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 分隔的社交世界,最熟悉的寂寞人

他點開了熟悉社群網站,用手不斷地刷著那身邊人們最即時的生活狀態,他知道那一些光鮮亮麗的照片與註解,也許不見得是那些人們的真實人生,但他卻像是在那些狀態中裡沉迷著。也許是因為想要透過那些五光十色的簡短影像與文字當中,可以讓他暫時想起不久前自己的生活,同時讓他忘記了現在的平淡到可能稱得上乏味的人生。

「嘿!在忙嗎?」

一個極為熟悉卻又陌生的帳號與一聲清脆的系統提醒聲,他在看到訊息的時候忍不住的呆滯了那樣幾分鐘,那個時間不長不短的,剛好讓人可以知道他的「已讀」以及沒有回應。

「對不起,打擾你了。」

一個看起來莫名其妙,但卻是他很能理解的回應,他知道那個發訊息的他,也許是真的對他抱持著很深很深的愧疚之心。

『不會打擾,有事嗎?』

他遲疑了幾秒鐘後,還是簡潔的回應著,友善的回應是他一直被好友們嫌棄的壞習慣。

「沒有甚麼重要的大事,只是剛好從一個朋友那裡看到了你的頁面,然後就突然想到好久沒有聯繫了。」

他用出乎他意料的速度回應著,他以為他應該會有些猶豫或是有些不知道該說些甚麼的斷點,但卻是迅速並且看似有冠冕堂皇理由的回應著。

『朋友?我們有好多共同的朋友呀!』

是呀!他們有太多太多共同的朋友,不用說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的連結了,他們兩個人的關係,真的光是在那些即時狀態的快速刷新當中,就能夠知道彼此最近的狀態了,因為那一層一層的連接並不是一層一層的變得疏遠,而是變得更加「密切著」。

「只是最近好像你很少更新,也很少跟大家出去了。」

『剛好沒有那麼多好分享的生活,也沒有那麼多時間像當初一樣的浪費時間。』

他回應的有些冷漠,但也許是他的關心讓你覺得傷口被觸動一樣。

「感覺你最近沒有很開心,如果需要聊聊…也許不太適合,但我可以陪你聊聊的。」

『確實很不適合,我還過得去,謝謝你的關心。』

他知道他確實了解他,但是他已經沒有那樣勇敢地把自己脆弱的那一面,公開在別人的面前,即使是曾經那樣親近的他。

「是我唐突了。」

他能感受到他文辭中的那種寂寞,但他知道從那次的分道揚鑣之後,他們不再是那種坦然相對的關係,真要評價他們的關係,也許只能說上他們就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那一種極度熟悉但又確異常陌生的「觀眾」。

他們並沒有就這樣結束對話,反而是像記者訪談一樣的問答著,像是「最近過得好嗎?」、「在忙些什麼?」、「前些日子的計畫完成了嗎?」、「成果如何?」,每一個問題,他們似乎彼此都知道答案,但又像是什麼都不知道一樣的問候著、詢問著。他們都能從彼此的對話中明白彼此都在默默地透過那些社群媒體,去理解著彼此的生活,幸福與否?

但越是這樣的對話,他們越能知道彼此的「孤獨」,在他們不斷的打量猜測對方意圖的同時,都在感受著彼此的「寂寞」。

他在邊跟他聊著同時邊滑著他的個人專頁的那些文字,他想要重這些零碎而片段的紀錄當中,去猜測著他的想法。而那一個也許是失手,也或許是故意的「讚」,透露著他也同時在翻閱他的最近。

然而,他們卻沒有再深入地交談著,因為他們也清楚地知道,即使是這樣很有距離的對話,他們只要再深究那些情緒性的思考話題,他們隨時又能大吵一架著。也許是無法用眼神去確認彼此的情緒吧?那些冷冷的訊息文字,還是不能讓他們去真的產生有溫度的互動著。在有一搭沒一搭的對談之中,他看到了那個他的上線,那個跟他一樣好像與世隔絕的好友,他忍不住急忙地跟他說著他尷尬對著電腦的畫面。

『他剛剛敲我了!』

【嗄?他?】

『我不知道要跟他說些什麼,但又覺得不想就這樣結束對話。』

【喔!他唷!】

『我們還能當朋友嗎? 』

【問我嗎?不可能!】

『你說的沒錯!』

【你們太像,對情緒都太敏感,太小心,現在這樣陌生的朋友關係,也許對你們都好。】

『我知道…』

他知道,他知道他們確實不會在那樣要好了,即使他們是如此熟悉,最近也似乎一樣的寂寞,但他們都因為對方傷得太遍體麟傷。所以,在這樣的社交網路世界的距離,讓彼此成為最熟悉彼此的看客確實是他這位最理解他的友人說的「最好的關係」,即使他們都在彼此的狀態當中,看到了那一些故作幸福。

而他們,依然默契的轉發了那一首歌曲,依然默契的選取了一句詞,並小小的修改。

「一個陌生世界裡熟悉的觀眾,我『只』是你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

『 你在默默讀取我那故作幸福,真實與否?你「只」是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

而他評論著,【兩個傻瓜!】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