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ter 20

第二十章 你小姨有那麼兇嗎?

心不在焉的真的能比賽嗎?

投影牆的通訊提醒不停的閃動著,並且清脆的提醒聲也不停的響著。

路淮真放下手上正在閱讀公文的平板,有些不悅的皺起眉頭,一般來說在她處理公務的時間,她的秘書是不會讓人來打擾她的。

「有什麼事嗎?」她有些不太愉悅地說著。

「路副總!有兩位安全調查局的幹員想找您。」投影牆畫面中是一個戴著眼鏡看起來很機靈的大男孩,正有些緊張的看著眼前兩位穿著黑色西裝的高大男子。

路淮真不耐煩的說:「跟他們說有事請預約,我今天很忙沒有會面的時間。」

小秘書只好無奈的跟這兩位一臉嚴肅的政府調查員說:「不好意思我們副總正在忙,如果你們有什麼事的話,我可以幫您們安排行程。」

其中一位的臉色就沉了下來,一臉嚴肅地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探過了櫃檯,按住了通訊器的按鈕,對著通訊收音說:「路小姐,我們有關於你外甥立羽的一些問題想要請教,還麻煩你『務必』撥空與我們會面。」

他邊說邊用像是要殺人的眼神看著緊張的小秘書,嚇得小秘書癱軟在自己的椅子之上。

此時通訊器傳來了路淮真清冷並且嬌媚的聲音:「好了,兩位長官,不要再騷擾我們家小秘書了!進來吧!」

兩個調查局幹員四處張望著,看著周遭是否有監視器,他們明明已經擋住了顯像器,但路淮真卻知道他們在外面的情況,他們忍不住互相張望了一眼,然後就穿過了長廊,推門進入了副總辦公室。

較高的那個幹員掏出了證件,滿臉笑意的說:「路副總,我是趙有夫,這一位是言冼,我們是隸屬聯盟安全調查局的幹員,這次來訪是想要請路副總協助幾項調查。」

在看到路淮真本人的時候,兩個幹員的兩眼放光,他們都被路淮真的美麗震懾著,因為雖然相片中的路懷真已經相當不可方物了,但實際上卻多了一種靈動的美艷感。

她一身緊身的套裝勾勒出那穠纖合度的身材,那一條有些飄逸感的粉紫色的領巾巧妙的遮擋著胸前,營造出一種若隱若現的神秘感,而秀麗的瓜子臉上沒有任何脂粉也閃閃發亮著,她立體並且有性格的五官搭配著他如雲般的紫色頭髮,即使現在沒有給他們什麼好臉色看,也讓兩個人內心躍動著。

路淮真安撫了小秘書幾句話,畢竟要找一個順心意的秘書真的不容易,她勉強收起想把人轟出去的真實心理,很公式化地回應說:「不用說廢話了,調查局跟我外甥一個學生有什麼關係?」

趙有夫賣笑說:「陸副總,只是幾個例行性的調查,不是嚴重的大事,只是有一些簡單的問題要麻煩副總回答一下。」

「哼!例行性調查?貴局會請兩個成丹的領導級幹員來做一個親民的小調查?你是覺得我是外面那個剛畢業的小秘書嗎?讓你們騙假的?」

趙有夫眼中閃過一些訝異,他們兩個人確實是成丹級的成員,但是他們是收斂著氣息與能量,平常人幾乎都無法察覺的情形。

他只好客氣的說:「陸副總真的令人訝異,根據資料顯示副總您在高教中心畢業前,雖然成績很優異,但是在武學修為方面並不是特別突出,沒想到……」

原來一直安靜沒說話的言冼突然就開始說:「路副總不知道是否清楚,如果蓄意的隱瞞公民資料是違反聯盟安全協定第十三條的公共安全罪責的。」

路淮真微微地笑著,但相當不屑的說:「算了吧!你們這種官僚作風就不用在我這裡賣弄了,如果你們真的拿我有辦法的話,今天還會這樣客氣地上門拜訪?不用在這裡說那些浪費我們彼此時間的應酬話了,如果再不說出來意,就可能要請兩位挪動一下你們的大屁股,滾出我的辦公室呀!」

