度成為了冠軍城市。

棣天嘆了一口氣說:「小伙子呀!你有所不知呀!你現在看到的都只是表面的光鮮亮麗,那些都是用美觀的廣告跟行銷手法包裝出來的完美景象,但在這裡住了大半輩子的我,看到的卻是截然不同的樣貌。」

立羽說:「難不成這個海底隧道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缺陷嗎?」

棣天沉住了表情,臉上那些像是刻畫著歲月經歷與過程的皺紋微微的皺了一皺,他思索了一會後說道:「當年在策劃這個什麼鬼東西的隧道的時候,我就是第一個反對的,雖然當初有很多人也是支持我的想法,不過還是起不了什麼作用。人微言輕,我也不過是管管制序的警備負責人而已,也許在湛藍城還有些人賣我的面子,不過充其量還是個吃公家飯的官,怎麼搞得贏那些為了利益,為了有機可趁的商家跟無良政客!真是操他媽的!這些只看眼前的蠢貨,就只想要眼前的利益。要知道從湛藍城開始植這些海埔新生地,規劃這些新陸地的產生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太對,把海岸線往南延伸之後,其實就是把海底大陸棚的豐富海底資源去填補了起來,甚至同時還把從東方流向西方的的溫暖海潮硬生生截斷,慢慢的就使得魚群的生態被破壞,也使得這些魚群只能漸漸地向南移動。本來建設這個寬闊的海灣,是為了讓這些海洋生物與航運能有一個緩衝,讓新生陸地所造成的傷害有能有所??,雖然不能完全的舒緩傷害,但至少能讓海洋生態圈有一個休養生息的空間。結果一個新的建設局的局長上台,鼓搗著那個莫名其妙的政策大轉彎,居然還把腦筋動到了這原來僅存沒有破壞的海灣。想想我那時候也是氣糊塗了,一怒之下就辦了退休,然後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個法案通過,絲毫使不上力!這些年來湛藍城的漁獲量已經銳減了,許多漁民也不得不改行換業維持生計,並且這些年人口越來越多,許多各式各樣的行業因應而生之後,這個海洋生態的議題基本上是沒有人在管了呀!」

立羽抬頭看著那些悠遊在玻璃壁外的魚群,皺起眉問著:「那這些魚又是?」

棣天搖了搖頭繼續嘆息著說:「這些政府的走狗研究人員,為了替政府瞞天過海,特地的將外海捕獲的魚群放生進海灣,每年美其名的說是編列重建海域的預算,其實就是幹著這些挖東牆補西牆的蠢事,把不同生態系的魚群放在一起,真不知道這些研究人員的書是讀到哪裡去了。算了,別提了別提了,這越說越難過越說越生氣。」

立羽又在四周張望了一眼,他開始突然理解所謂的「最美麗的事物都是幻想」這句話,在剛剛他還覺得美麗的景象,在知道這個殘酷的現實之後,再看清這些各類看起來生態極為多元的魚類,只是政府花了重金買來的「新住民」與「表演明星」們之後,他突然覺得這個景觀不再那樣迷人,並且他更是覺得聯盟怎麼老是在做一些犯錯後再試圖補救的事呢?這是在他遇見花筱葉之後,再次的對於聯盟有著奇妙的不認同感。

隨著通道漸漸的往上,終點站也隨即要到了。

伴隨著煞車聲,幾聲銳利的破空聲突然地從隧道傳出。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