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31

第三十一章 放下執念沒有那樣難?

棣天開心的對立羽說著:「小伙子真有你的!我棣天好久沒有那麼開心的笑過了!我今年算一算也活了百來歲了,前半生都在名利權勢上汲汲營營著,一直到我們家老婆子離開,我才驚覺我這一生花費太多時間在這不重要、虛幻飄渺的事物之上,我受困在那些世俗的紛紛擾擾就這樣數十年過去,像是被囚禁在這紅塵俗世當中。在領悟這件事情之後,就決定趁著這把老骨頭還能動,退休隱居在這個城市當中,我以為就這樣能看開這世間一切的俗氣的枷鎖,直到現在才真正的了悟,原來我始終看不開這些虛華的存在,自以為放下了,其實還是把那些事情背在肩上,直到現在我才算真正的覺醒了。」

棣天拿起了手上的虹晶,那奇幻瑰麗的光彩依然流轉自如,但是在他眼裡已經如同一顆再普通也不過的石頭。他忍不住的感慨著,這一念之差竟然有如此巨大的改變。

他搖了搖頭感慨地說著:「執念是罪,無法看透事物的本質,也許就是我的修為一直在原地踏步的原因,從年輕的時候突破化嬰之後,一甲子的時間始終找不到突破的契機,如今放下了一切的執著,才知道原來這突破口就在這一念之間呀!」

棣天一身的武學在年輕的時候就已經達到人類可以達到的巔峰極限,但是始終無法踏出那最重要的一部,從化嬰到造化,進入先天真息的玄秘境界。這次因為立羽無心的一段話,終於踏出了那困難重重的最後一步,進入了先天真息的狀態,那過程玄之又玄的狀態,並非常人能輕易理解的。

棣天將虹晶石交還給立羽,眼中閃過一種相當深邃並且智慧的光芒。

立羽說:「棣老伯,這兩塊晶石可是我要送給韘芷姐的,你怎麼又還給了我呢?」

棣天笑了笑說:「小伙子,這我們心照不宣,雖然你說這兩顆晶石要送給阿芷,可是你卻是因為看我這個糟老頭子對於這兩顆晶石眼睛發直的愛不釋手才這樣說的,小子呀!我這幾十年可不是白活的呀!」

立羽的頑固脾氣又犯了,他堅持的說:「不管如何,韘芷姐都是我的救命恩人,這兩顆晶石我還是要送給她的。」

棣天搖了搖頭微笑說:「黑!小伙子,你的固執倒是不比我年輕的時候差到哪去,這樣好了,我們彼此都退一步,這一塊項鍊就讓你自己留著,那這塊大的晶石我就當作是阿芷的嫁妝幫她收下了,可不准跟老頭子我還價了!」

這可不是棣天想佔便宜,將比較小的一塊給立羽,自己佔了大份。這顆小的晶石是來自於虹的眼睛,是虹能量匯集最精華的的部分,相較於牠頭頂上的巨大晶石來說這小小的一顆,不管是在硬度還是在能儲存的能量與本身能量的純粹都不能與那一顆眼相比。

那顆眼晶雖然是小小的一塊,但它的珍貴程度絕對不會比那顆巨大的的晶石差上幾分,何況那顆晶石已經微微的泛出紫光,代表這顆「紅晶」已經快要成為更珍貴的「藍晶」了。要知道這樣的「紫晶」已經有協助修煉的功用了,雖然還比不上真正純粹的藍晶,但功效已經是令人心動的珍寶了!

立羽不知道這些晶石的價值與差異,就隨口同意的說:「好吧!那我就不客氣收下了,謝!」

他順手就將項鍊掛在了脖子上,心想就當作一個紀念也好。

立羽突然想起地問道:「對了!棣老伯……。」

棣天微微的皺起了眉頭,打斷了立羽的話說:「還有,別叫我棣老伯了,聽起來怪生疏的,你不介意的話就跟阿芷一樣叫我一聲爺爺好了。」

立羽笑著說:「好的!棣爺爺,既然我的獵晶行動已經通過了,那我的下一站是在哪裡呀?」

這些參與海選賽的參賽者都必須在完成比賽之後或宣告放棄之後才亂數的抽出下一站,立羽因為昏迷了過去,所以並沒有經過這樣一個程序。

棣天有些不高興的說:「怎麼?這麼快就想走啦!你背上的傷可是還要經過好幾天的療程才行呀!」

雖然知道立羽不會久留,但是他心裡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些的惆悵,他難得遇見那樣投緣的年輕人,他越看越是欣賞這個孩子,他恨不得多跟他相處一段時間,但是他也知道這是相當困難的。