言冼感覺到路淮真的鄙視生氣的說:「你敢!」

趙有夫揮了揮手示意言冼收起自己的脾氣,而言冼雖然還是滿臉的憤怒,但也沒有再開口說些什麼,可以看出來兩人之中趙有夫的地位應該較高。

趙有夫依然維持著笑臉客氣的說:「路副總息怒,這次我們真的是沒有惡意的!因為最近安全調查局發現,有危險的反政府份子在密謀企圖破壞聯盟安全,他們其中有一個目標物就在立皇夏立教授的研究室當中,我們目前還不確定他們要找的到底是什麼?但根據目前的資訊與分析,我們有相當充分的理由懷疑他們尚未得手,所以才會希望路副總能告知我們立羽同學的近況,也許我們可以找出線索。」

路淮真充滿懷疑的說:「那你們為什麼不直接找阿羽詢問。」

言冼冷冷的回應說:「我們的幹員剛剛去過立羽的住處,卻發現有人先我們一步找上門,並且所有的線索與現場都被破壞的凌亂不堪。」

路淮真一聽,焦急與盛怒著說:「搞什麼!那你們還不去找阿羽!」

隨著路淮真的憤怒,從她身體為中心散發出的能量充斥了整間辦公室,淡淡的紫芒像是光圈一般的緩緩地散了出去。

趙有夫和言冼被這樣的畫面嚇了一大跳,雖然他們因為剛才路淮真的對談中已經有了不低的評價,沒想到其內息居然高到這種地步。

那強大的能量從路淮真看似纖細的身上釋放了出來,整個辦公室當中飆起了一陣炫風。一陣令人感覺壓抑的氣息壓迫著兩個人,趙有夫不得不運起他成丹期的能量來抵抗著,但功力較弱一些的言冼就有點吃不消。在他們眼前的路淮真顯現出的氣質跟明銳的眼光,像極了一個殺氣騰騰的女戰神一樣。

趙有夫在剩下一點點餘力下,艱難地開口說:「路副總,你不要生氣!立羽上週就參加高教學院的海選賽,現在還在前往湛藍城的路上,我們已經派了一組調查小組去追立羽同學,相信他不會有事的。」

路淮真冷冷的看著兩人,稍微收斂著怒意,她對於這些官僚的政府官員一點好感都沒有,冷哼了一聲說:「我才不相信聯盟會在乎一個普通小平民的生死,這件事最好有那麼單純!」

她才說完,那被流動能量氣息鼓動而在空中飛舞的物品,像是失去動力一樣的鏘鈴匡啷落下。

路淮真慢慢地坐回位置上,然後轉過了身說:「兩位沒事就出去吧!不送!」

「如果立羽同學有與您聯繫的話,再麻煩您通知我們了。」趙有夫急忙的說完後,留下一張名片便拉著一臉怒氣的言冼離開了。

路淮真望著落地窗外有些昏暗的天空,心想著立羽不知道人在哪裡,如果真出了什麼事,她怎麼跟失蹤的姊姊跟姊夫交待,越想越心煩的又站起踱步著。

立羽從入定中醒了過來,在有些破落的城市區間通聯車上,他搖開了車窗深深的吸了一口略帶鹹味的空氣,然後慢慢地張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湛藍的大海,那連成一線的海與天空,在初升起的陽光緩緩地撒著一片金黃,而幾隻飛舞過天空的海鷗自由自在的點綴著藍天,波光粼粼的海平面傳來在微風震盪的聲響,細碎的海浪與岩岸的低語般的迴盪著。

他靠在車廂旁的窗戶,因為軌道位於較高的地勢,遠遠看過去海面就像貼在眼前一樣,但其實它距離海岸還有好幾公里的距離,但卻已經能嗅到那個微鹹的海的味道。

他用著聯盟所教的內視法檢視著自己體內能量的狀況,發現自己的能量以奇異的速度快速增加著,幾乎是過去一倍的速度,雖然在催發的時候右手的小指會有微微的發麻感受,但能量本身卻是不斷的增加著。

