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 01

寫在故事之前,其實這是以太幻想世界的最後一篇章部分,在以太之後有東言的世界,在東言留下那些智慧之後還有著志杰他們的夢想,而這個故事是他在他之後的幻想,也許才算是以太幻想的本傳吧!這一個坑地基挖得差不多了,脫離了太多得怪力亂神,更像一般的奇幻小說,我不敢保證不斷更,但我盡力的讓他再在明年退役前完結吧!以上!

第一章 奇怪的藍衣少年

太虛歷1514年,地躍月第十一週

 

聖心城第三區

 

巨大的轟隆聲鼓譟著,像是要掀翻這個平靜的城市一般。若是遙望著遠方的天空,可以看到天空中滿佈的彩色流光,像是彩虹承包下了整個天空一樣,在流動的光與影交織之下,一抹金色的流光穿梭其中,緩緩地向那彩虹似天幕瀰漫著。

 

這樣看起來極為絢麗的奇景,在大街小巷中穿梭的人群卻像是極為習以為常的漠視著,幾乎沒有人願意抬頭看看這華麗的景色,大家都像是忙碌的工蜂一樣,只認真的各自忙著自己手邊的事情,不管是疾行來往著的人們,又或是那些依然叫賣的攤販,他們各自平凡無奇的做著最無聊的小事。

 

但在這樣淡漠對待奇景的環境當中,一個穿著藍色制式共和聯盟服裝的少年就呆立在人潮最為洶湧的中央市集中心,傻傻地望著那個在彩虹天幕中遊走的金色流光,他眼神隨著那股流光在天空中伸展、蔓延著。

 

在中央市集中心的噴水池,確實是整座聖心城當中唯一沒有被高聳建築物阻擋視角的區塊,也許是城中心那個古老的雕像的原因,所以周遭都沒有那些高科技的建築。

 

那個鳴震的聲音持續了十來分鐘,這個穿著共和聯盟制服的少年也就這樣在原地望著天空望了十來分鐘,確實相當令人側目著。但說也奇怪就算是如此亦沒有人特別去搭理他,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自顧自地在他身邊穿梭著,這樣的畫面透露著相當突兀的氛圍。

 

逐漸的,那個轟隆隆的聲音慢慢地靜了下來,而那彩虹的天幕與金黃色的流光也淡淡地消逝了。

 

「呼———。」少年重重地呼了一口氣,像是剛剛的十來分鐘他都沒有呼吸一般地換氣著。

 

奇怪的藍衣制服少年像是還意猶未盡地盯著遠方已經平靜下來的天空,那個其實只是天體固定週期,來自於七個月亮與日星釋放能量所造成的奇景,對於整個地星上的人來說,都是從小到大看到膩的景象了,對於這個藍衣少年當然也不例外,但對於少年而言那每次觀看所受到的觸動卻依然有著不可言喻的衝擊。

 

「癡呆的!」

 

突然少年背後有著一個大嗓門的聲音吼著。

 

「小羽,你又在放什麼空了?都叫了你老半天了,失魂落魄到要找人幫你招魂了嗎?」一個同樣穿著藍色共和聯盟制服,有著劍眉一臉剛毅但卻極具親和力的年輕人,輕輕地拍了立羽的肩膀一下,並且趁著立羽轉頭的瞬間,輕輕地扳住了他的手臂,作勢就要把他摔了出去。

 

「欸!臭木頭!你想幹嘛拉!想摔死我嗎?」立羽向前一鑽,行雲流水的從前方像是滑行般滑了出去,然後就轉頭白了那個想要摔他出去,綽號叫木頭的好友木遂炎。

 

「不止遂炎想摔你,我都想好好揍你一頓,看看能不能讓你不知道又在天馬行空什麼的腦袋清醒一下,我說你連書包都沒收就溜了會不會太過份拉!」在木遂炎身後又一個帶著笑意的聲音響起。

 

