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 05

第五章 原來是小姨

立羽的項鍊發出一陣警告聲,他才從沐浴涼風的狀態回過神來,才發現不知不覺中,他又超過聯盟政府所規定的安全範圍,他趕忙的壓低行徑方向,俯衝回高空行徑道路上。

立羽微微地皺眉然後自言自語說:「麻煩,又要被扣點了。」

在聯盟的安全法規當中規定,在使用禦空術飛行時最高不能超過0.5公里的範疇,超過這個警戒線會容易因為氣流的不穩定,加上內在能量可能收到干擾,而造成危險,據說會有這樣狀況是因為在這個星球的高空約四千到一萬公尺有著一層相當厚實的對流能量層,其中最厚實的部分會有將近三千公尺的寬度。

在這個能量層當中,有著相當多的亂流產生,會使得空氣因為摩擦有著大量的帶電粒子出現,並且產生所謂的能量錯流,而這樣的能量錯流會吸收所有接近物體的動能、電訊符號,甚至去干擾那些物體本身的能量,所以任何的有形物體或是無形的電波越是靠近這個能量錯流,動能會消失的越嚴重,甚至會像落入蜘蛛網一樣動彈不得,如果還死命的掙扎,要嘛會因此產生極高溫的熱能,將物體燒融,要嘛就會因為失去能量然後從高空中沒有緩衝的掉落下來。

當初聯盟開始進行太空研究的發展過程中,就因為這個對流層的存在而遭到了巨大的阻礙,這也是在整個古歷史中除了那幾個基本上是傳說的存在之外,沒有任何有「物體」穿過對流氣層的紀錄,這確實已讓人類科技文明的發展有極大的障礙,直到近百年來聯盟終於在「智者東言」的反重力理論當中研發出反動力裝置,並在超鎢微粒子合金的出現,終於克服高熱問題後,才有第一個無人的衛星觀測站以及後來的太空宇航時代。

所以除了飛空艇之外,任何反重力的飛行物體,都被限制不能超過警戒線之外,以免發生危險。

但由於立羽常常發呆發著就不由自主的往天上飄,也許該怪罪他老是魂不守舍的大腦,一旦他專注在某一個思緒當中,就像是把意識抽離了現實一樣,常常在不經意之間就會超過警戒線的範圍,關於這件事李然他們也已經勸說到相當無力了。

立羽輕輕地低聲說了:「IL, showing info.」

立羽胸前的聯盟智能項鍊變再度想起了聲音:「立羽,聯盟公民,編號009101315號,1497年生,十七歲,本月扣點十八點,總評點分數六十三點!」

立羽吐了吐舌頭,說著:「還好,擦邊過標準,否則又不知道要聽小姨碎念多久了。」

一旦立羽的總評分數低於六十點,就表示立羽會被強迫取消在中央城區的居住權,當初為了讓立羽順利進入高教學院學習,立羽的小姨可是花了相當大的代價,讓立羽能入住中央城區獲取入學資格,光是提出居住申請就花上了大半年的時間,手續之麻煩對於立羽那位極度沒有耐性的小姨真真可是非常不願意再重來一次的,並且依照規定安全評等不及格者與他的監護人都必須接受安全講習,這更是立羽覺得絕對不能發生的事情!