在立羽離開聖心城已經第十五天了,他基本上除了第一天到南邊小鎮的時候是結伴而行,之後的行程他都離開大陸,專挑人煙稀少的地方自己獨行。

要知道天盟大陸可以稱得上地廣人稀,由於人們經由修煉之後對於慾望的需求越來越平淡,聯盟的人口由於出生率下降而慢慢萎縮,人們似乎對於生育孩子逐漸失去了興趣,家庭組織也沒有當初的緊密。所以這幾年聯盟政府開始推廣社會教育,專職輔導人們生育的問題,並且針對人們基因缺陷進行改善,使人免除了對於病痛的侵害以及自然受孕的一些不適感,才漸漸有改善的現象,出生率才緩緩地回升。

到了立羽這一代,還幾乎都是由社會局將基因改善之後才讓母體受孕,立羽的其他同學也都是這樣。

但立羽的出生算是一個意外,社會局一直到立羽三歲的時候才發現,他並沒有依法登記在人口資料庫當中,所以他的出生等於根本沒有被政府知道,據說這樣的狀況是因為他那一對天才父母,那時候正在一個遠古遺跡進行古科技的研究,根本都忘記了登記跟基因改善的問題了。

雖然立羽的出生並非他們夫妻計畫中的事情,但他們還是相當寵愛著這個孩子,雖然這對父母因為過於熱愛工作,所以在某個意義上真的相當不稱職,甚至立羽小時候會多少有些埋怨著,但是後來慢慢也覺得如果人不能依照自己想要的生活去過,那活著多沒趣呀!

他整理好自己的背包下了車,開始沿著往山下的路繼續向南。他稍稍估計著應該快到達湛藍城附近的衛星城鎮,當初他會選擇非主幹道的小路,除了修習能量之外,更多就是為了要看看這些自然景觀的壯麗。

能夠親眼看著這些他只在天訊跟電子書上看過的景色,那些天廣地闊的風景已經讓他覺得這次的旅程值回票價了,雖然需要花上許多時間在往來的過程中,但是對於立羽來說他的目的本來就不是爭奪排名,就這樣隨興而至反而更開心著。

也因為這樣的想法,讓許多尋找他的各方人馬,像是無頭蒼蠅一樣的錯估行程,也讓立羽像是在比賽過程消失了一般。

第二十一章 那些野心勃勃的傢伙們

周豐量從議會的長階梯緩緩地走了下來,撫著他白而長的鬍鬚眉頭深鎖著,他是周家當中最接近聯盟決策層的人,身為聯盟策略顧問之一,雖然手上並沒有掌握軍權,但確實是能夠左右聯盟議會決定的存在,在聯盟中他所培養的子弟兵縱橫軍政界,在議會中多數的席次都隱隱在他掌握之中,可以說是聯盟當中跺腳會地震的大佬。

而今天的聯盟議會議長秘密的跟他與其他的代表會談著,明面上是要跟各家討論即將到來的東西交流的高峰會,但暗地裡卻是要警告各家不許輕舉妄動。

身為聯盟使的周天豪正在階梯下等著這位位高權重的大佬,在他看到周豐量緩緩地走了下來連忙上前問說:「二叔,怎麼這麼急得叫我來?是發生了什麼麻煩事嗎?」

周豐量皺了眉頭,沒有回應問題,反而問著:「天豪,你知道「寇桀」最近有什麼奇怪舉動嗎?」

周天豪身為聯盟使確實掌握了整個聯盟的動態,他思考了一會後回應:「根據上次潛伏的暗探回傳的資訊顯示,從去年四大主席聯合會議之後,南區部分就是開始增加邊防力量,連出入境的管制也變得更為嚴格,大多數的相關消息都被刻意的封鎖,基本上是查不到有什麼動靜。最近要說比較大的舉動,就是南區調動了一隊的高階軍官來到西區,用的名義是為了護送聖域的「武軍」派來的參訪團代表,其申請理由是為了參訪團的交流安全,以防有人圖謀不軌。另外,據可靠消息表示寇桀和光輝教派的「耶尚德」這些年有許多私下的互動往來,所以其實各方都怕寇桀會藉著這次高峰會議另有所圖。」