說話的人是一個看起來相當文弱,但眼神卻有著逼人氣質的少年,身邊還跟著一個一臉嚴肅的年輕人。那個文弱少年是李然,而另一個嚴肅的年輕人則是童道,他們三個人是立羽在高教學院當中最好的三個朋友。

 

而後到的這兩人,看著立羽的樣子,倒是一副了然於心的理解一般。對他們來說立羽這傢伙的老毛病也不是什麼偶發事件了,當他們在課堂下課時轉頭沒看到立羽人影的時候,就馬上猜到這傢伙一定又跑來中央市集報到了。

 

「唷!幾位大佬都來拉!」立羽若無其事的聳了聳肩,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般的說著。

 

木遂炎作勢往立羽頭上揮去,像是要一掌打暈立羽一樣並且用他的大嗓門誇張地說:「你還說!我說這位少爺!你是哪根神經接錯,你知道剛剛那堂課的講師是哪位嗎?洪老大!是整個高教學院最死板,只講規矩的洪老大!要不是李然幫你拖住了他,他沒時間去注意你是不是翹課,我看你現在可能要去雷罰室面壁思過了。」

 

木遂炎口中說的洪老大,本名洪鈞道,是立羽他們物體本質科學的教授,也同時是元素鍛造課程的首席講師。他並不是黑道,但之所以會被學生暱稱為「老大」,是因為他同時是高等教育學院的監理長,負責所有學生的生活管理的部分,並且他的元素鍛造幾乎可以稱得上整個共和聯盟首屈一指。

 

所謂的物體本質科學與元素鍛造學,其實是如何利用人類本身的能量去影響外在物質的一種學科,首先要對物質本身有極為深刻的理解,才能透過能量的變化來影響物質的分解以及融合,不管是用能量來引動分子順序的變化,或是利用能量干預原子的位置,牽引甚至取出或是置入原子,進而改變物質的型態、狀態甚至進行能量的轉化,從元素鍛造學的基礎可以去改變物質,到了深入之後甚至可以無中生有的創造新物質。

 

而這一項技術或是稱之為能力,在整個共和聯盟甚至整個地星當中是一門相當艱深並且冷門的學問。在整個共和聯盟當中,能夠稱得上專家的根本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這一位洪鈞道以他的能力與經歷,理應是在聯盟研究院或是各個最頂級的研究單位中擔任要職,但卻留在了這個高教學院浪費時間教育這些小毛頭著。

 

比較靠譜的傳聞是說,洪鈞道因為與高教學院的院長是極為交好的友人,所以在高教學院的院長千託百請之下,終於來到了這裡擔任教職。

 

聽那些小道消息說,當時因為洪鈞道願意來這間學校,連聯盟最高研究單位的院長都跑了一趟高教學院,希望洪鈞道能撥空去聯盟研究院兼任,但卻被洪鈞道一口拒絕了。

 

並且在幾年前高教學院的院長因故暫時離開學院之後,這位極為重量級的教授就代為監理學院著。

 

洪鈞道平常是那種不太在乎學生的老師,可是只要是有關於「紀律」這件事情卻是相當頑固著,先別說他在乎每一件事情都要按照規矩來完成,特別能惹毛他的就是「學生翹課」,聽說曾經有學生翹課被他抓到,就直接被抓到了專門為學生煉體而設置的雷罰塔的小室中關了整整一個月,最後出來的學生就差一口氣就要過去了。

 

這立羽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才膽敢翹這個洪老大的課。

 

「你摸魚不要摸到巨齒鯊呀!課可以翹,命不能不要!」童道忍不住好心的勸告著。

 

立羽聽完也只能笑了笑,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沒辦法呀!誰叫洪老大的課程跟這次的「八星鳴動週期」撞上。話說這次的能量釋放週期,比過去提前好多天,原來前幾天的報導就有說,這次地星由於地脈的蘊藏淤結,所以釋放出的能量會是近三十年中最強大的,我可是期待了好久呀!」

 

