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 03

第三章 有些討厭鬼不要理他就是了

「說人人到,不喜歡什麼就會遇到什麼呀!」

李然微微的收起笑容,有一些冷漠地看著尾隨著他們的那些人。

周子龍瞇著眼看了李然一眼,然後冷冷地笑了一笑,像是居高臨下地藐視著眼前的四人,然後看著他們有些戒備的反應,相當滿意地收回了眼光。

而周子龍並非一個人,他身後跟隨著七八個一樣穿藍色高教學院制服的年輕人,與李然他們的制服不太一樣的是在領口處繡上了一條金線,但其實這並非學院所規定的,而是這一群特殊生自以為特別而自行加上的一個標誌,在李然他們眼中只覺得這一個標誌特別的中二與囂張。

伴隨著這樣囂張衣服的,是這一群人不在乎馬路上穿越的人車,硬是一字排開的行為,特別凸顯著他們的與眾不同一樣。

周子龍,一頭紅色的頭髮,眼睛相當明亮,有些黝黑的膚色在他算是明顯的五官襯托下,有一種狂傲不羈的氣質,但那不可一世的表情與態度卻透露著讓人不想接近的感受,尤其他睥睨地瞧著別人的時候。

在四人中個性最衝動的木遂炎看著他囂張的氣焰,理所當然地跳了出來說:「姓周的,怎麼?想幹嘛?」

周子龍身邊一個兩頰消瘦、有著流氣三角眼的青年,翻了個白眼後大聲的回應:「蠢木!這次我們可不是要找你,那兩三下的三腳貓工夫也不用強出頭了,別以為自己正義凜然,等等被打得落花流水,回家哭爹叫娘也沒有用呀!」

那人說完後還裝腔作勢的演著一副被欺凌的小媳婦樣,惹得周子龍一行人一陣怪笑,那挑釁的意味濃厚到似乎一場大戰就一觸即發。

但要說這種罵街式的吵架,木遂炎還沒有真的輸過了誰,馬上接著就回應著說:「唉唷!我還想說哪兒的狗在亂吠呀?原來是范家的蠢狗呀!從你爺爺開始一門忠烈,你也開始學著抱大腿呀!不錯不錯學得很好,這走狗技能看來你也是認真學習有加呀!」

這三角眼的青年叫作范田,他所在的范家一直都與周家交好,在外人都知道他是所謂親周派系的代表,其實在聯盟西區大部分的家族也都是這樣,只是范家尤其特別巴結著周家,也是希望能藉著周家在聯盟西區的實力來壯大自己的勢力。

但雖說這是大眾所知道的事實,但對於范家人卻是相當不順耳的,范家的成員對於別人說自己阿諛奉承之類的話語尤其敏感,而由於他們家族的地位也沒幾個人有那個膽子在他們面前踩這個痛處。而木遂炎也是因為家中本來就是與周、范兩家對立,自然而然就耳濡目染著這些小道消息。所以他故意說著的話一句一句都命中要害,讓范田一張臉氣的都紅了起來。

「有膽你再說一遍!」范田生氣地吼了出來。

木遂炎看著范田的不淡定,馬上假作驚訝的說:「怎麼會有人喜歡聽自己被損呀?好吧!我這個人最好說話了,范狗、范狗、范狗,這樣夠了嗎?」

范田哪能忍受這樣的刺激,腰間短刀就抽了出來,蓄勢待發的就要劈了下去。

而木遂炎馬上也聚精會神的,雖然還繼續損著人,但一雙眼睛卻緊盯著那亮晃晃的短刀。

兩人的對峙馬上引起了路人們的圍觀,一群看熱鬧的人們開始慢慢地聚集了起來。

就在這一觸即發的時刻,周子龍一揮然後冷哼一聲,阻止了激動的范田。

然後依然囂張地說著:「不急,大家同學,以後還有很多機會接觸接觸的,難不成還能跑了?」

周子龍身邊另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也摩拳擦掌的說著:「也是,是說我易山也很久沒有練拳頭了呀!」

站在立羽身邊的李然低聲地說著:「那個長得很好看的就是易山,那個空域第一家的易家,聽說易家一向家教嚴格不許介入任何勢力當中,不知道怎麼會讓自己的子弟跟周家扯上關係,真是怪了!」

立羽看了看這個易山一眼,確實是一個相當乾淨的美男子,和善的臉上露出了躍躍欲試想惹事的模樣,雖說像是個頑皮孩子的表情一樣,但也不像周子龍的那種戾氣,反倒是跟李然的那種自然活潑感有一些相似著。