周風量嘖了一聲:「寇桀這個老狐狸,就以為他人在邊境天高皇帝遠,這些年不斷地擴大自己的勢力,搶下南區聯盟主席之後,開始建立南區的特別軍區,同時拉攏著東半球聖域的武軍,同時還跟光輝教派糾纏不清,想要左右逢源取得更多的資源跟利益,來藉此抗衡中央,可惜還是抓不到他的把柄。」

聯盟在天盟大陸由四大議會分別治理,並且同時對已經虛位化的媧皇十世負責,而寇桀是南區議會的主席,而主要中央也是媧皇所在的西區則是由八大世家把持,也同時是聯盟最富有與核心的地帶,而東區則是與赤土接壤。

北區由於冰天雪地與環境特殊,人口較為稀少,在這些年逐漸成為一個新興的觀光與度假勝地。

南區因為腹地多是在炎熱的緯度當中,所以氣候變化較大,乾燥的氛圍甚至產生了許多沙漠,最出名的就是與聖域交界的那一個「定光沙漠」,雖然氣候與資源比起西區差上了許多,但人口卻是四區之冠,足足擁有將近兩億的驚人數量。

而四個區域當中,以南區佔地最大,所擁有的軍備資源也最多,四個地區基本上都是自治體制,在各區主席領導下,以聯盟法規為基準,以達成和平自治。

但從寇桀就任南區主席,他強硬的作風與鐵腕手法使得南區漸漸與其他三區的氛圍逐漸不同。最為引人注目的就是在南區突然增加許多的軍事行政特區,雖然沒有直接證據顯示,但是許多的政治評論家都猜測寇桀正在這些軍事行政區域中秘密訓練著自己的私人軍隊。

並且在上一次的四大主席聯合會議當中,其他三區主席提出希望改變南區疆界,使得四區擁有的區域範圍平衡,但寇桀卻悍然拒絕,也因此少見的四大主席聯合會議不而散,也在此之後南區的邊防出入也變得審查更加的嚴格,同時四區之間也開始瀰漫著一種危險的緊張氣氛。

近年來也因為東半球的政局開始變動不穩,導致各區之間開始有令人不安的氛圍與騷動,而最明顯得就是南區,由於南區最為靠近東半球的聖域,同時也是兩方來往的門戶,所以彼此之間往來與交易最為頻繁,而寇桀的野心勃勃確實也是形成這樣不安的原因之一,這次與聖土的高峰會議,東方的三大勢力決定在聯盟舉行會談,也是寇桀一手促成的。

周豐量語重心長的說:「而且最近由於悟天筆錄再度出現,議長擔心會造成有心人士的攻擊,所以希望各家低調並且謹慎處理。」

周天豪聽了周豐量沈重的話語,他沉默了一會兒,像是有話想說但是又不敢多說的樣子,周豐量看了他一眼說:「你有話就說吧,吞吞吐吐的不是個做大事的人!」

周天豪回應說:「二叔,我聽過這悟天筆錄。但他就只是現代武學的前身,應該沒有那樣重要吧!從千年之前研發出現代武學的基礎,經過那長久的改良與無數次的更新修訂,到現在我覺得已經突破當初的武學許多,以我們周家的「靨炎絕」為例,雖然傳承於先人,但是經過如此多代的專研之下,早就已經跟初本有很大的差異與出入,現在再回頭看這些原始修練方式,不是捨本逐末嗎?」

周豐量眼睛閃過一到精光,然後瞇起眼看著周天豪說:「哼!如果這事情有那麼簡單,還用的著我們擔心嗎?」周天豪被周豐量釋放出來的氣勢微微的壓抑著。

周豐量輕輕地抬起頭仰望著天空,又靜默了片刻後感嘆的說著:「悟天筆錄!這是一本限制了周家千年的約束,終於再度出現於人世間了。」

周天豪驚訝的問:「限制?約束?二叔你這樣說我更是迷糊了。」

周豐量嘆息著說:「孩子,你還是經驗太淺呀!當年媧皇五世即位,他擔心的其實並非那些已經退到東荒的叛軍,而是這些日漸壯大的世家。」

周天豪恍然大悟地說:「所以五世是擔心這些手擁重兵的世家叛變?」

周豐量欣賞的看著周天豪說:「在千年之前,聯盟剛剛成立,一切的規矩都還未確立,雖然五世被推上了皇位,但如果他想要統一全聯盟,首先就必須將手上握有大量兵力軍方的世家收服。當年五世的老師,天智東言閣下,才提出這樣的方案,他取得了媧皇五世的詔令,將當時民間流傳的密卷與上古武學,以及皇族所殘存的秘傳修練心法收集起來,並邀請各家菁英成立研究小組,綜合各方武學集大成,再以此為基礎發展了現在的新生代武學。」

