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仟壹百陸拾陸] 地球人第三次遇見小王子,在南方偶遇的價值觀

在回歸南國的日子裡,我其實一直有點擔心自己會不會因為太少藝文活動而覺得無趣,

結果卻偶然的發現,「宮能安」小王子系列有在年底的時候有演出,

所以就有了這一次,第三次的「地球人遇見小王子」的機緣了,

其實在前兩次小王子的心得我都有寫,所以有興趣的朋友們可以去看看呀!

(一次偏重內容分享,一次偏重心得分享都可以去看看呀!)

(謎之音:你越來越糟糕了!還一次想要串流兩篇的概念嗎?)

其實很有趣的是,每一次的地球人小王子都不太一樣,

明明是同一個文本,同一個說書人,同一個價值架構,

但說出來的故事內容,卻像是會成長了一樣,

突然感覺著,對於看很多次的觀眾來說我們在每次看完「地球人遇見小王子」之後,

反思後逐漸成長的同時,似乎宮能安也一次一次的成熟與改變一樣。

今天不聊表演的內容與結構,也不說著在每一段小王子故是說書中的感受,

我打算跟大家聊一聊幾個在這場表演當中的探討主題,

「愛情」、「歧視」、「教育」,還有「我們會變成怎樣的大人」,

當然這一場表演還有很多很動人心弦的主題,但我今天就先稍微地針對這幾個來思索一下!

首先,絕大多數看過小王子的人都一定會把小王子、玫瑰、狐狸的故事,

用「愛情」的角度來思索著,而這確實也是大部分去解讀聖修伯里的方式,

有人說「玫瑰」是聖修伯里的前妻,而這個論述,我在這裡就不多說了,

但我其實挺喜歡宮能安來詮釋「小王子跟玫瑰」的青澀愛情部分,

在一段愛情中我們會有自己的驕傲跟堅持,也會有自己的脆弱與悲傷,

小王子離開了玫瑰,玫瑰不低頭的不告別,

那些像是小男孩跟小女孩的倔強,卻是在許許多多似乎已經成熟大人的愛情中相似的樣子,

有多少女孩會嘴巴說不在乎,但卻口是心非的希望被某個男孩細心照料,

又有多少個男孩會故作堅強的祝福那個女孩,但卻在心中暗自垂淚,

又或是女孩跟女孩之間的鬧脾氣,男孩跟男孩之間的假奘勇敢,

而那些「女孩」跟「男孩」其實都已經不在是「孩子」,

但似乎在愛情上,我們終究是那個長不大的孩子一般。

接著,一樣是玫瑰的故事,宮能安很巧妙的把主題帶到了「霸凌」跟「歧視」,

他說著玫瑰的刺的意義,說著我們心中的那些被認為是埋下的惡意種子「巴歐巴樹種子」,

我們從小被無惡意的教育著,用報復來平撫情緒,

撞到桌子了是桌子壞壞,跌倒了是地板壞壞,

當我們教育孩子用「逞罰他人」來換取安慰,而那些孩子在未來很可能就會在情緒不適的時候,

用「攻擊」他人來博取心情的平靜,而「霸凌」跟「歧視」就這樣開始了,

在這樣之下,我們又要怎樣「教育」孩子呢?

家長太像那個國王星球上的「國王」,他們命令一切,認為孩子應該要聽從他的指揮,

但我們將孩子生出來,孩子沒有選擇權,所以我們確實要對他負責,

而當我們只是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的時候,又憑什麼跟孩子索求那些不應該屬於我們的「他們的未來」,

然後,連那個看似可笑的國王都會說出「命令要合理,不能做出對方無法達到的命令」,

但又有許多家長和曾說出那些無法達到的命令?

對數學沒有天份的孩子要求一定要考90分?對喜歡畫畫的孩子說藝術沒有前途?

這些命令是否合理?而宮能安也很時事的說著「公投」的議題,

他說他無意引起價值觀的對立,只是疑惑著「那些對他人的要求」真的是他們可以達成的嗎?

我們的「教育」跟「歧視」是不是真的應該做一些檢討了?

最後想要聊聊「我們現在變成了怎樣的一個大人?」,

宮氏小王子說書人的開場,在一開始就提醒了我們,小王子不是一本簡單的童書,

在聖修伯里的序言上就寫著「請孩子們原諒我把這本書獻給了一個大人。」,

然後,在結尾的時候,宮能安才把序言中的最後一句說出來,

也就是聖修伯里為什麼想要把小王子獻給大人的原因,

他說:「願意把這本書獻給兒童時代的這個大人。所有的大人都曾經是孩子。(可惜,只有很少的一些大人記得這一點。)」

而宮能安沒說的還有是聖修伯里說了兩個理由,

他說了,身為大人的自己最好的朋友就是大人,又或是那你最好的朋友就是你自己,

而那個自己,就是一個已經是大人的存在,

他的第二個理由,是期許著「這個大人他什麼都能懂,甚至給孩子們寫的書他也能懂」,

希望自己不要遺忘了自己還是「孩子時候的理解力」,用最簡單而質樸的眼光看世界,

最後,我想問著看過小王子的朋友們,你理解了小王子嗎?

而你看完之後,是否能思考著,自己變成怎樣的大人了呢?

親愛的網誌先生,你又是怎樣的一個大人呢?是小王子眼中「很奇怪」的那一個嘛?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