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 08

第八章 原來這就是先天能量

這時候立羽對外的能量接引因為落入潭中所以完全斷絕,而身體內卻呈現了一種奇怪的張力,五感幾乎都無法有所感應,但奇怪的是他的意識卻異常的清醒,並且處在一種極為寂靜的狀態。

如果此時那位智者東言在場,他應該會相當開心的向立羽恭喜著,因為這種混沌不明確也玄妙至極的狀態,就是彷彿重新回到母體的狀態,也被稱為胎息體。

不知道時間到底流逝了多少,立羽突然感覺著湧泉穴湧進了一股極為巨大的能量,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拓本上的經脈運行路線,念動心起,那股強大的能量就順著他的思緒慢慢的在經脈中流動了起來,並且速度越來越快著。

立羽慢慢覺得經脈有種不舒服的脹痛、酸軟,全身開始疲憊無力著,而如颶風中的浪潮一般湧入的能量,開始無法控制的在他經脈中亂闖,不一會的那幾乎就要爆炸的能量就這樣衝入了他的腦門。

轟地一聲!立羽就這樣昏死了過去。

立羽不知道這奇異的修煉方式是來自於一個太古時期修煉者突發奇想的練氣方式,因為那個修煉者的研究狂魔的心態,所以想出了這樣離經叛道的練氣法門,但他知道這樣的方式太過於凶險,為了怕造成修煉者發生慘案,他又不忍刪除這些法門,所以用這樣文字圖像的方式記錄下來,希望有緣人能從中有所機遇。

而千百年來許多的大德賢能者,雖然也有解出文字圖錄的秘密,但大多都像立羽一樣,百思不得其解。少有大膽修行的幾個人,不時成為經脈盡碎的廢人,就是死於非命著,所以絕大多數的修行者或研究者,都認為這是一個錯誤記載。

隨著歲月流逝,物換星移,原文早就在時光洪流中遺失了,而僅留下不多的殘篇在各個時代中流轉著。

立羽手上的這本拓本,則是當年智者東言的師弟虛雨藍,綜整了各時代各大名家的修煉方式,並且在經過幾次召集各家菁英廣開清談會,合力勉強拼拼湊湊出來之後,利用極特殊的藍羽緞所拓印下來的副本,原來就這樣被保留在中央科學研究院當中。

但是這本結合那個時代幾乎所有菁英所編列出來的曠世巨著,卻不知道為什麼沒有被眾人流傳,也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在其中習得什麼絕世武功,宛如這一本書根本沒有問世一樣。

而立羽最為幸運的是,在他無意之間闖入的奇妙空間,那個剛好卡在沉星森林深處的流動空間節點,其實是一個太古大能留下的靜修空間,豐沛的能量跟那一潭能調節混亂能量的靜心池,竟誤打誤撞的讓立羽完善了這個亂七八糟的修煉方式,這樣的結果恐怕是連當初整理出這本拓本的虛雨藍也始料未及的。

立羽的意識慢慢的從寧靜的心靈中緩緩地清醒,像是從深海中慢慢的浮向水面一樣。能量開始穩定的在體內運行,而那樣的能量類似於聯盟灌頂後增強的能量,卻又有些許不同的地方,立羽能明確的知道其中不同的感受,卻又不知道怎樣解釋那個奇妙的差異感。

突然池水在立羽下意識地吸氣的時候嗆入了他的口鼻,他才掙扎的往水面上移動,手腳並用的向岸邊游去。

一直在一邊守候的小空本來因為以為立羽死去而有些憂傷的眼神,因為看到立羽又浮上水面,異常激動的在水上飛躍著並拖著立羽往岸上去。

就在立羽精疲力盡的把嗆入體內的水吐了出來,無力地趴在岸邊休息,小空不斷的用頭蹭著他,並切喵嗚喵嗚地叫著。

「小空!小聲點,你好吵唷!」

立羽忍不住摀住了耳朵,心中正奇怪平常小空的聲音是小聲並且柔和的,怎麼會變得像打雷一樣的巨大,並且在稍微回復一點體力之後,他開始四處張望著。

他像是做夢般的說著:「這是怎麼回事?」

先不說這個空間給他的奇妙感受,讓他更為吃驚的是當他環顧四周,他依然看到地躍月慢慢西落,而剛剛覺得朦朧的月光,現在看起卻是那樣的明亮清楚,他甚至似乎能清楚地看到月光在樹葉上的折射一樣,而那微風吹動的樹枝,它甚至能清楚地聽到他們有規律地輕輕擺懂的節奏。

他看著一旁的樹葉,他能清晰地看到其上的脈絡,而葉子上因為霧氣而凝結的露珠反射的景象他都能清楚看到。那些高大樹木的樹根緩緩伸展抓住地面的動作、每一株花草充沛的生命力,一切變得明亮而鮮豔的世界。

立羽被這樣的奇異現象震懾的無法置信著,耳朵聽到除了眼前瀑布的轟隆聲外,森林裡那些早起鳥兒的鳴叫聲,以及蝗蟲的鼓噪聲,甚至那夜裡貓頭鷹的呼嚕聲,他都能清楚的聽見,像是能聽清楚這個多采多姿世界的每一個聲音。