周豐量邊走下台階邊繼續緩緩地述說著那段聯盟民眾都清楚知道的歷史,也是因為這項創舉,使得人類產生了劇烈的變化,也才因此踏入了後來的能量世代,周天豪雖然覺得這是無關緊要的事,但也不敢中途打斷著。

周豐量突然情緒出現了起伏,然後憤恨地說:「可是,誰知道這竟然是一個天大的陰謀。」

「陰謀?這又是什麼回事?」周天豪不解地問著。

周豐量收起了情緒,回應說:「你知道當年參與的人員,絕大多數都是當時各個勢力的中堅人物,這些人進入當年終祖悟道的「聖禁地」之後,一去數十年都沒有任何消息,即使當時人類養生有術,數十年也都垂垂老矣,不再有著雄心壯志,甚至在數十年後他們出關,接著不到十年之間,都因為身心俱疲心力交瘁而相繼離世。」

周天豪疑惑的問說:「難不成當時媧皇五世困在聖禁地?」

周豐量搖了搖頭說:「這些人都是當時各領域最頂尖的高手,如果他們真的想要離開,就算調動全聯盟的精銳軍隊,把聖禁地團團包圍起來,也不可能阻止的了他們。」

周天豪更是迷糊了:「難道他們還能志願留在聖禁地當中?」

周豐量感嘆的說:「這就是天下第一智者的魅力與高明之處,令人無法猜透的是,他到底是用了怎樣的方式使他們死心踏地的留在聖禁地數十年之久?並且在這數十年之間,各大勢力也因為失去領導者,而互相內鬥了起來,造成在繼承人培養出現了相當嚴重的代溝,也間接導致各大勢力的分崩離析。」

周天豪好奇的問:「那這些人在出關之後沒有把自己所學傳承給下一代嗎?」

周豐量踏下了最後一個階梯說道:「這就是最奇怪的事情了,這些菁英回到家後,就像是把過去的武技都忘記了一樣,我們的老祖宗『周融』也是這樣,我們現在所學的「靨炎絕」還是當初老祖宗的胞弟『周麟』傳承下來的。」

周天豪接著問:「即便如此,這本悟天筆錄又怎麼成為限制與約束周家?」

「你不覺得這其中很奇怪嗎?為什麼當年這樣一個研究小組的參與者,在離開聖禁地之後都像是失了憶一樣,而之後所公告通行的新武學,卻只佔了研究當中極少部份的成果?這處處透露著令人不解的問題。就在先祖周融離世前的迴光返照之際,他才說出了這悟天筆錄的大秘密,他說這個悟天筆錄除了各家的功法之外,據說還藏有天智東言的一念意識,並且這一念意識將所有記錄在筆錄上的法門都盡數破解,並且其中留下了一個神秘的內容,傳聞能克制著所有現存的武功,但到底是怎樣的內容先祖他還沒交代完,就嚥氣過世了,而我們只知道,所有的關鍵與秘密都指向了這一本的悟天筆錄當中。我想當時所有參與者的家族中都有人感覺到這事情的不對勁,但是當時媧皇五世如日中天的勢力,各大世家早就已經無法去抗衡了。而這一本書,在虛雨藍的消失之後,就被嚴密的保存了起來。直到近代,宸胤盜書,似乎才把這件事再度拉上了檯面。但想想宸胤當初只是一個侍衛首領,如果不是各大世家的默許,這戒備森嚴的媧皇藏書室,他怎有可能闖得進去。如果不是當初宸胤的野心太大,想要私吞這本筆錄,也不會受到當時各大世家的高手聯手捕殺,真的是人心不足。」周豐量細細的說明著。

