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 07

第七章 沉星的奇妙空間

在聖心城的邊界巡口,那個防止異獸闖入人類居住區的哨口,也是不讓人類去盜獵異獸的檢察關口。

一大一小的兩個身影正鬼鬼祟祟地在巡邏燈照不到的陰影當中躲躲藏藏著。

那一個大的身影正是立羽,微微地探頭卻又急忙地縮了回來,低聲地跟身旁那個小小的身影說道:「糟了,還是太晚來了!邊防衛兵已經換完班了,今天他們的動作還真快。」

立羽雖然御空術算得上一流了,但是還是沒辦法像麟貓這種奇妙的生物一樣,一個飛躍就可以輕輕跳過近五十公尺高的關口圍牆。要同時避開那個移動式的偵測器,又要閃躲衛兵的巡視真的比想像中麻煩許多。

這些巡防士兵平常都是以四人為一個單位,來回巡守這個關口,由於這個對向沉星森林的關口,一邊是鬱鬱森森的廣闊的森林,一邊則是聯盟西向的快速高空通道,平常只有一些要前往其他城市的人會使用,所以戒備相對其他關口鬆散許多,就連監視器也很像擺設一樣。

也因此,立羽總會趁著衛兵換哨的時候,在衛兵交接離開守衛執勤室的時候,偷偷溜進執勤室,然後再從窗口溜出城外,到了白天才跟著人群回到城內。

「喵嗚。」就在立羽想著該怎麼處理的時候,小空用尾巴掃了立羽的臉一下,然後看起來很自信的昂起頭來。

「小空,你是說交給你了?」立羽有些訝異的說著。

「喵喵!」小空點了點頭,靈動的眼睛眨了一眨,身形一閃,就沿著城牆輕巧地溜了上去。

立羽有些驚訝地看著小空的身影輕鬆地翻過城牆,心裡想著等到自己的內息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一定也可以像小空一樣來去自如,但是要經過多少年才能達到那種能量儲備呢?也許等到她達到跟小姨一樣的水準的時候就能辦到了吧!

「誰在那裡!?」

城牆另一邊的士兵吆喝了一聲,看來小空已經行動了。立羽趁著衛兵被引開的時候,快速地溜到了執勤室的門口,那時衛兵正把頭探出另一面窗口查看著。

「小王,你發現了什麼嗎?不會是熬夜太久眼花了吧?還是換你到執勤室休息一下?」

「我剛剛明明看到空地有一個白色的影子跑了過去,怎麼就不見了?」

立羽見機不可失,趁著衛兵注意力還在外頭的時候,輕巧並且迅速地穿過了執勤室,一個翻身就從執勤室的窗戶越了過去,好險這些邊防士兵的內息感應不敏銳,不然可能立羽就被發現了。

就在翻出窗外後,立羽俯身在土色的城牆上,靜悄悄的不發出任何的聲音慢慢的往下滑,還好士兵們正在大聲討論著小王是縱慾過度所以精神不集中才會疑神疑鬼的,正好掩蓋住了立羽落地的細微聲響。

「呼!還好沒被發現!」立羽擦去了額頭上的冷汗。

在聯盟法規當中私闖出境是非常嚴重的違規行為,如果被抓到不僅只是 20分扣分,還會被記過管束這才是最不得了的事情。

立羽快速地鑽進了最近的樹叢當中隱蔽了起來。

「小空,謝謝拉!」小空從一旁的樹叢輕輕地跳到立羽肩膀上,相當得意的搖頭晃腦著。

立羽運起能量,像是獵豹一樣的穿梭在沉星森林中,那些平常只有野獸才會竄走的小路上。越往森林深處,高聳入雲的樹木越來越多,有些零散的月光透過枝葉的縫隙撒了進來,但也僅只比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好一些,基本上還是無法辨認方向的。

要不是小空熟門熟路的在前面指引著路,根本是不能知道方向的,所以立羽只要跟好小空,基本上不需要去擔心是不是會在這個聽說連星星都可能會沉落的複雜森林當中迷路。在這種極度寂靜的狀況之下,立羽順便內視著自己的體內的能量流動。

立羽用力地吸了一口有些冰冷且潮濕帶有一點點腐朽樹葉的森林空氣,這些冰涼的冷空氣經過了氣管,然後通過肺部再緩緩地吐出,他的心臟的速度維持約在一秒鐘一下,那撲通撲通的心臟跳動帶動著血系奔流全身著,並且帶著他的四肢規律地擺動。

每一次的踏步、躍起,形成了微妙的規律,像是富有節奏感的鼓聲敲打著周圍的空氣,而身體內的能量緩緩地在經脈中若有似無的流動著。

身體內的「能量」一直都是人類身體中最為神秘的東西,他與腦神經感知系統被稱為人類身體兩大謎題,有學者認為人體內的能量是血液在交換過程中產生的一種高地電位產生的位能差,所以在人死後身體的血液不再流動,能量也就會隨之消散;也有其他學配認為體內的能量是與自然與外界溝通交換的,沒有行跡,是人與自然萬物溝通的一個共通門戶,如果能找到開啟的方式就可以和萬物溝通,去共同理解自然的奧秘。

