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26

第二十六章 想要甕中捉烏龜有會很難嗎?

在月空城東區。

就在月空城市中心的商業要道上,總共十五層的是涂家所在的商業大樓,這個涂家事業的總控制中心,每一層樓都聚集著許多聯盟菁英份子,這些人可是為涂家這些年在聯盟中的事業版圖擴增不少。

這都要歸功於幾年之前,前任總裁獨到的眼光,他將事業交給了那當初不到四十歲的涂哲雅,當初剛開始的時候,許多董事會成員都相當反對著,由於那個女性的身份,跟過於年輕的年紀,許多老董事們都質疑著。但這位新上任的總裁卻顯現了她過人的長才和令人懾服的眼光,使得涂家的事業可以說一日千里的成長著。

涂哲雅從頂樓的總裁室向下望著那些像是螞蟻一樣的人群,日復一日沒有目的的過著單調的人生。有這樣的說法說過,如果把人的一生詳細地進行紀錄與研究,可以發現人類其實總是來來往往的重複在做同樣的事情著。如果我們把人的生命歷程繪製成週期的曲線,你就會發現,其實人和單細胞的昆蟲是一樣的存在,一樣的單調、無趣。

涂哲雅,吐出了一口煙霧,那煙圈還緩緩的繚繞在身邊,讓她忍不住地想起了小時候的回憶。

涂哲雅跟涂哲家姐弟倆其實都是偏房的孩子,在涂家根本就不受重視,甚至他母親在病危的時候根本沒有一個涂家人來探望過,他的母親那雙因為操勞而乾枯滿是細紋的雙手,則是他對母親的最後回憶。

也是從那天開始她就變了,變得冷血、毫無情感,她每一日刻苦練功用功念書,因為他已經相信了,這世界上最不可靠的就是運氣好,所以她開始把所有事情都掌握在手裡,這樣他才會覺得一切在掌控下的安全感。

終於在這樣努力之下,涂家本家終於有人注意到了她,讓她有機會和那些正室所生的孩子一同學習著,他比任何人都還要努力用功,雖然在他是在其他人的揶揄嘲弄中度過了他的童年,但他發誓自己要超越並且壓倒過這些人。

她第一次打倒比她大了十多歲的嫡系的長男的時候才十四歲,她還記得那個被他打倒在地的敵人,那個人的的血混著她自己的血夾著泥土的那個腥味,她依然深刻著。

她那時候本來以為會受到嚴厲的懲罰,但是她的爺爺也就是上一代的總裁,卻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之後,她就成為了涂家中少數能修煉太幻訣的人,她的成功是靠著鮮血與努力得來的,她知道她不是什麼天之驕女,所以一直都很全力以赴地活著。

一陣敲門聲打亂了他的思緒。

涂哲雅用冰冷的內息捻熄了香菸後說:「進來。」

一個身穿銀灰色西裝的男人推門走了進來,身材相當精壯著,一頭俐落的短髮讓他看起來相當有精神的感覺,一張亮眼卻同時知性的臉龐,嘴角帶著淺淺笑意的他,靈動的眼神使他更加動人著。

他西裝裡襯衫並沒有扣齊,精實的胸肌呼之欲出著。

余震東痞痞的笑著,相當自信的說著:「涂總,有消息了。」

眼中透露出些微的笑意,他揚了揚手上的見,欣賞的看著涂哲雅精緻的臉蛋。他是涂家地下情報中心的主管,專門負責攔截與搜查聯盟中所有的通聯紀錄,他麾下的指揮中心擁有近百人的情報組織能力,遍佈了西半球聯盟所屬的各地。

涂哲雅接過了她手中的報告,淡淡的說著:「辛苦你了!有什麼有趣的進展嗎?」

余震東不屑地一笑說:「聯盟的防衛系統真的太菜了,才沒花到幾分鐘就入侵取得資料了,昨天在湛藍城最大的衛星城鎮風栩鎮當中,找到了我們要找的立羽,他大概今天就會進入湛藍城裡了。」

聯盟的資訊防護網是由科技研究院網羅了全聯盟「最頂尖」的資訊安全專家所研發出來的,並且由具備最先進人工智慧的超級電腦「如東」所控制著,監管的範圍包含了聯盟所有的相關機密情資,被稱作當代科技的巔峰存在,如果這一群所謂的專家聽到余震東的說法,應該會氣到吐血吧!