周天豪又問:「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真的這悟天筆錄能讓宸胤因此放棄他貴族的身份,拋家棄子的放棄所有榮華富貴!」

周豐量說:「據傳悟天筆錄中還記載了「終祖」與東言之師的論道對談,據當初虛雨藍的說法,兩位大人物留下了將一切神通盡納其中的箴言,如能悟通者,可通天地、褪凡軀,以臻脫俗入聖的境界。這些話語是當初虛雨藍在消失前與自己的書僮所說的,雖然真實性有待商榷,但確實是讓宸胤瘋狂著!」

周天豪驚訝的說:「真的會有如此神奇的事嗎?難不成宸胤又知道了什麼秘辛?」

周豐量不屑的說:「他?哼!想死他吧!這千百年有多少人汲汲營營的追求那樣如夢似幻的境界,但也從沒有聽說誰成功過了?就算有著媧皇傳承的皇者,都也只是把它當作一個精神象徵。但各家都有這樣的祖訓,就是這本書絕對不能落到任何人手中,否則將會對家族造成威脅。不管真假,只要可能對我們周家產生威脅的,都應該立即剷除。」

周天豪點頭同意說:「二叔說的沒錯,但奇怪的是這一本悟天筆錄聽說現在是流落到一個研究員的兒子手上,但那麼多天以來卻毫無音訊,不知道會不會被其他人劫走?」

周豐量嚴肅的說:「反正不管事情真相是怎樣,也不管這悟天筆錄是不是真的如此神奇,只要這本書還在這世界上一天,對於我們周家就是芒刺在背,無法安心,所以記住!不管用什麼方法,務必要將所有知道書內容的人,斬草除根!」

周豐量本來充滿皺紋的臉,隨著他越發嚴肅的話聲,皺紋漸漸淡去,皮膚上也透露著一種奇妙的光輝,乾枯的大手朝著眼前的一個花崗岩做成的裝置藝術揮了過去,沒有發出任何聲響的,那巨大的裝置藝術像是融化一樣,成了一灘的石灰。

這如此驚人的掌力,更是讓周天豪肅然起敬著。這看來輕飄飄的一掌,是真的蘊含著周豐量數十年來精練的能量,整個聯盟中能如此舉重若輕的達到這樣效果的也是屈指可數了。

周天豪驚嘆的說著:「二叔的靨炎手看來已經達到第八層頂峰了,真是令人佩服,在聯盟中還有誰是二叔您的對手?」

周豐量搖了搖頭,有些可惜的說:「哀,周家中生代當中就你年紀最小,也幾乎是我從小看你長大的,你的天資已經算是相當優秀了,不到三十年就能將靨炎訣練到第四階,可惜你的體質限制了你的發展,再練個三十年也許能免強達到第六階吧……」

周家中生代當中總共有九個直系,其中就是周天豪最得周豐量疼愛,但是周家的靨炎訣雖說是熾熱的功法,但卻是需要一種先天的陰柔氣息,也許是當初創造這個功法的人是為了周家那位女性先祖的體質而設計的,需要這樣陰柔氣息才能事半功倍的修行,周天豪的大哥比他年長了二十來歲,雖然資質天份相較於周天豪差上一些,但是體質上更適合修煉這樣特有的心法,所以在幾年前的家族議會中,就被指派為下一代的家主。

而周天豪自己知道就算自己再努力也無法擺脫這樣先天上的限制,所以憑藉著自己的武學天份創造了一套新武學,並被公認為是超越等皆得極優武技。

周天豪聽了周豐量的感嘆,連忙說:「二叔,其實大哥不管是才幹、資歷,或是天份才能都是相當優秀的,由他領軍周家一定能使周家更強大的,對於家族這樣的決定,我只有高興與支持,絕對不會因此有所埋怨的。」

周豐量微微的點了點頭:「你能夠這樣理解就好。」

而後周豐量就背著雙手緩緩地走出議會廣場。

就在這詭譎多變的事態逐漸發酵著,各家勢力都各懷鬼胎的行動著,對於立羽,各家不同的態度,像是在平靜水面下的暗流洶湧一樣,而自覺平凡並且無欲無求的他正踏上了這即將改變他平凡一生的不平凡旅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