在當初「智者」東言用生物能的概念解釋了「體內能量」,並且利用將人體內的微小電能進行聚集,透過適當的引導形成循環,就會使這樣的能量壯大,形成一種極為強大的力量。

而這種藉著最小單位離子連結所產生的能量聚合概念,也就推導出能量如何儲處存在人體經脈之間,甚至如何形成容納這些能量的循環,不讓這些能量散失,在這樣的基礎概念下,「能量論」也就這樣地被世人所認知。

立羽將能量開始在體內自由的流動,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發現了當能量流動到左腳的湧泉穴的時候,就會有一種冰涼舒適的感覺,一開始並不是相當的明顯,甚至立羽還以為那是露水沾濕了腳而已。

但越是將能量集中在左腳,那一種冰涼的感覺越來越明顯,讓他有些擔心的是那樣的冰涼感竟然還慢慢的擴張著。

立羽心裡擔心著,想說是不是自己亂練練出了毛病來?因為從他發現那個拓本上的神秘圖文之後,幾經查詢卻一直找不到相關的資料與紀錄,心一橫就決定自己自練練看,他也沒想太多,覺得反正如果真的出了什麼問題,大不了就停止不練了。

在這樣的變異發生之後,立羽把能量開始從丹田慢慢往下盤運行,先依照聯盟所傳授的「正常」經脈流轉方式將能量流動到湧泉穴,再依照文字圖當中句號的那個看起來比較安全的經脈路線,慢慢的讓能量透偷過平時不太流經的經脈路線,一點點緩慢地嘗試著,除了因為平常很少運行這些經脈,所以能量在經脈流動過程有一點點受阻,他必須用不同的方式試圖去通過那些經脈的節點,像是將能量抽成細絲,又或是集中一點突破,這些方式其實都記載在那個拓本上,這時候立羽才理解那些像是註解但令人不懂得什麼「如絲、片刃、散如彈」都是突破阻礙的方式建議,不過也虧得的立羽的能量相當活潑靈動,才能順利的通過。

能量在再這樣一圈圈運行,然後留回氣海。

立羽發現體內的氣息變化和平時並沒太大的不同,但在多運行幾次之後確實也讓他的在運行御空術挪移過程時更為順暢圓滑著。

所以立羽開始覺得這才是這些文字的目的,但為什麼要大費周章地藏在文字當中呢?為什麼聯邦從來沒有發現這種方式呢?立羽心中開始有了疑問。

但今天的這一種狀況,確實是他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事,也多多少少讓平常淡定的立羽有一些慌亂著。

當立羽打算慢慢停下腳步將能量收回的時候,卻發現當能量一慢下來,那一種冰冷的感受變得更為強烈,像是突然把腳泡進了冰水一樣。也因此他忍不住的再度加快著速度,這時候能量運行的越快,往左腳湧泉穴的能量就越大,才勉免強把那種冰涼感受壓抑在左腿以下。

但更讓立羽覺得糟糕的是事,他發現它流到湧泉穴的能量一點一滴的被吸收掉,剛開始能量還像是有去有回,但到後來回到氣海的能量卻越來越少,最後根本沒有能量的回流。

再這樣下去立羽從小累積的能量就會完全的被消耗掉。

立羽卻無法停止這樣的運形,因為那種冰冷的感覺一直往上半身延伸,如果他緩下能量的運行,那個上升速度就會越來越快,他知道這樣做就像是在飲鳩止渴一樣,但卻不得不這樣做著,他越跑越心慌,冷汗開始不斷的從臉頰滑落。

小空回頭看了立羽一眼,平常往沉星崖路上,立羽通常要休息個兩三次才能到達,但今天卻很奇怪的,快要到達目的地,立羽卻是越跑越快,頭上還滿頭大汗的樣子。

立羽卻是有苦說不出來,即使他全力阻止能量往湧泉穴流失,但能量流動的速度卻越來越快,平常乖順聽話的能量現在根本是不為所控空,他也逐漸接近油盡燈枯的狀態,冰冷的感覺完全壓抑不住往上身蔓延著。

這時前方突然明亮了起來,波的一聲,立羽像是穿過了什麼一樣。

在他眼前出現了一塊突出水面的藍色巨大晶石,而上方是如同大雪崩落下的白牌色瀑布在沖窗刷著石頭,而眼前的水潭看起來深不見底,那是一個他沒有來過的地方,而除了水的聲音外這裡相當的寧靜,像是世外桃源一般。

但這時候立羽卻沒有任何欣賞的心情,因為能量驅動的關係,他已經踏上要躍入水潭的最後一步。

他腳下用力一跳,人就飛到水面之上。

這時候,他體內終於完全不剩勝任何一點能量,全身冰涼涼的像是墜入冰窟一樣,他想難道他就要這樣結束生命了嗎?但奇怪的是他並沒有害怕與恐懼,並不只是他個性的淡然,不期待轟轟烈烈的生活,也只求平安度日的無欲無求,雖然對於家人與朋友有一些遺憾感,但這個奇妙的美麗空間卻給他一種奇妙的溫暖感。

噗通一聲。

立羽終於跌入了水潭之中,應該冰冷的潭水快速的包圍了立羽,那瞬間他覺得自己完全與世界隔絕了,他最後的印象是阿空喵嗚喵嗚的慌張叫聲。全身只覺得空蕩並且放鬆,並沒有寒冷的感覺,在他失去意識前,他心裡想著的是不知道死後會是怎樣的世界?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