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25

第二十五章 這連歷史課都上的不一樣?

他們兩個人在一家看起來乾淨的小餐館坐定了下來,雖然花筱葉的服裝算是相當特異獨行,但是在聯邦當中多多少少有一些奇裝異服的復古打扮曾經流行過,所以倒不是太大的問題,倒是由於花筱葉常常不淡定的喳呼喳呼的倒是更引人側目著,像是剛才走到路上就一直有許多覺得奇怪的眼光不停地投注在她身上,但她本人倒是挺不以為意的。

立羽幫花筱葉翻譯了菜單後,幫她點了一份特餐。

在上餐之後,就看到花筱葉眉頭深鎖的看著這些看起來一塊塊青綠色的東西,然後苦著一張臉說著:「這就是你們的食物?就吃這一些東西?」

立羽倒是不以為意的說:「是呀!這算是聯盟當中挺受歡迎的食物,這個咖喱雞特餐,是用雞汁的元素,和蔬菜結合,還模擬了咖哩五香的味道,蠻好吃的,營養價值也很高。」

花筱葉看著眼前長得很奇怪的食物有些埋汰的說:「你們都不直接吃肉呀菜呀的嗎?我在港口還有看到人捕魚的呀!」

花筱葉一路來到聯盟都是由南區特別招待小組招待的,都是食用自然食物的,是為了讓來自聖域的他們不會覺得飲食上有所不方便。

立羽解釋道:「因為這幾百年來自然動物的數量銳減,雖然聯盟已經努力進行復育自然環境,這幾年也有些成果,不過也因此所有的自然食物都是接受到相當嚴格的管制,有少數的餐廳還有在販售,但是價格都是相當昂貴的,而且能販售的餐廳都是具有特殊授權才行,一般民眾要吃到是很不容易的。」

花筱葉皺了皺眉,但看立羽吃得很自然,她也只好客隨主便的勉為其難地插了一塊看起來好像是肉類但卻有著奇怪綠顏色的方形物體放入口中,味道是不難吃,但入口就像是一塊吸收太多水分的豬肉,但咬起來卻像是放乾的豆腐一樣。

她吃了幾口就不想再動了,並且就懷念起過去那些他覺得很普通的食物。

立羽看到花筱葉放下餐具,也不好意思在自顧自地吃著,就開口問道:「對了,你怎麼會跟參訪團分開?」

花筱葉嚐了一口水,好險水的味道還是一樣的,她說道:「我就是跟我師兄出來探一下路,誰知道先是遇上了「紫華教派」的人,在交手的過程之中就跟我師兄失散了,然後我師兄那個路癡,我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他,最後邊找邊逃就回不了家了。」

花筱葉先是嫌棄著自己師兄很路癡,殊不知真的老是迷路的是這位傻妞,而她親描淡寫說著的交手,其實當日是由紫教派當中的四大護教使加上一個上階武者圍攻他們兩人,他師兄打傷了三個護法,勉強換得一絲空檔,才讓體術高超的她先行逃走找師父報信,不過她並不擔心她的師兄,她知道她師兄武功高強,就算打不過也會有自保的能力!

反倒是她被那個追上來的上階武者纏上,還好她雖然人兩光兩光的,但體術真的是相當不錯,說起逃跑來說也許天底下還真沒有幾個人能真的追得到她,她為了逃脫還用了她平常不太使用的腦袋想了個聲東擊西的策略來引走敵人,其實說穿了還真的很不值一提,她先是抓了一隻倒了八輩子楣的小松鼠,用她師父給她防身用的幻藥迷暈,然後把小松鼠放在森林深處,然後在躲到一旁,由於跟蹤她的敵人功力相當高強,只要一點點風吹草動都會有所感應,所以剛醒來的松鼠就被當成她,然後迷惑了敵人。

「紫華教派?那是什麼?是那個『毛毛雨』?」立羽疑惑的問著。

花筱葉聽到了毛毛雨的稱呼,又再度咯咯的笑起來,她調皮的說:「毛毛雨,是我給那討厭鬼取的名字,但是如果你這樣叫他,我跟你打賭他會把你打到連你最好的朋友都不認得你!」

立羽有些驚訝的說:「那他到底是什麼人?」

花筱葉解釋說:「他是現在東半球三大勢力當中「紫華教派」裡的一個上階武者,從聖域最後的傳承者血脈斷絕之後,整個政治體就四分五裂著,其中最強的三股勢力分別是毛毛雨在的「紫華教」、「武軍」,以及「東王」三大集團,而毛毛雨的本名叫做孫宇,他的風雷刀法在紫華教當中可以說是首席武者,人們都稱呼他「暴風雨」,不過我就覺得他是個雷聲大雨點小的傢伙,所以就幫他取了一個相當成熟的更名建議叫『毛毛雨』。」