他從上衣的口袋掏出了一張淺灰色的紙,遞給了立羽對他說:「你的下一站是在東北方的望鄉城,我說你這小伙子運氣真的不是普通的差呀!」

望鄉城是在天盟大陸的東北方的藏魂高原上,跟湛藍城剛好是斜對角的地方,兩個地方直線距離就相距將近一千五百公里,中間還隔著一座巨大的山脈。而這座城其實是往來聯盟各地的重要航空站,每日會有數十班的航空艇,就是從城北三公里外的空中廣場起降的。

望鄉城是一個相當高科技的城鎮,是相當繁華熱鬧的,是屬於商業經濟相當發達的城市,跟湛藍城又是一個截然不同氛圍的城市。如果要搭乘高速列車前往的話,就需要先往北方去,回到聖心城之後,再轉搭前往東北的列車穿過古奇山脈之後才會到達,期間大概需要十來天的車程。

如果想要快一點的話就必須搭乘航空艇,但那就必須要走一段陸路往東北方,到了大陸東南

沿岸的鳳凰城,搭乘當地航空站的航空艇,然後向北飛過山脈之後就能抵達,雖然轉乘變得複雜,但是卻能比搭乘列車少上了一半的時間。

立羽在心中計算著,他出發到這裡已經花了大約半個多月的時間了,如果再把時間用在往來的路途之上的話,恐怕會超出比賽所規定的時間,而且他現在又有傷在身,這速度上應該又會更慢上了幾分。

於是,他就向棣天問著:「棣爺爺,你知道有什麼方法能夠在十天之內抵達望鄉城嗎?」

棣天笑著拍胸脯說:「小伙子,這你就問對人了!別的我不知道,在這條長浪江上的狀況,我如果說我是第二清楚的,我想沒人敢說是第一了。」

立羽驚訝的說:「棣爺爺,你是說走水路嗎?」

棣天宏亮的聲音自信說道:「沒錯,沿著長浪江往北走,在分流點再轉西北方,順著河道穿過渡加城再走個十幾里就會到望鄉城的衛星城鎮了,憑藍家的船,全速航行大概七天就可以到了!」

立羽驚喜的說:「真的嗎?」但又隨即失望的說:「可是藍家又怎麼會為我特別開這一班船班呢?哀!」

棣天豪邁地笑著說:「小伙子,你這太小看我水君棣天了!只要我棣天一句話,就算是要讓藍家派一隊護衛船隊送你去,也不在話下的!」

立羽為難了一下,然後說道:「這樣不好吧!太麻煩人家了!」

棣天皺起了眉頭不開心的說:「這有什麼不好的?不用說了!等你的傷好了差不多的時候,我就帶你去藍家一趟,你可不要再說什麼廢話了!不然就是瞧不起你棣爺爺了,這樣我就會很不高興了!」

立羽也只好點了點頭,而這樣棣天才又露出了笑容。

棣天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一樣,對立羽說:「對了!還有一件事,這些天真的忙昏頭了,差點就忘了這回事了!」

立羽好奇的問著:「什麼事呀?棣爺爺,聽你的說法,好像跟我有關係的樣子?」

棣天白色的眉毛更深的皺了起來,露出嚴肅但也不解的表情說:「這幾天湛藍城相當不安生,來了許多的不速之客,本來我以為是因為聖域貴客們來訪的關係,但事實上今天聖域的參訪團一早就搭船北上了,可是這幾群傢伙卻像是越聚越多了,看來不是為了參訪團的人來的!」

棣天也算是湛藍城的地頭蛇,外來的陌生臉孔就算能瞞得過城中的戍衛單位,但怎麼可能瞞得過這一位沉潛多年的識途老馬呢?

本來如果兩方勢力是相安無事,那棣天也不會想多注意這些人,但是今天那幾個小流氓自稱自己是周家的部屬之一,並且找的是根本涉世不深的立羽,那就很難不引起棣天的注意了,他知道事情並沒有那樣單純著。

立羽驚訝的說著:「幾群?所以您說這裡不只有一群人?」

棣天隨手拉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仔細地說著:「一共大概來了三大隊人馬,除了周家之外,其他兩方都藏在城裡的幾個小據點,我還沒碰上面,還沒有查出來是哪裡來的勢力就是了。」

棣天雖然還沒有查出來,但這樣能在湛藍城埋下這樣人馬的組織,放眼整個聯盟,除了幾大世家與南區主席寇桀之外,他確實想不到還有什麼人能有這樣的勢力。

立羽驚訝地提高了聲線說:「周家?不至於吧!」

棣天饒有興味地挑眉說:「怎麼?你跟周家有什麼糾葛嗎?竟然需要這樣大費周章地派出他們情報搜索網來找你麻煩?」

立羽解釋著:「我確實跟周家的人有過一些小糾紛,不過都是很意氣之爭的事情,應該沒嚴重到他們要耗費這樣的資源在我身上吧!」

立羽接著就把自己跟周子龍的糾紛解釋給棣天聽,棣天聽完後也說:「聽起來確實沒有要動用到周家的情治組織的情況,更何況還有兩隊絲毫不弱的人馬,似乎也是衝著你來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