立羽拍了拍胸膛,像是劫後餘生一樣的緩了緩氣,然後就加快速度的沿著飛行路徑的路燈往家裡前進,這時候他已經沒有慢慢看風景的心情了。

立羽家位於中央城區西部靠近郊區的地方,人口沒有中央城區中心密集,相對環境也相當單純,雖然李然跟木遂炎一直苦勸他搬到市中心,但他卻喜歡這裡的親近,所以就婉拒了。

立羽降落在一個有著藍色屋頂的白色小屋前面,在大多數的群居式公寓與別墅小區當中,這一間看起來不大的小屋算是很別具一格的房屋,這也是立羽不願意搬走的部分。

「我是立羽,開門。」

經過語音辨識系統,大門咖的一聲就打了開來。

「小羽,歡迎回家!」

聲音是立羽設定好的語音系統,是他父母的聲音,對於立羽來說聽到父母的聲音才有真正回到家的感覺。

屋子中的傢俱十分簡潔,十來坪大的屋子裡除了那個巨大的書櫃與滿滿的書籍之外,可以說根本沒有什麼其他的傢俱與擺設,顯眼的還有那一幅幾乎滿了整個牆壁的星圖。

立羽的父母其實是中央科學院的院士,都是相當著名的學者,立羽的父親是自然能量學的研究員,而立羽的母親是上古歷史的研究學家。

立羽把書包隨意地拋向椅子上,然後撇見了視訊牆上的訊息通知在閃動著,立羽連忙整理了一下服裝儀容,然後正襟危坐的坐好在桌前,一副三好學生的樣子。

「Open Message!」

在螢幕上出現的是一個有著紫色頭髮風姿綽約的女人背影,大紅色的深V貼身套裝,露出相當誘人的曲線。女子一轉身,就讓人不得不注意著,她那雙靈活並且有神的雙眼,明明是不濃的妝容,卻讓人有種豔麗無雙的感覺。

但可以從那個絲毫沒有笑臉的表情中,看出來這一個秀色可餐的美女心情並沒有很美麗。

「嘿!真姨,今天一切順利嗎?」立羽裝著相當乖孩子的樣子,先行向女子打了招呼。

路淮真是立羽母親的小妹,是個非常遊戲人間的女強人,在她視愛情為調劑身心的遊戲之外,同時也是在業界呼風喚雨,有著強大能力與自信的新時代女性。

從聯盟廢止了婚姻制度之後,開始有著很多像路淮真一樣的前衛青年男女,女性不再是要背負生育與操持家務的存在,他們開始在各個職位上展露她們強大的工作能力,甚至在許多的工作崗位上,這些傑出女性的工作能力還比起男性強大許多。甚至有許多研究顯示,社會上許多重要的決策都掌握在女性的手裡。

「你覺得呢?」顯像中的女子面無表情地說著。

「嘿嘿!」立羽尷尬的笑了笑,他大概能猜出來是什麼樣的事情讓他這位小姨有如此不美麗的情緒。

「需要我一條一條唸給你聽嗎?境外違規這種家常便飯我也不想說了,你看看你們高教學院的新通知。」

路淮真從一疊的通知信中拿出一封紅色信封的信件,眉頭抖了一抖。

立羽搖了搖頭,心想這小事還用紅極通知是想要幫他氣死小姨嗎?

「據查學生立羽因修煉條件不符,暫不能實施通頂,請監護人配合教務單位督促學生,以期讓學生能有符合學習的表現。」

立羽看著路淮真微微抽動的眼角,他彷彿能看到她額角慢慢浮現的青筋,而她鮮紅的嘴唇一字字咬牙唸出的沈重如此!

糟!該怎樣讓真姨平息怒氣呀!

「真姨,我真的錯了!我真是太不對了!對不起!」一下想不到如何應對的立羽,果決的先認錯來降低可能的風險!

「你就是像你爸,沒事都去研究那些五四三沒營養的東西,功課與修行才會都這樣差強人意,你可以爭氣一點嗎?不要老是無所謂一樣,你知道現在社會如果你沒有在能力上有所突出表現,早晚會被世界淘汰的好嗎,你知不知道當年…… 。」

立羽早就坐好等著路淮真準備好的一個小時苦口婆心的精神訓話,他迅速的進入了一種宛如冥想的狀態,眼睛仍然看著螢幕,但心思早就不知道飄到哪個國度了。

路淮真是天訊公司的高級主管,天訊除了是跟國家與軍部合作研發高科技的通訊技術之外,還有私人的研究機構專門在研究一些「生命能量」的議題,甚至在這些年裡,這間私人企業已經有了不輸給國家級研究機關的成果,而其中保持青春的保養品更是這一間公司極為出名的產品。

從人類壽命突破200歲的生命極限之後,老化的時間更是一直慢慢地往後推延,也因此各種各類的保養產品更是成為當紅炸子雞,許多人無所不用其極地去維持容貌的年輕,也許這也是一種人類貪婪慾望的展現。