立羽驚訝的說:「聖域分裂了?!難怪那個暴風…歐!我是說毛毛雨,他才說聖域已經不存在了!」

他接著又問花筱葉說:「那你是屬於哪一個勢力的?」

花筱葉又揚起頭驕傲的說:「我才不屬於什麼勢力呢!我和師父都住在忘憂湖的遺世島上,如果不是星姊姊請師父來幫這三大勢力調停一下,我們才不管他們去打得你死我活的。」

在西半部一個巨大的湖泊,周遭因為過於荒蕪並且有著天然的霧氣屏障,所以像是與世隔絕一樣的一個湖泊,但由於風景極為美麗,所以被當地人稱之為「忘憂湖」,而這忘憂湖當中有這樣一個小島「遺世島」,更是一個神秘的地方。

立羽又問著:「星姊姊?她又是誰呀?」

花筱葉一臉景仰的說著:「她呀!可了不起了,他是來自於聖域當中最神秘的一支上古遺族,長年在『幻蜃沙海』當中隱居著,只有在世界出現動亂與紛爭的時候才會出來指引迷惘的世人,告訴你一個小秘密唷!我上次偷聽到師父跟星姊姊的對話,才知道星姊姊已經修煉到超越人類極限的地步,達到一個叫做臻神的境界。她的一舉手一投足都是那樣的有氣質呀!」花筱葉露出一種迷妹的表情著。

立羽被龐大的新資訊搞得更是迷糊著,連忙繼續問著:「等等,你說得『幻蜃沙海』又是哪裡?在東半球當中就我所知道的惟一個沙漠就是克什米雅哈沙漠呀!跟南區相接的大沙漠,怎麼還會跑出一個沙海?」

花筱葉翻了一個相當大的白眼。

「竟然連『幻蜃沙海』都沒聽過,你們聯盟的教育水平真的令人堪憂著,這可是被稱之為人類的瑰寶的地區呀!」花筱葉嫌棄的說著。

立羽搖了搖頭說:「我的星球史跟地理學都算學的不錯了,可是課堂中提及的聖域歷史跟地理概論當中都沒有聽說過,我們的歷史學與地理學都是聯盟在媧皇九世之後,經過當時的教育總長召集的研究小組編撰,據說誤差不會超過千分之一,但是裡面真的都沒有提過『幻蜃沙海』這個地方呀!而且聽說聖域這千年來由於抵制科技發展,所以新技術的開發都在原地踏步,關於聖域的一些記錄也因此被酌量刪除,說是怕與聯盟的技術產生混亂干預。」

立羽說完就看到花筱葉用著憐憫的眼神看著他,他不自覺得有點臉紅,像是聯盟以往給他們的教育在花筱葉眼中是多麼愚蠢的內容一樣,似乎太相信聯盟與電視媒體所傳播的資訊,所有不合理的事情被傳遞久了之後就好像被合理化了一樣的扭曲著,真的有相當多的聯盟公民相信著聖域的領土都是野蠻人,並且對自己的高科技發展有著莫名妙的自信,就像是高人一等一樣的歧視著東方人。

花筱葉嘆息著說:「你們真的被你們政府洗腦洗得太嚴重了,你們所熟悉的那些歷史、所相信的那些生活,你們都不會有一點點的懷疑嗎?像是當年『東皇』與東半球的原生民族結合成一個政治實體,在五百年內成功發展出宇航技術,並且跟你們的『媧皇』協議劃分了制空域,將地月、火月、水月三顆衛星區規劃為東半球的星域這件事你們知道嗎?」

立羽搖了搖頭弱弱地回應說:「這個關乎於政府高層的決策,為了怕影響一般人民生活,所以是不會通告人民的。」

花筱葉瞪大眼睛聽著立羽這種自欺欺人的解釋,終於忍不住說:「那我來說一段跟東西兩邊有關的歷史,我敢跟你打賭你知道的跟事實絕對完全不一樣。」

立羽皺著眉看著不是在開玩笑的花筱葉。

花筱葉說:「你知道當初媧皇之師靈祖虛雨藍是怎樣死的嗎?當年靈祖帶領了四大軍團為什麼後來會分成兩個陣營對抗?我敢說你們講教的東西跟現實落差非常巨大!」

立羽被這些訊息刺激的有些無力的說:「靈祖不是在閉關之後就圓寂歸去?當時全國一片哀傷,然後他的三弟子跟四弟子企圖顛覆當時靈祖扶持的媧皇十世,並且意圖推翻當初靈祖苦心創立的聯盟制度,率領了一批叛亂軍攻入聖殿,企圖奪權改變議事制度為專政制度。」

花筱葉接著說:「是不是你們寶貝的媧皇十世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之下,只好大義滅親,將所有意圖謀反的亂黨一一清理乾淨,然後在難以推辭之下,眾望所歸的成為聯盟的主宰,接著就君臨天下了吧?!哼哼!」

她說完忍不住嘟起了嘴巴哼了一聲!

立羽驚訝地說著:「難道不是這樣?」

花筱葉生氣地說著:「真的是放他的狗臭屁,歐不!狗的屁都比這香!聖域人誰不知道當年靈祖想要推選資質跟性格都更適合的三弟子為新皇,結果那個十世憤恨不平,表面上好像同意,但私底下卻聯合了當時一些民間勢力密謀造反,然後害死了靈祖,並且羅織著其他同門師兄弟的罪行後趕盡殺絕,再以賢者的姿態登上寶座,真的是卑劣至極!」

立羽忍不住萬分的驚訝著脫口而出說:「什麼?」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