周子龍摸著自己的鬢角,發出了笑聲說:「你們千萬不要誤會了,我們可不是來找碴的!只是剛好聽到了一個消息,聽說你們一般『民眾』生裡面出現了一個很優秀的人才,被學校跨組分類到我們特分組裡面了,所以特別來看看是多麼優秀的人能跟我們一起競賽呀?」

他邊說邊故作姿態地張望著,然後最後眼神定在了立羽身上說:「這位氣宇軒昂的同學就是立羽吧!!果然是深藏不露呀!」

立羽在李然一行人當中,一直都是最不露鋒芒,他們之中連最少主動發言的童道,在整個高教學院都是相當出名的學生,甚至可以說都是他們各自系所當中獨領風騷的領頭羊。

而立羽除了成績都是低空飛過之外,其他體技或是什麼考校功課都只能算是平平,這樣一個看起來極沒有特色的人,怎麼會是李然、木遂炎這些資優生的好友?這其實是周子龍一行人一直不理解的部分。

「姓周的,不用做戲了,如果不是你動用關係私下動手腳,怎麼可能會有這種狀況出現,你這齣戲演得爛透了!」連不愛說話的童道都忍不住嗆了起來。

周子龍演著相當無辜的樣子說:「冤枉呀!我不過只是聽說我們高教學院有一個很優秀的立羽同學,然後在那天張叔叔來我家喝茶的時候,順口提了兩句立羽同學很值得好好培養而已!這最後決定好好給立羽同學機會的可是教授們呀!那可是教授們的一片苦心,怎麼會說是我動手腳呢?」

這話說得令木遂炎等人怒火中燒著,要知道張守仁教授跟周家的關係可是好的離譜,幾乎全高教學院都知道這位張教授當初可是在周家企業當中位高權重的成員,在周家這位寶貝獨子來到高教學院上課後,這位張教授也就一起進入了高教學院兼任教授,這明顯的護航而來的教授,又剛好是這次媧皇賽的承辦人,如果說這次名單跟周子龍沒有關係,那才是令人不可思議的事情。

在周子龍說完之後,他的狐群狗黨馬上就接了話說:「我說有一種人呀,這輩子都沒有翻身機會就算了,看到別人有機緣就羨慕嫉妒恨了,就怕別人爬到自己頭上,還假裝自己有義氣呀!」

木遂炎冷哼了一聲,連回應都懶,這對方人多勢眾的,算上嘴的數量都比自己人多上兩倍,他又不傻何苦浪費口舌跟這群人做無意義的爭論。

而這樣的動作倒是讓李然給了他一個讚賞的眼神,他清楚的知道看清楚局勢的聰明人比起當局者迷的衝動好了太多。

李然看立羽並沒有打算參與這場看似龍爭虎鬥的口舌對戰,並且一臉神遊太虛的樣子,就知道他腦袋裡八成又在想著一些天才知道的念頭了,搞不好還沈浸在剛剛看到的週期景色中,反正擺明了就是沒有把注意力放到眼前的狀況當中,所以也只好讓他們這些俗人來替他出頭了。

李然就向前了兩步,這樣的動作也確實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但他依然輕鬆自得地說著:「子龍同學,你想說什麼就直說吧!不用拐彎抹角的。」

周子龍的大眼睛又瞇了起來,他知道李然不但是高教學院中數一數二的學生,在體技、學科甚至其他都有超過教授的水平,對道理的領悟更是整個聯盟中出名的天才,是被稱作當代才子的存在,最讓周子龍忌憚的更是他出身七大世家,篤定將來一定是聯盟高層的存在,在周子龍眼中是少數的競爭對手人選。並且李家一直與周家不對盤著。

周子龍並不想與李然對峙,他話鋒一轉便說:「難不成立羽是個無行為能力的孩子嗎?需要那麼多保母為他說話呀?立羽同學我就直說了,我呢,給你一個機會,跟著我們特分組的成員,你以後就不用跟著這些平凡人在那裡當個跑腿,未來在周家你要什麼有什麼,畢了業之後更是絕對有不錯的單位。又或是你還是打算跟這些低層的賤民,每天庸庸碌碌著過生活我也只能為你嘆息而已。」

在周子龍的價值觀當中,在社會當中弱者就應該依附在強者的保護之下,所以他的判斷就是立羽之所以老是跟木遂炎混在一起就是因為需要保護,因此只要他拋出橄欖枝,立羽一定會屁顛屁顛的加入自己的團隊當中。

但周子龍根本不知道,在立羽這一群人當中,即使是李然都是花了許多時間在「追上」立羽的思維,雖然每次立羽有奇怪的想法的時候,都會不管任何事就一股腦地去實行不考慮後果地去做,但每次他的突發奇想卻都是令人驚艷著。甚至可以說,某一個程度立羽才是這一群人的思想核心。

