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仟貳佰叁拾伍] 我們,用靈魂困住的兩個身體,誰是誰的黑暗面

話說,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很常在看這些恐怖驚悚片,

今天就要來跟大家分享這一部電影心得,

這兩週非常火紅的「我們」,是Jordan Peele的新作品,

在他的「逃出絕命鎮」讓人相當驚豔的用驚悚的方式做了社會反諷的新類型,

然後還藉此贏得了奧斯卡,這次再次地帶了他駭動人心的新作品來了,

雖然與「逃出絕命鎮」有很大機率是同一個世界觀,但是劇情上沒有太多關連,

所以有興趣的朋友倒是可以坦然服用沒關係的!

故事說雅德蕾德威爾森(露琵塔尼詠歐 飾)與她的先生蓋博(溫斯頓杜克飾),

帶著兩個孩子(莎哈蒂萊特喬瑟夫、伊凡艾利克斯飾),

一家人一起到夏天度假住的海濱房子,打算度過一個開心的夏天。

不過來自於雅德蕾德過去走失的傷痛與陰影,卻不斷地在擾亂他的心靈,

在這些怪異的巧合接二連三的發生,她總覺得不幸的事件即將發生著,

在他們跟友人泰勒絲一家(伊莉莎白摩斯、提姆海德克、卡莉薛頓、娜亞薛頓飾)

度過了一個有些尷尬的海邊聚會後,他們回到了家中,

卻看到家門前的路上有著四個一身紅色的毛骨悚然的人影,

他們手牽手站立在車道上,意向不明的四人,到底會對雅德蕾德一家怎樣呢?

一個和樂的美國家庭在一夜之間又必須挺身對抗一群怎樣敵人?

這部電影在整個畫面的呈現與配樂,保持著當初逃出絕命鎮的水準,

而Jordan Peele依然把那種詭譎的氛圍營造得令人心驚肉顫,

而攝影指導Mike Gioulakis,有著「分裂」與「異裂」這樣類型片的經驗,

更是在畫面上營造出一種弔詭並且不安的氛圍,相當的恰如其分。

這次Jordan Peele這次一樣在說著「靈魂」議題,

只是從交換靈魂變成了「靈魂共用軀體」,從「分身靈」的概念上著手,

用二分的方式去說著「善與惡」、「明與暗」、「台面上的與台面下」,

然後也用這種分身的慨念,營造出那種勢均力敵但又具有被取代的那種恐懼感。

Jordan Peele善用著那些驚悚畫面營造出那種壓力氛圍,

而分身的沈默、暴力,更是讓整部電影從荒誕當中多了那個抑鬱的壓力,

並且巧妙的利用荒謬的喜感去調整電影的節奏感,

整部電影就像是把瑣碎的零件慢慢的組成了那個「世界末日」般的世界。

而電影中還利用了大量的符號暗示,雖然相當的隱晦跟象徵性,

並且在電影當中雖然給出了分身的可能性,但「源頭」是什麼他依然沒有回答,

只是用著「兩個一樣的身體只能共有一個靈魂」以及「鏡中的自我」來暗示著,

並且透過「地下世界」與「地上世界」的虛構設定,

像是在說著U.S.的那種階級地位的存在一樣,

那些在陽光下生活的人,享受著所有的「美好」,

而在地底下的人們,卻沒有醫療資源、沒有生活,只能像是行屍走肉一樣。

對於地下世界來說像是革命一樣的,而地上人們是一場屠殺,

在這樣相對的架構之下,不給出太多資訊讓觀眾自行解讀,

在不同階級、生活背景巨大差異下,那些心中潛藏的黑暗與恐懼。

這部電影的演員,其實都還蠻精彩的,因為每個人幾乎都要扮演兩個角色,

一個是地上世界的自己以及一個穿著紅色衣服地下世界的紅,

而且都要有不同的表情、不同的性格,詮釋出本尊與分身的假性,

尤其女主角露琵塔尼詠歐,在本尊與分身的演繹上呈現出令人印象深刻的反差,

從本尊的表情線條柔和,到分身的肢體、聲音、神情的那種不寒而慄的氛圍,

光是他個人所營造出來的情緒氛圍,就讓觀眾心悸著!

在結局的時候,她與兒子對視的那一段也是相當有層次跟複雜的!

而溫斯頓杜克的蓋比,是整部電影的調和,天然的喜感讓電影荒謬的笑點合理化,

另外飾演瑟拉(女兒)的沙蒂·萊特-喬瑟夫,她演出的地下版,

那個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真的會令人做惡夢呀!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演出小時候雅德蕾德的麥蒂森·柯瑞,

那個無辜的大眼睛,跟充滿邪氣的眼神,都讓人難忘呀!

在結束之前聊聊電影中大量的隱喻吧!

那些大量的兔子,帶來是「人體實驗」的暗示,以及地下世界想要「復活」符號,

而那一把一直出現的金色剪刀,除了剪刀的那種生活中就能出現的危險之外,

其實也是把剪刀的「對稱性」以及這樣的對稱鋒利會帶來的殺傷力,

任何的工具都有他的兩面性,可以協助也可以傷害的意義。

電影中多次出現耶利米書11:11,又代表什麼事情呢?

首先耶利米書11:11的內文是,

「所以耶和華說道:我必使災禍臨到他們,是他們不能逃脫的。他們必向我哀求,我卻不聽。」

那一段文章其實是在譴責違背誓約的猶大,也同時說著災難即將降臨,

所以也是在描繪一種災難將至的「巧合」,另外很有趣的是,

這一章節是很負面跟灰暗的,但1111卻是被稱之為天使數字呢!

然後,我在說說這部電影可能跟絕命鎮的關聯姓,

這一部有點像是絕命鎮的前傳設定,為什麼這樣說呢?

在絕命鎮當中是靈魂可以被「交換」,而這一部是在製作可以共容靈魂的身體,

所以如果小小開個腦洞,這是同一個「研究實驗」的話,

是想要製作一個「永生」的分身,但是失敗之後,

退而求其次又或是意外發現,「靈魂可以交換」所以才有了「逃出絕命鎮」,

然後這裡小爆一下雷,在兒子Jason身上有很多的異常,

首先,他似乎在最後知道媽媽是分身的樣子,最後從有些害怕到微笑,

以及在前面的部分,明明是黑人的他,卻好像對黑人文化的陌生,

似乎就是在說著「他擁有的靈魂可能不是黑人男孩」,而且他知道「分身」,

也或許這就是兩部電影的連結之處,也是未來系列的開端吧!

這次真的是最後要說的,這部電影我覺得很深的議題是在,

「表面的美好」與「現實的殘酷」的對比,

在看似平等美好的國家當中,一切卻是殘暴的屠殺與殘酷的實驗下,

這些建築在他人傷害與鮮血下的世界,

當人類創造出那些美好的事物的同時,也有人類窗創造出屠殺、強姦、奴役,

我們也許是美好的,但我們也同時要背負那些內疚與罪惡,

因為,那都是我們的一部份。

這一部也是討論人性的電影,跟昨天的「來了」一樣是驚悚,一樣探討人性之惡,

只是一個琢磨在人性惡的延展,還有描繪「惡」,

而這一部我們很直接的把「人的黑暗面」具現化,

而人們對待邪惡的自己又會是怎樣的呢?

換個角度來說,教育與社會道德標準規範而壓抑的「不道德面」的自己,

他們又是怎樣的存在?

那些「我們」覺得邪惡的「他們」其實也是「我們」這個議題相當深刻,

是一部駭人但值得深思的電影,

親愛的網誌先生,如果你不討厭驚悚片,不妨進電影院看看吧!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