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傷痛的時候有人陪伴的幸福

他皺著眉頭然後揉了揉不慎舒適的胃,思考了一會兒但還是把電話撥出,那電話鈴聲還都沒有響上幾聲,就被很迅速的接了起來。


「幹嗎?是心情不好還是身體不舒適?」電話那頭的聲音回應的很迅速。
「我是不能有點正能量的事情發生嗎?」他忍不住的嘟了嘟嘴。

其實他知道,能這樣完全不詢問而理解他電話目的的人也許也就只有這樣寥寥幾位而已。

「正能量?你什麼時候有這種東西了?你如果真的是好事,應該會PO文昭告天下吧!」他相當平淡地說著。
「諾…」對於這樣的指控他也只能輕聲的帶過。

而他也沒有打算就這樣放過他繼續地說著。

「你會在這種時間主動打電話給我,有九成是不能跟他們說的事,現在你會有不想讓人擔心的事,除了不舒服跟心情不愉悅,我還一下想不到有什麼?怎樣,你的小伙伴們惹毛你?不對呀,這不至於不能在群裡抱怨。」他自問自答著。
「吐。」他很簡短的回應。
「沒事吧!怎麼會突然?」他在淡定的語氣中表達出很濃烈的關心。
「可能是太暴飲暴食了。」他隨口說了個可能的理由。
「有吃藥了嗎?會胃痛嗎?」他還是忍不住的多嘴問了幾句。
「吃了,等藥效發揮吧。」他癟了嘴說。
「所以你要我陪你聊著到想睡吧?」他熟知著他的行為,所以猜測著。
「嗯嗯。」他等著他丟出話題。
「我這兩天在生一首歌詞,怎樣有什麼建議嗎?」他很隨性的開了一個話題後,哼起了一小段的旋律給他聽著。
「很文青的旋律,感覺有點冷調,歌詞打算想要怎樣的風格還是主題?」他聽著他的哼哼唱唱,又輕撫了他的肚子,那有點翻騰的胃酸好像稍稍的平靜下來,不知道是那個讓人放鬆的旋律?聲音?還是藥效發作了。
「想要厭世一點,淡然一點,但是又要很有diss感。」他提著那些亂七八糟的要求,但他知道他不會嫌棄著。
「那我們一句一句來好了,反正是Demo,隨便來就好。」他說著,然後兩個人就這樣一句一句討論著排列組合著。

那一首,招惹,就這樣的出生。

…………
招惹

我們在 喧囂的寂寞城市裡 放歌
在假裝 自己擁有虛偽的快樂
我們在 寂靜的鬧區街頭上 慶賀
去演出 一場酬勞低廉的苦澀

你追尋那個庇所的現世安穩
我期許諸神諒解那七種罪惡
習慣舔舐彼此傷口 直到體液乾涸
習慣酒精蔓延麻醉 那止不住的渴
你為我承擔身體傷痛外的苛刻
我為你犯下的過錯選擇去特赦

你許下潔白單純的眼神清澈
我甘願淪落為誘食禁果的蛇
習慣舔舐彼此傷口 直到體液乾涸
習慣酒精蔓延麻醉 那止不住的渴
你為我承擔身體傷痛外的苛刻
我為你犯下的過錯選擇去特赦

我們嘲弄 這世界沒有處所 讓我們作客
我們諷刺 這社會連想活著 都會被干涉
一點敏感的情緒 都會被觀測
一點不悅的表情 都會被指責
你招惹誰了 我招惹誰了
是誰在糾葛 誰不捨得 誰錯的對了 對的錯了
誰該招惹 不能招惹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