余震東略帶挑逗的繞過了桌子,輕輕地從涂哲雅後方環抱住了她,低沉的嗓音溫柔的說:「我那麼快就找到消息,你有沒有要給我獎勵的呀?」

涂哲雅輕笑著,然後一雙桃花眼更透露出一種奇異的莫名魅力,笑著說:「你這小狼狗,你別忘記你現在可是我們整個涂家經濟大掌櫃涂軒雅的男朋友,可不要太過分呀!」

余震東親暱的在涂哲雅的耳邊呢喃著說:「你不說,我不說,天才知道呢。」

涂哲雅撫摸著余震東大腿精實的股四頭肌,也學著他的呢喃在他耳邊細語著說:「你如果在三秒鐘之內不離開我身體,我敢保證,明天全公司上下都會知道這件事唷。」

能量突然湧起,如絲綢般強勁又柔韌的能量,讓余震東一身精實肌肉的身子被彈到了空中,他俐落的翻了一個身,然後越過了桌子,輕巧了落在了地上,這個余震東既然能擔任涂家的情報主管,一身修為當然是不能小覷。

余震東依然玩世不恭的笑著,然後說到:「唉唷!你總是要那麼刺激呀!再多幾次,我這樣怎麼受得了。」

大門突然就蹦的一聲被推開,涂哲家莽撞的身影又出現在門前,背後還跟著來不及阻止他闖入的秘書。

他用著自己宏亮的聲音說著:「大姐,聽說有悟天筆錄的消息了?」

他注意力先是落在坐在桌前神色自若鎮定的涂哲雅身上,然後再用著相當玩味的眼光看著那個「小白臉」余震東。

涂哲雅微微皺眉說:「哲家,我跟你說了幾遍『我們是文明人,要學會敲門!』,你這個沖沖撞撞的莽撞性子,如果再不改一改,總有一天會出問題的。」

涂哲雅轉頭向那個因為沒攔住涂哲家而一臉抱歉的秘書示意,讓他把門關上。其實她靈敏的感知早就察覺到涂哲家進入了公司。

涂哲家微微地低下了頭,像是被訓話的小孩一樣回應著:「是的!大姐,是我又莽撞了!」

從小他就對他這個大姐又尊敬又害怕著,這個大姐不但聰明,武功又相當高強,以前只要有人敢欺負他,他大姐一定會替他出頭,後來塗哲雅進了涂家本家受到了涂老爺子賞識,被選為涂家繼承候選人之一,接受了菁英培育,當時所有人都輕視他們是庶出,瞧不起他們,還有人譏笑他是血統不純的雜種,不知道是用了什麼骯髒手段才進得了涂家,以為這樣就能享受優渥的生活。他當下確實相當憤恨不平,但是他看見的是他大姐背上因為懲罰被鞭打的傷痕,但他大姐一聲都沒有吭過,都這樣堅持的忍了下來,並且將功課武功都修行的更加完美,從來都沒有抱怨過,這也是他最佩服他大姐的地方。

余震東依然輕浮的笑著:「全聯盟當中,能夠讓桀驁不馴的涂二少爺乖乖低頭認錯的,恐怕也只有涂總一人了!」

涂哲家生氣的說:「少囉嗦了!你這小白臉還不是要聽我大姐的話,有什麼好笑的!」

涂哲家憤恨地盯著余震東,他早就看這個小白臉不順眼好一段時間了,只是他是她那位不比他大姊好相與的三表姐的男朋友,每一次想揍這小白臉一頓的時候,都會覺得他承受不起那位涂家大掌櫃的怒火。

涂哲雅仍然是一臉平靜的說:「別鬧了,哲家,點子出現在湛藍城當中,你帶上幾個人去吧!」

涂哲家聽到涂哲雅的工作分派忍不住開心了起來,不等涂哲雅說完,急忙說:「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帶上人馬把那個小子抓回來,那悟天筆錄必然是我涂家囊中之物。」

有機會可以暫時離開那些繁瑣麻煩的公務,他當然是非常的興奮著,轉頭就想要衝出去。好像這個叫做立羽的小子跟悟天筆錄,已經到了他手上一樣。

涂哲雅叫住了他說:「別莽撞,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涂哲家疑惑的問說:「不過是抓個毛沒長齊的小鬼,有什麼困難的嗎?」

余震東接著說:「涂總說得對,事情不是抓人那樣單純,湛藍城是藍家的勢力範圍,如果就這樣莽撞地闖去逮人,恐怕會引起藍家的注意,更加上現在湛藍城正在接待來自聖域的客人,來往管制是非常嚴格的,你沒有準備就過去,只怕你還沒進城,藍家就已經坐享其成的把那個小子抓到了呀!」

涂哲家皺了皺眉說:「那該怎麼辦?難不成真要讓煮熟的鴨子飛了?」

涂哲雅冷靜的說:「這件事需要小心冷靜的處理,不但要把悟天筆錄拿回來,同事正點子也不能放過。震東,這次就麻煩你跟哲家跑一趟吧!盡量不要打草驚蛇!」

要知道余震東的精明能幹是他麾下成員中可稱之最的存在,在他左右手當中可以說是最值得依賴的一個,有他在運籌帷幄著,應該是萬無一失著。

兩人就這樣領命離開,而臨去前,余震東還曖昧地飄了幾個飛吻給她。

涂哲雅銳利的眼神望向了窗外,他看著天上的雲氣緩緩地聚集,遠方的山頭霧氣瀰漫著,她喃喃地說:「看來要變天了呀!」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