站在李然身後的木遂炎倒是聽得讓他一把火,他忍不住用手拍了拍立羽的肩膀說:「喂!老大!有人要你去當走狗,你要不要去呀?」

立羽被拍了一下,像是剛睡醒一樣,迷迷糊糊的說:「狗?哪裡有狗?」而他的聲音的大小剛好響亮的讓周子龍一群人聽得到。

這下子到是讓木遂炎大悅著說:「沒錯!你看看這不是有一群!有大狗小狗都有呢!」

立羽剛才真的是神遊著思考他一直想不清楚的問題,正稍微有點眉目的時候,被木遂炎一拍就醒了過來,可見剛剛不管是周子龍還是其他人的話語,他是一句都沒有聽進去。

而立羽被打斷思緒,正覺得不開心,瞄了周子龍一群人一眼,像是搞不清楚狀況一樣的說:「那不是人嗎?怎麼會變狗?想不開嗎?」

這一下連淡定的李然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立羽這下不知道是真迷糊還是假迷糊的樣子,一字一句就像是局外人一樣,但又狠狠得像是在罵周子龍一群人都是狗一樣,讓周子龍氣得黑黑的皮膚都有些青了起來。

旁邊的范田更是直接一拳捶到了地上,生氣地吼道:「不識抬舉的蠢貨!」

而周子龍還算得上冷靜的把這口氣吞了回去,他阻止了要上前幹上一架的范田,然後從咬緊牙縫的嘴中說著:「沒想到立羽同學那麼會說話呀!很好,我們就媧皇賽上見了!」

接著就領著一群人怒氣沖沖地離開,要說如果這次不是在這人來人往的中央集市,恐怕迎來的將是一場混戰。

童道忍不住的往立羽背上一拍,稱讚說:「好傢伙!」

立羽被這滿懷熱情但整個高教中心被稱為力鬥最強的童道拍了一下,差一點就喘不過氣來,他連聲咳著然後悶聲說著:「阿童,我明白你的雀躍,但稍微控制一下你的興奮,我不想今天就被你拍死在這裡呀!」

就當木遂炎跟童道都相繼地稱讚著立羽剛剛絕妙的反應,那一句「人不當當狗」的金句,真的是讓他們笑開懷。

李然卻搖了搖頭,跟眾人說著宛如潑冷水的話:「不要那麼高興,別忘記下個月就是媧皇賽了,立羽可是要孤軍跟他們一起競爭的,今天這一場鬧劇下去,我看周子龍是不會善罷甘休的。這次的主裁判可是周子龍的老爹,萬一真的出事了,立羽可是沒有人幫的呀!」

木遂炎倒是冷靜了下來,馬上擔心的說:「那該怎麼辦?已經報名又不能棄權,難不成真的要阿羽犧牲嗎?」

「死木頭!你詛咒我死呀!我現在嚴重懷疑你其實是周子龍派來弄我的!」立羽白了木遂炎一眼說。

木遂炎急忙解釋說:「怎麼可能會詛咒你呀!但,我也只是說事實而已呀!」

「還說!」立羽舉起手作勢要揍木遂炎一頓。

木遂炎連忙捂上了嘴。

李然因此笑了出來:「是應該沒有那麼糟糕,最多就是立羽過不了測驗,明年再參加一次而已,而且認真說只要不要跟周子龍正面衝突,應該是不會有什麼意外發生。」

木遂炎馬上像是彌補剛剛的失言一樣說:「對對!李然說得對!反正打不贏就跑呀!立羽最擅長的就是逃跑了呀!」

一旁的童道又忍不住說著:「我說不會說話就閉嘴好嗎?」

這時木遂炎才發現自己又失言了,再度了捂上了自己的嘴巴。而他這樣驚慌失措的樣子倒是讓其他人笑翻了,也緩解了那個稍稍嚴肅的氣氛。

立羽看了已經昏黃的天空,想起了還有事情,邊轉身邊跟幾位好友說:「時間太晚了,不跟你們聊了,我得先趕回家。」

然後輕輕一跳,他那個其實整個高教學院都沒有紀錄,但流暢並且快速的身法就展現在幾人眼前。他揮了揮手喊著:「明天見拉!」然後就絕塵於眾人眼前。

木遂炎在放下捂嘴的手後,看著漸行漸遠的立羽說到:「每次看到立羽的御空術都覺得他絕對是天才,但為什麼他其他體術都好像是不願意進步一樣呀!」

「不用為立羽操心,他有他自己的想法,而且他應該比你我想像中強大很多!」李然像是極為了解立羽一樣的說著。

「想法?算了吧!那傢伙根本懶得想吧!是說強大搞不好是真的,連我家老頭子都一直說他是個人才呀!」木遂炎看著那個已經成為小黑點的身影嘆息著。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