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33

第三十三章 這一淌渾水很不好躺呀!

棣天思考了好一陣子之後,突然嚴肅的對立羽說:「小羽呀!你信不信任老頭子?」

立羽有些適應不過來錯愕地問:「棣爺爺,你怎麼會突然這樣問,我當然相信你呀!難不成棣爺爺您要幫我歸還嗎?」

雖然跟棣天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但是立羽可以感受到棣天的正直以及他的豪氣干雲、直來直往,這樣的性格在這個時代,聯盟因為科技越來越發達,人與人來往之間因為快捷便利而越來越有疏離感之下,這樣的脾性反而更給人一種信賴感與熱情的溫度。讓立羽並不會因為現在人與人的不信任與人際裂痕的關係,而產生不信任或是距離感。

棣天笑著說:「如果是二十年前,我老頭子一定會拍胸脯的保證,絕對幫你妥妥的送還,但是現在……,不比當年了呀!」

棣天搖了搖頭,當年他手握著長浪江支流與長河上九十多個大大小小港口的司令權,不要說護送一個毛頭小子,就算他運上一整隻的軍隊只怕也沒有人敢過問,但現在人事已非,長河上的勢力多是各自為政,每一個河港的主事者,都只為了利益設置關卡,再也沒有人有當初那種向心力了,這其實也是棣天當初心灰意冷決定退休的原因之一。

立羽疑惑的問著:「那棣爺爺,你為什麼會問我這個問題呢?」

棣天收回回憶的情緒說:「老頭子我在長河上走闖數十年,唯一說得上佩服的也只有掌握聯盟水運命脈的藍家,老頭我和現今藍家的掌舵人藍鈞旭那老小子還算有那麼一點的交情。我也大概知道藍家對於稱霸聯盟並沒有什麼想法,所以我想要把你託付給藍家,靠著他藍家的勢力,絕對能安全地把你送到皇城,在媧皇的勢力之下我想也沒有多少野心者敢輕舉妄動,所以只要你到達皇城把書交出去,應該就能就此脫身了。」

立羽知道能就此解決相當開心著,但又有了另一個疑問說:「那不如我就直接把這書交給藍家如何?他們送去就好,就不用我去送拉!」

棣天搖著頭笑說:「小伙子果真是小伙子,你以為這東西不在你身上就可以無事一身輕了嗎?真的是太單純了呀!這些被利益啃走良心的傢伙,才不講這種道理的!他們動不了書八成就會把主意打到你身上,他們一定就是會打著把你抓走,然後逼你把內容背出來的這種下流的招數,你想要交給藍家就脫身?別傻了呀孩子!你現在唯一的方式就是把這本書直接送到現任媧皇手上,讓他警告那些對於這本筆錄有妄想的傢伙,讓他們冷靜冷靜。要不然,我想你這個小小的腦袋,對於那些人來說,不就是一本活著的『悟天筆錄』?」

立羽心想也是,想不到原來只是一個還書這樣簡單的一件事情竟然會變成如此複雜的地步,這恐怕也是他老爸當初把書借出來後,千思萬想也猜想不到的事情吧!

棣天正想要跟立羽說著有關藍家的一些事情的時候,棣韘芷就在樓下樓梯口喊著:「爺爺!有幾個客人想要見你,你有沒有空下來一下?」

棣天和立羽對視了一眼,想說不會是找麻煩的上門來了吧?這樣光明正大難不成還真得目無王法了?

棣天轉頭向立羽說:「小羽,我這就下去看看!你別擔心,我棣天雖然年紀大了,但手底下還算索利,也還有幾個老夥伴們願意跟著我混,在湛藍城當中我還有把握沒有人敢在我眼皮底下動你,你就乖乖的在樓上休息吧!」

他說完之後就轉身下了樓。

立羽看著棣天匆忙地走出房門,心想既然這事情鬧得那麼大,他是不是應該通知一下小姨才對?

小姨現在應該很擔心吧!可是大會卻規定所有人在比賽時間不許使用通訊器械,這下倒麻煩了!他靈光一閃,對了!可以請韘芷姐幫我聯絡一下小姨,這應該不算違反規定吧!

然後他不禁想想,如果小姨的脾氣有韘芷的姐一半,歐布!是只要有韘芷姐的三分之一的溫柔賢淑就好了。

正在這樣胡思亂想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一種奇妙的不安感,而精神力也倏地一繃,整個人像是拉緊弓弦的弓一樣,雖然不知道如何解釋這種感覺,但他明確的知道現在有人在窺視著他,甚至他還能感受的到那個帶著惡意的眼光正從窗外肆無忌憚地注視著他。

那是一種像是被尖銳的針輕輕地刺著的感受,而那種恍如實質的殺意,跟當初周子龍暗算他的利器帶來的感受一樣,但是現在更是強烈了千百倍不止,這讓立羽感覺芒刺在背著,而這樣的情況持續了整整五分多鐘,直到立羽隱隱約約地聽到棣天宏亮的聲音跟那個客人的討論著。