「所以你就一感到地殼波動,就飛也似的飄出教室了。我才知道你的御空術其實是學來翹課不被老師發現的。」李然半開玩笑的說著。

 

「阿然,我跟你說!你不知道這次週期多精彩,地脈流光的量,應該是我有生以來看過最充盈的一次呀!」立羽依然沉浸在剛剛看到的奇景的感受當中,不斷地回味著。

 

木遂炎看到立羽一臉滿足的模樣,忍不住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然後這次不是作勢而是真的用力地用手指戳著立羽的腦袋說:「我真的不曉得你這個腦袋裡面到底裝了什麼?這個鳴動週期少看一次會死嗎?你不能等晚上回家看天訊的高清影片轉播嗎?何苦冒著被洪老大電掉半條命的風險,跑到這裡看現場並不會比較清楚好嗎?我說阿然,你快點說說他!」

 

李然倒是一臉淡定,不過卻依然無奈地說著:「要是說了他會聽,難不成我會不說嗎?你也知道他羽哥死心眼起來,又有誰能勸服他呢?說實在的他這種堅持態度,搞不好會很得洪老師的緣呢?

 

李然認識立羽十多年的時間,從初等教育的時候立羽這個「一定要親眼看到鳴動週期」的毛病就有了,每次週期都像發病一樣,這十幾年從來沒有一次的週期有錯過,這種可怕的堅持真的讓他相當佩服著。

 

「阿然,我是要你教育教育他,不是要你稱讚他說風涼話好嗎?你說再這樣讓他散漫下去,他這學期成績會不會爛到無法通過檢測,甚至媧皇盃賽能不能通過都是謎了吧!」木遂炎忍不住地用著大嗓門叫著。

 

「蛤?媧皇盃賽?」立羽傻了一下,像是聽都沒聽過這回事一樣。

 

木遂炎扶著額頭,像是頭痛到要翻了過去一樣,他真的快被立羽這個漫不經心氣瘋了,他真的恨不得直接把立羽抓上挑戰擂台上狠狠地痛揍一頓。

 

而立羽的反應這下倒是真的讓李然哭笑不得了,李然滿是無奈說著:「小羽,你忘記了?在高教學院每一季度都有的重要盃賽,今年因為鳳凰歸墟所以提早到入秋之前開始舉辦,這次盃賽可是關係到未來你分發到什麼單位的重要評選成績!上個月教育中心不是就有發放重要通告了嗎?」

 

立羽想了一想,似乎好像真的有這麼一回事,只是這幾個禮拜他都埋首在他的個人研究題目,所以教育中心發放的天訊通告他只是草草的看了一下,並沒有十分注意,所以他才會忽略了他們這一個學年當中最重要的大賽。

 

「就…不小心忘記了呀!」立羽抓了抓頭,一臉無辜的樣子。

 

木遂炎終於忍不住狠狠地踹了立羽的屁股,然後狠狠地說道:「你再這樣迷糊下去,不用洪老大把你抓去電,我看系主任就會通知你小姨說你準備延畢了!」

 

話還沒說完,立羽忍著屁股上的刺痛,腳尖輕輕往地上一蹬,像是躍龍門的鯉魚一樣飛了起來,並且後腳像是魚尾般的往木遂炎拍了過去,這一來一往,立羽和木遂炎就在中央市集的廣場追逐了起來。

 

木遂炎手拈起劍指,整隻手臂像是化成一把鋒利的劍一樣,在舞動的過程散出的內息像是密不透風的劍網,在他這樣的年紀來說能形成氣劍般的綿密劍網已經是相當卓越的表現了,而立羽則真的像是一片羽毛一樣,轉騰挪移在這一劍一劍的縫隙當中,一個劍式大開大闔,一個身法靈動如雨,一來一往當中倒像是兩人的追逐攻防一樣。

 

在一般人眼中兩人都是快速來回的走動,但實際上的功法卻是有著截然不同的巧妙。

 

最後終是在李然穩重的出手打圓場,兩人才嘻笑的停了手。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