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 以太未來 Chap12

第十二章 那個女孩有點辣!

周天豪居高臨下的站在司令台上俯瞰著整個聖心森林。

那廣闊綿延不斷直至古奇山脈的樹林,其實是非常有故事的一片,同時也是整個聖心城用來作為培訓修煉人才的保育級森林,而站在司令台上的周天豪正一邊環視著,一邊用手把玩著那一塊紫色晶石製造而成的令牌,那一個身為聯盟七大家族的聯盟使證明,他冷峻的臉上有著一種梟雄的樣子。

周天豪今年五十五歲,算是在聯盟的領導階層當中相當年輕的一倍,在今年初還被破格提名為「聯盟使」,在聯盟當中對於八大世家的子弟特別設立的位置,主要負責聯盟與其他政治體的對外事務。這個聯盟使除了會是當代最傑出的世家弟子之外,也幾乎被認為是各大世家家主必經的歷練。聯盟使除了傑出的文治能力之外,其武學能力更是相當傲人,歷年的聯盟使都至少有著三次灌頂的水準,而周天豪在歷任聯盟使記錄當中還是其中的佼佼者,四次灌頂得著太幾乎在同輩當中顯少有對手。更因為他的妻子易馨同樣是出自八大世家,上層覺得他有利於促進聯盟中的和諧關係,所以破例的提升這個還未滿八十的年輕人為聯盟使。

今年年底他正好進入聯盟中敘職,就正好碰上了十年一次與聖域的交流。

雖說兩國交流是一件普通的事情,但由於今年聖域的政局發生了一些變化,在聖域當中各個勢力的角力逐漸複雜著,也有許多有心人士蠢蠢欲動著,那個不尋常的氛圍在隱隱約約的發酵著。

「周聯盟使,一切事務已經準備完善了。」一名士兵恭敬地彙報著。

「那就開始吧!」在周天豪的一聲令下,這一屆的媧皇賽正式開始。

媧皇賽是高學院每一年相當重要的一個活動,除了在比賽獲勝的人員可以獲的考核晉級與加分之外,還因為媧皇賽是選拔賽的指定項目賽事,也因此絕大多數的準備畢業生都會把媧皇賽當作選拔賽的暖身。

媧皇賽的是來自當年媧皇之子太昊志傑所訂下的賽事,原先是一種對於新學子的考校,隨著歷史的演進,逐漸成為現在的高教學院的傳統。賽制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對壘」,也就是各組學生依照其級別亂數選定對手,再直接的武學競技,但以點到為止作為規則,只要能取得對方衣襟上的媧皇記號即可,並採取三戰兩勝的淘汰賽制。

而第二個階段,則是生存決賽,在決賽當中不依靠任何的輔助工具,在一個小時之內,在聖心森林中取得任務目標物。主要測試的是體術的靈動、持久與速度,並且還有即時的反應力,在聖心森林當中有許多已經設置好的障礙與攔截小組。這些攔截小組的能力相當強悍,所以大部分的參賽者鮮少會直接正面對抗攔截小組,較多的方式都是技巧性地躲避,而這也是媧皇賽當中難度較高的一個階段。

木遂炎才剛從競技場走回了休息區,就看到坐在一旁納涼的李然,他隨口問著:「阿然,你第二戰也結束了嗎?結果沒問題吧!?」

木遂炎滿身是汗與煙塵的,站在還是一身白衣的李然身邊拍打著衣服上的灰塵。

剛剛他場上遇到的對手,正巧是那天差點沒打起來的元素系的范田。兩人可以說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由於范田是元素系的,一身的公敷都是一些小動作般的能量御史,木遂炎也不是省油的燈一身在達到第二次灌頂煉氣階段巔峰的他,大開大闔的武學確實是簡簡單單的贏了這場比賽,但卻弄得滿身灰塵。

李然微笑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也已經輕鬆拿下勝場。

木遂炎左顧右盼了一下,看到立羽跟童道都還沒有回來,接著就問:「立羽和童道呢?他們也過了嗎?」

李然笑著說:「你跟范田那場簡單粗暴的比賽,立羽說又無聊又浪費時間,所以就跑去看童道的比賽了,立羽早就通過第二循環很久了。」

木遂炎聽了童道還沒結束,驚訝地問說:「老童還沒結束?他遇到了哪個棘手的傢伙?王牛?」

王牛是強化系排名僅次於木遂炎的學員,兩個人的實力大概在伯仲之間,所以

木遂炎下意識地覺得能讓童道感到棘手的應該是這個大鐵柱般的傢伙。

李然古怪的搖了搖頭說:「不!是涂太妍!」

木遂炎差點把剛剛喝下的水噴了出來,但沒噴出來的下場是嗆著他不斷地咳嗽著,然後他極為驚訝的說:「涂太妍?你說哪個涂太妍?」

李然看著滑稽的木遂炎忍不住笑著說:「就是你想的那個涂太妍呀!」

「那你還在這裡跟我瞎哈拉!還不快點去看熱鬧!我說立羽那傢伙根本不是覺得我那場無聊,一定是因為想去看美女吧!」木遂炎連忙拉著李然奔向了童道的比賽擂台。

李然相當無奈地被木遂炎拉著,相當狼狽地被拖行,他碎念著:「真的是好心被你當成驢肝肺呀!我就是特別留下來等你過去,誒!死木頭!慢一點慢一點,你放心涂太妍比你想像中強上許多,他們還有的過招的啦!」