「你又給我恍神到哪裡了?」

「是的!真姨!我真的知道!我會改的!」立羽像是被驚醒一樣,迅速地回應著!好險他意識模糊之前還有隱約聽到剛剛路淮真正在針對他的「到

路淮真揉了揉額頭說到:「反正你一個人住就要注意一些,要不是我現在住的離中央城區太遠,你就可以搬過來一起住了。還是我跟公司提出轉調?這樣我就近照顧你比較方便。」

立羽更是一驚,連忙說到:「不不不!這絕對不是一個好主意,如果真姨那些男寵們,要是來了話,我不就成了自能量發光的巨大電燈泡了嗎?」

「死小鬼,你說什麼烏魯木齊的!」路淮真白了立羽一眼。

立羽下意識地回應說:「難道不是嗎?你看你每次都跟人家說你今年二十歲,那哪裡來一個那麼大的外甥?」

路淮真聽到更是瞪起了大眼:「你還說!上次在酒吧的事我還沒來得及跟你算上呢!」

立羽嬉皮笑臉的說:「真姨,那天是我機靈,一看就知道你想甩了那個橡皮糖,我這樣盡心盡力的幫忙,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怎麼還要我算帳呀?」

上個月在中央城區的「庇所酒吧」,路淮真因為剛好來中央區開會,就決定順便來探望自己的外甥,誰知道一個不長眼的愛慕者竟然追她追到了中央城區,其實現代男女愛情真的是相當速食的來來去去,合則聚不合則離,但偶而還是會有一些的例外發生。

而剛好路淮真就遇上了那麼一個極品的例外,通常她處理感情是真的快狠準的,加上她本身的實力更是聯盟中可以稱得上頂尖高手的存在,基本上是很少遇到真的糾纏不清的人。

但這次這個極品卻巧的正是天訊集團的大少爺,就算她覺得能力很強飯碗不難找,但總裁對她知遇之恩的面子她還是要給的,但是這個大少爺真的很不會看臉色,她已經明示暗示各種表示之後,甚至不顧淑女形象地破口大罵,這個厚臉皮的極品還是一直纏著她,說路淮真是他今生今世的新娘。

正當路淮真決定不給總裁面子,也準備放棄飯碗正要動手狠狠教訓的時候,立羽剛好走進了酒吧,然後非常語不驚人死不休地看著路淮真就喊了一聲「媽!」,這一下所有問題似乎馬上迎刃而解。絕對不誇張的說,那個大少爺瞬間逃離路淮真,像是看到鬼了一樣!

「你還敢說!你那一聲「媽!」讓我花了不知道多久才解釋清楚,我們全公司都以為我偷生了一個很大的兒子!你知道我那陣子行情掉了多少嗎?」路淮真嘴角微微抽動著!

「反正你順利地擺脫了那個富二代不是嗎?這方法我覺得挺有效的呀!小姨,下次隨時需要我隨時支援呀!」

「滾犢子!這種特別體驗一次就夠!」路淮真握起了拳頭隔著螢幕作勢要揍立羽的樣子。

這時立羽倒是歪著頭,笑著說:「我也是真的很好奇呀!我說小姨,你今年到底幾歲了呀?我老媽懷我得時候四十五歲,聽說女人會自己把自己的年齡除二在減三,這樣算算 ……」

立羽邊說邊故意的用手指算著,然後心裡暗喜他小姨在這東扯西扯之下忘記了生氣,那火氣也消了一大半。

其實能量蘊藏到了路淮真這種水準,會有相當長的年輕時代,隨著身體的新陳代謝維持巔峰,基本上在百歲前都不會顯老態,以路淮真跟立羽來說,兩人站在一起就看起來像姐弟一樣,但女人嘛!對於年紀真的是特別敏感著!

「你真的很久沒有被我揍了嗎?我從小不是就教育你女人沒有歲月流逝這件事!」

立羽連忙討好的說:「我知道我知道!小姨是永遠的十八歲,比靈晶石還閃閃動人呀!」

「就只會這樣瞎貧嘴!好拉!不多聊了,我等等還有一個約會,你千萬記得不要再給我惹是生非,好好修行學習知道了嗎?」路淮真笑著並輕輕搖頭說著。

「放心,我會的。」

那螢幕閃了一閃藍色的畫面,出現了「結束通訊」的字樣,立羽喘了一口氣,像是劫後餘生一般。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