立羽開始用一種全新的視野看著這一個世界。

他並不知道,他現在的狀況是所有修行者夢寐以求的境界,是從後天回歸先天的一種身體狀態。

當我們才存在母體內的時候,後天的氣息還沒有產生,還是單純的先天之氣在體內不斷的循環著,然而在我們出生落地之後,從與後天氣息直接接觸之後,我們的先天之氣會直接轉換為後天氣息,先天氣息並非消失,而是被外在的其他氣息影響所以沒有那樣純粹了。

所以從古至今的修煉者都追求著從後天修行能量,然後到一定程度之後再破開與先天的連結,重新回到那種類似胎息的狀態,返回所謂的先天境界。

因為立羽本來的能量在他依照這樣的運行,然後從湧泉穴破開了後天能量的禁錮線,並與外在的先天能量產生了交流。相對於外界龐大的能量立羽自身的能量可以說是微乎其微,本來兩個密度相差極大的能量,應該會像兩個高低壓力不同的容器一樣,瞬間立羽的能量應該就會被抽出體外。

不過好險立羽的能量本來就算是相當微弱,不然光是能量流出的壓力就可以將他的心脈震斷了。

但其實如果他繼續下去立羽的身體也很難逃過被能量撕碎的危險。

沒想到他一腳踏到了那個流動的空間節點,被移轉到了這個靜修空間,黏稠厚重的能量先是像卡住一樣的只能緩慢地流入他的經脈,隨之在他身體能量散盡,體內的真空狀態開始大量抽取外在能量的時候,他恰好落入了潭水之中,那巨大能量透過調節能量流動的靜心池,在被疏裡後才流入了立羽的身體中,也同時池水的力量保護了立羽的身體,直到內外能量的壓力逐漸平衡。

並且在在這個靜修空間中獨特的先天能量,在回流到力與身體之後,開始快速的改造著他的經脈,並且使得立羽回到了所謂胎息境界。

在這個能量轉換的過程,如果不是剛好進入了靜修空間,又剛好跌入了靜心池,只要任何一個步驟慢上一些些,都會讓立羽踏上先人的失敗模式。

不過畢竟來沒有人成功過,立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修煉成功了沒,並且能量從後天回歸先天,在能量的「量」並沒有改變,所以立羽並沒有感受到自己變強,但先天氣息的精純卻是他無法預料的造化。

但立羽仍察覺了一絲的不同,他疑惑地自言自語著:「奇怪了,能量並沒有散失,而且還自己自動地運轉了起來,不是聯邦灌頂之後的狀況,但能量卻感覺精實了很多。」

立羽有些狼狽地站了起來,用內視的方式看著自己身體中能量的狀態,他對於墜入池水前那種內習空蕩蕩的感受還有些心有餘悸著。但現在能量確不需要自己運氣寧神就能自動運行,又不像接受灌頂後能量只會隨著一定路線轉動,他還是可以操控自如地去改變能量的路徑。

「喵~屋~喵~。」小空看著立羽傻傻的在發呆,忍不住的用肉蹼推揉著立羽的臉頰。

「對不起,小空,讓你擔心了。」立羽用手撫摸了小空因為救他弄溼的長毛,雖然麟貓會潛水,但立羽的體型與體重並不是小空可以拖上來的,所以弄的他一身的濕淋淋。

小空親暱地舔著立羽的手。

「小傻蛋,那麼擔心我呀!下次我在跌下水,我一定會記得拉你下來的。」

「哈!」小空生氣的對著立羽哈著氣!

立羽連忙安撫著:「好拉好拉!不要火氣那麼大!開個玩笑而已。」

立羽看著逐漸明亮的天色,那地躍月已經接近了地平線,而日星已經緩緩攤出頭來。

「那麼晚了!不會吧!」立羽出門前才剛入夜不久,現在竟然都要天亮了,他算了算他應該在池水中待了接近五六個小時。

他心裡暗想著:「依照這樣的換氣,我如果現在跟阿然比淺水,一定會贏呀!」

他轉頭看了小空:「小傻蛋,城門快開了!我得快點回去了。」

小空點了點頭,輕輕一躍,像是對於這個空間極為熟悉一樣的的鑽了出去,立羽也尾隨著從縫隙中竄了出去。他一路上看著晨光中美麗的空間與森林的交界處,他想他絕對不會忘記昨晚的那種奇妙遭遇,雖然整屆事情還是往如謎題班難以堪透,但這樣的經歷卻真的是極為難得的!

在終於離開那個空間的時候,立羽忍不住地回頭看了看那個奇妙的門戶。

「喵嗚!」小空催促的呼喊著。

「來了!就跟上了!」

立羽跟著小空再度踏上了歸途,留下的除了是那個又將流轉消逝的空間,以及難以忘懷的經歷與永難解釋的謎題。

那個空間緩緩地一閃而逝,而原來森林的小徑一如以往,一點都看不出來適才這裡發生了那樣一件千年難遇的奇蹟。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