那一種窺視的感受終於突然消失,但立羽卻感覺更加的不舒適,因為那一種宛如要把他吃得連骨頭都不剩的威脅感卻越來越強烈,看來這即將來犯者的武功境界已經到了氣若實質,如果不是立羽那個敏感到異常的精神感應,恐怕就算來人接近身邊他都是一無所知,隨著空氣中的那種奇妙波動,讓立羽知道對方就要發動攻擊了。他在心底估算著,以棣天的功力,在聽到異響之後,在衝上來房間的時間大概需要三到四秒的時間,他要如何在這個功力絕對超過他不只一籌的敵人手下稱過這幾秒鐘的時間。

就在那風馳電掣的霎那,一個身影破窗而入,大片的玻璃碎片伴隨著巨大的聲響闖進了立羽所在的房間當中,這宛若黑夜一道影子的來人,像是老鷹攫取獵物一樣的撲向了立羽那個躺在床上移動困難的身體。

面對如此強恨的敵人,立羽突然又進入那種奇妙的寂靜冰冷世界中的狀態,他的心神瞬間冷靜了下來,腦袋瞬間清晰得像是最精密的電腦迅速地分析著這來人的所有動作。

從來者一掌力量的幾個去向,立羽明確的分析著來人只是為了能夠迅速的制服他,所以那能量並沒有巨大的傷害力,也沒有那種破壞經脈的刁鑽力量,但鋪天蓋地的能量卻讓立羽幾乎無法動彈著,而且那個霸道的能量如果真的直接擊中立羽的話,確實可以讓他在最短的時間就暈了過去。

立羽意隨念轉,從剛剛的韘芷留下的碗筷抄走了一隻筷子,運上了所有可以動用的能量。他並沒有天真的以為自己可以憑著這一根筷子就能跟這個不知道比他高強上多少的入侵者相抗衡著,就算他現在身體狀況是他的最佳狀態,他恐怕也接不下人家的一招,何況他現在的身體狀態還是重傷虛弱的狀態,他只能利用各種方式為自己爭取多一點點的時間。

在入侵者破窗而入的那一個瞬間,他的筷子脫手而出,但卻不是對著他背後的入侵者,而是對著門旁邊的電燈開關,在喀咖的輕響一聲之後,室內突然陷入了一片漆黑,立羽就趁機順著床沿翻入了床底,然後迅速地往窗戶的方向靠了過去。

在一般人類得視力慣性當中,從明亮的環境突然陷入黑暗當中,瞳孔將會有一段無法適應的空窗期,視覺勢必會受到一定的阻礙,就算是後天再如何訓練,還是會有這樣無法避免的生物特性,立羽算準了這樣的生物本能,想說即使這個入侵者就算再厲害,也最多只能縮短它恢復視覺的時間而已。

果然入侵者因為一時之間的視力反應不過來,那鋪天蓋地的掌力直接撲向了柔軟的床鋪,但同時也失去了立羽的動向。這個入侵者也迅速地判斷的,直接往房門閃了過去,魁武的身體卻像是棉花一樣輕飄飄毫無聲響的飄著。這個身著一身漆黑的的入侵者認為,人們在室內或是密閉空間中遇到襲擊的時候,通常會在脫困之後下意識選擇距離最近的出口路線,所以黑衣人直覺的判斷著立羽必然會在室內突然變成一片黑暗的時候,就往門口逃去,企圖奪門逃出。

對於這些企圖搶奪「悟天筆錄」的人們來說,最大的困難是如何在眾多的「競爭者」當中快速並且隱密的將書取得,對於他們來說不滿二十歲的立羽一直都不是他們重點考慮的部分,甚至都不覺得那是一個問題。

卻沒想到立羽不但沒有試圖跟這個黑衣入侵者較量速度,更是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只悄悄地躲在了距離窗戶最近的床舖底下,當黑衣人堵住了門口卻沒有撞上奪門而出的身影的時候,他忍不住地輕咦了一聲,並且身形快速的在室內繞行了一圈,試圖尋找立羽,但就差那麼一點點,他幾乎就快踩到了立羽腳,但始終還是沒有發現在床下的立羽。

棣天用驚人速度與聲響出現在門口的時候,黑衣人不得不跳窗逃出,棣天雖然迅速地出現,但闖進室內之後也僅來得及看見黑衣人的背影。正當他想也跟著跳窗追出去的時候,就聽到立羽的呼喊聲:「棣爺爺!我沒事!別追了!」

棣天正一腳踏上窗戶,一聽到立羽的呼聲就輕巧的翻了哥身回到了房間,並一把把立羽從床底下拉了出來,原來憤怒而緊皺的眉頭也鬆了下來開心的說:「太好了!你這鬼靈精,沒被抓走呀!」

他開心的摟住了立羽,興奮得像個大孩子一樣地跳個不停。立羽撕牙咧嘴的叫道:「棣爺爺,我的背呀!!!」

棣韘芷尾隨跟了上來,一打開電燈的時候看到那滿地破碎的玻璃,那杯盤狼藉的混亂樣子,還有棣天抱著身上還捆滿繃帶的立羽,在滿是玻璃跟木屑的床上彈跳著,她忍不住喊道:「我的老天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誰來跟我解釋一下?!」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