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仟壹百肆拾貳] 在金馬55之後,難得聊聊政治?

話說,我本來是想要認真以一下昨天看完的兩部電影的影評,

但說適逢金馬盛會應該要聊聊金馬獎?沒想到昨天金馬卻像是爆炸了一樣,

然後很有趣的事,我開始看到很多我算是欣賞的人們說著一些我不太能認同的東西,

雖然我也很常說「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但其實大家都知道那只是一個憧憬,

因為藝術終歸來自於文化,而文化又怎能與社會人文脫節?

而治理眾人之事的政治,又如何完全跟藝術形成空集合?

所以今天聊的話題稍微有點政治,但說實在的這篇文章還真的沒有色彩呀!

 

其實我很喜歡昨天的金馬獎,從入圍名單到得獎名單,

雖然有一些我很喜歡的演員跟電影有些遺珠了、有些沒拿到獎,

但真心覺得這次的金馬很有水準,主持、頒獎人、領獎人,都沒有人有什麼不得體的,

對!這時候應該會有人想要Diss我,一定有人會要說「涂門」說的東西你確定得體?

又或是有些不同政治理念的朋友會說你確定「傅榆」適合在那種場合說那樣的感言嗎?

先容我引用李安導演的回應:「金馬獎是希望所有的華語影人來這邊,來慶祝優秀的作品,

評選過程必然幾家歡樂幾家愁,我們希望做到一個開放,台灣這邊是自由的,影展是開放的,

他們愛講什麼講什麼,只要來金馬獎,我們希望就藝術論藝術,不希望有任何的政治世界來干擾,

我們有今天金獎這樣的成果,幾乎90%的人都出席了,請大家給電影人一種尊重。」

 

好了,開始來正面的回應一下下,因為有不少朋友問我對於昨天事件的想法,

我就來說說這件事我的看法好了,反正這裡對我來說也是一個類似金馬的平台,

你可以講所有你想講的,沒有傷害到他人的你想表達怎樣的言論那是你的自由。

先說說我不為少數的台灣朋友在說著「涂們」跟「高一天」如何侵門踏戶的在別人的地方說無禮話的時候,

我真心的覺得訝異,什麼時候由「電影人開始自籌的金馬獎」不允許參與人說想說的話了?

確實不管是「中國台灣」又或是「統一」的這些論述跟言論對於絕大多數的台灣人都很敏感,

但說實在的我真心覺得他們就是在講他們的想法跟理念,我們可以不接受那樣的想法,

但沒有人有資格說「你不準說」,因為這應該就是我們所驕傲的「言論自由」。

當然你聽到這些令你不滿的言論,我絕對歡迎你去站在他的反面立場發言討論,

你可以說出他說這些話的內容是多麼有問題,多麼錯誤的反面批評都好,

因為這本來就是「可以公眾議論的事情」,但我們真的不應該說「他不能說」!

 

我當然沒有只要說「涂們」跟「高一天」,因為當我看到一些我覺得應該理解的朋友,

說著「傅榆」不應該讓「藝術」沾染上「政治」,不應該在金馬講「獨派思維」,

確實這也讓我驚訝!雖然真的在當下「傅榆」說出來的時候我確實有種覺得她太衝動,

但當我想起那是在金馬獎,那是他在「闡述」他電影的核心價值的時候,

我真心覺得讓她講,那是一個電影人說他的創作價值的內涵,

紀錄片,本來就是一個導演去用他的眼睛審視這個世界,然後讓觀眾去看到他所看到的世界,

用另一個人的視角去理解世界的視覺呈現方式,他說明了他想表達的、她認知的,

說實在到底做了什麼不得體的事情?

