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仟壹百捌拾肆] 那些紛紛擾擾看不見的真實,監理後宮的新一篇章

 

 

是的,我要又來寫寫替代役無趣人生日記了,

最近因為不知道怎樣,全台灣的公家機關似乎有八成都在做「防震補強」工程,

這幾天就因此一直在搬家,並開始從一個科室寄居到另一科室的辦公室,

本以為就是這樣簡單的一個換地方辦公的過程,

沒想到既然是監理大後宮,一個宮要搬到另一個宮不是那樣簡單的事,

所以沒有錯!今天就要來聊聊這些後宮三千痂痢,在一場皇宮裝修為背景,

然後開始的ON檔宮鬥劇就這樣上演拉!

(謎之音:你真的是沒事找事,沒主題找主題的極致發揮了!)


話說一開始,在準備搬家之前,後宮的馬答應就開始千叮嚀萬囑咐,

「等等換了宮,凡事要注意,那是別人的地盤,我們作客人總要得宜小心著。」

接著,她就壓低了聲線「那個宮裡的人都不好相處,去之前都要拜碼頭呀!」

然後繼續碎碎唸著:「這去了還要繳保護費,要不是沒地方去,誰想去那地方。」

本以為就是些婦道人家的小疙瘩也沒有多想,所以就很隨性地去到了那個「蝶塔宮」,

結果進了宮,因為身份是那種可以像是「透明存在」的關係,

所以就聽著那宮里的常在與貴人們在說著那個「馬答應」多沒禮貌、多不好,

然後老是愛去跟「仁郡王」說些閒話,並且老是愛打壓一些小廝,

就這樣聽了一個下午的這些後宮女官們的閒話,慢慢就體會到這個宮的水很深!


然後隔天,馬答應正式入駐了「蝶塔宮」,她相當小心翼翼地進來之後,

先是跟那些常在跟貴人們賣完了笑,轉頭就開始跟我嫌棄著,

他開始偷偷嫌棄著那些貴人、常在講話很大聲很吵,會干擾著其他人工作,

這時候我默默的覺得,這馬常在很不優秀,

不是因為在背後抱怨別人的關係,是他自己平常講電話聊天都超大聲押!

然後,就在這時候我就聽到秀常在進來找了馬答應,然後說著自己多歡迎他來,

而令人冷汗的是,昨天秀常在可是跟美貴人一齊嫌棄的毫不嘴軟呀!

接著仁郡王就來關心搬家的答應以及我們,

並且帶了樂常在來說到時候樂常在也要一起搬來,

大家在仁郡王就上演了一齣其樂融融、友善對待的大戲!


仁郡王在大家的和諧下先帶著樂常在安心離開之後,

那些蝶塔的貴人、常在們,就開始炮聲連連說怎麼要又讓人來了,

說什麼都已經造成麻煩了,還有臉把人塞過來之類的,

還有說著絲克德瑞宮來的人都是靠著主子沒能力的人。

而午膳之後,樂常在又來到了蝶塔宮來探探環境,

而原來以前樂常在是在蝶塔宮的,只是因為一些原因所以轉到了斯克德瑞宮,

眾人像是久別重逢一樣的和樂融融的聊著,並且嫌棄著這個皇宮改建亂七八糟,

這時候樂常在順口說了一句:「我們少說幾句。」

而美貴人就不樂意地說著:「搞什麼?還不讓人說嗎?」

這一下就像炸了的油鍋一樣,幾個常在、貴人就口角了起來,

一旁的馬答應只敢安安靜靜地躲在一旁裝沒事。


到了午茶以後,仁郡王又來探視的時候,馬答應急忙跟仁郡王說她想在搬離,

然後說著斯克德瑞宮的人脾氣大,她都得罪不起之類的,

沒想到斯克德瑞宮竟有人走了進來,很酸的說著:「反正大不了就我們在搬出去。」

這一下連仁郡王都尷尬了,要知道斯克德瑞宮可是郭公公的管理的地方,

雖然他是郡王也不好得罪,所以也只打了個哈哈。

就在仁郡王多方的協調之下,暫時這兩個宮的人,總算又維持了一個表面上的平靜,

只是這暗濤洶湧的狀況,依舊令人不安著,

而這個皇宮修建的後宮鬥,卻只是剛剛才開始著呢!


話說上面那個看似是後宮故事的描述,是最近我生活現實發生的一些事情,

然後加上一點點修飾與描述,把這些部分事實去描繪出來。

其實小小的一個辦公室,就有這樣每個人對帶其他人都有不同的表情,

在這紛紛擾擾之中,我們對應的每一張臉又有多少是真實呢?

我們受到教育說要「與人為善」,但是當我們裝上假面孔的與人為善,

然後不去表露真實情緒,只在人背後說著閒話的狀況真的好嗎?

其實說實在的,我也在默默地自我反省著!

江湖之大紛擾很多,但也許真沒那小小的後宮的水來得深,

而我們,似乎終究像是大海大湖中的小魚一樣,依然得隨波逐流呀!

親愛的網誌先生,你也身處一個後宮嗎?

你又是怎樣的位階?又或是也是個旁觀的小透明呢?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