但木遂炎哪裡能聽得進去,他即旁的在人縫當中穿梭著,終於拖著李然擠進了有著大量群眾圍觀的場地,往場中一看,果然是童道跟一個身材高挑曼妙的女孩交手著,定睛一看不就是綁了一個馬尾的三大校花之一的涂太妍。

兩人左竄右鑽終於擠到了在旁邊觀戰的立羽身邊。

李然對著立羽問著:「情況如何。」

立羽分析著:「這女孩有點辣呀!童道雖然是元素輔修強化系的高手,但涂太妍看起來在強化系的修為不低,然後身法速度也相當出色,雖然在力氣上童道佔優,但在靈活度上還有能量御使上涂太妍勝上一些,現在看起來生父很難說呀!剛剛有幾次童道靠著壓倒性的能量差點能夠拿下勝場,沒想到又被涂太妍很詭異難測的身法避開,現在時間慢慢拖長,反而對涂太妍有利!同道可能會因為內人衰竭落敗呀!」

李然看了正在一旁起鬨叫囂的木遂炎一眼,笑著回應著立羽:「看來今年女孩們的素質都很高呀!尤其是連雲兒那三個女孩,真的比絕大多數的男生都強上許多呀!」

一般來說,因為先天體質的關係,女生的氣力上會稍弱於男孩,但在能量的吸納與御使上,會因為各自天份與修煉方式的差異,而在其他方面優於男生。

而場上的童道兩腳牢牢地站裝著,雙手大手印連發著,掌印舞成了一面無監可摧牆壁一樣,氣派森嚴的都是聯盟體術的教科書般標準的動作,而童道展現的氣勢更是滂薄至極,一陣陣的掌風吹起的煙塵瀰漫了半的決鬥擂台。

倒是涂太妍像是一隻穿花蝴蝶一樣,在這狂放的掌風中穿梭自如的飛舞,她靈動的避開童道一掌又一掌開山闢石的劇力,游刃有餘的在等待著童道氣勢衰竭的一剎那。

童道明明看著涂太妍就在眼前,但是就像是撲不到蝴蝶一樣,怎麼樣都碰不倒她,看著自己的能量慢慢的耗損,對方的速度卻依然輕快飄逸著,他心中開始感到的焦慮著。只見他掌勢微微的收斂,腳下的步伐開始輕快了起來,慢慢的反攻為守,蓄起了力氣。

「唷!不錯!老童開竅了,有功有守的,這下該換涂太妍傷腦筋了。」李然拍手稱了聲好。

而立羽卻是眉頭皺了一皺,不發一語著。

因為他眼尖的發現涂太妍秀麗的臉上,露出了慧黠的微笑,正當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比賽就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童道才停下掌法,準備堅守一心,配合步法,準備對涂太妍的蝴蝶般身法來個嚴陣以待,蓄力著要準備隨時硬撼。

涂太妍突然速度提高,手指連續得向童道連點而去,一瞬之間轉守為攻,向洛英般的以尖破防。

童道確實嚇了一跳。

但雖然他不善靈巧的變化,但她卻有足夠的自信,在貼身戰上不會輸給任何的同被,也不理會對方是女孩,化掌為拳直接利用身高優勢,由上往下的一拳會下,空氣中發出因為快速摩擦而震耳的爆炸聲響。

在場的學員們都在自問自己應該是無法強接下這氣勢盛大的一拳。

這時候立羽突然喊了「哎呀!糟糕!」得了一聲。

場中結果就已經出來了,只見涂太妍手中舉看了一個人體蛇身的圖騰標誌,乘著童道的拳風退到了場邊,雖然有點狼狽,但卻獲得了勝利。

一旁的女孩啦啦隊們,這時發出巨大的歡呼聲。

而童道像是狀況外的呆立在場中。

李然嘆了一口氣說:「失算了!真場輸的太冤枉了。」

要知道如果是正式的對戰的話,涂太妍絕對沒辦法突破童道嚴守的門戶,但只是要取下一個小小的信物,對於涂太妍並不是一件難事。

當童道一拳擊出的瞬間,能量外溢形成體表的防護,但卻沒有想到需要更細微的能量控制,所以衣服的鼓動讓衣襟上的標記也隨之鼓起,涂太妍的本來就是有著靈活指功的人,手指一勾一撈,然後藉著拳風就這樣飄然而出。

不過要知道童道那一拳的拳力之盛,涂太妍依然是被撞的臉色發白,如果說是以招式論之,其實反而是她輸了半著。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