一個其實我還蠻欣賞的影評人,「他背後可能存在讓他背稿子的人」,

又或是「他是點亮森林給自己照亮路的人」,這樣的說法讓我相當的驚訝,

但說實在,我沒有因此想要討厭這個影評人,也不想要攻擊那個影評人,

因為我猜這位影評人沒看過「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所以覺得傅榆說的不得體,

但這部電影其實是「一群年輕人試圖點亮自己,然後希望照亮未來能走的路」,

他其實是想記錄一座不惜燃燒自己的森林的那一點微光,而我想金馬就是因為這樣頒獎給他,

所以他在場上說著那些「電影核心價值」跟他之所以想要拍這部電影,

是因為「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基本上是沒有問題的。

 

簡單來說,我真心覺得金馬的舞台是去提供這些電影創作人交流與溝通的,

確實一定會有「理念上」的衝擊與不見得能互相理解,

所以我能理解也能接受「有人不爽」、「有人不開心」,但這無關乎於這一場典禮的存在,

檢討「受害人」這件事我一直很不喜歡,

不管是被壓迫所以只能表達一種觀點的人或是長期被欺凌的人,都不應該一直被「檢討」,

因為該檢討的是最初始「做錯事」的那些吧?

然後,我這時候很想去跟一個友人分享,但我不知道他看不看得到,

他說著「他欣賞台灣包容多元聲音的環境,但他不欣賞那位說話的這個行為」,

其實他舉他自己的例子我都覺得很心疼,因為他也是因為那個權力所以不能說自己論點的人呀!

然後這一句話之所以會讓我感受到不舒服,其實是因為結構與邏輯跟前陣子的萌萌起手式太像,

「我支持同性戀,但我無法支持同性婚姻。」這一句話當初會如此的令人不舒服,

就是因為「表否定」的整個語文邏輯,不過這個我今天就不多聊拉!

 

只是想說著,該苛責的真的不是受害人,而是為什麼會造成這場現在風聲鶴唳的戰爭?

該苛責的不應該是那個「要擠壓掉一個很棒的盛會」的那一方嗎?

然後,我要說說金馬的小歷史,金馬獎之所以成為「華語」電影中很重要的獎項,

甚至有著「東方奧斯卡」原因,就是因為跟「奧斯卡」相似的「包容」與「多元」,

確實金馬的背景當初確實有「政治」意味的,但在歷經從完全由政府主辦,現在超過六成的自籌,

以及金馬廣大的「包容性」,都讓這個獎變得很有價值,

他沒有限定一定要怎樣的理念才有機會拿獎,他沒有色彩沒有任何的「議題」主導,

而是這個電影有他被讚賞的地方,他就應該獲得讚揚的概念,

所以吳宇森、徐克、麥當雄、嚴浩當年能讓香港電影稱霸金馬的入圍與得獎名單,

所以侯孝賢、吳念真、李安、楊德昌、王童、蔡明亮會打造出當初的「新浪潮」,

所以劉偉強、杜琪峰、關錦鵬、許鞍華、陳可辛、周星馳會再後來重新席捲得獎,

而在多元內涵下,鈕承澤的艋舺與魏德聖的賽德克·巴萊,也才會在金馬奔騰,

雖然因此在2012年會讓中國獨立電影成為那時候的「金馬霸主」,

但也會有陳哲藝的爸媽不在家、趙德胤的再見瓦城,跟陳勝吉的分貝人生,

因為多元,因為沒有設限,因為不壓迫不排擠,所以金馬才被華語電影所認可,

拍一部被禁一部的婁燁,在金馬獎屢次得到肯定,其實這就是金馬的意義不是嗎?

我喜歡金馬獎,是因為它就像一個保護微弱燈火的燈罩,保護並且為那些微弱火光燈添油,

永遠該被苛責的,不是他保護的火光,不是這個一宛如燈罩的平台,

也許是粗魯地打破燈罩,想試圖熄滅火光,那個兇惡著拿著大錘子的一方。

 

不過如果我這篇文章想說的,我其實不覺得所有的評論者不能說,

那些我欣賞的人,我的友人們,我也都不覺得他不該說,

只是就我自己的感覺,我覺得也許是他們剛好處於看不到某些角度的地方,

又或是他們剛好處於不議論的某些場合,那麼,我們就去讓他們說,

但那把判斷是非對錯的尺子,就留在自己的心理,

前些日子的金鐘有一個得獎人說了什麼絕子絕孫的言論,我確實覺得你在說什麼屎話,

但其實我也尊重他發表的權利,只是我依然會回應著,

因為當我們因為自己的理念不同,而去禁止的別人的言論的瞬間,

我們就成為我們最最討厭的那個「破壞言論自由」的存在了!

好拉!今天很政治,但真的沒有色彩的一篇心得結束,

親愛的網誌先生,請你包容我的直言直語,以及言論自由吧!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